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1/温哥华华妇染甲流4日不治

-温哥华华妇染甲流4日不治
-温哥华卫生局对事件展开调查
-安省甲流添15亡魂
-儿童防疫倍施剂量 多个省份接连犯错
-公愤 神学士战俘 打A流感疫苗


两度求诊未获特敏福 女儿质疑医疗失误

【明报温哥华专讯】一名列治文的华裔妇女马美丽感染上甲型H1N1流感,发病后4天不治死亡,她在发病期间两番到列治文医院急症室求诊,第2次还因呼吸困难要坐救护车去医院,但在医院连特敏福也没有拿到,便打发回家,她的女儿昨天含泪质疑医院是否误诊。马女士的女儿Tiffany昨日接受访问时心情仍然未能平复,语带哽咽的说:“人命关天,医务人员应该小心点!”

Tiffany说,妈妈马美丽是在爱蒙顿(Edmonton)出生,生前正与未婚夫在列治文居住,两人感情很好,差不多就要结婚。

“妈妈是在上星期六(指10月31日)万圣节出现病征,发高烧,鼻塞。”Tiffany表示,当时她到列治文医院求诊。但医院没有诊断为甲流,只当一般病症医治,将她送回家。

被送回家后4小时半后昏倒

但马女士的病情没有好转,Tiffany说,第二天早上妈妈再次到列治文医院急症室求诊,当时医生说:“又是你。”等了4、5个小时后仍然是被送回家。回家后4个半小时后便突然昏倒,再度送院治疗。Tiffany忆述妈妈昏倒前曾与她通电话,还讲笑说“自己还没有死。”想不到成为死前向女儿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妈妈送院之后不幸在星期二,亦就是11月3日不治去世,之后经过检验证实体内有H1N1甲型流感病毒。当时医生对家人说:“我们很遗憾。”

Tiffany质疑,医院头两次均误诊,没有判断到病情的严重性。她也怀疑医院没有妥善处理病情。因为妈妈连抗流感特效药特敏福(Tamiflu)也没有得到,只是拿到Tylenol。

“假若妈妈首两次求医,医生认识到病情的严重,则妈妈可能仍然在世。”Tiffany说,妈妈完全不算是年老,今年只有51岁。虽然患有哮喘,但不是什么重病,算是正常健康的人,不是身体脆弱,高风险的病人。她认为医护人员诊断应该小心,指出人命关天,不能大意。

Tiffany怀疑,母亲可能是在工作场所染到这一夺命病症。她透露,妈妈是在新西敏一家连锁大型百货公司内任职收银员,每天与大量客人近距离接触。

马美丽过世一个星期,Tiffany心情还未有平复,昨日接受媒体访问时,还是语带哽咽,完全提不起劲。

她说,母亲生前是一个快乐的人,待人接物十分和善,却在壮年突然离世,到目前为止还是感到震惊,难以置信。

马女士遗下两名姐妹,一个兄弟,两个女儿。

温哥华卫生局对事件展开调查

温哥华沿岸卫生局的发言人威尔逊(Gavin Wilson)昨天指出,卫生局会彻查马女士在列治文医院接受诊断的过程,但他也承认,目前未有方法可以快速诊断甲流。

他说,目前未能决定是否出现误诊的情况,但因为马女士死前曾经数次到医院求诊,故此展开调查。

有报道指马女士死前被医院拒绝于门外,威尔逊加以否认,指出马女士在医院两次均有医生诊治。

威尔逊拒绝证实马女士是否列治文第一宗甲流死亡案例。他表示,根据政策,卫生局不会透露那一家医院医院会出现更多病例。

他指出,目前仍然未有方法即时诊断是否患上甲流。除了列治文医院之外,其他医院也要处理大量感冒或是疑以流感的病例。列治文医院并不是特别拥挤。

卑诗首席卫生官肯德尔(Perry Kendall)昨对马女士的死亡也有评论。对于列治文一名50岁妇女感染H1N1甲流前,只被医生建议服用Tylenol,最后病情恶化死亡,是否牵涉到医疗失误,他只知道那妇女也属于有其他疾病的一群,同时,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已跟进了解。

安省甲流添15亡魂
扩大为前线人员及院舍长者打防疫针

(多伦多10日加新社电)多个省份周二报告更多甲型H1N1流感死亡病例,安省首席医务官阿琳金医生 (Dr. Arlene King)说,自4月以来,安省的甲型相关死亡病例共有52宗,总数比上周的37宗大。省府本周扩大甲流疫苖接种范围,增加两个群体,为警察、消防员、卫生厅职员、惩教署人员等前线服务人员,以及65岁以上的院舍居民打针。

她说,安省各地的甲流感染率持续上升,全省新增的15宗死亡病例,其中14人在上周五前不治,1人在周末去世。

阿琳金又说,安省政府已收到一批新疫苖,将于周三运送39.5万剂甲流疫苖,到各地卫生部门,疫苗接种计划有限度扩大,为前线服务人员和护理设施65岁以上的长者打针,例如警察、消防员、卫生厅职员、惩教署人员;长期护理院居民,她会在本周接种疫苖。

安省也收到37.5万剂孕妇专用无佐剂甲流疫苗,但疫苖要等渥京批准,才能发放。

安省政府估计,到12月底,省府会有足够疫苗,为大众接种。

在卑诗省,甲流死亡病例增至23宗,新增死亡病例有8宗。阿尔伯达省新增4宗,累积29宗死亡病例。缅尼托巴省也报告,该省出现第二波甲流首宗死亡病例。

卑诗省卫生官员说,省内新增8宗甲流死亡病例,除1人外,所有死者本身有疾病问题。

卑诗省首席卫务官肯德尔医生(Dr. Perry Kendall)周二说,在8宗死亡病例中,有1个8岁儿童。

他说,目前的死亡病例人数没有超出预期,比每年季节流感的死亡人数少许多。卑诗省每年有200到800人死于季节流感,今年的区别是更多年轻人死于甲流。;

在阿尔伯达省,政府扩大甲流疫苖运动,为更多高危群体接种疫苗。

到周四,10到17和55到64岁有健康问题的省民有资格接种疫苗;到周五,45到54岁有疾病的居民也可接种。

阿省首席卫生官科里沃医生(Dr.Andre Corriveau)说,该省再有4人因甲流并发症而死,死亡病例增至29宗。这4人包括两男两女,年龄均超过30岁。

在沙斯卡寸旺省,照顾婴儿的人有资格接种甲流疫苗。该省首席医官麦金农医生(Dr. Moira McKinnon)说,他们开始为6个月以下婴儿的主要护理人接种疫苗。她说,为父母接种疫苖,也能保护本身年龄太小、无法接种疫苗的婴儿。

儿童防疫倍施剂量 多个省份接连犯错
医学专家称副作用微

(多伦多10日加新社电)多个省份的家庭周二表示愤怒,因为他们的孩子接种双倍剂量的甲流疫苗,但最少一个医学专家说不必担心。

安省、缅省和卑诗省的家长都报称,孩子获接种成年人的剂量,不是儿童的剂量。

发言人莫斯塔法(Nadia Mostafa)说,加拿大公众卫生局收到儿童接种错误剂量的报告,但不能提供确实数字,并将问题转交各省卫生厅。

公众卫生局指引订明,成人接种一剂0.5毫升含佐剂疫苗。6个月至9岁的儿童是两次一半剂量的疫苗,最少相隔3周。

卑诗省三角州一名父亲,促请父母在孩子接种前,自己检查剂量。托罗(Jeevan Tauro)说,他的3岁女儿和17个大儿子,11月3日在本拿比一间诊所,获接种0.5毫升的剂量。

托罗周二接受电话访问时说,他问医生,3周后是否需要回来,接种第2剂疫苗,医生说不用回来。医生说,只打一针疫苗,毋需再接种。托罗说,“这令我生疑,他究竟做了甚么”。他说,接待员告诉他,他的子女接种了成人的剂量。

托罗说,他的儿子翌日发烧,4天后病发急送医院。一名儿科医生两天后告诉他,儿子的高烧与甲流疫苗有关,而发烧导致病发。儿子现在好转。

加拿大公众卫生局说,在临□测试时接种整剂疫苗的儿童,比接种两次半剂量疫苗的儿童,对疫苗产生反应的机会较高。主要的不良反应是轻微的,例如注射针口疼痛或轻微发烧,但有时也有严重情况,包括罕有的病发。

卑诗儿童医院内的卑诗大学疫苗评估中心总监希费尔医生(Dr. David Scheifele)说,季节流感疫苗时常发生错误剂量,父母不应担心。

他说:“给年幼儿童成人剂量,可能轻微增加温和的副作用比例。腿会更痛、儿童会更虚弱,发烧的风险可能增加。但以这疫苗来说,高烧引起发热性抽搐的比率极低。”

公愤 神学士战俘 打A流感疫苗

世界日报编译组渥太华10日电/加拿大军方10日说,在阿富汗由加拿大部队关押的神学士分子,将开始接种A流感疫苗。这一消息传来,连联邦卫生部长阿古鲁佳葛都大吃一惊:国内A流感疫苗都供不应求,每天轮候的老弱病残者还大排长龙,神学士分子居然还获特殊优待。军方已在稍后被迫让步,取消为在押神学士分子注射疫苗的决定。

驻阿富汗部队的加拿大军医官布瑞格斯说,从本周三起,被关押在坎达哈机场内的神学士战俘开始接种 A 流感疫苗,“这是自愿性的,我们提供疫苗,愿意不愿意接种,由他们自己决定。”

在作成这项决定前,加拿大军医方面谘询了战争法专家,结果获告知,依据日内瓦公约,战俘应享受加拿大官兵的同等待遇。

阿富汗近日 A 流感爆发,已经导致 11 人死亡。加拿大驻军已接种A 流感疫苗,以防万一。但因疫苗供不应求,加拿大政府 9 日表示,不太可能为阿富汗提供 A 流感疫苗。加拿大军方却为神学士分子接种的消息就是这个时候传来的。

在看到加通社报导此事后,联邦卫生部长阿古鲁佳葛很气愤地说:“此事令我很生气。我们一直在说,确保加拿大人接种 A 流感疫苗是最重要之事。从我个人来说,我感到很不高兴,我只能说这个令人气愤的决定不是我们作成的。我已要求卫生部的人查问此事。”

加拿大政府并不视被捕的神学士分子为战俘,因为他们不是敌国的士兵,而是阿富汗的反政府武装分子,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说,这些人是阿富汗罪犯,因此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的保护。

加拿大驻军的公关官员考修少校则说:“但我们给予这些被捕者享受日内瓦公约规定的战俘待遇,我们不想争辩,我们就是给予他们尽可能好的待遇。”

由于卫生部反应强烈,渥太华国防部的一位发言人10日晚上表示,将根据医学需要确定是否为在押的神学士分子注射疫苗,而且目前没有计画为他们接种。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