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07/寻访张国焘墓地(组图)

捷克佳/看了一篇又一篇的历史回忆文章,忍不住还是亲往张国焘墓地去拜谒。前几天本地中文媒体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均大篇幅刊登在多伦多寻找到张国焘墓地的消息和相关报导,在多伦多掀起了一股不小的追寻历史痕迹的热浪。

有了他人寻找的经验和介绍,加上正是Pine Hills Cemetery墓园管理处的工作时段,很容易就找到张国焘与妻子杨子烈的合葬墓。问询管理处的工作人员Fay(黑人小姐)拿出一张平面图,根据地段号码,很快就在上面画出位置(实际上并完全不准确)。她介绍说,合用墓碑在这里较为常见,但有关家属的个人信息则不便透露。

寒冷的冬日之下,墓园内白雪皑皑。张国焘夫妇的合葬墓地位于距管理处不远的第五区(Section 5, Lot 2263),紧靠园内的小路旁,墓碑由两颗小松树所环抱。这是一块一碑两墓(即两家合用一块)的墓碑,张国焘夫妇的碑记在内侧,碑记的外侧是姓氏为BLACK的夫妇两人。张的碑前有一粉红色的花盆,鲜花凋零不再,枝干也早已枯萎,应该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前来扫墓。

墓碑之上是大大的张姓(CHANG),之下是张国焘夫妇的生卒日期,上书

IN LOVING MEMORY OF KUO TAO
张公国焘
NOV.26.1897- DEC.3. 1979
BELOVED HUSBAND OF
TZE LI YOUNG
张杨子烈
DEC. 9. 1902 – MAR. 27. 1994

松山墓园(Pine Hills Cemetery)为万博墓园集团(Mount Pleasant Group of Cemeteries)下属的十个墓园之一,位于625 Birchmount Rd,(近St. Clair Ave. E)。总公司的网址为:http://www.mountpleasantgroupofcemeteries.ca/。

身为万博墓园公司家庭顾问的张晓东先生介绍说,以前为节省安葬费用,两家共用一碑的现象较为常见,墓地的格局也是事先规划好的。但现在新规划的墓地,应该说至少15年前,就已经没有这种共用墓碑的形式。

实际上,自己在去年夏天就从rolia网上知道张国焘墓地的消息,网友并有图为证。自己先后托几位本地侨团的人士打听张国焘后代的下落,但无果而终,张的后代并不为社区所熟悉。原想在张的忌日12月3日说不定能遇上张的家人,但因故未能前行。世界的老李毕竟是历史出身,眼光独到,写出了他的寻访经历。

zhang_gt1.jpg
(Pine Hills Cemetery墓园位于Birchmount Rd的正门,后面的建筑为墓园管理处。)

zhang_gt2.jpg
(Pine Hills Cemetery墓园的联系电话是416-267-8229)

zhang_gt3.jpg
(张国焘的墓地紧靠园内的小路,为一碑两墓,张国焘夫妇在内侧)

zhang_gt4.jpg
(张国焘墓地中景)

zhang_gt5.jpg
(张国焘墓地近景)

zhang_gt6.jpg
(张国焘墓碑近景)

zhang_gt7.jpg
(Pine Hills Cemetery墓园一景,右侧两颗小松树下便是张国焘的墓地。)

zhang_gt8.jpg
(一碑两墓,张国焘墓碑的另一侧为与张家并无关系的其他人。)

zhang_gt9.jpg
(丁字路口东北是洪门历代宗亲纪念碑,远处小路旁的两颗小松树下便是张国焘的墓地。此处可作为一个参考地标。)


(张国焘墓地图示1)

zhang_guotao_cemetery1.jpg
(张国焘墓地图示2)

zhang_guotao_cemetery2.jpg
(张国焘墓地图示3)

4 Comments

  1. 张建文

    我是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旅游局工作人员,我们打算组建张国焘故居修复委员会。希望大家提供有关于张国焘夫妇及有关于张国焘本人的重要历史资料。联系电话:07993681236,手机13979965411

    Reply
  2. scarboro

    说张是冻死的没有说服力,加拿大的养老院体系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即使是三十年前的1979年养老院对老人的照顾也是很周到的。如果室温低于21度是违法,公寓尚且如此,养老院就更不会发生冻死人的事情,如果有应该是个大事故。

    子女赡养被担保移民过来的父母十年是近年来的事情。以前老人可以申请政府年金生活。说什么生活艰难,死了没钱葬这些话,骗骗在中国的人还可以。穷人死了葬礼加拿大政府也是有补助的。

    当然,张如果想过想蒋介石总统和毛泽东主席那样的特权生活在加拿大是做不到的。

    Reply
  3. aheeler

    也许是一个偶然,张的侄孙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多少年来,同学们并不知道这件事.目前他现在在曼哈顿。

    Reply
  4. 你大爷我

    一代枭雄,上错共产贼船,晚年落得个冻死异乡.可悲可叹.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