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8/血铅超标爆恐慌,西部出路在何方

太阳报/陕西凤翔县近期爆发儿童集体铅中毒事件,七百多名十四岁以下受检儿童中逾六百名血铅超标,其中一百六十六人属于中度、重度铅中毒,需要住院进行排铅治疗。这些孩童来自一家铅锌冶炼公司的周边村庄,当地民众怒不可遏,群起围堵、冲击县政府及相关企业,事态尚未平息。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经过及细节来判断,这次事件是当地政府急于脱贫而不惜引进重污染工业所致,其间又得到环保单位暗中掩护,民众生命健康被置若罔闻。事件再次为西部贫穷地区的“反科学发展”敲响警钟。

内地铅镉超标中毒事件时有发生,凤翔血铅超标本来也算不了大件事。吊诡的是,就在当局公布几乎所有受检儿童血铅含量都超标的第三天,当地环保单位又通报,监测数据显示,作为唯一污染源的冶炼公司的废水、废气排放,以及地下水、周边土壤和地表水铅浓度等均符合国家标准。

既然如此,这六百多名儿童血铅超标到底是谁造成的?老百姓看不懂、气难消,就连官方新华社也质疑事件真相远没有大白于天下。

其实,把利益关系放在阳光下,真相相当简单。地处关西的凤翔原是贫穷大县,二○○○年财政收入仅五千万元,农民人均年收入一千六百元,二○○六年建成东岭铅锌冶炼公司后,跃身为陕西经济迅速发展的“明星县”,去年铅锌厂上缴税收二千万元,占县财政年收入的一成七。

官商勾结相互掩护

至于陕西东岭集团则属中国五百强企业之一,财大气粗,三年前在凤翔投建年产十万吨的铅锌冶炼项目和七十万吨的焦化项目,这些重污染项目为“东岭”如虎添翼,带来可观经济效益。可见官府急于脱贫粉饰政绩,商人谋求最大利润,共同利益促使官商勾结,相互掩护不足为奇。

铅是一种青灰色金属,在加热到摄氏五百度时会有铅蒸气逸出形成铅烟,当空气中铅烟尘达到一定浓度,对人体相当有害,这是普通的自然常识,政府岂会不知。事实上,在招商引进“东岭”铅锌冶炼项目时,当局已承诺三年内,冶炼厂周边五百户居民将撤离到安全区,但至今四百二十多户未见动静,造成数千居民在铅污染环境下足足生活了三年之久。据称官方的理由是,搬迁一户须花二十万元,全县一年不吃不喝刚够搬迁四百户。

更不堪的是,当局擅自将“铅威胁区域”划定为距冶炼厂一公里之内,即只要迁出威胁区域就可免受污染。此话谁会信?该定义的科学根据是甚么?有没有请权威部门进行环境评估?专家的结论又是甚么?当局一问三不知。事实上,被验出“血铅超标”的儿童中不少就居住在“铅威胁区域”之外。

沿海地区加快“腾笼换鸟”,污染企业逐渐西移,贫穷省区欲拒还迎,凤翔血铅超标悲剧,折射出西部步履维艰的尴尬。看来,西部开发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其实口惠实不至。

血铅事件冲击,东岭实施停产数百警员进驻

大公报陈琳/受到数百位村民冲击的陕西东岭冶炼有限公司自昨日起实施停产焦炉续火保温。由于厂区内存有大量易燃易爆物品,从昨晚起数百名公安干警严把东岭公司各大“关口”维安。首批9名重中度铅中毒患儿今日开始接受药物驱铅治疗,为消除家长的疑惑,医疗专家今日专程赶往凤翔县医院沟通。

记者今日一大早赶往位于长青镇的陕西东岭冶炼公司,沿途一路畅通,马道口村回复了往日的平静,村口不再有人堵路。在东岭公司门口,数十名东岭员工在警方引导下排队进入厂区,据了解,东岭冶炼生产早在8月6日便已停产,从昨日起,东岭焦化生产项目因其安全、技术原因,将实施停产焦炉续火保温。这些工人都是在关键岗位需要职守的。

20名闹事者被带走调查

在厂区大门内,百馀名民警列队集合,每人手头都拿着一袋食品,里面装有馒头、矿泉水等食物。在昨日被推翻的几处围墙附近和两个高高耸立的巨大煤气塔下,都有民警严格把守,部分民警则分片在厂内巡逻。据了解,宝鸡市及凤翔县已派驻督察组驻厂督办,监督东岭冶炼有限公司全面停产整顿。

厂区生产指挥中心是受村民冲击最大的地方,记者在现场看到,三层楼房所有玻璃均已破损,楼道和各个办公室内一片狼藉,随处可见被推倒的桌柜,凌乱的文件散落一地,一位东岭员工说,几乎所有贵重物品无论公、私财产均被抢走。多名公安人员在现场盘查记录。来自村民的消息称,在昨日的冲击事件中,已有二十馀名主要闹事者深夜被警方带走调查。

家长忧驱铅影响肾功能

在凤翔县医院,12岁的马乐乐已经输上了依地酸二钠钙葡萄糖液,状态不错,他的父亲则在旁边一直照看他,马先生表示,眼下最要紧的是让孩子尽快排除体内过量的血铅,对于药物可能产生的副作用,他相信医院能处理好。截至今天下午4点,包括马乐乐在内的9名患儿已经开始药物驱铅。

在县中医院和县妇保院等另外两家定点医院,血铅超标儿童都已陆续开始驱铅治疗。一些不愿接受药物驱铅的家长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一位家长表示,希望院方能完善治疗协议书,保证为不当的治疗承担相应责任。有的家长则考虑驱铅影响肾功能,想再加斟酌。

血铅检测扩至四村

为消除家长们的疑虑,西安市中心医院专家郭宝科教授下午专程赶往凤翔县医院,解释治疗方案的科学依据,并表示,只要治疗得当,此次血铅超标的儿童都可获得痊愈,不会留下后遗症。对于家长们关心的药物排遣不良反应,郭宝科解释,在治疗过程中,可能会产生一定不良反应,且因人而异,但停药后这些不良反应会随之消失,希望家长能理解。

郭宝科此行还将带领由国家授权的西安市中心医院权威监测组继续进行14岁以下儿童的血铅检测,但检测范围已经从马道口村和孙家南头村,扩大到同样毗邻东岭公司的罗钵寺村、高咀头村。此前,专家组已经对长青镇1016名14岁以下儿童进行了血铅检测,新一轮检测中又发现有血铅超标儿童,凤翔县政府将在检测结束后公布新的结果。8月13日,凤翔县政府曾公布首批731名儿童接受检测后,有615人血铅超标,其中166人属重、中度铅中毒。

百姓无辜铅中毒,公仆道歉忙卸责

东方日报/陕西宝鸡市凤翔县发生严重的铅污染事件,当地六百多名儿童血铅超标,其中一百六十五人属于中度铅中毒、三人属于重度铅中毒,还有一名高中二年级女生马娇娇因血铅超标痛不欲生而服农药自杀。

盛怒之下的当地老百姓,冲击肇事的东岭冶炼公司。宝鸡市长在现场表演了一场道歉骚,对血铅超标事件给当地村民以及他们的孩子所造成的伤害表示深深的歉意,并承诺凡是患儿排铅治疗的费用,以及实施搬迁方案的费用,政府将尽最大努力予以承担。

这迟来的道歉,并不能掩盖当地政府的失职。这宗震惊全国的铅中毒事件,至今仍有诸多谜团未解开。东岭冶炼公司被老百姓认定为“血铅事件”的元凶后,当地环保单位的检测结果却指“东岭公司的环保数据监测均达标”,排污达标而血铅超标,这种矛盾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往前追溯,东岭公司入驻当地时已向政府交纳了一千五百万元周围住户搬迁费,但至今为何仍有四百二十五户人家没有搬迁?按照当时的环保评估报告,东岭公司提出“附近一千米内区域不宜居住”,奇怪的是当地政府只承诺,在三年内将工厂周围五百米内住户全部搬迁,政府为何不按环保评估要求,组织居民搬迁呢?

厂商肇祸政府帮凶

很明显,东岭公司对生产会造成铅污染心知肚明,却对周边百姓的铅中毒危险置之不理,而宝鸡市政府明知有环保评估警告,却丝毫不作为,心中有鬼,无动于衷,直至发生严重铅中毒事件才开声道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可以说,东岭公司是这宗铅污染事件的元凶,但宝鸡市当局则是这宗铅污染事件的黑手,拿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当儿戏。因此,当局既要严厉处罚东岭公司的污染行为,更应对宝鸡市政府的失职行为严厉问责,不能因为市长道歉了,便将其责任一卸了之。

血铅的阴霾挥之不去,当地村民只能哀号:“我们这一带已经没有干净地方了。”听着这一声悲苦的控诉,每个人可能都会不寒而栗:中国还有一片宜居的净土吗?中国下一代的健康还有保证吗?

中国的经济总量在世界排位愈来愈高,今年有望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但这个GDP并不是干净的GDP,而是带血与带毒的GDP,每亿元产值的死伤率与污染率,中国均居于世界前列。这样的发展,到底是福还是祸?神州上下八千里江山,表面上欣欣向荣,实际上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清洗带血与带毒的GDP已经刻不容缓,但令人揪心的是,在今次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地方政府不仅没有抓住时机,关停污染企业,而且变本加厉,大干快上,以应对金融危机为藉口,拼命上高污染、高耗能项目,透支子孙后代的福祉,为完成所谓的“保八”政治任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