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5/新闻连连看:Google欲退出中国(续)

-北京不在意 谷歌是美国试探中国底线工具
-决策内幕:谷歌部署具体撤华,幕后高层激辩曝光
-谷歌令中美冲突陡现 BBC:中国不可能让步
-谷歌悍然向中国翻脸,其它公司会跟进吗?
-谷歌公司在华新策略赢来了掌声、警告和鲜花
-暗桩,谷歌总部华人正遭遇“钱学森式尴尬”
-谷歌效应?美国会议员鼓动在华IT巨头退出中国
-微软确认黑客通过IE浏览器漏洞攻击谷歌和其他公司
-白宫表态,支持Google要求中国放宽监控的决定
-谷歌令中美冲突陡现 BBC:中国不可能让步
-搞商业还是搞政治?谷歌自绝于中国市场
-谷歌退出事件 刺激中国网民学会翻墙
-下一步,封掉谷歌电子邮箱还是干脆全封?
-西方媒体火上浇油:称谷歌发出“战争宣言”
-中共宣传部强硬宣称 谷歌的做法就是螳臂挡车


北京不在意 谷歌是美国试探中国底线工具

明报/Google摆出欲撤出中国大陆的姿态,也令中美关系再蒙上阴影。北京有学者认为,纠纷、摩擦是中美关系的一种常态。面对下月将举行的中美人权对话会议,奥巴马政府仍需试探中国的底线,Google或将成为此过程中的牺牲品。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克金教授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认为,奥巴马访华採取软实力思路制定框架。而今年2月将迎来中美人权对话大会,「奥巴马政府需要明白中国政府在此问题上的底线」。

赵克金指出,Google事件已影响至普通民众层面,「这不仅是政府之间的关系,也是社会和个人之间的关系。」他认为,中美成为同一体系内的竞争对手难以脱离,两国领导人都不应轻率决定。而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在医疗改革、食品品质等60多个更影响两国民生的管道进行对话,任何一管道对话之前都会出现纠纷。「中国是解脱国际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引擎,把中国的事情搞砸了,对美国也没有好处。」

决策内幕:谷歌部署具体撤华,幕后高层激辩曝光

中评社/搜索引擎巨头谷歌(Google)退出中国市场几乎已成定局,事件引发中美政府论战。继国务卿希拉里前天强硬要求中方解释事件后,白宫昨天又表示,奥巴马总统支持中国人应享有互联网自由。中国外交部昨天首次作出回应,强调中国互联网管理措施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星岛日报报道,谷歌宣布不再按中国政府要求对搜索内容进行审查,并扬言可能退出中国市场。据悉,谷歌昨天已开始对退出中国作出具体部署,向员工交代了赔偿方案,“谷歌中国”(Google.cn)的工程师已丧失对谷歌全球数据库的访问权。

“这势必将引发中美冲突,至于谁会让步,让我们拭目以待。”夏威夷东西文化中心学者麦克纳利说。谷歌此次以互联网自由及人权问题向中国摊牌,罕见地展示公开对抗姿态,有分析指其“玩战争边缘政策游戏”。

“中国像其他国家一样依法管理互联网,有关管理措施符合国际通行做法。”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昨天表示,中国政府已就谷歌事件向美方表明了立场,中国欢迎国际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依法开展业务。

针对谷歌指称中国黑客攻击该公司电邮信箱,姜瑜强调:“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攻击行为。”她还说,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也努力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官方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昨天发表文章指出,谷歌退出中国的主要原因是其在中国业绩长期不理想,“打着自由的旗号是以退为进,目的是向中国政府争取更多好处,扩大在中国的市场。”

继国务卿希拉里前天强硬要求中方解释事件后,白宫发言人吉布斯昨天表示,谷歌宣布拟撤出中国前知会了华府。有报道称,谷歌首席执行官曾与希拉里举行餐会,讨论中国的网络自由。

“奥巴马总统及美国政府均支持中国人应享有互联网自由,奥巴马本人去年访华也谈到这点。”吉布斯说。

美商务部长骆家辉则表示,“美国鼓励中国与谷歌和其他美国公司合作,确保在中国市场有一个安全的营商环境。”

有分析称,美国政府的表态显示开始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但谷歌和美国政府都没有能力逼使中国放弃对互联网的审查。

谷歌撤华幕后曾引激烈争论

谷歌表示考虑撤离中国市场的消息爆出后,随着全球媒体的关注,退出事件背后的相关新闻被陆续披露。《华尔街日报》指,谷歌高层在作出“撤华”决定前,曾进行过一场激烈的辩论。

报道称,在侦测到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后,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与两位创办人佩奇(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就如何反应,以及应留在中国还是离开,展开激辩。

知情人士透露,施密特坚持一贯看法说,在中国经营业务,尽力开放是道德的;而“在俄罗斯度过童年”的布林则竭力反驳说,公司已经尽了力,继续审查搜索结果再也说不过去。谷歌发言人则表示,3人不会就此发表评论。

但有来自谷歌中国公司的消息称,布林在13日与他们召开视频会议时却表示,“我们现在还没有正式做出退出的决定,是否退出取决于和中国政府商谈的结果。”

雅虎扬言站在谷歌一边

谷歌扬言退出中国事件在IT行业继续发酵,雅虎昨天发表声明称“与Google站在同一边”,“强烈反对任何对隐私权的侵犯”。微软、惠普等则持保留态度,强调还是要立足中国。有分析师认为,谷歌只不过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以便体面撤出中国市场。

谷歌在中国的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只占了百分之三十五,远远不如其主要竞争对手百度的近六成。中国市场研究集团董事总经理小山(Shaun  Rein)认为,谷歌可能是利用黑客攻击作为撤出中国市场的遁词。小山说:“我想谷歌只是在找个体面的方式来撤出中国。谷歌在中国的业务并不好,根本就斗不过百度。”

谷歌在中国的劲敌百度,传出已下令严禁员工评论谷歌事件,但百度首席设计师孙云丰在网志上发文质疑谷歌退出中国的理由:“如果谷歌占据中国百分之八十的搜索市场份额,谷歌的高管还会这么高调的宣称要从中国退出吗?”“找台阶下可以,但不要拿一个高管制国家的民众感情来做台阶,这是极其不道德的。”

雅虎美国公司昨天发表声明说,“我们与Google站在同一边,作为网路企业的先锋,本公司强烈反对任何隐私权的侵犯。”不过,日前参与谷歌高层与希拉里餐会的微软公司等则态度保留。

但微软行政总裁鲍尔默则表示,这纯粹是“Google本身的问题”,并指每家大型企业都会遭到黑客袭击,而且不认为这是网络防护环境发生根本改变。对于微软会否停止审查其Bing搜寻服务在华的搜索结果,鲍尔默则拒绝置评。

另一业界巨头惠普行政总裁赫德形容中国为“一个令人惊叹的市场,增长飞快。”对于谷歌所称的互联网安全面临范围更广的威胁,鲍尔默和赫德都淡化其严重性。赫德更强调:“我讨厌看见将单一案例无限上纲,使之成为科技业界发展的威胁。”

传2月离开 仍留手机业务

分析师安德鲁斯表示,谷歌的行为将对微软、SAP和甲骨文等公司造成公关压力。但他认为,这些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利益攸关度远超谷歌,所以不会跟从谷歌的做法。

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歌最快将于2月底前退出中国,仅保留手机Andriod平台相关业务。

英媒指协商仍有回旋余地

英国路透社1月13日分析称,从目前看来,谷歌与中国政府的协商仍有回旋余地。

分析人士和商业专家周三指出,鉴于谷歌过去与大公司和行业的冲突,谷歌最终可能不会离开中国市场。他们表示,谷歌以前就曾利用强硬态度作为谈判策略,这回可能也是如此。

“我敢肯定他们会采取务实态度,谷歌是个充满活力的公司,”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唐说,“我认为他们不会就这样一走了之。对他们来说中国市场至关重要。”报道称,虽然谷歌要与百度在中国竞争非常困难,但中国市场对谷歌而言还是蕴藏着巨大的增长潜力。

加拿科德-亚当斯公司分析师杰夫-拉思说:“谷歌在发展,他们必然要开拓新的市场,他们在许多方面试图挑战现状。”

报道说,谷歌的搜索引擎可能影响到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监管。不过谷歌的扩张也曾以其他方式威胁到许多企业和行业,而谷歌也曾经在一些冲突中作出了妥协。比如,虽然谷歌坚持称有权扫描图书将其转化为“电子书”,但最后还是选择就图书作者和出版商起诉其图书扫描的诉讼达成和解。谷歌还曾试图挺进移动电话市场,而后来也是选择与电信公司合作,而非单打独斗。有人士指出,谷歌在中国也应采取务实态度。

加州大学的唐教授认为,谷歌可能会与中国方面达成协议,放弃搜索引擎业务,但提供“Google Voice”通话服务或谷歌电子图书馆服务。

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海姆-门德尔松教授认为,谷歌撤出中国的可能性更大,但他认为若能达成折衷,可能对双方都有利。

谷歌风波撕裂中国网民

另据《环球时报》报道,14日,一些中国网民周三到谷歌中国总部门前献花的照片登上《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的显着位置。西方评论家们将此视为中国民意反对网络审查的证据。《爱尔兰时报》说,谷歌在中国网络社区上激起如潮的支持,他们对谷歌的撤出表示惋惜。不过,从14日中国网络传出的各种反应来看,质疑谷歌和力挺谷歌的声音都很激烈,中国网民的态度似乎已因此事而撕裂。

多家中国媒体14日援引中国IT界人士唐骏的话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将是“他们所做的历史上最蠢的决定,放弃中国等于放弃半个未来世界”。而谷歌的支持者称,不是谷歌放弃了中国,而是中国背弃了世界。没有谷歌,“我们将退化到网络石器时代”。 14日,百度首席设计师孙云丰发文称,谷歌首席法律顾问的调调让我感到恶心。因经济利益退出,就直白地说好了,把自己涂脂抹粉一番,还煞有介事地提到谷歌被中国人攻击,中国异议分子的Gmail信箱被攻击,把这些事情作为退出中国的铺垫,这种论调是侮辱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智商。孙云丰的这番话为他招来谷歌支持者在互联网上激烈的骂声。

谷歌令中美冲突陡现 BBC:中国不可能让步

BBC中文网/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决定不再遵守北京的游戏规则,要对世界上最严厉的网络审查制度说不。

谷歌星期二(12日)表示,google.cn已停止过滤网络搜索结果。这使得中国网民可以搜索到海外的政治敏感内容和网站,但是由于防火墙,搜索到的网站仍然无法登陆。

星期三,Google.cn说,当天搜索词汇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天安门”。这很可能是许多互联网用户搜索有关1989年中共武力镇压天安门亲民主运动。其次是“谷歌撤离中国”。

谷歌表示,未来几周将与中国政府讨论在法律框架下如何运营一个不过滤搜索结果的引擎网站。

破釜沉舟

北京会坐下来和谷歌谈吗?

美国专栏作家萨瑞·拉丝(Sara Lacy)的分析是谷歌这样做是破釜沉舟:“谷歌在中国混了多年,不会不知道,发英文公开信,等于给党和政府摔脸子。谁都知道在中国,跟党和政府叫板是什么下场。”

这场博弈的结果很可能是谷歌被赶出这个拥有3亿网民的巨大市场。

但是,这已经不是谷歌与北京政府之间的事了。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星期二(12日)表示,有关谷歌指责中国网络审查和黑客攻击,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在一份声明中,希拉里说,就可能计划撤出中国之事,谷歌通报了美国国务院。

她说:“我们期待中国政府做出解释。能在虚拟空间中有信心运作,这对现代社会和经济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下周,我将就21世纪网络自由这个中心问题发表一次讲演,而就谷歌的问题,当事实明确时,我们将进一步做出评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四(1月1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中国反对网络黑客攻击,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活动,任何对网络黑客攻击的投诉都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姜瑜还说,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政府也鼓励发展互联网,欢迎外国公司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参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

在姜瑜发表回应之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与《人民日报》网站同日也发表了国新办主任王晨呼吁维护网络安全、敦促互联网业者加强网络监管的讲话,不过内容没有直接提到谷歌。

数码外交

BBC中国事务编辑陈时荣说,中国政府的这两项回应都显示北京没有任何让步意向。

他说:“谷歌公开叫板,与中国政府抗争,从历史上看,没有哪一家大公司,尤其是涉及到意识形态和言论自由这个领域,中国政府会做出让步。”

陈时荣说,谷歌的问题看来已经上升为中美双边问题。

他说,互联网空间言论自由的问题为中美两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较量开出了一个崭新的领域。数码外交将成为一个新生词汇。

谷歌悍然向中国翻脸,其它公司会跟进吗?

明报/互联网搜寻器公司Google(谷歌)声言不惜撤出中国市场,以表达对中国当局变本加厉限制网络自由的不满。这是西方首家知名企业以公开方式抗拒中国罔顾人权自由,会否触发其他公司彷效,尚待观察,不过,此事再一次说明,即使中国经济发展得到举世公认的成就,但是在遇到一些普世价值时,中国的「正当性」就随之消失。我们认为,在互联网世界,中国并非孤岛、也不应该成为孤岛,「互联网锁国政策」只会製造更多矛盾,不利于国家的整体正常发展。

不满变本加厉箝制自由

Google发难声言撤出中国

Google高级副总裁庄孟德(David Drummond)在Google官方Blog发表文章,表示由去月中旬,他们侦测到一次来自中国、针对公司基础架构发起的非常高技术、有针对性的攻击,有证据显示黑客的主要目的,是进入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Gmail帐户。

庄孟德表示,这些攻击和攻击所揭示的监视行为,以及过去一年试图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行为,使Google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就是评估中国业务运营的可行性。由昨日开始,Google.cn已经不再对搜索结果进行内容审查,未来几星期,Google会与中国政府讨论在什麽基础上,使他们能够在法律框架内运营未经过滤的搜索引擎。

Google高姿态发难,以中国当局的作风,双方能够透过商讨解决问题的可能不高;因为中国若对Google让步,其他公司都会提出要求,届时中国当局刻意打造的「铁桶网络安全」,就会破功;另外,即使Google关闭Google.cn,撤出中国,不会对中国构成什麽影响,中国当局还可能以少了一个「麻烦友」而沾沾自喜。

Google向中国说不,大有重原则、弃生意之气概。数年前,Yahoo向中国当局提供了一名用户的资料,导致这名用户的中国记者师涛被捕,中国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他10年有期徒刑。经此一役,Yahoo声誉大受影响。Google这次发难,不能排除不想重蹈 Yahoo的覆辙,不过,Google.cn营运4年以来,据知收入只佔Google总收入一个很小比例;另外,Google在着作人不知情下,把2600多名中国作家的1.79万本着作扫描上网,事属侵犯版权,中国作家们要求Google赔偿和道歉。

但是就在Google要与中国作家协会商讨解决办法时,黑客事件曝光,有人认为此乃Google感于中国的营运业绩不过尔尔,却遭遇诸多问题(较早前中国当局指摘Google有黄色内容,要删除一些链结,而Google的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从去年3月就不能在中国登陆等),黑客攻击事件只是压倒Google的最后一根稻草。事实上,Google向中国说不,已抢佔了道德高地,纵使撤出中国,Google的声誉和形象,特别在西方社会,更使人刮目相看。

Google是否有生意以外的考虑,无从得知,事实上,此事已经超乎商业层面,即时上升到中国与美国近期其中一个角力的焦点。本来正在南太平洋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罕见地就单一企业发表声明,表示听取过对Google相关事态的简报,而这些情引发严重关切与质疑。美方正等待中国政府说明,在事态更为明朗后,将做出进一步回应。

中国不能自外于世界

基本价值须与国际接轨

去月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之后,中美关係有逆转之势,贸易纷争龃龉不绝,到上星期美国宣布向台湾售卖武器,中国严词坚决反对之外,还高调宣布陆基中段反导拦截试验。就Google事件,希拉里的说法意味美国将咬住不放,显示美国在金融海啸站稳之后,看来不再对中国温言软语,双方由暗斗到明争。Google黑客事件,不管是巧合抑或蓄意安排,总之已经成为美国的一张牌。

Google.cn按照中国的法规营运,包括违背言论自由原则,过滤搜寻内容,但是Google指称数十个在中国、美国和欧洲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Gmail帐户,经常被黑客入侵,此行径与中国政府有关,对于崇奉自由、民主、人权的人,此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中国就此事,可能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应对。但是我们认为,中国若自外于互联网世界,把国家搞成孤岛,实属不智。对内,会在广大网民与政府之间埋下更多矛盾,而身处地球村,却使人民不能与世界同步,不利于推动国家发展。对外,则成为外国对付中国的借口,也不利于中国的和平崛起。

中国不能自外于世界,一些基本价值必须与国际接轨,这样,中国在经济发展和兴旺发达之后,才可以堂堂正正地矗立于世界之林,得到真正的尊重。不搞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让互联网真正全面地与国际接轨,是中国真正融入世界的其中一步。

谷歌公司在华新策略赢来了掌声、警告和鲜花

美国之音/美国搜索引擎巨头“谷歌”不顾可能撤出中国的后果,表示不愿继续审查google.cn的搜索结果。“谷歌”的在华新策略赢来了掌声、警告和鲜花。

*网民把鲜花和鲁迅文章献给谷歌*

星期四,“谷歌中国”在北京清华科技园的大楼异常平静。仍有少数员工进进出出,不过个个神情严肃,对记者的提问一言不发。大门戒备森严,警卫把任何跟“谷歌”无关的人员挡在门外。

头一天网友摆放在“谷歌”标志前的鲜花已不见踪影。但是,新的鲜花又送来了。送花人是“五四”运动发祥地北京大学的学子。

他说:“谷歌是互联网的入口。如果把大门给我们关闭,只留给我们狗洞,我们仍然会选择站立着,而不去使用那所谓的狗洞。谷歌就是互联网的自由。”

他在鲜花中夹了一张纸,上面用中文写着“谷歌”,用英文写着“自由”。

三名高中生送来的不是鲜花,而是打印出来的一篇文章的片断。文章题目是“纪念刘和珍君”,作者是把杂文当作匕首的已故作家鲁迅。几位年青人在文章末尾写道,“谷歌君,愿您在墙的那头过得更好。”

一名自称姓“和”名“谐”的学生向记者讲述了献上此文的用意:“我们通过这个想表达‘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谷歌作为一个领军,它走了,中国互联网就已经没落了,包括言论自由方面。它昨天已经开放了很多关键字的搜索。”

*意见人士表示赞许或无奈*

谷歌2006年进入中国时表示,愿意遵守中国的法律,并按照官方要求设置了所谓“敏感词”,使用户无法查到。谷歌的这种做法曾经受到置疑,认为违背了它创建之初宣称的‘不作恶’的原则。

谷歌宣布采取的新策略,在中国引起广泛的评论。艺术家艾未未说:“我觉得谷歌是很有良知的一个生意人吧,因为他们还是不能够完全地放弃他们的一些理想和原则。作为一个搜索平台,如果是完全地服从了中国的审查制度,实际上它已经失去了它的一些基本的价值理念,那么同样它会失去它的市场。”

艾未未表示希望中国政府能真正践行中共十七大所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他说:“近年对网络的审查在不断地加紧,控制更加严厉,说明中国正在以牺牲基本信息交流的可能和自由表达的可能,来满足维持社会稳定的动作。这是一个非常旧的思考方式。”

网名“不锈钢老鼠”的刘狄对美国之音表示:“我看到网上有一些人到Google总部去献花来着,我觉得大家都很喜欢Google。它这么做也是不得已。中国政府就这样封网,他们公司肯定是没有别的办法吧。”

来自南非的金玉米分析,谷歌做出这个决定,一是因为在中国没有赚到钱,二是因为当局的管制越来越严。他说:“包括央视在六月份作了一个特别报导,说了谷歌是一个黄色的网站。我觉得积累了那么多不好的经验, 不太赚钱,然后最后是黑客的事件,就觉得ok, 够了,我们受不了,就别作了。”

*学者担忧损害网民利益和中国形像*

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兵认为,谷歌如果退出中国市场,会对全球信息产业产生巨大影响。他说:“网络产业是不论国度的,因此操作它有一定的国际标准,尤其是所在国是奉行一些自由、民主,不需要审查理念的公司呢,今后在全球的运作,会把这个东西当作一个范例。尽管中国有百度,但是百度的搜索的面始终和 Google搜索的面不一样。Google退出中国的话,对中国的广大人民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周兵指出,有很多新闻网站,原来在奥运会期间都看得见,但是奥运会以后,一个个被取消,而且个人网页、部落格也被经常侵入。他认为,这种制造严密封锁网络环境的做法有损中国在国际上的形像。

周兵说:“尤其是你近年来一直主张说中国要和国际接轨,要成为世界上有责任的一个大国,而且在民主和言论自由方面你要想取得改进,在人权上你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在这种形势下,你做这种事情,那会很难堪的。”

*外交部: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 

中国把维护社会稳定当作压倒一切的任务。执政的共产党认为,网上的不良信息有害于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当局表示,政府依法管理互联网。

环球网13号报道,逾半数受访网民表示,谷歌退出不会对其使用互联网产生影响;约70%的人认为,中国政府不应该接受谷歌提出的条件。不过,一天之后,环球网宣布停止此项话题的调查,据称是因为有人恶意刷票,选择‘应该接受’的票数比例迅速增加并超过选择‘不应该接受’的票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四针对此事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鼓励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她还说,中国欢迎国际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依法开展业务。

暗桩,谷歌总部华人正遭遇“钱学森式尴尬”

谷歌这些年受尽了中国人的气,官方的,对手的气。人民政府爱搞运动,扫黄啰,拿你捏捏;保护知识产权啰,再拿你掐掐。可是,谷歌忍气吞声,从来没有说要撤。这次可不同,事先并无征兆,突然大声宣布:我们撤!

其实,自从高调聘用的李开复高调离开谷歌之后,谷歌就已经将中国的业务大大降格,只做市场,不做研发,这背后的潜台词也很明白:中国这个地方可以挣钱,但是,人靠不住。

然而,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正如谷歌现在已经公开指出的那样:Gmail遭受来自中国的破解攻击,试图解读维权人士的私人信件内容。鉴于雅虎曾经在中国被迫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邮件的教训,Gamil面向中国用户的邮件服务器始终留在美国,而本来外部攻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然而,系统安全分析进一步表明,一个更令谷歌惊怵的情况:暗桩!“中国分公司的员工里被政府埋了暗桩,打算窃取Google技术。”谷歌终于明白:撤离,不过是google.cn死掉;不撤,google.com全部玩完。这便是为什么谷歌宣布撤离决定的同时,立刻禁止中国员工的系统访问权限,更接触不到公司在美国等海外系统的代码和资源。

然而,谷歌的中国人,绝不仅仅是在中国的部分,很大一部分精英在美国总部,他们许多人都曾被派到中国当“导师”,更借此机会建立了自己与母国的联系,为今后自己的事业埋下伏笔,就像他们的老领导李开复博士。不必说这些人中不少是共和国的公民,即使是入籍的人士,谁能说清楚他们内心会效忠于谁?

吃完国务卿希拉里的晚宴之后,谷歌终于集家恨国仇于一身,打响了与中国决裂的第一枪,这不再是和中国政府扶持的对手百度的较量,更是和希拉里站在一起和中国政府叫板。

谷歌和中国政府宣战,谷歌中国的中国人已经被限制不能接触任何相关的技术资源,美国总部的华人不无纠结:谁能说清我不会也是“暗桩”?我在这场中美较量中应该作出怎样的抉择?而在布林的心理,其实,也是盘算着这两个问题。

暗桩,谷歌华人正遭遇“钱学森式尴尬”!

附 I:有待证实的消息

美国议员麦肯锡要求国土安全部协助谷歌总部对华人员工进行甄别,非入籍华人不得接触核心技术资源,入籍华人带薪停职到华盛顿接受国会聆讯:一旦中美IT冲突持续,你将效忠哪一方?

附 II:钱学森

(Tsien Hsue-shen、H.S. Tsien,1911年12月11日-2009年10月31日),浙江杭州人,中国空气动力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之一。曾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加州理工学院教授,为中美两国的导弹和航天计划都曾作出过重大贡献。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

1949年,钱学森申请加入美国国籍。1950年,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反共思想高涨,驳回其入籍申请,并禁止其参加机密工作。钱学森无法继续他的研究了。联邦调查局指控他曾加入美国的共产党外围组织且隐瞒不报。吊销他的机密工作许可,于1950年8月30日将其收押在特米诺岛的监狱里15天。虽然,钱学森从未被美国政府以间谍或泄密罪名起诉。但在软禁五年期间,他只能涉及一些基础学科的研究与教学。

谷歌效应?美国会议员鼓动在华IT巨头退出中国

环球网/谷歌公司威胁退出中国市场的影响仍在发酵,美国政府和一些资深国会两党议员几天来“连续”对此事表态。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14日发表声明称,希望其它美国在华企业“效仿”谷歌的行动。一些美共和党议员也鼓动美国在华IT巨头“追随”谷歌退出中国市场。

据道琼斯新闻网报道,这些美国议员在美国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其它在中国的工商企业能与谷歌一道“采取行动”。他们鼓动美国思科、微软和雅虎三大IT巨头也对其各自在华业务进行谷歌类似的评估。

报道说,思科和微软的发言人均拒绝评论此事,雅虎发言人尚未回复记者。美国微软总裁史蒂夫·鲍尔默14日则表示,微软不会退出在中国的事业,并会遵守中国的法律。

鲍尔默:微软不会撤离中国 遵守中国法律

2010年1月15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周四表示,微软没有退出中国市场的计划,对谷歌提出的对近期黑客攻击和审查制度的担忧不以为然。

他在参加完白宫举行的有关政府服务现代化讨论会后对路透社表示:“网络攻击每天都有,我认为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因此我对谷歌考虑退出中国不太理解。我们的网站每天都遭到来自全球各地的攻击,我想其它公司也是如此。我们认为这很正常。”

周二谷歌声称或将退出中国市场。谷歌称,超过20家大公司一直是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目标。但微软认为,没有证据显示自己的电邮服务或企业网络遭到特别的攻击。当被问及是否计划将业务撤出中国时,鲍尔默回答说“不会”。

他表示:“我无法理解那有什么帮助,不理解对我们和中国有什么帮助。”

周四早些时候,鲍尔默也曾对CNBC表示,微软没有退出中国的计划。当时他表示:“我们一直很明确,我们将继续在中国运营,并遵守中国的法律。

微软确认黑客通过IE浏览器漏洞攻击谷歌和其他公司

网易科技讯/微软确认黑客是通过IE网络浏览器的安全漏洞攻击了谷歌和其他公司,并表示正与谷歌合作调查此事。

微软称,为了利用这个安全漏洞,黑客必须欺骗用户访问一个装载了恶意代码的网站。

谷歌周二表示,公司侦测到了一次针对公司基础架构发起的非常高技术、有针对性的攻击,同时其他外国实体也受到了攻击。

白宫表态,支持Google要求中国放宽监控的决定

多维新闻/白宫发言人14日表态,支持搜索引擎巨头谷歌不再按中国的要求过滤其中文搜索结果的决定。

据英国BBC14日报道,白宫发言人吉布斯说,奥巴马总统2009年在上海讲演期间曾公开表示支持网络自由。他说,奥巴马总统深信人人拥有基本权利的普世价值,任何国家都不应例外。然而,对于谷歌风波是否会威胁到美中关系的问题,吉布斯却避而不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14日表示,“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攻击行为,中国像其他国家一样依法管理互联网,有关管理措施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姜瑜同时强调,中国欢迎国际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依法开展业务。她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也努力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与此同时,美国电脑软件巨头——微软公司表示,在自己的竞争对手谷歌因其电邮账户受攻击而威胁退出中国之后,他们没有撤出中国的计划。

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14日说,“网络攻击是生活中一个不幸的部分,它不仅存在于中国国内,在中国以外也有。”他还说,微软公司将继续在中国运营,并遵守中国的法律。

谷歌公司曾表示,有20多家其他大公司也受到源自中国的网络攻击的。但微软公司说,没有证据显示它的电邮系统或公司网络受到过类似攻击。

谷歌公司12日宣布将中止按照中国政府与其达成的运营协议的要求,过滤其中文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为此,谷歌做好了关闭谷歌中国站点和在中国的办公室,最终退出中国市场的准备。

在其发表的声明中,谷歌称它“经常面临不同程度的网络袭击”,同时“对同意审查部分搜索结果感到不舒服”。

据悉,“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声明,“欢迎谷歌公司管理层表现出来的勇气。终于有一家外国IT公司承担起对中国用户的责任,在中国政府不断收紧互联网控制时挺身而出。”有不少中国大陆的网民认为,谷歌的退出是坚持维护言论自由和个人权利的“义举”。美国的政治评论员张伟国表示,在中国开拓业务的跨国公司与中共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之间发生的碰撞,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

谷歌令中美冲突陡现 BBC:中国不可能让步

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决定不再遵守北京的游戏规则,要对世界上最严厉的网络审查制度说不。

谷歌星期二(12日)表示,google.cn已停止过滤网络搜索结果。这使得中国网民可以搜索到海外的政治敏感内容和网站,但是由于防火墙,搜索到的网站仍然无法登陆。

星期三,Google.cn说,当天搜索词汇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天安门”。这很可能是许多互联网用户搜索有关1989年中共武力镇压天安门亲民主运动。其次是“谷歌撤离中国”。

谷歌表示,未来几周将与中国政府讨论在法律框架下如何运营一个不过滤搜索结果的引擎网站。

破釜沉舟

北京会坐下来和谷歌谈吗?

美国专栏作家萨瑞·拉丝(Sara Lacy)的分析是谷歌这样做是破釜沉舟:“谷歌在中国混了多年,不会不知道,发英文公开信,等于给党和政府摔脸子。谁都知道在中国,跟党和政府叫板是什么下场。”

这场博弈的结果很可能是谷歌被赶出这个拥有3亿网民的巨大市场。

但是,这已经不是谷歌与北京政府之间的事了。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星期二(12日)表示,有关谷歌指责中国网络审查和黑客攻击,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在一份声明中,希拉里说,就可能计划撤出中国之事,谷歌通报了美国国务院。

她说:“我们期待中国政府做出解释。能在虚拟空间中有信心运作,这对现代社会和经济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下周,我将就21世纪网络自由这个中心问题发表一次讲演,而就谷歌的问题,当事实明确时,我们将进一步做出评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四(1月1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中国反对网络黑客攻击,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活动,任何对网络黑客攻击的投诉都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姜瑜还说,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政府也鼓励发展互联网,欢迎外国公司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参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

在姜瑜发表回应之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与《人民日报》网站同日也发表了国新办主任王晨呼吁维护网络安全、敦促互联网业者加强网络监管的讲话,不过内容没有直接提到谷歌。

数码外交

BBC中国事务编辑陈时荣说,中国政府的这两项回应都显示北京没有任何让步意向。

他说:“谷歌公开叫板,与中国政府抗争,从历史上看,没有哪一家大公司,尤其是涉及到意识形态和言论自由这个领域,中国政府会做出让步。”

陈时荣说,谷歌的问题看来已经上升为中美双边问题。

他说,互联网空间言论自由的问题为中美两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较量开出了一个崭新的领域。数码外交将成为一个新生词汇。

搞商业还是搞政治?谷歌自绝于中国市场

环球时报/谷歌是个互联网公司,名气很大,块头更大,其商业模式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成功。但它现在的架势让人看不懂了。它向中国提出了政治要求,而这种事情通常是大的商业公司极力避免的。

两天来,谷歌威胁要退出中国市场,一些西方媒体发出赞扬,并迅速把这一事件变成了批判中国的好机会。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站出来指责中国,国会议员发出更加刺耳的声音。在这一事件中,谷歌处于风暴的中心,而且它的角色明显在变。

起先,谷歌抱怨的原因是服务器受到“攻击”,后来,竟演变成要让中国取消“网络审查”。从互联网安全的一个普遍问题,跳到了要要求中国改变法律。这一跳真是让中国人吃惊。

谷歌究竟是在做商业,还是在搞政治?如果是商业,那就应当限定在商业范畴。有纠纷不要紧,可以通过商业的途径来解决,但要是想通过商业行为来影响中国政治大局和社会改革进程,那可就完全改变了事件的性质。

当前,中国互联网上的管理有一些争议,但怎么改,要充分尊重中国的现状,也要以中国社会的承受力为基本判断标准。

中国社会目前已经相当开放,互联网的成长不断激励着它,今后的中国只能更加开放。但是,任何开放都是有度的,而且开放要有一个进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的门该开多大,路该怎么铺,要中国人自己来设计、安排,外界怎么说,只能作为参考。一个互联网公司,即便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最丰厚的资金,就想左右这一进程,都是狂妄的。

谷歌在中国经营三年多,但似乎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了解的程度还很低。中国是主权国家,不是19世纪时的租界,外国企业没有治外法权。在中国经商,想游离于中国法律之外,是对21世纪中国的误读。西方社会、跨国公司对中国建设性的批评和善意的主张,是有助于中国发展的。但如果背后隐藏政治企图,并想用一种威胁的方式来迫使中国就范,根本行不通。

谷歌要中国取消网络审查制度,其结果只能像美国“Mashable”网站的一篇文章所说:“如果有人幻想中国会改变政策,让人无限制地接触反动、淫秽图片等内容,那纯粹是无稽之谈。”

中国这些年一直在西方某些人的鞭笞和叫骂声中成长,谷歌威胁引来更多责难没什么可怕的。倒是这一次西方媒体对谷歌威胁退出一边倒地叫好,让中国民众不能不多一层警惕之心。

英国《卫报》预测,如果谷歌摊牌,互联网世界将分裂。中国当然不希望这种分裂,但也不怕任何麻烦,更不能被这种预言所挟持。在谷歌威胁面前,中国社会必须要团结。

许多中国民众都愿意使用谷歌的搜索业务。没有谷歌在中国的业务,可能会暂时影响到一些中国人的网络生活。所以,我们欢迎谷歌留下,但留下来的谷歌必须要做出调整,也要适应中国的法律。如果谷歌坚持要退出,没什么了不起。退出,是自绝于中国市场。(金灿荣,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谷歌退出事件 刺激中国网民学会翻墙

美国之音/全球最大搜寻网站谷歌(Google)在星期三传出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后,香港的评论认为,这次事件不利中国的发展。同时也可能刺激中国网民冲破中国互联网防火墙,探求外界资讯的决心。

互联网搜寻网站谷歌突然在星期三宣布,重新检讨在中国的业务,最终可能会退出中国市场。消息传出后,香港《明报》在星期四的社论认为,谷歌声言不惜撤出中国市场,会否触发其他公司仿效,目前还是尚待观察。即使中国经济发展得到举世公认,但是在遇到一些涉及普世价值的事件时,中国政府在执行政策时的所谓“正当性”就会随之消失。社论警告说,“在互联网世界,中国并非孤岛,也不应该成为孤岛。‘互联网锁国政策’只会制造更多矛盾,不利于国家的整体正常发展”。

香港《星岛日报》的评论认为,谷歌表态是一种美国式实用主义在商业上的表现。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互联网的管理也有各自不同的方法。谷歌公司撤离中国引发的风波,其实更多的并非商业利益的冲突,而是一种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

香港互联网协会会长莫乃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谷歌目前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大约三成,这个数字不大也不少。如果谷歌决定退出中国,对公司的全球业务应该影响不大,退出的理由可能与将来面对的政治责任与风险有关。莫乃光说:“我觉得谷歌可能见到目前的情况,如果继续留在中国的话,商业风险会越来越大。如果再发生一些事件,譬如说有人使用谷歌某些服务后,因为资料外泄而被中国当局拘捕坐牢。谷歌可能在美国国内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们可能害怕出现这样的风险。”

中国人权的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没有言论自由,其他的自由就谈不上。谷歌事件把中国压制言论自由的情况再次暴露在国际社会面前。高文谦说,从中国网民对于事件的反应与支持谷歌的行动来看,他感到鼓舞。高文谦说:“还有人写了一个小条子‘谷歌真汉子’。这个情况如果是中国网民说的话,能充分理解的话,就是谷歌在中国运营的情况下的困境,所以他们表示支持。这个是民心向背,本身说明了中国的网民与世界其他人和其他任何国家的情况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求言论自由,要求知情权。”

中国人权的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认为,如果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对中国网民的自由度来说,有利也有弊。他说:“从中国政府这方面的角度看,不排除她想借这个机会把谷歌索性赶出中国,从而完全把中国的百度,搜狐等这些听命于中国政府的公司,完全掌控中国的互联网。另一方面,谷歌做出的这个行动,对西方一些跨国大公司,譬如说,微软、推特等这些跨国大公司都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如果这些西方跨国公司接着跟从的话,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很难看的局面。”

香港互联网协会会长莫乃光说,谷歌事件将刺激中国网民试图冲破中国互联网防火墙,探求外界资讯的决心。莫乃光说:“我想,这次事件可能让中国网民觉得:‘谷歌离开后,我们是否真的只用百度,看中国政府让我们看的信息呢?还是要学怎样翻墙呢?’我知道目前在中国国内,每天翻过防火墙接收资讯的网民人数不少,肯定数以百万计。这次事件可能会让更多人意识到,需要学习怎样绕过防火墙。”

下一步,封掉谷歌电子邮箱还是干脆全封?

德国之声/面对中国黑客对民权人士的电子信箱发起持续攻击和中国新闻检查部门严格限制搜索引擎工作的现状,谷歌公司宣布将考虑退出中国市场。消息传来,德国各媒体都在第一时间予以报道。

《德国金融时报》在网络版上发表评论说:只有少数公司处于可以与谷歌相比较的地位,可以以退出某个国家相威胁。谷歌在中国的营业额较少,因抵制中国产生的经济损失可以忽略不计,这是谷歌的优势。此外,这样谷歌还可以修复自己在欧洲业已受到损伤的形象。

但是,谷歌不能永远坚持抵制,因为世界经济形势不会很快发生变化。中国是世界上正在增长的最重要市场之一,销售潜力巨大。长期来看,谷歌不能放弃这一市场。今后几年的某一时候,这家公司将不得不重新在中国开展业务。令人感兴趣的问题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谁做出更大的让步并改变自己的态度:是北京,还是谷歌?”

《商报》认为,谷歌宣布准备撤出兴旺的中国互联网市场,是在”大赌一把”,此举背后有另外的考虑:

“谷歌准备放弃的生意虽然富有潜力、赢利巨大,但它这样做是在同时投资另一种重要的货币,也就是网民的信任。这是因为如果谷歌对来自中国的进攻继续保持沉默,它在西方的商务将受到久远的损害。网民看重个人资料的安全,使他们建立信任十分必要。”

《南德意志报》注意到,中国网民支持谷歌对中国网络检查的宣战,不少人甚至在谷歌北京总部门前放置了鲜花。因为中国共有三千万人使用谷歌电子信箱,他们大多是新兴的中产阶层,网络检查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安全与自由:

“对于中国批评政权的人士来说,这个话题不仅涉及到言论自由与新闻检查之间的抽象矛盾。具体来说,它也涉及他们的人身自由,因为中国的国安部门毫不客气地迫害他们。

中国博客安替说:’有人担心,政府出自报复会封闭谷歌电子信箱,甚至封锁整个谷歌网页。’真这样的话,他的许多朋友将考虑移居国外。但政府中也有’开明力量’,他们知道做出这样的反应会带来经济损失。”

西方媒体火上浇油:称谷歌发出“战争宣言”

德国之声/很少有哪些企业能够制造出像谷歌公司宣布有可能退出中国市场这样如此吸引公众眼球的新闻。同样也很少有什么样的声明会真正触及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基础。而现在的情况不同了,谷歌公司以自己的行动向中国的审查过滤制度提出抗议,向那些有针对性地对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所使用的谷歌邮箱的黑客行为提出抗议。

谷歌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公司博客上发表的最新博文实际上是一份战争宣言,是一份向中国政府发出的战争宣言,一份向审查制度,向压制和迫害异见思想制度发出的战争宣言。他强调了无数起针对谷歌服务以及其他公司的黑客行动与全世界范围内有关言论自由权利的争论之间的关系。对于搜索引擎谷歌来说,这一权利和赢得用户对安全使用的信任是最基本的商业准则。

我们可以假设,谷歌已经决定从中国撤出它的业务。谁要是真的想通过谈判回旋,之前肯定不会大声喧哗。与之配合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以严厉的口气要求中国对于黑客袭击行动做出解释。而谷歌的抗议声在中国却不能被完整传递,因为这一消息同样被严格地审查过滤过。

即便谷歌真的撤出了中国业务,对于中国大多数互联网用户来说不会发生什么改变。因为同世界其它地区的市场不同,谷歌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上占据的不是领头羊的地位,而是远远落后于中国搜索市场之王百度。所以也不难以会出现这样的猜测,也就是,谷歌在开展中国业务4年间曾遭到过猛烈批评,那么现在这家企业的良心是否真的谴责这难免会让人产生疑问。或者谷歌只不过是要大张旗鼓地从一个对它来说微不足道的市场退出?

然而对于中国的领导层来说谷歌迈出的一步无疑是令他们感到尴尬的。因为这一举动不但揭露了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不但捅出有可能具有官方背景的黑客袭击,而且还牵扯出去年秋天外国驻华记者的助手们也遭到黑客袭击的事件,以及同样容易让人联想到的[/img]

谷歌发出的战争宣言更是对过去30年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成功的世界经济集团模式提出的一项质疑。而在这样一个模式中,外国企业集团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中被强迫遵守一些在其它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被接受的规则,这其中就包括面对知识产权被窃却只能忍气吞声。对于谷歌公司来说,它被强迫同一个审查机构合作。而这对一个遵循”不做恶”(Don’t be evil!)信条的企业来说当然是无法忍受的。

中共宣传部强硬宣称 谷歌的做法就是螳臂挡车

博讯/谷歌(google)要撤出中国大陆的消息已经公布,如果实行,将会成为互联网界大事。博讯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北京宣传部门有关领导,这位中共官员表示,谷歌撤出中国是迟早的事,只是他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他说,这一次谷歌所谓要撤出中国,应该只是威胁性质的,为了讨价还价,但他们显然打错了算盘,如果说几个月前他们的威胁还有效的话,现在则绝对没有用了,因为这次整顿互联网是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一个谷歌简直是螳臂当车。这次整顿互联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谷歌这种在中国有巨大影响力的搜索引擎完全地管理起来。

这位官员表示,目前谷歌同中方最大的分歧就在于搜索内容的过滤,中国政府要求谷歌像百度一样,实行严格的过滤,不符合中方法律的一律不得进入搜索内容。关于这一点,谷歌和北京也多次讨价还价,好几次达成了互让一步的和解。按说,应该不是问题,然而,这一波整顿清理互联网以来,北京政府感觉相当顺利,网民们的反应也很温顺,几乎没有受到阻力,可见国内互联网业界已经被驯服了。这使得北京政府很有信心,也使得有些官员想借助中央的精神,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把谷歌这种老大难也一起收拾了。

该官员说,这次是否能够协调好,是谷歌这次是否撤出中国的关键,他认为,如果仅仅涉及过滤内容,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但问题是,北京互联网也界和商界也有从个人利益出发而暗中希望谷歌滚蛋的,以便中国发展自己的搜索引擎,或者把百度进一步发扬起来。

这位官员还透露,北京对百度的管理相当成功,不但搜索过滤机制已经到位,更重要的是,百度已经按照北京中宣部的指示,在每一次搜索关键词的时候,把中宣部指名的那些网站放在前面,例如人民网、环球网和新华社新闻等。他说,中国网民好像还没有注意到这一变化,他们在搜索自己想找的内容时,将会被最先指到官方网站。这一操作是认为调整排名做到的,和点击、人气无关。

这位官员说,目前并没有要求谷歌这样做,但据他透露,谷歌如果想在中国继续赚钱,他们必须学习百度,也就是接受中宣部的领导,在搜索结果出现时,体现中宣部的教育和舆论引导精神。这位官员对博讯记者说,从他个人观点来看,要求谷歌人为调整搜索排名,突出中共中央精神,可能有些过了。他可以理解内容过滤,但要求谷歌认为干涉搜索结果,把中宣部要求的内容提前,估计谷歌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一旦事件曝光,那就是很大的丑闻。毕竟,谷歌主要业务目前并不在中国大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