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4/加拿大遣返千名中国人始末:曾尝试遣返赖昌星

国际先驱导报/近日,加拿大著名的移民律师理查德·克兰依据资讯自由条例, 获得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一份内部文件, 该文件披露,全加共有超过17846名罪犯及难民申请失败者正等候被遣返,其中,中国以2313人位居榜首,墨西哥紧随其后,有1976人。

中国成加难民最大“来源国”

这份编号为A200901480的文件显示,在2313名的中国籍待遣返者中,91%为难民申请被拒者,包括非法滞留、非法入境和签证超过有效期等情况;3%为中国外逃罪犯,不过,出于保护隐私的需要,文件没有透露这69人的姓名;6%是正在办理遣返手续或者旅行证件的人。

截至今年8月,加拿大共有15万多的应遣返的外籍人士,仍然滞留在加拿大。CBSA根据难民申请者身处的不同申请阶段把他们分为四类。

第一类被列为“不能执行遣返”者,达85669人,他们或在等候签证的批准,或等候永久居民身份。赖昌星、李东哲和李东虎兄弟属于第二类——“暂缓遣返”者。尽管他们的难民申请失败,但因为还在进行法庭程序或等候遣返前风险评估而被暂缓遣返。这一类有14832人。第三类属于已被发出遣返令,要求他们自愿离去,但离境时间还没到的,这类有41576人。第四类就是罪犯及难民申请失败者,有17846人,他们是离境时间已到却仍未离境,但因为没有旅行证件而未能成行。

曾经尝试遣返赖昌星

加拿大如此大规模地遣返中国人并非偶然。12月初,加拿大总理哈珀成功访华,中加就加强打击跨国犯罪和遣返逃犯方面的合作达成一致,并同意早日签署《打击犯罪合作谅解备忘录》,同意就签署分享犯罪所得协定进行谈判。其实近年来,这方面的合作已陆续展开,通过2008年建立的双边司法执法合作定期磋商机制以及警务合作等渠道,中加不断扩大双边司法执法合作。

如今的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极不愿意顶着“犯罪者避风港”的帽子, 从各个方面对罪犯进行了遣返的尝试。笔者与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曾多次会晤,谈到这方面的问题, 他的态度很明确——多快好省地做好遣返工作,这对加中双方都是正面的。加拿大政府为了避免司法体系对遣返的阻碍, 已经修改或者深化修改移民难民法,让移民部长具有更大的权力,可以直接拒绝加拿大不欢迎的人入境。

据笔者从加方有关知情人士获悉的消息,其实在赖昌星案件上,加拿大政府也曾进行了一次遣返的尝试,尽管最后没有成功,但已经让赖昌星震撼万分。最近以来,尽管赖昌星这个大案迟迟没有完成遣返前遣返评估,但在两国政府的默契配合下,让赖昌星前妻曾明娜与女儿自愿返回中国。同时,在许多中小案子上, 中加已经展开实质性的合作。

今年10月21日,公安部通缉的合同诈骗犯罪嫌疑人刘晓全从加拿大被遣返回国,来自四川自贡的刘晓全于2006年3月利用虚假合同骗取被害人履约保证金40万元人民币并潜逃美国,后逃至加拿大。去年8月22日,作为被加拿大成功遣返的首个外逃经济犯罪嫌犯,诈骗两单位养老保险金2425万元的邓心志被遣返回中国。加拿大联邦公共安全部长斯托克韦尔·戴当时在声明中说:“这进一步表明加政府的承诺,就是加拿大不会成为逃亡者的天堂。”今年9月,北京的法院将邓心志的刑期从无期徒刑改判成15年有期徒刑,加拿大媒体认为加中虽然还没有成功签署引渡条约, 但合作遣返的大门已经打开。

加华人呼吁政府行动起来

哈珀中国行还有另一项成果——加拿大成为中国旅游目的地协议,一直以来,因为赖昌星案件等逃犯滞留加国的综合因素,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做出这个决定,不过,加拿大人担心,一旦中国公民大量往加拿大旅游,是否会触发另一波贪污官员、经济犯罪份子涌入加拿大寻找避难所,毕竟,外逃到加拿大的中国各类罪犯至少在千人以上。 中国前驻加拿大大使梅平在六月走访温哥华时透露说,中国公安部国际通缉的四到五十个重大经济逃犯,就有一半人藏匿在加拿大,至于化名进入加拿大的就更多了。

但是在这批待遣返的69名罪犯中,“大鱼”们并没有在其中。十年前,轰动世界的厦门远华走私案主角赖昌星在加拿大打起难民官司,至今没有结案的迹象。2007年2月,在整整两年隐匿形迹之后,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逮捕了涉及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分行监管自盗大案的高山夫妇,同月下旬,也涉及这宗高达十亿人民币卷逃案件的主角李东哲、李东虎兄弟也在加拿大遭到皇家骑警拘捕,虽然在保释聆讯上反反复复,但仍然没有触及到关键的遣返问题,这两个案件也呈现出长期化的态势。

加拿大华人对此非常不满。2007年4月11日,有来自大陆的新移民组织了历史上第一次批评加拿大司法制度漏洞,要求遣返高山的街头示威游行,游行组织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司法不惩罚坏人,甚至包庇坏人,难道就不是对受害者人权的侵犯吗?冗长的司法制度解决不了问题,人们把希望寄托到政治解决的方向。但是,加拿大保守党在2006年初上台后, 因为是少数政府, 再加上经验不足,不但不能大胆决策,还要顾虑选票问题而无法拓展加中关系,使罪犯遣返的问题更加扑朔迷离。

遣返存在多个现实困境

哈珀的访华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虽然2009年来自中国的待遣返者高达2313,但2008年成功遣返的却只有274人。相关人士透露,被遣返数字会经常波动,因为大多数人的身份很快就从非法转为合法。据了解,他们中有的人虽然被发布了遣返令,但因为在申请团聚、结婚或工作签证等其他身份的过程中,不能落实遣返计划,往往在拖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的身份就合法了。

中加双方在事实认定和具体处理上存在较大分歧. 比如, 加拿大会因为某些人权组织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诉,就把某些人认定为难民,中方会因此认为,这是政治的选择, 对中国不公平。

在遣返问题上,中加双方也各有自己压力,都要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和司法成本。比如对加拿大来说,这些非法难民最好马上送回去,不过,对于经济罪犯等,加拿大官方也不急着送,因为这些人有钱打官司,至于有些人用宗教、政治理由要求居留,反对党和媒体跟得很紧,往往会以所谓“人道主义”为理由反对政府将这些人遣返。这也造成了目前中加双方的根本性分歧。(《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丁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