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30/工会玩把戏市民一肚气

明报/正当今次工潮结束在望之际,416分会昨日未有如期就临时合约进行投票,以致垃圾工人于短期内复工的安排仍陷于胶□,清理市内堆积如山的垃圾工作仍遥遥无期,市民都对工会今次“玩把戏”的做法极为反感。

士嘉堡居民锺展鹏昨日就满肚子的怒气,表示工会在达成临时协议后还如此的玩把戏,就应索性让他们继续罢工,他们继续留守纠察线,这样只是他们继续没有收入。

他称,市民现时对工会已十分气愤了,工会实在贪得无厌,现时明显是他们要把握临近的长周末假期来赚回丰厚的加班费。然而,市长苗大伟的领导甚差,他应向工会强硬坚持,市府是有权请来外判工人来负责罢工的善后工作的。

士嘉堡居民高先生昨日也明显对工会感到反感。他称,原本复工在望,但现时又再要拖延,工会完全是挟持市民做人质,不顾市民的死活,只顾自己的荷包要涨满,这是很不道德的做法。

他表示,现时天气开始转热,他担心临时垃圾站的卫生问题,不少垃圾已堆积了超过1个月,被浣熊及虫鸟等动物翻开,这对环境卫生带来很太影响,万一有疫症传播,后果不堪设想,更可会关乎人命。他因此十分支持政府尽快把今次的垃圾善后工作外判。

午夜前达最终协议明日可复工

明报/多伦多市府员工的复工可说一波三折。原定于昨天清晨开始的户外员工投票,横生枝节,临时取消,双方仍在复工细节中有争拗,继续谈判了一整天,到了接近午夜,在大家以为复工无期之际,却又传出好消息,在午夜之前,户外工人工会主席弗格逊从谈判室出来,公布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工会会员可以在今天投票确认临时协议。相关新闻刊A3版

经过这一番折腾,困扰多伦多市民达5个星期的罢工,才算正式完结。弗格逊甚至说为了对多伦多市民的忍耐表示感谢,他们愿意尽快复工清理堆积的垃圾,只要大多数工会会员投票确认了协议,他们愿意在周五早上,市议会未确认协议之前就开工。

保证员工可清理大部分堆积垃圾

户外工人工会在达成临时协议之后仍然有争拗,一个争拗点在于工会会员是否会参与清理堆积的垃圾,昨晚深夜弗格逊公布的说法是:与市府达成协议备忘录及复工协议。而复工协议则保证工会会员可以负责清理大部分堆积的垃圾。

至于前日达成协议的合约内容则于昨天进一步公开,原来所谓累积病假的“先辈权”(grand-parenting),意味□工龄超过10年的员工,未来每年仍可累积病假,直至退休。令到有的市议员表示,完全无法接受该合约,市议会大会时将投反对票。

苗大伟昨天下午举行新闻会。他表示,市府原打算宣布员工全部复工的细节。但由于2大工会目前均未同意复工的计划,因此复工计划只能暂停宣布。

媒体昨天详细追问取消累积病假一事,最终发现,实际上,对于10年以上工龄的员工,他们可以选择保留他们的计划,今后每一年仍有18天的病假可供储存,直到他们退休。

这是工会领导人所说的“成就”,据称是周一早晨7时半、经过通宵谈判后,最终市府做了让步。当然选择保留累积病假计划的员工,就不能享受短期病残计划。如果真的生病或受伤,病残计划很有帮助,可提供130天有薪病假;当然如果不使用就不能累积。

10年工龄以内的员工,将按照年资不同,获得一定的赔偿,但被取消累积病假。而新聘员工,则从一开始就没有累积病假这一做法。

对于累积病假的这个结果,苗大伟仍然认为这是一个颇大的成就。因为工会最早是要和多伦多警方及消防部门的合约看齐,工薪增幅3年达9%;而对有关取消累积病假事,根本不愿意触及。

他披露,只是在7月10日市府公开了谈判建议,有关累积病假事才真正开始谈判。

他说,累积病假的条款在集体合约中已经存在了超过50年。如果罢工争执最终由仲裁解决,那么仲裁官员是不会取消该条款的。只有通过谈判,才能取消。

之前密市市长麦考莲、怡陶碧谷市市长霍利戴都是通过谈判,取消了该条款的;他们的解决方案中也是包括了为高年资员工保留及收购2大部分。

虽然苗大伟有上述种种辩解,但旁听的数位右翼市议员均表示不能接受。市议员斯廷斯表示,市府最终同意员工保留累积病假,违背了市民的心愿,是背叛了市民。她说难以在市议会大会上投赞成票。

一向跟苗大伟唱反调的市议员黄旻南对苗大伟所谓将工作合约中累积病假条款砍掉的说法,表示不满,他认为苗没向公众说“真话”,是触犯众怒。

黄旻南说:“只要市议会与市长能真正为市民的利益站出来,公众将支持到底。但苗大伟今次的做法,令很多人感到失望。”

对于市议员于今周五举行的会议中,会否投票推翻合约建议,黄则预测届时赞成与反对的票数将相当接近。他又呼吁市民,若对合约建议有不满,可致电所属市议员反映意见,或可令合约建议内容被修改。

此外,苗大伟称,市府员工加薪增幅为:首年1.75%;次年2%;第3年为2.25%。3年合共达6%。

户外员工工会昨天上午起和市府恢复谈判。谈判内容主要是复工工作安排,清理临时垃圾站工作由员工承担,还是市府另聘私人公司进行。其中围绕的仍和员工能否获得一笔加班工资有关。

此外,争论的问题是如何处置在纠察线值班中违规的员工。目前已有数名员工被警方起诉。市府打算开除此数人,但工会不同意。

室内员工工会昨天完成投票,以绝大多数票通过协议,并已于昨晚深夜将结果通知市府。

非工会成员酝酿“按章工作”

假如市议会在周五确认与工会达成的协议,工潮可说已获解决,不过,苗大伟的头痛未完,市府数千名非工会成员在此次罢工期间挑起重担,勉力维持市府的一些服务。但当他们看到工会的加薪幅度,及可保留累积病假,心态同样无法平衡。因为他们的加薪幅度很小,首年甚至为零,而且他们的累积病假也已于2年前取消。因此他们目前在酝酿“按章工作”。对市长苗大伟而言,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

10年资历员工可保累积有薪病假

由于代表室内员工的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79分会已经进行合约投票,因此他们的集体合约现时已经全面披露。新的病残计划可以为伤、病员工一年提供130天有薪病假。其中一些重要细节包括:

●眼镜:成员可以提前使用眼镜费用,用于眼睛雷射手术。

●牙科保险:成年人护理间隔时间9个月,儿童半年。

●家庭日:成为多市政府的有薪假期。

●交通报销:报销率和加拿大税务局挂□。如果该局调整,多伦多市府随之执行。

●有薪病假计划:10年以上员工可以保留。今后每年仍可累积有薪病假。他们也可选择转去新的病残计划:必须在11月18日之前决定。

●新的病残计划:员工如果病残,一年可有130天的有薪病假。如果工龄超过10年,这130天病假将可获得全部工资。

招致工会不满两项症结

明报/多伦多市政府户外工人结束罢工出现变数,其中一个主要关键是工会未能就“复工协议”(back to work protocol)与资方达成协议。

据一名熟愁劳资谈判的工会成员表示,复工协议是每逢工人结束罢工,返回工作岗位之前,必须谈妥的内容。当中内容包括:由那一方召回工作、复工日期,以及员工不会因罢工期间的个别行为而被惩罚等。

据知,今次市府户外员工不肯如期就新合约进行确认投票,原因之一是不满部分罢工员工可能要面对处分。另一问题则是市府要求将罢工垃圾清理工作交由外判工人,却遭工会强烈反对。

但该不愿透露身分的工会成员(非416分会)表示,在复工协议内列明在复工期间,资方不能让外判工人插手的做法,亦非常普通。

他指出,其实,因复工协议谈不拢而拖延罢工工人复工的情况并非没有,但据他自己的经验,这情况却非常罕见。

今次劳、资双方达成新的工作合约中,另一个常用的字眼是买断(buyout)。该工会成员指,“买断”是资方惯用的一种手段,他们以现金买去劳工的某些权利。在今次罢工中,市府便希望以折现形式买断工人累积病假的权利。

“买断工人一些权利是否一定对工人不利,很难一概而论,要视乎情况而定。在某些情况下,工人宁可要钱,要放弃某些特别权利。”工会成员。

削减工人病假福利眼高手低 市长含糊其词捱轰

明报/多伦多市长苗大伟昨在记者会中,一再强调在与户外工人新合约协议中,已“删除”(eliminated)工人累积病假条款;然而,在记者穷追猛打下,始承认有关条款并非一刀切删除,而是“逐步废除”(phased out),顿时惹来多方面的猛烈批评。以下是各人不同的反应:

市长承诺没一样兑现

多伦多市议员斯廷斯(Karen Stintz)猛烈批评市长苗大伟未能做到他的承诺:“又说新合约会删除工人每年累积病假;工人加薪幅度会与通胀看齐;市府未来负债可以减低,但最后没有一样做到。市民足足忍受5个星期的罢工究意是否值得?”

时事评论员文世昌:“苗大伟以删除字眼来交代工人累积病假福利问题已经解决,难免令人有点‘缩骨’的感觉,删除是指有关福利完全取消,这与逐步废除(phase out)根本是两回事。

忍受5周罢工是否值得?

“至于市民忍受长达5周的罢工是否值得,则见仁见智。虽然新合约的薪酬加幅不及工会所要求的高,确可为市府省点钱;但最关键的病假累积则仍未完全解决,那将继续为市府带来沉重负担。

“苗眼见罢工问题不能再拖,对方又要胁再离开谈判桌,只好作出让步。

“但苗坚持不肯要求省府颁布复工法亦可理解。皆因仲裁员一旦介入,按惯例,他们会根据市府其他公务员现有的合约内容定下新协议,届时病假累积将继续保留在合约内。省府应考虑修订有关法例,容许仲裁员可参考私人机构的劳工市场情况。”

倒垃圾时曾遭工人围殴的市民锺展鹏认为:“有这个结果是意料中事,始终工会势力太大,病假累积福利存在已久,加上年资深的工人又那么多,市府绝不轻易完全废除。

“苗的确错误陈述(mispresent)病假累积的福利问题,令人误以为他已将问题解决。但话说回来,在新合约中的确有点改善,至少新入职工人不再享有这种福利。而现在新合约的内容相信是令劳、资双方高高兴兴离场的唯一方法。”

罢工令经济损失不少 华商会吁退钱减民怨

明报/多伦多市府收集垃圾工人罢工超过1 个月,虽然短期内有望复工,但有华商会不但不认为工人复工是市长苗大伟的功劳,更要求市府应把罢工期间没有发给罢工工人的薪酬,仿效同样是收集垃圾工人罢工逾3个月的温莎市政府那样,把停发给罢工工人的薪酬,退给受影响的纳税市民,以减低市民怨气。

东区华商会会长张哲旋表示,市府清洁工人罢工,对商户和市民造成不少影响,除商户生意减少外,更要自掏腰包每月花费数百元,雇用私人公司前来收垃圾;而商会每年7月1 日在河谷公园盛大举办庆祝加拿大国庆活动的“加拿大国庆同乐日”,今年亦因罢工而取消,损失不少。他指,过往参加完国庆活动的市民,不少都会顺道到华埠购物,商户多做生意,今年则没有了。

他认为市长苗大伟应解决工潮同时,把罢工期间没有发给罢工工人的薪酬,退回受影响的纳税市民,否则市民怨气难消。

安省华商餐会会长陈勇仪亦持相同看法,认为多市市民所纳税项已包括垃圾费,目前有超过1 个月市府没有收垃圾服务,理应向受影响市民作出补偿。他说,要市府真金白银退钱很困难,但可要求市府在下年度的地税中,在有关“清洁”一项中,按纳税人缴款多少按比例减收若干,他认为市民权益应要争取,并可透过电话或电邮向所属社区的市议员反映提出这要求。

他表示,估计在这次罢工中,依靠市府工人来收垃圾的酒楼食肆,平均每间要额外多用了逾千元,包括增加购买垃圾胶袋、运送垃圾、工人加班处理垃圾问题等相关费用。

此外,多伦多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BIA)理事许家新表示,估计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因收集垃圾工人罢工,需要雇用私人公司前来收垃圾,共额外支出了约1万元,市民将是最大的受害者。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