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1/多伦多春晚,对不起观众

世界日报戴菲/本月10日自 7 时半开始至约 12 点结束的「多伦多华人春节联欢晚会」,四个多小时的演出过程中贯穿在主持人语言干瘪缺少幽默、节目内容冗长拖塌混乱、以及初次露面的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两次发表讲话中英文错误不断等,在观众多次发出的鼓倒掌、嘘声和抱怨声中终于落下帷幕。

平心而论,要操作这么一场长时间、类似中国中央电视台「春晚」的节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主办者有这样的勇气,就需要拥有同样的智慧和有力的筹备班子。俗话说,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否则就是砸了牌子丢了人,更对不起花钱买了票、冒着严寒举家前往去观看演出的观众。

就说节目内容,主办者将「庆祝香港回归 10 周年」因素考虑进去,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安排一场粤剧演唱。伍秀芳的名字在讲粤语小区中可能很有影响,但主办者没想到看演出的观众多数来自大陆、讲普通话且其中不少人是闻大陆歌手李春波而来。退一步说,唱唱粤剧也未尝不可,多元文化嘛,更别说粤剧本身也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但问题是,本来听不懂又拖得太长,招致观众不断鼓倒掌。演员很卖力地演,观众却不买账。

多伦多春晚也有些公认的「艺术家」级演员参加演出,但与观众期待的效果相差甚远。王春杰的笛子配上钢琴伴奏,推陈出新也不可厚非。但钢琴声之大盖过笛子特有的悠扬顿挫就不合适了。周建霞一曲「我爱你,中国」,盛情并茂,相
信感动了所有在场观众,即便是那些听不懂歌词的西人,也都为歌唱家高昂、优美的旋律打动。但就在观众陶醉于歌声、并拼命鼓掌希望她再唱一首的时候,主持人却突然再次将朱桃英请上台,朱总领事手持一沓讲稿,一页一页读起来,令到周建霞站在台上不知所措,十分尴尬。

还有不得不提的民乐演奏,阵容不小,奏出的音乐却十分单薄,演奏了半天观众完全找不到主旋律,好几次以为结束了,却突然又冒出来强音。观众忽儿鼓掌、忽儿发笑,拖拖沓沓的终于等到「月儿高」划上终止符,不想又奏了一首瑶族舞曲。

「月儿高」不好听吗?瑶族舞曲谁不喜欢?如果真到了让观众认为「不好听」、「不喜欢」的地步,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演奏欠水平。

晚会中穿插些轻松小品和欢快舞蹈,可在整场晚会中起调节做用。但太业余水平的小品让人不知「为何而笑」,一不当心「呼啦啦」一下就将整个舞台充满的一次又一次的舞蹈,也让观众眼花缭乱,记不住都看到跳了什么舞。总的感觉就是在填充时间。

2007 年多伦多春晚已经成为过去,笔者希望主办者能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如果节目策划者再多用点心、或拿出点时间和智慧,事先将节目审查一遍,去无聊拖沓的部分,给观众推出一场精炼、欢快的节目。观众高兴,主办者开心,岂不皆大欢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