20061212/惊诧苏格兰:闹独立,反封建!

(编辑:看世界)文◎党国英(作者: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

2003年夏秋间在我英国阿伯丁大学Arkleton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作学术访问,重点考察了苏格兰的土地制度改革。原以为这样一个老的资本主义国家早已形成了成熟的市场经济制度(无非是左一点或右一点而已),但没有想到的是这里还在反封建,几百年前开始的资本主义革命还在继续。在我们集中关注世界恐怖主义和国际关系大调整的背景下,英国的这种内部动向的确是很惊人的。

独立的不只是爱尔兰,还有苏格兰

过去我们知道英国的北爱尔兰共和军在争取独立,殊不知英国的苏格兰也有人在争取独立。如果你收到一封国外来信,在该写国家名称的地方写了一个“Scotland”,你不要惊讶;那是英国的苏格兰人经常做的事情。这里的许多教授在文章标题下书写自己联系地址的时候,常会用Scotland来替代UK。这是英国苏格兰人的民族主义意识的一种表现,尽管当事人并不一定会投票赞成苏格兰独立。

苏格兰是英国的4个组成部分的一部分,位于大不列颠岛的北部,占英国整个面积的32.4%。这里人讲三种语言,分别是英语、苏格兰语和盖尔语。城市人一般都讲英语,但低地苏格兰人讲苏格兰语,它实际上是英语受法语和盖尔语的影响以后产生的语言,与英语接近,但也难懂。苏格兰语的文字与英语接近。盖尔语干脆就是另一种语言了,英国人大多不懂他们的语言文字。但讲盖尔语的人一般都可以讲英语。在过去,住在苏格兰北部和西部的人讲盖尔语是受人看不起的。这几年的情况发生了变化,英国政府开始保护盖尔语,就像美国人开始保护印第安人的语言一样。

苏格兰在9世纪大致统一,在11世纪开始学习英格兰的习俗,征服英格兰的诺曼人也开始把法国的习俗带到苏格兰。14世纪后大约有300年时间,英格兰与苏格兰进行战争,主要是英格兰要征服苏格兰,但在战争中苏格兰保持了独立,但也因战争而贫困。1603年,经苏格兰詹姆士六世同意,英格兰和苏格兰均归入英格兰王朝。此后还有不少纠纷,并发生两次大的苏格兰高地百姓起义(有法国和苏格兰贵族支持的背景),最后一次1746年的起义失败很惨,战争十分血腥。如果朋友们在google搜索引擎上搜索“Culloden”,会看到一个专门的网站给你讲那血腥的故事。战争结束后,高原清洗(Highlands Clearances)就开始了,大量佃农被驱逐,苏格兰人大规模向海外殖民地移民。至此,苏格兰民族主义的胚芽就开始发育。

以后的斗争没有停止,成绩也慢慢地体现了出来。到1999年,苏格兰议会通过普选产生,英国议会的一些权力便下放到了苏格兰议会。这是经过292年后苏格兰再一次有了自己的议会,实际上,除了国防、外交和税收三项权力在英国议会之外,其余政府事务都在苏格兰议会了。苏格兰有自己的法律系统,司法和教育与英格兰很不相同。苏格兰还有自己的银行系统,它发行的钞票与英格兰银行的钞票一同流通。议会主要党派是苏格兰工党、苏格兰国民党和苏格兰自由民主党。其中,第一反对党苏格兰国民党便是主张苏格兰独立的党。他们如果讲“爱国主义”,那一般是指爱苏格兰。

在苏格兰的精英阶层,独立的意识并不是很强,这可能是苏格兰不能获得独立的关键所在。实际上,在近1000年之内,苏格兰的精英阶层与英格兰的关系的密切程度,就超出了一般民间的来往。相当的苏格兰精英分子在英格兰和法国有自己的财产。如果他们争取独立,就意味着丧失财产,所以,讲独立最多的不是他们,而是财产比较少的知识界人士。一位苏格兰的学者告诉我,过去苏格兰人在国内战争中吃败仗,就是苏格兰精英阶层叛变的结果。我们可以想一想,一个“民族”,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精英阶层来领导,它的独立能成什么气候。我特别注意到,坚决主张独立的苏格兰国民党的活动经费捉襟见肘,最近通过了一个决议,要求一定层次的党员每月交会费250英镑(约合人民币4000元)。这个决议受到党内一些人的反对,因为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党的领袖说,如果党的经费充足,独立斗争的局面会大大改观。

知识界人士似乎比一般老百姓有更强的民族主义意识。我认识的一位人类学家,毫不讳言自己的极端民族主义立场。她说起苏格兰人在历史上遭受的屈辱,说起自己童年的苦难,激愤之情溢于言表。她是少年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她说,二战时期,苏格兰人的日子很艰难,许多少年因营养不良和饥饿而死亡。她对目前的英国政策也十分不满,认为还需要做根本性的改革。但像这位人类学家的立场并不具有普遍性,一般知识界的人士在苏格兰的独立问题上是平心静气的。如果有人对苏格兰独立问题有兴趣,我推荐读一本篇幅很小的书《 Why Scots Should Rule Scotland》(《为何苏格兰人应统治苏格兰》)。这本书的作者是苏格兰籍世界著名作家Alasdair Gray。此书篇幅小,内容多,作者又刻意避免“宣传”,而努力去讲道理,读起来引人入胜。从这本书中,你可以了解到苏格兰的独立为什么难以成功。

普通的老百姓似乎对苏格兰独立没有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在大街小巷,并没有普遍悬挂苏格兰“国旗”(当然也不像美国人那样悬挂本国国旗),但他们的确在努力维护苏格兰的传统。在一些礼仪活动上,许多苏格兰男人身穿他们的标志性的服装——花格呢短裙(Kilt),而这个短裙在英格兰人统治的时期,曾经受到禁止。

苏格兰人的独立活动是耐人寻味的。首先,这种独立活动是在整个欧洲出现大联合的背景下发生的。欧盟扩大了,欧洲议会产生了,欧元也开始流通了,似乎国家的边界在消失,国家内部的历史隔阂也在趋于消融,但事实并非如此。大的国际联合是由人类新的经济活动的需要而产生的,但新的活动并不能代替传统的人类活动,而独立现象正是在一定经济活动的层次上发生的。这给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经验:一个国家,不管它的经济整合水平到了什么样的高度,丝毫也不能放松自己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内部民族分割或区域分割问题。第二,解决国内民族主义分离倾向所产生的问题,最好不要硬碰硬,而应该采取经济发展的手段和民主的手段来化解问题。英国政府允许苏格兰议会成立,也没有限制苏格兰国民党的活动,还积极放权,扩大地方自治,其结果不是加强了苏格兰的分离主义倾向,而是增加了向心力。在这个年度里,苏格兰国民党在议会选举中获得的总票数在下降,支持他们的选民也就10%左右,而且只集中在少数几个县里。从大的方面看,这种独立活动不影响英国社会的稳定。从长远看,苏格兰国民党不会左右苏格兰的政治形势,除非他们改弦更张,另外确立政治活动的宗旨。

反封建 闹土改

……

(欲知详情,请留意2004年第3期《看世界》)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