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710/一张交通告票夺去一华裔学生生命

2002年7月10日22:46:43(京港台时间)

(星星生活报专讯)记者TOM综合报导/加拿大一张“不小心驾驶”的交通告票,夺去一位温文尔雅、品学兼优的滑铁卢大学华裔学生的生命。

**今日刊载已引起加国社区震动

这则今日(加东时间)刊发的新闻,已引起了加拿大社区震动。有作为华人的大学生向本报记者表示,名牌大学三年级华裔学生区伟诺(WILLIS AU)的死,是用其生命的最纯真来捍卫加国的诚信。另有多伦多的李小姐在电话中称,加拿大教育在学生挫折教育方面挺不够,我们想想,一张白纸太白了,不堪承受任何一点污染和误会,太脆弱的心灵,何堪世俗,极易夭折。有位硕士生说,富有弹性、忍性的生命才能真正坚强,中国人的能屈能伸的儒文化,看来不能丢。但他们太多的表达还是同情的惋惜。

据多伦多星岛日报独家报道称,自缢表清白的华裔大学生,是用生命控诉安省省警发车祸告票不公平。尚有两个月才满二十一岁的区伟诺(WILLIS AU)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驾车回学校途中发生交通意外,当时现场目击证人和同车乘客都表示,交通意外是由对方司机超速所引起,但一周后负责调查该案的安省省警柏嘉(S. PARKER)通知他,他要对该案负全部责任,并发给他一张“不小心驾驶”的告票。

估计所有涉及本案的人都没有想到这张告票,就成为这个内向青年人的催命符。区伟诺于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六时到达位于多伦多市基尔街(KEELE STREET)的安省省警多伦多分局,写下七页纸的英文遗书及一张该宗交通意外的事发绘图,在大楼后面的一棵大树上吊身亡,以生命向他认为对他不公平的指控提出血的控诉。

**遗书感人肺腑,焦点或在证人所言前后不一

报道称,正如区伟诺在遗书中陈述他自杀的理由时表示,因为他不能忍受背负一个说谎者的名誉过一生,同时这件事粉碎其尊严,自尊及诚信。区伟诺在其遗书中的最后一节憾人肺腑地写道:

“情形看来,我已到了一个再不能证明自己无辜的境地。我受到千夫所指,却又做不了什么。没有人会听我的,又或相信我的说话。唯一信任我的只有家人及朋友。他们的爱心及支持减轻我的痛楚。但只有上帝的手才能搬走我背部错误指控的枷锁。被宣判为“说谎者”这个名号、增加保险费,以及不能再次长时间驾车是一种不可忍忧的内心痛苦。“说谎者”之名将永远缠着我。我在上主面前犯了罪、我玷污了牠的神殿。我祈祷并央求上主宽恕。请到来寻找“迷途羔羊”及为回头浪子伸开双臂,请向我显示你宽宏的怜悯。”

据报道,根据区伟诺向警方提交的口供:他的车沿四零一公路右边快线向西行,其左边线的一架由印度裔司机VIMAL PATEL驾驶的房车因超速而失控,将他的车推向右边路肩,而该车则翻了两次,再撞向右边防撞栏才停下。当时有乘客张安殊亲身证实,但警方通常不会接受肇事车上乘客的口供。在现场目击整件交通意外的证人,当时亦向区伟诺表示是对方的错。当安省省警柏嘉到场调查时向两名司机表示,要稍后才做出谁对谁错的决定。

**六月二十三日接告票后自缢表清白

据报道,其父区伟德称柏嘉(S. PARKER)于六月二十三日约区伟诺于四零一公路与基尔街的安省省警多伦多分局,事后他知道柏嘉对其儿子称,有三个现场目击证人指证他因超速令致其驾驶的四驱车失控,因而导致另外一辆汽车失事在路上打滚。所以他应为这宗交通意外负上全部责任,以“不小心驾驶”的罪名给了区伟诺一张告票。

区伟诺此日后后没有如期地回到滑铁卢大学的住所,到晚上十二时安省省警多伦多分局旁的超级市场工人发现区伟诺吊在警局大楼后面停车场的大树上,身旁留下七页纸的遗书。

**遗书留给多人冀死后彻查真相

区伟诺的遗书分别是给父母亲,弟弟MATTHEW AU,张安殊和朋友们,拖车司机PARM,VIMAL PATEL,及警员柏嘉(S. PARKER)。

据报道,区伟诺在给警员柏嘉的遗书中,指出有人可能影响目击证人口供,更恳求他在结束本案调查前,如果他真正想寻求真相的话,请他将另一名司机进行测谎器试验。

区伟德回忆他的儿子在意外后告诉撞车的情况,双眼不禁地转红。区伟诺于六月十六日下午七时离家回滑铁卢大学,他首先到万锦市(MARKHAM)接他的同学张安殊(ALDUS CHENG译音)一齐回校。他所驾驶的本田四驱车(HONDA)于八时十五分沿四零一公路行至基尔街(KEELE STMET)出口地段时发生撞车意外。

**安省省警不会展开内部调查

报道说,记者企图用电话访问安省省警柏嘉,但他正在休假。而他的上司米克斯达士督察(INSPECTOR BRNT P.MIKSTAS)则表示,不愿谈论区伟诺的交通意外案件,他的自杀案是由多伦多警队所负责调查,而省警亦不会就这宗交通意外展开内部调查,因为较早时区伟诺的父亲区伟德与他会晤时,亦没有向他提出投诉。他说,通常警员调查交通意外是根据现场环境证据来作出结论,任何人不同意省警所提出的控罪,可以到法庭上进行挑战辩护,由法官裁判。

报道透露,区伟德亦承认他并未正式向省警投釚,他只是向米克斯达士督察取到这宗交通意外的调查报告。他目前正在努力向各方面搜集资料,稍后与律师研究,才决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他强调会追根究底,因为他要当局还区伟诺一个公道。

**区伟诺其父陷困境

报道称,区伟德亦认为本案有很多疑点,警员柏嘉在处理这件案时,有偏听偏信之嫌。他强调区伟诺性格虽然有点内向,但是一个十分正常的大学生,绝对没有自杀的倾向。他亦从没有任何精神病患的记录。

报道还说,区伟德表示,自己是电脑程式设计师,但已经失业多年。其妻子亦因为身体不适而与他们分开居住来调养。区伟诺在滑铁卢大学读机械工程系实践课程,每年都将实习工作赚来的钱作为学费及生活费,并时常他表示对不起,因为他的学习而为家庭做成一个沉重的负担。

报道最后称,目前区伟德感到十分傍徨,刚有丧子之痛,又要面临筹集为儿子平反的法律诉讼经费。他希望社区给予帮助。

**附同时刊登的区伟诺的遗书总共七页

以下文件由区伟诺(WILLIS AU)写成,如下之部分内容系多伦多星岛刊载。每份文件是给于某一个人的特定信息。但愿这些信息传达到那些个人或一群人。请将原文由我的直系亲属保存。多谢。

理由 我为何选择这样做孤因为我继续活下去的话,从今以后就象一个骗子般度日。我的尊严、骄傲及人格完全崩溃了。此时,警官柏嘉(PARKER)已经得出结论,由于我的不小心驾驶造成了本次车祸。一周前,他指出,三名证人的证词对我不利,指出是我犯的错。我从心底里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我被裁定是说谎的(我是这样想),这件事在我的一生中将永远是个负担。我将无法集中精神学习,也许无法完成学业。但持续令我苦恼的是错误的指责。我感到害怕,将永远无法从中恢复。我最后的举动是自己的决定,由我负责。现在回想起车祸的后果,我希望自己的一生就此了结。

过去这一个星期实在头痛,将来的日子更加艰难。遭人诬蔑比残废还要难堪。心灵上的挫折是难以忍受的。我必然做了甚么坏事,惹得上天发怒,要我受这场折磨。我太脆弱了,没有能力来承受。我不能穿过这(涕泣)之谷,我在真理中的行程现已受到玷污。 …… ……

一些最后记录

情形看来,我已到了一个再不能证明自己无辜的境地。我受到千夫所指,却又做不了甚么。没有人会听我讲,又或相信我的说话。唯一信任我的只有家人及朋友。他们的爱心及支持减轻我的痛楚。但只有上帝的手才能搬走我背部错误指控的枷锁。被宣判为“说谎者”这名号、增加保险费,以及不能再次长时间驾车是一种不可忍受的内心痛苦。“说谎者”之名将永远缠着我。我在上主面前犯了罪。我玷污了苖的神殿。我祈祷并央求上主宽恕。请到来寻找“迷途羔羊”及为回头浪子伸开双臂。请向我显示你宽宏的怜悯。 WILLI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