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08/最后一颗道钉与人头税

2005年11月08日 18时11分(星星生活编者按)加国首任总理麦当劳(Sir John A. MacDonald)曾经说过,“没有中国工人,就没有铁路。”2005年11月7日是横跨东西两岸的加拿大铁路竣工120周年。1885年11月7日9时30分,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在卑诗省克莱拉奇(Craigellachie)打下最后一口道钉(Last Spike),终将犹豫不决的卑诗省纳入加拿大联邦的版图。

从1881-1885年间,先后有超过15,700名华工参与修筑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其中4,000多人客死异乡。穿越卑诗省沿菲莎河谷,由穆迪港(Port Moody)至老鹰隘口(Eagle Pass)之间的615公里,是整条铁路最艰险的路段。华工担任开山、挖隧道和放置炸药等最危险的工作;平均每公里铁路有4名华工葬身荒野。

铁路竣工这一纪念日对数以千计铁路华工以及华裔社区而言,却是屈辱、歧视的开始。针对华人移民带有明显歧视性质的人头税随后出台,并不断调涨。联邦政府更在1923年7月1日正式通过实施排华法案,将歧视达到极致。

在多伦多,每年庆祝加拿大日时,铁路华工的后裔和人头税受害人家属以及各界人士仍会到铁路华工纪念碑前致祭,以示不忘耻辱,并谴责联邦政府至今仍拒绝道歉和一错再错。

**最后一颗道钉的故事

1885年11月7日,在加拿大西海岸的老鹰山口(Eagle Pass)附近的克莱拉奇(Craigellachie)聚集了一大片兴高采烈的人。一名身穿礼服、头戴大礼帽的绅士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拿起铁锤,将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修筑工程中的最后一颗道钉敲进铁轨。从此,横跨加拿大的铁路大动脉将大西洋岸边与太平洋之滨连通。

想当初卑诗(B.C.)省在1871年谈判加入加拿大联邦时,其中一个主要条件就是修建一条能把卑诗与加拿大东部各省连接起来的铁路。虽然当时连卑诗省的代表对是否真能成功地穿越洛基山,修成这条铁路没有太大信心,但联邦政府的代表竟很痛快地答应了这个条件。因为这条铁路不光是对卑诗省,对加拿大联邦也是太重要了。

可是,协议已签署了三年了,那条铁路却连影子也没有。

在这三年里联邦政府光是在铁路勘探上就已花费了50多万加元。那时候线路的勘查全凭人的一双脚一步一步地跋山涉水地走出来。虽然现在去洛基山旅行的人把那里描绘得像人间仙境似的,一百多年前那里可真是险山恶水呀。

那些勘查铁路线的人沿着河谷走,走着走着四周就全是悬崖绝壁,再无路可行了。他们就只好攀悬崖爬绝壁,走那些山羊都难通过的山崖。举目四望,眼前一层层的大山阴沉沉地挡在那里望不到尽头,山巅是皑皑的白雪。低头看,脚下是滚滚激流,连印第安人的独木舟也难行。

要在这样的险山恶水中修筑铁路是谈何容易!可是加拿大的发展确实需要这条铁路,铁路开工刻不容缓。终于在1880年联邦政府与由英、法、美三国的铁路专和财团组成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CPR签订了协议,拉开了太平洋铁路修筑的大幕。

太平洋铁路公司一估计,得需要一万名劳工来修路。在当时卑诗省还是个尚未真正开发的省份,只有当地的印第安人和为数不多的欧洲移民,很难招到足够的工人。因此CPR就招收了大批华人劳工。

那时漂洋过海来到北美新大陆的华人,开始的时候是一些在美国西海岸旧金山一带寻找金矿的华人。他们听说加拿大卑诗省也发现了金矿,就北上到这里采金。太平洋铁路一上马,他们中的许多人就被招聘为劳工。

华人的吃苦耐劳早就是闻名于世的。在太平洋铁路修建中华人劳工的工资比白人劳工低很多,但干的却是白人劳工不愿意干的最苦最累的活儿,也从不去招惹是非,所以开始倒也相安无事。

可是不久省政府为了偿还多年积累下的债务,提高了当地许多税项。烟酒税提高的更多,但这对华人劳工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这些万里迢迢背井离乡来此卖苦力的华人劳工干活儿的唯一目的就是挣钱养活远在中国的家小。因此他们既不吸雪笳又不喝威士忌,也很少到街上去消费。他们挣得那点工钱除了吃饭全都存了起来,准备有朝一日带回家去。所以加税很少加到华人劳工的头上。

于是当地的一些白人劳工便愤愤不平起来,认为这些华人既抢了他们的饭碗,又占了他们的便宜。这些白人就组织起来个团体,到处抗议铁路公司招聘华工。他们竟然声称即使不修太平洋铁路,也不能招聘华人。

但如此艰巨的任务,这么紧的工期,公司不招聘华人,到哪儿去找这样吃苦耐劳、埋头苦干又便宜的劳动力?所以他们越抗议,铁路公司招聘的华人劳工反而越多。当地的华人招满了,又从太平洋那边一船一船地招募来了五、六千华工。太平洋铁路工地上的劳工华人占了一大半。

那时候可没有什么挖掘机推土机铺轨机之类的机械,施工全靠人在悬崖峭壁上打炮眼放炮崩山。然后用锹稿修路,用双肩将铁轨扛到路基上铺好,再一锤锤地把道钉敲进铁轨中去。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在极为艰险的条件下完成的。

著名的法瑞瑟河谷从耶鲁到里屯的58英里路段,山体全是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直上直下。深深的河谷中激流飞溅。要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15条主要隧道,最长的一条有1600英尺长。工人们在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的绝壁上凿洞,搭上栈道以便点炮崩山,险象环生!

一个又一个的华人劳工因飞石、滚木、哑炮和落崖而丧命。他们说,那段路每向前铺进一英里,就会有六名华工送命。可以说是华人劳工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打通了洛基山脉的崇山峻岭,将横跨加拿大的大铁路铺到了太平洋边上。

可是在庆功仪式上,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华人的面孔。这些真正的筑路英雄竟然没有资格参加最后的通车仪式。

太平洋铁路的建成通车最终将西海岸的卑诗省归入加拿大的版图,使加拿大成为跨越大西洋和太平洋两大洋的世界第二大国。这条铁路给加拿大带来了荣誉和自豪,也带来了繁荣和昌盛。但对参加筑路的华人来说,却是从此半个世纪的恶梦的开始。

太平洋铁路修成了,不再需要华人苦力了。他们的吃苦耐劳和勤奋肯干就变成了一种竞争性的威胁。为此加拿大政府开始关上华人移民的大门。

一个带有明显歧视性质的只针对华人移民的新税法出台了。规定每个新移民来加的华人要额外缴纳50加元的人头税。1891年这一税款增加到100加元,两年后又猛增到500加元。这笔钱相当于当时一个工人两年的工资。尽管如此苛刻,仍没有有效地阻止华人移民来加。于是在1923年联邦政府颁布了新的排华法案,禁止几乎所有华人移民加拿大。彻底地关上了华人移民的大门。

在这个排华法案实施的24年间,除了极少数特例外,几乎所有华人新移民都被加拿大政府拒之门外。其中也包括了当时已在加拿大的几千名华人劳工的妻子儿女。从此,不知有多少华人家庭被迫过起了天各一方,无法团聚的生活。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末,正是中国国内战火频繁、民不聊生的年代。这些家庭的男人们在异国他乡拼命工作,希望能有一天挣够了钱回乡与家人团聚。而他们留在家乡的女人们则在战争、饥荒和瘟疫中只身承担起一家老小的生活重担。

是啊,跨越北美大陆的大铁路是加拿大人的骄傲和光荣。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这光荣上面的污点和在这自豪背后的耻辱呢?有幸的是今天当年华人劳工在修建太平洋铁路上的杰出贡献终于得到了承认。而这条华人与当地人民一起用血汗和生命筑起的国家大动脉正在为加拿大各民族的多元文化和经济建设发挥着不可缺少的巨大作用。

(文/清早,图片鸣谢温哥华公立图书馆等)

cpr_chinese_labourers_on_board_ship.jpg
(图说:乘船招募而来的中国劳工)

cpr_chinese_cabins_wild_horse_creek.jpg
(图说:铁路华工居住的小木屋)

cpr_chinese_men_sleeping.jpg
(图说:华工在小木屋中休息)

cpr_chinese_workgang_on_track.jpg
(图说:走在铁轨上的华工)

cpr_last_spike_1885.jpg
(图说:著名的“最后一颗道钉”,没有一个华人的面孔)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