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0/多市首日打甲流针 反应汹涌疫苗恐不足

-多市首日打甲流针 反应汹涌疫苗恐不足
-安省医官:疫苗比预期更快用完
-逾千人排队轮候 防疫诊所不胜负荷
-千人打针龙怨声载道 市民蜂拥至 警急截龙尾
-儿童打季节流感针 恐减弱抗甲流能力


多市首日打甲流针 反应汹涌疫苗恐不足

明报/多市公共卫生局昨日首天向高危的公众,提供甲流H1N1疫苗注射,但却显然低估了公众对疫潮的反应,没想到会有大批市民蜂拥而至,令2个提早开放的疫苗诊所不胜负荷。疫苗注射紧张,缅省、沙省疫苗亦未获足够供应,2省下周恐要减慢接种或限制疫苗注射。

加拿大公众卫生局周四亦宣布,各省未来2周的甲型流感疫苗减慢供应,因为葛兰素史克药厂(GlaxoSmithKline)要制造特别孕妇疫苗。虽未来数天将有更多、开放时间更长的注射诊所,但安省卫生官称,疫苗将比预期更快用完,又说不知联邦将给安省多少疫苗。

另外,继前日多市西乃山医院出现甲流小型爆发,2名医护及1名病人确诊甲流后,昨天多市当河谷以东的Bridgepoint Health康复及长期护理中心亦爆甲流,11名病人及5名医护出现感染甲流征状。

安省医官:疫苗比预期更快用完

(多伦多29日加新社电)多伦多大量民众周四起接种甲流疫苗,虽然未来数天将有更多开放时间更长的甲流诊所,但安省卫生官员周四也警告,疫苗将比预期更快用完,又说不知联邦将给安省多少疫苗。

安省首席卫生医官阿琳金医生(Arlene King)周四说:“我们听到消息,未来2周疫苗可能减少。我还在等候联邦政府,有关我们实际将获多少疫苗的消息。”(加拿大公众卫生局稍后宣布,未来2周各省疫苗供应会减少,详见另稿。)阿琳金医生料于周五宣布,安省到底有多少疫苗。“疫苗需求量,一开始就超过我们的预期。”

在渥太华,自由党抨击哈珀政府处理不当,说延迟甲流疫苗已闹出人命。工业部长甘礼民(Tony Clement)回应,他在众议院指出,600万剂疫苗周五到位。甘礼民说:“到下周结束,会有另外300万剂,加拿大人总共获得900万剂疫苗。”

在纽分兰省,孩童不去上学,一小撮家长在岛的南岸抗议,要求快些获得疫苗注射。

在安省渥克维尔(Oakville),警方封闭2条道路,因为轮候甲流疫苗注射的民众在荷顿地区中心(Halton Regional Centre)发生冲突。

纽省家长抗议 荷顿区民众冲突

阿琳金医生表示,疫苗大部分在医院和诊所供应,但卫生官员设法准备较小剂量,让更多家庭医生使用。她补充,额外的75万剂包装完毕,分发到各地诊所。

安省卫生厅长马修斯(Deb Matthews)表示,市镇如何供应疫苗,仍需看市府官员如何决定。她否认省府未有对大型注射计划做好准备。

马修斯说:“我们的公共卫生单位各自发展一份计划,早知它会来临,他们启动那份计划。他们增加诊所数目,及诊所运作时间,我们即时回应超乎预期的需求。”

逾千人排队轮候 防疫诊所不胜负荷

明报/多市公共卫生局昨日首天向高危的市民,提供甲型H1N1流感疫苗注射,但却显然低估了公众对疫潮的反应,没想到会有大批市民蜂拥而至,令两个提早开放的疫苗注射诊所不胜负荷。当局因此一再呼吁公众要忍耐,非高危人士应等候到下周一之后才接受注射。

正午开门 清晨6时有人排队

昨日两个分别设于北约克及东约克的市政中心的疫苗注射诊所,在未到中午12时正式开门,已有逾千人在排队轮候。如在北约克,早于清晨6时便有人开始排队,人龙不断的伸延,很快“打蛇饼”般挤满了外面的赖士民广场。

由于轮队的市民太多,卫生局被迫在开门后的半小时便截断人龙,以免市民浪费时间,同时也通知当中非高危的人士,应等到下周一疫苗泣射诊所正式向所有公众开放后才回来。

多市卫生医官麦基翁医生昨日会见传媒时不讳言,今次“前所未有的”反应,显示人们对接受疫苗注射的兴趣增加,相信是由于过去数天的2宗死亡个案,以及有更多疫苗供应的消息传出所致。他说,卫生局已调配更多人手来应付人潮,在本周末将有数个新的疫苗注射诊所开设。

麦基翁医生一再呼吁,非高危人士目前不用蜂拥前往注射,应要耐心等候到下周一,卫生局届时将全面向公众开放市内10个的疫苗注射诊所。他并保证会有足够的疫苗提供给所有轮候的人士。

当局提早在本周开放的疫苗诊所,是替“优先类别”的人士注射,包括有长期病患的65岁以下人士、孕妇、半岁至5岁的健康儿童、医护以及护理行业的高风险人士。

今日两个开放的地点,分别是士嘉堡市政中心(正午12时至晚上7时),以及多市市中心的Metro Hall(早上10时至下午4时)。

千人打针龙怨声载道 市民蜂拥至 警急截龙尾

综合报道/市民为了接种H1N1疫苗大排长龙,满腔不满,疫苗接种诊所又秩序混乱,安省卫生官员为此呼吁市民保持忍耐,尤其是全国各地下周都会有疫苗供应不继的情况出现。

安省首席医务官金艾莲医生(Dr. Arlene King)表示,凡是身体健康的都应该暂缓注射疫苗,让患上H1N1又有并发症的人优先接种。她周四重申:“这就是我们一直要求高危人士优先接种的原因之一。我们是靠这方法将入院病人及因疫症死亡个案尽量减到最低。”

疫苗下周供应放缓

加拿大卫生部已向各省各地区发出通知,由于生产线出现瓶颈现象,H1N1疫苗的供应在下周会较少,因此有人担心将会有更多人会赶不及接种而受到感染。

这场疫症的第二波已在安省蔓延,过去一星期,发病率已大幅增加。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美克药厂(GlaxoSmithKline Inc. )在魁省的Ste-Foy厂房正在生产5,040万剂疫苗。该公司对加拿大卫生部表示,厂房在数月前不得不抽调其中一条生产线以制造不含辅佐剂的疫苗。

该公司的通讯主任韦尔(Tim Vail)对卫生部长艾露卡(Leona Aglukkaq)说:“所以含辅佐剂疫苗供应下周会较少。”他补充说道:“公司保证,再过一星期,各省各地区会有数以百万计的疫苗供应。”

所谓的辅佐剂加入疫苗后,可以增加疫苗的供应,不过当局建议部份孕妇等候不含辅佐剂的疫苗运到后才注射。

省府上周收到140万剂疫苗,正在由36个公共卫生单位分发。另外75万剂疫苗最近已收到,正在转运到各医疗单位。

由于分发疫苗情况混乱,安省政府周四大受抨击。反对党呼吁接种诊所尽早在工作场所、学校等全日24小时开放。

多伦多周四有两间诊所开放,其他诊所也会在周五、周六开放,不过,只为有并发症的病人服务。为普罗大众服务的诊所会在周一启用。

今次可说是加拿大史上规模最大的疫苗注射行动,但在第一天的注射,排队人数之多,令诊所手足无措。不少人带着孩子,排队等候5小时之久,才轮到自己注射。在北约克市政大楼,诊所开门之后不足一小时,由于人龙太长,又关上大门,以免迟来者久候。

不属高危族 争取早种疫苗

人们苦闷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为了避免子女吵闹,家长都已想尽办法。一名母亲更在石屎梯级上为婴儿换尿布。一名名叫Marina的母亲,在她前头已有1,000人排队。她说自己“活像住在落后国家”。她不属高危一族,但她说要争取接受接种疫苗。

在东约克市政大楼,下午2时,排队人数到达1,500人时,警方及护卫员禁止后来的加入人龙。

在旺市(Vaughan),周三晚上,200余名市民被拒排队,大表不满。 公共卫生官员不得不召警维持秩序。因为到下午4时,排队的已达700人,但人龙越排越长,因为已在排队的人的家人不断加入“打尖”。

金艾莲表示,省府各卫生单位已在互相交流,掌握管理人群的经验。她说会设法延长开放时间、增加诊所数目,但要视疫苗是否供应充足而定。

金艾莲强调,的确有需要让高危一族优先接种,特别是6个月大儿童至5岁的一群。如果他们感染流感,患上严重疾病及住院的机会较高。

联邦政府发送疫苗速度太慢,令传染病专家尼尔劳(Neil Rau)颇有微词,因为很多人可能未有机会接种,便已感染H1N1。他也认为13岁少年费勒斯塔格里奥(Evan Frustaglio)之死诚属不幸,但是身体健壮的人死于H1N1,犹如被闪电击中,机会十分低。

安省至今已有30人因H1N1而死亡。

要清楚明白流感征状,市民可到以下网址:
www.health.gov.on.ca/en/ccom/flu/h1n1/public/tools/assessment/default.aspx

另外,多伦多公共卫生署发言人艾坚丝(Anne Marie Aikins)表示,地方医疗人员正在设法以有限人手应付大量需求。下周开始,市府将会聘请卫生署以外的护士,不过市府要与她们所属的工会(即CUPE 79分会)谈判。集体谈判协议也规定,须先向雇员发出通知。才可改变更份时间。

资料来源:星报

儿童打季节流感针 恐减弱抗甲流能力

(多伦多29日加新社电)欧洲有流感专家质疑,为儿童接种季节流感疫苗,可能会妨碍儿童获得重要免疫力,减弱对抗甲流的能力。

来自荷兰鹿特丹(Rotterdam)伊拉斯莫斯医疗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的科学家称,给儿童注射季节流感疫苗,令其得不到流感免疫力,或让他们更易受到甲流的危害。

现在还不清楚,他们提出的这一理论性问题是否属实,但有其他科学家反驳说,即使如此,季节流感每年都带来威胁,而疫潮一、二十年出现1次,保护儿童免受季节流感的威胁更合理。

在加拿大,加拿大公众卫生局(PHAC)的专家小组呼吁,6至23个月的健康幼儿接种疫苗,因为这一年龄的人群常感染严重流感住院。

荷兰研究员提出的观点,其实支持此前一些加拿大科学家的担忧,他们发现,接种季节流感疫苗和感染甲流之间或存在关联。

荷兰研究员说,为6至59个月的儿童接种疫苗,令他们无法获得更广泛的免疫力,这种免疫力只能通过感染获得。

疫苗会令身体产生对流感病毒表面蛋白质的抗体,但这种蛋白质经常变化,以逃避人类的免疫系统。

当你感染流感时,还会产生所谓的细胞性免疫,它告诉身体如何识别病毒其他部分,当流感病毒从1种亚型变为另1亚型时,这些部分变化不大。

荷兰研究员说,没有这种细胞性免疫,儿童或更难抵御新类型流感。他们指出,这或可以解释,为何H5N1禽流感的大多数死亡病例,均发生在儿童和年轻成人身上。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