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9/华埠超市窃贼穷凶极恶 老板娘捉贼被打肿

supermkt1.jpg
43岁的超市老板娘余美英被窃贼打至脸肿,鼻子和额头也有伤痕。

supermkt2.jpg
老板施家全(左)和女店员余美琴展示黑人女窃贼盗窃的水果和蔬菜。(杨至聪摄)

supermkt3.jpg
发生案件的华隆超级市场位于中区唐人街。

明报/陈旺事件的风波还未平静,多市中区唐人街昨日又发生一宗超市捉贼反而被打的案年。士巴丹拿道华隆超级市场的老板娘和另外2名女店员在捉贼时被打伤,她们脸部肿大,嘴角和额头流血。前来办案的警员只是对窃贼口头警告,就让其离开,并称这种小案件不要找警方。被偷又被打,警方的漠然让经营了13年的老板灰心,甚至打算卖店。

华隆超市的老板是福建人施家全,他说,事情发生在昨日下午6时左右,当时他并不在店中,妻子余美英在店内照料。她留意到一名30多岁的黑人女子,在拿了一些蔬菜和水果后,价值约30多元,没付帐就走出门外。

2女员工同被打要送院

老板娘追出门外,要她付钱,然后报警,她并将窃贼拉回店内。在等待警方来的过程中,老板娘告诉女窃贼不得离开,因为已报警,要等警方来裁决。但女窃贼显然不服气,企图离开,老板娘和另外2名女员工堵住她,该女窃贼气愤之下就开始打人。

由于女窃贼身材高大,老板娘被打得一边脸肿,嘴巴和额头都有明显抓伤的痕,另外2名女店员也被女窃贼按倒在地打,而被打得额头受伤和红肿。其中2人需要到医院就医。

施家全说,由于陈旺事件在前,店内的几名男职员看到了也不敢上前帮助,只能眼睁睁看老板娘和女店员被打。

警员:“这种小案件不要找我们”

2名警员大约半小时后方才来到,他们向女窃贼问话后,便告诉施家全说,“以后算了,不要让她再来你的店,我们警方也已警告她”,然后便将女窃贼放走。

施家全追问说:“我太太和两名职员都被她打伤,你们警方不管么?”警员回答称,“我们太忙,太多案件了,以后这种小案件不要找我们,警方没有这么多人力来处理”。

施家全对警方的处理感到非常失望和无法理解,明明他是受害人,被偷又被打,结果警方却让窃贼大摇大摆地离开,没有提出任何控罪。他说,当他告诉警员因为家人被打要报警时,警员说,那个女的(女窃贼)说也要告你们,并建议算了。

施家全说,实际上,昨日全天店内一共发生了4宗偷窃案,每次都是人赃俱获,一共报了三次警,但每次警方都是问了话之后,就让窃贼离开。他说,警方的理由是,案件太小。

施家全说,他在此经营超市13年,每年偷窃案令他损失起码10万元,无数次报警,但警方只有2次开出了60元的罚单。他说他感到累了,处理这些小偷案比做生意还难,“我想把超市卖了,头脑太累,每天看到很多偷窃案,但每次报警,警方都没有什么反应。”

本报记者昨日就此案前往负责的52分局,向前台接待的一名警员H. Claric讲述了案件,该警员称负责的警员已经下班,并表示当日值班的参事警长不愿评论此事。

多伦多华裔老板娘痛斥警方保护市民不力

世界日报记者马天培多伦多报导/多伦多中区华埠18日又有超市老板因捉贼与警方意见不合,痛斥警方不能保护市民。作为事主的华裔老板娘称,自己捉贼反被贼打伤,而警察到场后只登记双方姓名和出生日,不加控罪就扬长而去。

在士巴丹拿大道和登打士街东南角的华隆超市老板娘余美英,指着自己肿起的脸颊和嘴角的血迹说,52分局的两名警官明明看到她脸上带伤,还有证人出面指认小偷打人,但仍然无动于衷,在现场停留不超过五分钟便离去,更未进行拍照留证,“加拿大的警察太不公平,太欺负华人”!

余美英表示,当日下午6时,一名黑人女顾客在店中偷拿几十元钱的蔬菜水果,试图不付钱就离开,店员拦住她婉转提醒“你忘记付钱了”。不想该名顾客付了菜钱,却拒绝为篮底的樱桃付钱。余美英与妹妹余美琴、外甥媳妇薛秀明拦住她去路,顾客却动手将薛秀明抓住,将她一把甩到柜台上。

头上脸上仍有血痕的薛秀明说:“我们华人个子小、力气小,根本打不过她”。她指余美英、余美琴上前帮忙,也被黑人女子抓伤踢伤。余美英说,两名警官到现场时她因头晕还坐在地上。警官只登记下她与顾客的姓名及出生日就要离开,她忙通过翻译称她要上诉,而警官却说:“我劝你还是不要告,你要是告她(指黑人女子),她也可以告你”。余美英坚持一定要告,店中另两名华人顾客也上前表示愿作证,警察却对证人称“你们不要闹,不关你们事”,随后即转身离去。

开店已经十几年的余美英说,店内小偷小摸不断,18日当天就至少有四起。先是一名华人早上在店里偷鲍鱼片,中午又有一名印裔男子及白人女子先后行窃。她中午已经报过一回警,前来探察的警官态度也不好,叫她“没事不要总报警,我们警察也很忙。有小偷,自己雇保安”。

余美英气愤地说,开店讲究和气生财,绝不会没事找事。平日抓到年轻人偷东西,小偷往往哀告说没钱吃饭,对这样的事她都不会报警,而是劝对方来超市打零工赚钱;这次若不是实在忍无可忍,也不会与顾客起争执。

本报稍后致电52分局求证以上两起事件,接线警员称现在无人可以回答传媒问题。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