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5/安钢事件的三位局内人士的帖文及评论

加国无忧 2007年02月25日,来源:本网编辑

51编辑注:安钢事件持续有网友在本网站和Rolia论坛发表各种评论。本来,这个事件作为涉及到家庭生活隐私的内容,本网站不宜多做报道。然而,网民的极大关注以及熟悉当事人的网民也纷纷发表了各种帖文评论,使得这一事件已经不再是不得公开的隐私事件了。为此,我们特摘录三条有代表性的,来自本网论坛和Rolia网站的评论如下,望网友们见仁见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

——————————————

帖文一:让我们听一听故事的另一面

cruiser99

让我们听一听故事的另一面啊,大家可能会火气消一消,这件事要沟通、交流,应该会有好的解决方案。

安钢分居妻子张悦欢出走前,他们租住在北约克靠近Seneca学院的一栋独立屋一楼的一间单元中。由于该独立屋的主人将房屋全部出租出去,因此所有人都是租客,流动性也比较大。张悦欢从去年9月11日出走之后至今已经有5个月了,楼内的租客也更换了很多,认识安钢一家的也不多了。
  
一位和他们2口交流比较多的女士表示,社会上流传的一些说法其实并不能反映真实的张悦欢,在她的眼中张悦欢也是一个非常不幸和心地善良的人,也决不会拿婚姻作为移民的跳板。针对传言比较集中的几点,她也说出了故事的另一面。
  
“张悦欢经常很晚不回家”
  
邻居表示张悦欢在多伦多有一位亲姐姐(排行老四),去年刚生了孩子,作为多伦多唯一的亲妹妹,她经常去探望姐姐帮助做一些家务。安钢不喜欢妻子和姐姐过从甚密,因此不让她经常过去探望。因此张悦欢只有在趁上课学英语结束之后顺道去探望,或者安钢出车的时候她去探望,由于姐姐的丈夫是西人,住的也是1室1厅的公寓,不方便她留宿,所以她忙到很晚还要回家休息。另外张悦欢平时都是一人独自在家,和其他人很少交往,也没什么朋友。
  
“饺子事件”
  
饺子事件也许是张悦欢出走的一个导火索,由于长期以来他们夫妻观念的差异,安钢的大男子主义也稍微强烈一些,造成双方意见分歧越来越大,张悦欢的感情也越来越受到压抑,所以发展到后来双方几乎没有语言交流,连做饭都是各做各的,张悦欢心情郁闷甚至几天不吃不喝。去年9月初在其离家出走前,也就是安钢去美国出车前,以前在中国不会做饭的张悦欢曾经费尽心思为丈夫包了一大桌饺子,满心欢喜的煮好之后,不料安钢一个都没有动,并对她严肃地说:你自己都吃了吧,吃一个就想一次,好好想想。
  
以至于张悦欢伤心万分,哭著文邻居大姐,自己要想什么,这么多饺子要吃到什么时候。而这个饺子时间正是使她彻底对这段婚姻丧失了信心。不过她又担心安钢在家的时候,肯定不能同意她离开,因此选择了安钢出车未归的9月11日离开了安钢。
  
“倦款事件”
  
引起众人愤怒的传说是张在临走时不但拿走了安钢留下的房租,还取走了帐上仅有的1,800元,以及用信用卡消费了近2,000元。邻居解释当时张悦欢走的时候,并没有将500元房租拿走,而是留在电脑边上,安钢最后也拿到了那500元房租。
  
当时他们在中国结婚的时候,安钢基本上没有出资,是女方家里花了十几万人民币,张悦欢来加拿大时带了2,000美元,因此她决定离开安钢的时候,取走1,800元认为是自己的保命钱也无可厚非,至于刷卡消费也都是购买了的生活的必需用品。
  
邻居表示安钢生前也都说妻子不是一个爱钱的人,她平时也没有什么化妆品,甚至吃得也没什么,都是买一些面包,自己烤一些面点等,不吃不喝是常事。甚至连在加拿大使用的拖鞋也都是安钢以前女友留下的,为了节约也没有买新的,而当时安钢把这个事实告诉她的时候,张悦欢的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堪滋味。在其出走之前,安钢给她留了几十元钱,走的时候几乎都坚持不到最后了。
  
另外一方面,安钢的生活也颇为艰苦,妻子到加拿大的时候,屋中的所有物品都是捡来了,没有一样家具是特意购买的,因此对婚姻家庭的美好期望,被现实一下子打到了零。有一次妻子看了姐姐小单元公寓之后,满心欢喜对安钢说,以后挣点钱也买一个不是太贵1室1厅的房子。但是安钢表示,自己从来没有买房子的念头。使她对双方的生活理念巨大的差异大感震惊。
  
由于几个月来和安钢感情生活的不和谐,她经常失眠、不进食,甚至正常的生理周期都停顿了下来,每天都是在沉默和郁闷中度过。当她打电话给中国的姐姐诉说自己的苦恼和失眠的时候,姐姐劝她多喝点牛奶,或者有时间回中国调理一段时间。但安钢拒绝了她回中国的请求,并表示回去可以,先离了婚再说,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这些林林总总的事情,都使她对婚姻产生了绝望的念头。邻居认为,如果她继续这样的状态生活下去,这个人可能就废了。
  
终于在去年9月11日,她走出了这个曾经属于他们的家门,在关上大门的一刹那,她常常舒了一口气:一切总算结束了。那一刻她的心情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邻居称她并非是一次将所有东西搬走的,而是平时就搬走了一些,9月11日是最后一次搬走。
  
安钢在出差回来之后,报警叫来警察处理妻子的出走事件,当时他报的是人口失踪。但是邻居听到到场处理的警员表示,张悦欢是明确表明要离开他,因此警方不能帮什么忙,她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
  
自此之后邻居们明显感到安钢精神有点不稳定,经常神志恍惚,总是和邻居重复唠叨,问自己的妻子会不会回来,是不是真地走了。而且他也从原来居住的一楼,搬进了地下室的一个单元居住,据说是不愿意看到原来住的地方,总是睹物思人,后来则搬到远远的密西沙加市。

帖文二:好朋友安钢小记

by storywuwu (浪漫主义传)

刚刚开完安钢的追悼会, 心情很沉重。本以为能见到他的儿子,看看这个安钢深爱着的孩子,拉着他的手给他讲讲他父亲的事。可是他没能来,孩子的母亲说他要准备升高中考试。安钢的姐姐也因要照料生病的老母而无法前来,弟弟是军人无法来加拿大。深爱着安钢的亲人没有一个到场,安钢啊,不是他们不爱你,是你走的不是时候。上有老,下有小,他们多需要你呀,你却撒手人寰,他们今后怎么过呀。值得安慰的是,今天有许多朋友为你送行,他们中有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你,知道了你的事,就赶来送你最后一程。更有你那群仗义的哥们儿姐们儿,及你安徽同乡会的老乡为你操办丧事,后事,希望你能安心地进入天堂。

认识安钢五年了。来到加拿大后,他一直怀才不遇,在生活上非常节俭,但精神上却很乐观。五年前刚来到多伦多的时候,朋友为我们租了一间带个小窗户的地下室,就是在那栋房子里认识了他,他租的那间不带窗。当时他在辛尼卡学院当学生。因为贷款读书,他卖掉了第一部车,改骑自行车上学,风雪无阻。有时我和他开玩笑“今天这么大的雪,是自行车骑你吧?”他乐呵呵地说“骑不动的地方它骑我,骑得动的地方我骑它。”安钢的伙食月支出80元左右,由于他烹饪技术高超,端出来的饭菜色香味俱全而且花样很多,真让人羡慕。后来我知道,他这么节省, 是为了回国看孩子和家人。

安钢是个好父亲,每天他都通过互联网与国内的儿子通话。不隔音的地下室,他们父子的对话,我们经常听得一清二楚。他一会儿给孩子辅导算数,一会儿辅导作文,一会儿开玩笑。一日,互联网出了故障无法上网,安钢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日听不到儿子的声音,他吃不好,睡不香。一次回国前,他为儿子选玩具,他挑中了对讲机,他说,有了这个,孩子跑到哪里,他都能联系上。孩子一想他,他就知道。孩子,命运使你和你的父亲无法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没有挡住他对你的爱,请记住,他也是最爱你的人。

安钢最喜爱的是唱歌。切菜时唱,炒菜时唱,洗碗时唱,唱得非常好,如果参加卡拉ok比赛,一定能获奖。每天做晚饭时,我们住地下室的四家人,都会汇在一起有说有笑有唱地。有了安钢,热闹很多。两个月后,我们搬出了地下室,从此与安钢的见面机会少了,主要是通过电邮,电话通知一下彼此的情况。他每次回国,回来,换手机等,我们都会收到他的电邮,一旦与他成为朋友,他不会忘记你的。

毕业后不久,他又买了一辆车,知道我们没有车,主动邀请我们坐他的车去买菜,之后又提出以后每个星期都带我们去买菜。我们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因为我们知道, 他并不是客气,只要我们说声那好吧,他每个星期都会这样做的。 他的个性是给与的个性,我们与他非亲非故,可我们家的事,小到电脑故障,大到搬家, 只要开口,他一定会来。有这样一个朋友,在这无依无靠寒冷的加国, 使我们感到许多温暖。今天把这事讲给到会的朋友听,他们听后说,他对谁都这么好。

安钢, 你曾于我分享了许多你的情感故事,你让我见识了什么叫铁石心肠,我现在向上天祈祷的就是那人能像拒绝你一样拒绝你那份保险金。这份保险金中有你的血,你的命,只有深爱你的老母和那未成年的娇儿才配享受它。你所有的朋友都知道只有这样你才能安心地离去。要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

安钢,你走好,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帖文三:安钢,你这个笨蛋,我们要为你抱不平!

编辑注:这是一篇10几天前的帖文,却是持续引起网民关注的帖文。

by cnca70 (风压差)

安钢,你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我们早就说过,你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不应该一直耿耿于怀,真的应该听我们的劝告,我们不是早就反复和你说过吗,以你现在的情绪,暂时不能开卡车了,你却不愿意多留在睹物伤情的家里一天,总是匆匆准备一下,稍事休息,然后就又出发了。

我们都曾经很羡慕你,因为你虽然看上去不老,但那时也有47岁啦,有人说把她妹妹介绍给你,于是你回国了,见面觉得满意,于是立刻结婚了,你当然满意啦! 娶到一个整整比自己年轻十五岁的老婆,个子快有一米七,站在一起比你还高!嘿嘿!你小子老牛吃嫩草,真是艳福不浅啊,羡慕得我们哥几个不是后悔结婚太早,就是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回国去,抱得美人归啊!

可是后来,我们却慢慢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了,自从去年五月你的新婚老婆登陆,你欢天喜地把她从机场接回家以后,她却判若两人,过去的脉脉温情荡然无存,曾经的浓情蜜意也一扫而光,难道都落在机场回家的401高速路上了?

你带着疑惑,驾着卡车出发了,心想她或许是时差或者水土不服吧,你沿一号公路直到温哥华,卸货后,装载满满的木材南下加州,卸下木材,装着四万多磅沉甸甸的加州橙子,就和你的搭档披星戴月的往回赶了,七千多英里路程,整整十二天了啊! 快到家了!你怀着喜悦的心情给她拨通了电话,说马上就要到家了……你是多么盼望着早一分钟回到家里,紧紧地抱住她……

可是回到家里,你却不见她在家,今天是周末啊,怎么回事?ESL没有课啊,你焦急地等啊等啊,黄昏时分她终于回家了,你问她今天到哪里去了,她说,一个人无聊,我要逛街啊……后来每次你回家,她总是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回避你,拿着你给她的月票出去逛——就是一个人去闲逛,也不愿意和你呆在一起,你有时候在美国打电话给她,经常夜里11点多了,家里的电话还没有人接;回到家里,要不就是躲着你,要不就是无论你说什么,无论你怎样努力讨她高兴,她都是莫名其妙地保持沉默,顶多也就爱理不理,你实在无法理解,有时候甚至会大为光火,(后来你为自己有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的“态度不好”还深深自责呢!我们都骂你是笨蛋,这是后话)却无可奈何。

你还是一如平常一样,周末在家里住一天到两天,然后就出发美国,一周,有时候还多几天,才能回家一次,有一次我到密西沙加装货,碰到你刚巧也在那间货仓装货,刚刚装货完毕准备出发,因为我被指定在那个库口装货,因此我要从右侧倒车靠近装货仓口,有很大的观察盲区,为了让我快些倒好车,你把车停好后,跳下来,在我的车外帮我看车倒后,大喊“左!右!再来点左!打右!…”直到我可以从倒后镜看到库口了,你才挥挥手:“那我走啦!…..”有谁能想到,你是刚刚郁闷地从家里出来,你的冷美人又是整整一天几乎没和你说上几句话了……

我们发现你更加拼命地工作,说是要挣更多的钱,说是希望早日取得什么成功,傻瓜,我们不过是司机大佬,混口饭吃罢了,有什么成功不成功的,不过你倒还真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我们有什么事情要你帮忙,例如接接送送,或者帮朋友在美国买条免税香烟等,你总是有求必应。有时候我们发现你其实挺自负的,好像真理总在你那一边似的,咳,反正也争不过你,也就不和你这个秀才争啦。

就这样带着疑惑不解,你郁郁寡欢地又度过了好几个月,终于,事情发展到了让你无法承受的程度。9月初,也就是你和你的老婆团聚刚好四个月的时候,当时你和搭档正在回家的路上,你接到了老婆的电话:安钢,我要搬走了,你不要找我了……你一下子被搞懵了,听你的搭档司机说,你哭着在电话中哀求她:你别走,你别走,你要我怎样都可以……然后你打电话给我们这些朋友,恰好我们几个朋友在一起,我们通过车载免提电话听到你在电话中要我们帮忙劝劝她,说到动情之处,你竟然号啕大哭,我们一个劲儿安慰你,你还是哭个不停…..你回来了,你发现她真的搬走了,银行卡上仅有的1800多元被刷光了,信用卡也被刷了1000多元,你说其中有一个是新买的手机,她给你打来了电话,再次强调,她已经不想见你,请你不要找她……你报了警,希望警方协助寻人,你还在沃尔马等许多地方张贴自己制作的小寻人启事,所有你想得出的办法你都用上了,我们都劝你暂时不要找她了,看到你经常以泪洗面,我们虽然心里有些看不惯你,觉得男儿应该有泪不轻弹,但也觉得你很可怜,看到你每次出车前神情恍惚,作为职业司机,我们更觉得你应该暂停开车,我们直言不讳,态度很严肃坚决要求你不要开车,飞行员心情不好,可以申请停飞,我们卡车司机,也一样要情绪稳定才能出车!可能你觉得我们小看你了,你似乎不耐烦再听我们的要你停止开车的劝诫,你却问我们,她现在会不会一个人在哪里挨饿?会不会已经把钱花光了?我们听到你这么说,感觉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亏你还是读过书的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有的是!

你去了找了社工谈话,希望社区来协助寻找她并和她谈话,有个朋友和我说,她亲眼看到你和社区工作人员谈话以后,一个人趴在墙上,再一次号啕大哭……一个大男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们大家都在忙着出车,回家度周末,带着老婆或者自己做的头几天的饭菜,然后在家人的目送中再出车,生活都很单调。说起你我们后悔啊,为什么没有经常和你通通电话,碰到你的时候和你去一起喝喝咖啡,问问一个人的你现在感觉好些了没有,那一次你电话中对我说,你今天能不能过来陪陪我,我害怕一个人呆在家里……我正在LESLIE/FINCH以南的耶路撒冷餐厅吃烤全羊,哪有那闲工夫陪你老哥闲扯……后来你又从房东家的楼上搬到了半地下的 BASEMENT,说什么这是睹物伤情,不愿意呆在那间你曾经和她共住的房间里……你毛病还真不少!上周你出车前急匆匆委托你以前的搭档帮你退掉你买的轮胎链条,然后就出发了,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一去竟然成了永别!

安钢,我们同一条战壕的战友,我们想告诉你,你放心地走吧!其实你走不远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天,只是时间不同而已,我们总有一天会在另一个世界和你再次相遇,会再次和你一起健身,打球,喝咖啡,看节目,当然,我们更会再次一起搭档开更大的卡车……你的年迈的父母目前还不知道你已经抢先一步到位了呢,我们很犹豫是否应该让近八十岁的老人知道;你的姐姐和弟弟,以及你的那个无论你怎么求她都坚决不肯让你读初中的儿子来加拿大的前妻,当然,还有你最放不下的儿子,都已经得知了噩耗;你的冰美人,她人间蒸发了好几个月,现在也终于浮出水面了,我们看到了电视新闻,听到电话录音采访你的一个朋友,说她也“很伤心”,卡车公司为你买了巨额的WISB保险,你的亲人们或多或少都会得到你最后的馈赠。作为哥们,我们准备去机场接你的远道而来的亲人到家里来住住,给他们做一点拿手好菜,带他们去尼亚加拉瀑布看看……我们知道,这都是你此时此刻希望我们替你做的一些小事……我们现在真的很想和正在另一个世界享清福的你通个电话,拉拉家常,咳,你要是肯跟哥几个学那么一点点泡妞的功夫,哪里用得着去流眼泪……你现在躲在那阴冷的世界里,看到哥几个过春节因为缺了你一个而乐不起来,你幸灾乐祸是不是啊! 你傻,你懒得陪我们吃饺子,可你也等你儿子出息了再撒丫子不是!……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出车去加州,回来或许会路过密苏里州堪萨斯城,那里是你途中改道把车往天上开的路口,我会把你搭档前几天帮你退轮胎链条的钱给你捎上,顺便给你带点你喜欢吃的牛肉干……今天我就懒得在这里和你废话喽!如果你有什么用得着哥们的地方,尽管在我做梦的时候给捎个话,尽管我开车很忙,但一定会抽空去办。老兄,你最后听我一句劝,到哪里都有美眉,你有时间去舞厅酒吧泡泡,多吃几顿饭或者看看电影……灯一关,其实还不都一样……

http://www.51.ca/news/show,news,22912.htm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