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3/马达轰鸣铁骑强悍 加国摩托党背后有故事

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不少有过骑摩托车的经历。北美是摩托文化比较超前的地区,喜欢摩托车的人在这里会如鱼得水。不过,擦身而过的摩托车手中,却很难看到熟悉的黄色面孔。在某些人的认知里,提起那些威猛的摩托车手,会不自觉地想起摩托党之类的帮派,究竟在警方眼里,摩托党是个怎样的组织?

加拿大都市报记者 李海涛

提到摩托车就不能不说摩托党,要了解北美摩托文化,不应错过了解摩托党,他们一般成群结伙骑着大排量摩托车,雷声轰鸣招摇过市。

警方眼里的“百分之一”

安河省警打击摩托党执法小组的探员库帕(Robert Cooper),原来属于约克区警队。他表示,为了打击摩托党等有组织犯罪,警方也需要联合执法,因此安河17个警队的有关人员组成了联合小组,集中所有情报资源来调查和打击摩托党犯罪活动。

《加拿大都市报》记者在一家咖啡店约见了库帕,他看上去再普通不过,就像一个邻家大叔般和蔼可亲,唯一不可亲的就是不能给他拍照。一问才知道他已经做警察30多年了,约克区的几个分局都做过,后来选择了把打击有组织犯罪作为以后警察生涯的专项工作,现在主要从事对摩托党的情报收集。记者看到他的办公地址在省警总部,就问他每天要跑那么远上班吗?(距离万锦市北上150公里左右)。库帕表示,很少会去的,因为他每天都要在当地从事跟踪和监视的工作。

据库帕介绍,摩托党的犯罪活动在安河依然非常猖獗,主要控制贩毒市场,其它的犯罪活动,比如操纵卖淫业、诈骗、敲诈勒索等,只要是能赚钱的他们都做,只不过表面看上去不太血腥了。

一位名叫Evilpopeye的网民在论坛上声称,几年来,有“地狱天使”之称的摩托党在安河的一些小镇很猖獗,他们有一些十分著名的俱乐部,他不明白皇家骑警为什么不动手清除他们。在多伦多著名的一个二手商品销售网,你可以发现一些很便宜的豪华摩托车在卖,比如锃光发亮的哈雷摩托只要6300元,如果你真的付了钱,结果会发现什么也买不到钱也要不回来了。

这名网民所提及的“地狱天使”,目前在安河有170名左右的成员,在约克区境内有2个据点,比如Woodbridge就有一个常年活动的据点。警方虽然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收集犯罪证据非常困难。

库帕声称,“地狱天使”的所作所为已经远远超出一个摩托车俱乐部的范围。“地狱天使”1948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成立,美国反帮派组织情报机构称,现在在美国已经发展到超过2000名成员,还分布在海外26个国家。根据加拿大刑事情报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4月份“地狱天使”在加拿大境内有34个分部,大约460名铁杆成员,安河和魁北克是主要活动地,警方已经把他们视为“境内恐怖分子”。

摩托党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自称“百分之一”,这个名称的由来是因为美国的1960年代,摩托党派横行,美国摩托车协会主席表示,99%骑摩托的人是好的,只有1%的摩托手是坏人,因此他们有了“百分之一”的绰号。那些帮派分子反以为荣,毫无顾忌地穿着自己组织的标志服,写上“百分之一”到处炫耀,气焰十分嚣张。

一段血腥的记录

据库帕介绍,1977年,“地狱天使”最大的分部在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成立,当地原名为“凸眼”的摩托党正式加入“地狱天使”。不久,成立于1986年“滚石机”成了“地狱天使”最大的对手,他们之间最终在1990年代后期爆发了决战。几年的争斗下来,双方拼上了150多条人命,包括2名狱警和一个11岁的孩子。1995年,这个名叫Daniel Desrochers的孩子,死于一个摩托党徒寓所外的一宗有预谋的汽车爆炸中,1997年,正是这名孩子的死亡促成通过了专门针对帮派组织犯罪的C-95法案。

2009年初,一名曾经参与那场帮派战争的男子G廨ald Gallant,还协助警方拘捕了11名曾经有过命案在身的帮派分子,他本人也被证实在过去30年间曾经杀过27人,堪称加拿大杀人最多的罪犯。

库帕表示,“地狱天使”和“滚石机”之间的激烈火并导致150人丧生之后,他们在公众中的形象极差,到处受人咒骂。“地狱天使”从那时开始转向低调,尽量减少帮派色彩,从事一些看上去比较正规的商业活动。

但他们穿着帮派标志的服装到处招摇过市的行为还是经常发生,比如上周六(8月15日)“地狱天使”的成员们,还在Kitchener市附近一个俱乐部举行大型派对。库帕也奉命前去监视和搜集资料,他表示警方有一个特别支持组(SSG),在各个通往聚会地的道路上设点盘查,军装警员对每一个摩托车手都要求停车登记,查验证件,还要检查车辆的排气噪音、安全性等,搜集充足的个人资料。他们这种便衣探员则进行拍照、录像、监听(需要法庭令),进行远程非接触监视。

库帕指出,现在许多高层的帮派分子不再骑摩托,不再穿帮派标志的皮夹克,而是西装革履开着豪华车前来,这样会避开警方的登记,放弃枪战而专注赚钱成了帮派的新关注点。不过,尽管他们低调了很多,但每年还是会有很多大型活动,比如春季的“On the Road”多伦多机场路附近国际展览中心每年一度的摩托展等,都会吸引这些人前往。警方调查人员也是忙于参加这些四处举行的活动。

警方不会派出卧底

看过电视剧《潜伏》的读者可能会联想,警方为何不派几个卧底进去摩托党实施打击行动?库帕就此表示,对于美国情报机构来说,他们会使用这种招数,但是安河警方绝对不会考虑。因为“地狱天使”之类的摩托帮派组织十分严密,他对“组织严密”强调了几次,说明想混进去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即便可以混进去,警方也不会拿警员的性命去做这种事情,也没人愿意会这么做。

库帕声称,类似“地狱天使”这样的帮派,招募成员都要很铁杆的成员介绍,双方认识很久,几乎是知根捉底。其次他们还有几个原则,不招“黑人”和“女性”,具体原因不知道,成员全部是白人。据库帕所知,安河“地狱天使”中只有一名成员不是白人,而是本地长大的华裔,他的资料都在警方的掌控之中。还有就是要有一部大马力的美国产摩托,基本上是哈雷摩托,入伙者一定要是摩托痴迷者,驾驶的公里数是一个重要标志。

据库帕介绍,新成员进去之后还要经过四道手续才能成为铁杆分子,第一道是被招募后,你的照片会被分发到各个分部,大家都知道来了一个新家伙,谁要是知道你的底细,会马上报告上来,他们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第二道是佩戴胸章,表明你属于哪个分部,已经是加入组织了,但只能做一些端茶倒水等跑腿的后勤工作,不能参与具体业务和会议;第三道是可以穿着背部有大型明显图标的皮夹克,说明你已经是资深成员了,但是还不够腕儿;第四道,经过前一阶段的考察,你会被全副武装,浑身上下可以佩戴所有“地狱天使”的标志物,已经成为铁杆成员,可以参加正式会议,不用只在外围服务。

库帕说,所以,如果卧底警员要想知道帮派的核心机密必须成为铁杆分子,成为铁杆分子往往要做很多违法的事情去经受考验,作为警员是不可能这样做的,警方认为卧底是一种不可取的方法。因此,目前警方采取的措施是在帮派成员中间寻找“线人”,库帕表示他在2005和2006年开始参与的两次大的行动中,都有线人参与。这两次行动分别名为“Tandem”和“Develop”的2名“地狱天使”黑帮成员暗中为警方提供了大量情报,经过18个月的调查和准备,缴获了大量毒品、武器,也拘捕了一些成员,重创了“地狱天使”的组织机构。

库帕表示,“地狱天使”每个分部按照帮规至少要有6名铁杆成员,一旦有人被捕或者退出,都要招募新人来维持数量和实力。提出退出的成员待遇也不同,他们的成员左臂上都有地狱天使标志的纹身,如果依然忠于帮派,只不过想另谋生路的话,纹身下面会增加一行时间段的数字,比如“2001-2009”,说明此人曾经在此阶段效忠“地狱天使”。如果是违反规矩或者背叛,这个纹身就会被涂黑或者把那块皮切除,手段非常的残酷。

步步为营好防范

虽说“地狱天使”在安河只有170名铁杆分子,但他们控制的生意却庞大无比。美国中央情报局估算,他们在全球毒品交易的收益每年竟然达几十亿美元。因此,库帕说他监视的不少人每天什么都不干,也没有明显的业务,却照样开名车住豪宅。

他在监视别人的同时,也需要防备被监视。库帕表示,黑帮也试图在警队等机构安插眼线,所以警队招募工作也十分小心,目前看来还没有黑帮分子混进来。但2年前发生在安河伦敦附近的8名黑帮命案,就有前警务人员身影。

库帕所说的也就是名为“乐队”的一个摩托党被清洗的案件,“乐队”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二大摩托车犯罪帮派,他们在14个国家共有超过2000名成员,被国际刑警组织称为“一个正在壮大的犯罪威胁”。

“乐队”是在1960年代成立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名老帮派成员表示,该帮派曾经害怕卷入“Rock Machine”与“地狱天使”之间的战争,拒绝了“Rock Machine”入伙的邀请,因此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2006年4月,这个帮派的8名成员死于安河小镇Shedden(在安河伦敦市西南30公里)的一个农场里,这个案件曾经轰动一时。库帕称,杀手此举等于是剿灭了“乐队”帮在多伦多的全部势力,是一种内部清洗的行为。这名凶嫌曾经就是一名警察,后来成为帮派分子,一次干掉8名成员,是一件似乎不可完成的任务。

库帕表示,黑帮成员混进警队不容易,他们却在尝试派一些女性友人进入类似交通厅、警队文职机构等,能接触到很多机密信息的地方。虽然女性不会是“地狱天使”成员,但她们可以出卖情报做线人,因此危害极大。

库帕的名片上只有办公室电话,没有手机号码。他解释说,我们可以监听别人,他们也会监听我们。如果知道了我的号码,黑帮在电信公司工作的线人,就会把我的通话记录打出来,知道我在和谁联系,因此不得不防。由此可见,黑帮的影子真的是无处不在,他们的组织的确非常完备。

多伦多剿灭之战

和库帕他们相呼应的多伦多警队,在2007年4月4日对“地狱天使”多伦多总部进行了扫荡,成功捣毁了他们在多伦多的总部,导致他们现在要另觅新址活动,当时库帕参与了对其他目标的突袭。

多伦多警方特别行动组于当日清晨6时左右采取突袭行动,直捣位于多伦多东区Eastern路498号的“地狱天使” 多伦多总部会所。由于该会所保安严密,警方为防止陷入暗道机关,就避开坚固的大门,使用工程车等专用工具直接从墙上挖开大洞冲入,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次行动是库帕所称Develop行动的一部分,一举扫荡“地狱天使”在多伦多的12个据点和分布在安河其它地区的20个据点的大型行动。

据库帕介绍,那次突袭扫荡的联合行动战果累累,包括拘捕了总共30名疑犯和缴获了大批毒品武器,沉重打击了“地狱天使”这一加拿大规模最大的有组织犯罪集团。

2009年4月中旬的一个凌晨,几个国家的警方分别在魁北克省、德国、法国和多米尼加等国一举抓获150名“地狱天使”成员,还端掉了他们4个据点。可以说全球各地对“地狱天使”的打击持续不断,但是他们依然无处不在。

摩托车手不威风

在现实生活中,摩托车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很多年轻人喜欢运动摩托是一种很时尚的事情。

原中国国家摩托车运动队随队维修技师的孙占宏,在中国和摩托车打了十几年的交道,他对摩托车有着特殊的感情。移民加拿大之后,他在GM、Subaru、 Suzuki等车行做过修车技师,两年前又开设了自己的修车行。虽然再也无缘和摩托车打交道了,但他对摩托车的信息还是十分关注的。

据孙占宏表示,修了这么多年车,见到不少华裔新移民,但是真的没见过大陆移民玩摩托的。按说在加拿大玩摩托更有意思,一方面选择多,另一方面一些二手的摩托几千块钱就可以买到很好的,但玩的人还是不多。他认为这和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有关,这些年移民大都是技术移民,文质彬彬的书生气是他们的一个主要特征。而玩摩托完全是一种寻求刺激的性格表现,与新移民的气质不相符,他们不玩摩托很正常。

库帕接受孙占宏的说法,玩摩托的多是喜欢寻求刺激的年轻人。据他介绍,以往执勤时经常会接触一些颷车的年轻人,他们不是什么帮派分子,就是喜欢刺激而已。不过,即使如此如果把握不住的话,也容易出危险的。

他表示,摩托党的血腥暴力行为令他非常憎恨,但是更令他感到反感的是许多媒体把摩托帮描绘的威武潇洒、形象迷人,对年轻人有很大的吸引力,比如一幅照片上是一名彪悍的男子站在一辆崭新威猛的摩托车前,照片注释是“机械和真正的男人”。电视尤为甚之,摩托车手的后面总是以妖冶的性感女子、疯狂的摇滚乐队、时尚的动感镜头作为背景,让人心驰神往,年轻人以为有了一辆摩托就可以体会超现实的梦幻生活。

亲历过无数血腥现场的库帕表示,这些痴迷摩托车年轻帮派成员大多数都有机会接触毒品、帮派争斗中死亡机率很大。由于深陷犯罪漩涡之中,终生都会在恐惧中生活,很多人最终在监狱中了此一生。

他指出,现实生活中的枪战远比不上电影中浪漫,没有人可以每次都躲过射来的子弹,没有壮怀悲烈的音乐伴奏,没有心上人呼唤你的名字,也没有激烈绝伦的动作,往往在一瞬间命就没了。如果你真的想得那么浪漫,那就太蠢了,现实是你孤独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永远也见不到亲人,别人还照常快乐照常生活,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而且摩托车毕竟防护措施比较差,一旦出现车祸,车手生命难以保障。加拿大交通部对超速驾驶的研究显示,2002年到2004年间摩托车手死于超速导致的车祸低于死亡总数的9%,但是导致的交通事故却高于其它交通工具和行人。

令人惊讶的是,年轻车手竟然不是导致致命车祸的主要构成,超速致命的主要是45到54岁年龄段的摩托车手,35到44岁的车手也是比较危险的,这也可能是由于越来越多的中年人喜欢开摩托所致,据加拿大安全委员会统计,摩托车手的平均年龄是46岁。库帕对这一结果表示不惊讶,因为他知道中年人有钱、有时间去玩摩托,而且中年人摩托车保险要比年轻人便宜很多。

安河2004年和2005年摩托相关数据统计

           2004年  2005年

注册数量      135,028  145,194

摩托手死亡数       44    68

摩托车乘客死亡      3     6

受伤住院摩托车手    800    866

卷入交通事故的摩托车手 1214   1351

死亡摩托车手数据

      2004年  2005年

无照驾驶     0  3%

25岁以下   26%  24%

44岁以上   16%  50%

没有安全头盔 13%  14%

超速失控   49%  53%

白天失事   79%  70%

周末失事   47%  55%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