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30/通钢事件暴露钢铁业重组忽视工人利益

chenguojun.jpg
(图:被殴打致死的陈国军照片。罗昌平/财经杂志)

tonghu_steel_plant.jpg
(图:通钢的炼钢厂车间。Sky Canaves/华尔街日报)

tonghu_site.jpg
(图:事件过后,在陈国军被杀的房间外清理出成堆的碎剥离和其他建筑物残片。Sky Canaves/华尔街日报)

通钢事件暴露钢铁业重组忽视工人利益

华尔街日报/当陈国军上周出任通化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时,这本应是中国政府推动的国内钢铁行业整合向前迈出的一步。

然而,他却成了北京所面临一系列挑战的悲剧性象征。这些挑战阻碍着中国政府改变国内工业低水平重复建设局面的努力。

上周五,在得知民营企业建龙集团计划控股通化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后,这家国有企业的数千名工人因担心失业而举行了抗议活动,示威导致工厂停产。通钢位于东北城市通化的一个粉尘污染严重的城区。

在听到传言说陈国军任职的建龙集团计划在通钢裁员后,一群工人找到了41岁的陈国军,并殴打了他,致其颅骨受损。工人们封锁了工厂附近的街道,并投掷砖块,以阻止警察和救护人员接走陈国军。

通化市政府官员当晚在电视上宣布,建龙集团控股通钢的计划已被取消。但到抗议活动平息、政府工作人员找到陈国军时,距他被殴已经过去了5个小时,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亡。

本周三,在警方继续搜寻杀害陈国军的凶手时,工人们也在陈国军的死亡地点──一处工厂宿舍──清理着现场,将破碎的玻璃及被毁的家俱和电视机扫成一堆。通向陈国军死亡房间的那扇门被关着,门框已经受损。附近的 壁和门上有洞,显然是愤怒的工人们砸的。

通钢工人的怒火在中国媒体和专家中引起了广泛讨论,大家都在探讨当企业的控制权易手时,企业的工人应被如何对待。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李新创说,这一事件敲响了必要的警钟。他说,在通钢事件之前,企业重组工作只考虑到了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利益,但企业员工的利益应该得到更大关注。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帮助起草了政府的钢铁产业政策。

官方媒体新华社在一篇社论中批评了地方政府官员。社论问道:通化事件难道不是一起在重组过程中没有考虑工人利益的事件吗?吉林省政府的官员拒绝对通钢事件发表评论。

即使是在这起事件发生前,中国在整合国内钢铁业方面也一直举步维艰。中国有着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钢铁工业,中国去年的钢产量约为全球总产量的38%。而中国的这一份额在本轮全球经济衰退期间还在提高。今年上半年中国的钢产量增加了约6%,而全球钢产量同期则下滑了21%。

高度分散的中国钢铁行业

但中国的钢铁行业却高度分散,钢铁生产商数量多达800余家。作为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上海宝钢集团去年的钢产量不足全国约5亿吨总产量的5%。而韩国浦项综合制铁公司(Posco)去年的钢产量却超过全国总产量的60%。

中国的钢铁企业职工人数众多。上海宝钢有10.8万余名员工。而日本制铁公司(Nippon Steel Corp.)的钢产量虽然远高于宝钢,其员工人数却只有1.7万人左右。中国中央政府一直认为,那些由省和地方政府拥有的中小钢铁企业应为中国环境状况恶化、电力和其他宝贵资源的低效使用负一定责任,它们还将大量低质量产品推向了市场。

中国许多钢铁企业尽管产量巨大,却在赔钱。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钢铁行业有高达四分之一的产能未得到利用,这一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钢铁企业正在迅速扩大产能。

钢铁行业对出口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大,导致与主要贸易伙伴间的摩擦不断增多。今年4月,美国钢铁企业对中国钢铁厂提出了反倾销诉讼,称它们产品的定价低于成本。本周,欧盟贸易官员批准对从中国进口的钢管采取惩罚措施。与此同时,北京也对从美国和俄罗斯进口的钢铁展开了倾销调查。

北京已经表示,希望对国内钢铁业进行整合,形成10家甚至更少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钢铁企业。钢铁业的整合或许能够在进口铁矿石谈判中共同协商到更低的价格。政府对汽车制造和煤炭等面临产能过剩困扰的行业也都推出了类似的整合计划,但进展甚微。

中央政府制定的钢铁业整合计划遇到了拥有这些公司的地方政府的阻力,地方政府将这些钢铁厂视为税收和就业的主要来源。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分析师维格勒沃斯(Thomas Wrigglesworth)说,合并往往并不会带来减产。

历史悠久

炼钢一直是中国发展的核心。毛泽东将钢铁业视为了把中国建设成作社会主义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的前领导人邓小平建立了宝钢,这是他推动中国经济现代化的举措之一。如今,宝钢已是世界第5大钢铁生产商,客户包括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和中国的空间计划。

地方政府也在兴建钢铁厂,但成功程度不一。近年来,大胆的企业家已经在购买这些企业。

虽然通钢的这种暴力行为并不常见,但劳工专家说,工人在感到利益受到威胁时正变得更加果断。

通化位于中国老工业基地的东北,10年前这一刚刚经历了一轮动荡,当时的国有企业改制导致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人下岗。今天,这座城市仍带有改革前的时代痕迹,当时国有企业为员工提供了各种福利。学校、医院、体育馆和电视台仍带有通钢的标识,尽管这些单位大多已不属于通钢。通钢的主要炼钢厂看得出它已经有51年的历史。

通化的紧张气氛已经酝酿多年了。2005年,作为重组的一部分,吉林省政府将通钢36%的股权出售给了民营企业建龙集团。

建龙集团是由张志祥在10年前创立的,当时中国的钢铁业中还难得一见民营企业。41岁的张志祥出生于中国东部的浙江省,不到30岁时就开始从事钢铁贸易,他的业务迅速扩大到中国十几个城市。1999年,他在华北控制了他的第一家钢铁厂。据上海胡润富人榜称,如今,他的净资产约为19.7亿美元,成为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七位钢铁巨头之一。

当张志祥购买了通钢的少数股份时,他承诺把它变成转变为可与世界管理最好的钢铁厂媲美的盈利的现代化企业。为了领导公司的一家下属企业,他任命在建龙不断得到提拔的工厂经理陈国军担任吉林省一家合资企业的负责人。

据中国媒体和建龙的一位管理人员说,张志祥对政府任命的通钢管理人员阻止他提高效率和扩大产能深感不满。

记者未能联系到张志祥置评。建龙的这位管理人员说,通钢的重组是由政府牵头的。政府是组织者。我们不可能控制这一过程。

工人失望

对工人们来说,建龙集团的介入也令他们感到失望。通钢炼焦厂一位姓张的老工人(以下简称张师傅)表示,建龙集团承诺要带来很多新设备,却从来没兑现过。这名在通钢工作了20多年的工人说,他们没有投资生产,甚至没有维护过以前就有的设备。张师傅介绍说,在建龙集团投资后,他们很快涨了工资,2006年他的工资涨了一倍,达到了每月2000元(约合293美元)左右。但他接着说,加薪只是短暂的,后来他的工资又逐渐减少了。

去年情况有所恶化,随着全球经济衰退,中国整个钢铁行业都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困难。通钢一些工人的工资跌回了2005年的水平,他们将此怪罪于建龙集团。据中国媒体和那位公司管理人士说,2009年初的时候,建龙集团难以接受持续亏损的状况,表示打算撤资放弃股份。

经济状况好转

但几个月前,中国经济再度开始增长,这主要得益于中国政府去年年底推出的规模5,85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大量资金流入需要钢铁的基础设施和建筑项目。今年6月份,通钢扭亏为盈。建龙集团随即改变了想法,与当地政府进行交易谈判,想要增持通钢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建龙集团的出尔反尔激怒了工人们。那位张师傅表示,这就好像有人到你家里来拿东西,正要走的时候,发现你变富了,于是又想留下来。这个我们接受不了。

随着通钢扭亏为盈,张师傅和他工厂的同事每个月多了200元的奖金。张师傅说,他担心如果建龙集团接管公司,可能会停发奖金。他说,更糟的是,有传言说建龙集团计划辞退所有在通钢工作了25年以上的老工人,从外面招募新员工替代。通化距离中朝边境仅有35英里,这个偏僻的边境城市基本没有什么其他就业机会。

上周五,陈国军成为通钢总经理,召集公司管理人士开会。据目睹抗议的59岁退休工人乔玉魁(音译)回忆,工人们那天从上午8点左右就开始聚集在外面的广场上,他们对公司突然被接管感到非常不满,更担心他们可能会面临失业。

谣言扩散

谣言开始在工人之间扩散。工人们传言建龙集团计划在另外一个城市新建一家钢铁厂,从那里招募工人取代现有的通钢员工;他们还传言陈国军打算辞退数千名工人,并削减退休金;并传言陈国军年薪至少有300万元(约合43.8万美元)。

下午5点左右,陈国军被愤怒的工人逼到了宿舍楼的一个办公室,工人们开始动手殴打。晚上9点左右,由于仍然不见陈国军踪影,担心他可能受到伤害,政府宣布取消这一交易。等晚上11点救援人员找到陈国军时,已经为时太晚了。

本周三,工厂周围的街道相当平静。在陈国军被打死的那座宿舍楼,几位住在里面的工人均否认他们上周五在场。

通化市党委宣传部官员周伟(音译)表示,一个由党和政府以及公司管理人士组成的事件调查委员会在通化不停地转移会场,秘密召开会议。官员们表示,目前没有嫌犯被拘留。

政府官员们说,根本没有建龙集团接管后在通钢裁员的计划。吉林省政府官员殷春平(音译)表示,收购计划的人员变动只涉及到公司高管。吉林省政府目前仍持有通钢的控股股权。

SKY CANAVES / JAMES T. AREDD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