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7/乌鲁木齐数万汉族群众街头示威遭警方驱散(组图/视频)

-乌鲁木齐的民众上街自卫被镇压(视频)
-网络图片:乌鲁木齐民众被迫上街集体自卫(组图)
-现场报道:乌鲁木齐数万汉族街头示威遭驱散
-BBC:新疆警方驱散示威游行汉人
-乌鲁木齐维人示威要求释放被捕者
-中外记者团采访一度被围困
-王乐泉首次就乌鲁木齐暴力事件发表电视讲话
-王乐泉:矛头应对淮境外敌对势力
-目击乌鲁木齐街头:仍有零星骚乱


网络图片:乌鲁木齐民众被迫上街集体自卫(组图)

han_demo1.jpg

han_demo2.jpg

han_demo3.jpg

han_demo4.jpg

han_demo5.jpg

han_demo6.jpg

han_demo7.jpg
(乌鲁木齐民众手执铁棒或木棍,被迫上街集体自卫。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乌鲁木齐的民众上街自卫被镇压(视频)


乌鲁木齐的民众上街自卫被镇压(视频)

乌鲁木齐大批汉人手持刀棍等武器,破坏维吾尔人的商店,与维族示威者冲突,警方施放催 泪气体设法驱散。

数百名汉族示威者手持刀、棍、铁管、铁铲、锄头等武器。路透社和美联社指,这大批汉人 数以百计,但法新社表示有数以千计。

路透社称,汉族和维族人互相掷石,部分汉人高叫“攻击维吾尔人”。有汉人说:“之前是 他们攻击我们,现在轮到我们攻击他们。”

警察使用雇泪弹驱散他们,但他们未有散去,警察把两派分隔在六百米的距离。

这些汉人最初试图操向市内的人民广场,警方阻止他们前进,用扬声器呼吁他们停步。

但美联社指,大约有300人在离人民广场四条街的地方拐路,操往一间清真寺。美联社记 者听到数声巨响,然后冒出白烟,相信是警方施放催泪气体。

路透社指,这些汉族人向维吾尔人开设的商店掷石头,大肆破坏。

路透社又指,较早前,有一批维吾尔示威者,曾操向数百名防暴警察,但双方没有爆发流血 冲突。

今早市政府安排境外记者,到骚乱涉及的赛马场采访时,有200名维吾尔人在境外记者面 前,抗议当局大举抓人。

不少示威者都是维吾尔族妇女。部分人对着外地记者的镜头哭泣,情绪激动。维族示威者一 度与手持长棍的公安紧张对峙。

当局至今就着骚乱一事,逮捕了1434人,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当局已着 手审讯的工作。

乌鲁木齐周日骚乱的死亡人数,已增至156人,另1080人受伤。死者当中,包括12 9男27女。

现场报道:乌鲁木齐数万汉族街头示威遭警方驱散

联合早报记者张晓中发自现场的报道指,数万名汉族群众涌向新疆乌鲁木齐南门示威,示威者手执铁棒或木棍,几乎人手一根,呼喊口号“加油”、“镇压恐怖分子”,要向维族展开报复。

据记者目击,维族人有零星被打的。大批警力正到现场维持秩序,释放催泪瓦斯驱散群众。

最新消息指,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大约在3点50左右到现场,向群众喊话,呼吁群众离去,相信政府能够妥善处理问题。但群众依然在起哄。

新华社今早报道,至今就骚乱一事已逮捕了1434人,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当局已着手审讯的工作。

乌鲁木齐骚乱的死亡人数,已增至156人,另有1080人受伤。死者当中,包括129男27女。

新疆警方驱散示威游行汉人

BBC/新疆首府乌鲁木齐骚乱两天后再次出现混乱场面,数百汉人手持棍棒上街,警方发射催泪弹驱散人群。

美联社记者报道说,数百手持棍棒的汉族人星期二(7月7日)下午在乌鲁木齐街道游行,路上他们推翻了穆斯林商贩开设的食品摊。

报道说,警方用扩音器播放信息要求他们停止,不过约300人仍坚持向乌鲁木齐市中心人民广场附近,即7月5日骚乱开始的地方行进。

报道说,参加游行的汉人手持的武器包括木棒、铁管、铁锹和锄头等。当他们沿一条窄路向一座清真寺逼近时,警方向他们发射了催泪弹。

而路透社记者则报道说,汉人示威者星期二冲击了维吾尔人开办的商店,并投掷石块,警方用催泪弹驱散他们。

维吾尔人示威

当天上午,BBC记者夏昆汀目击了约200名维吾尔族人的示威,他们要求当局释放因骚乱被捕的1400多人。

夏昆汀说,示威者绝大多数是女性,她们挥动拳头,高呼“把自由还给我们”,“把我们的人还给我们”。

他说手持盾牌和棍棒的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对峙,用扩音器播放信息要求他们散开。

夏昆汀说看到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掷鞋子,警方则威胁用高压水龙驱散人群。

他说,示威持续了约一个小时,随后示威人群在警察的警告和劝说下逐渐散去。

夏昆汀说,中国官方说当地局势已经得到控制,秩序恢复,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新华社此前报道说,新疆公安部门已经逮捕了1434名参与了星期日(7月5日)骚乱的人,其中包括55名女性。

据早前报道,新疆警方还在通缉约90名嫌疑人。

根据新疆官员公布的最新统计,7月5日的骚乱共造成156人,其中包括27人,另外还有1080人受伤。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宣传部长李屹周二(7月7日)公布的最新统计,乌鲁木齐骚乱共造成156人死亡,其中包括27名妇女,另外还有1080人受伤。

乌鲁木齐维人示威要求释放被捕者

BBC中文网报导/记者夏昆汀从乌鲁木齐报道说,当地7月7日发生新的维吾尔人示威,要求释放被当局逮捕的人。他在示威现场报道说,数百名维吾尔族示威者走上街头,他们中多数是女性。

夏昆汀说,他看到示威者摇动拳头,高呼“把自由还给我们”,“把我们的人还给我们”。他说手持盾牌和棍棒的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对峙,用扩音器播放信息要求他们散开。他指出,中国官方说当地局势已经得到控制,秩序恢复,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新华社报道说,新疆公安部门已经逮捕了1434名参与了7月5日骚乱的人,其中包括55名女性。据早前报道,新疆警方还在通缉约90名嫌疑人。根据新疆官员公布的最新统计,7月5日的骚乱共造成156人,其中包括27名妇女,另外还有1080人受伤。

uighurs_demo1.jpg
(网络图片:一帮大妈在撕扯一个维持秩序警察的衣服。一部人群中的警车玻璃被打碎,远处武警拿着棒子在移动,步步进逼,指挥车开始大声播音。)
uighurs_demo2.jpg

中外记者团采访一度被围困:60家境外媒体抵达新疆

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7月7日召开“7.5”事件新闻发布会。据中央电视台的连线消息,就在即将举行发布会时,在乌鲁木齐发生了中外记者团被围困的事件。

连线消息称,在乌鲁木齐市赛马场地区,一个二手车交易市场停放了很多在此次暴力犯罪事件中被毁的车辆的残骸,一些中外记者团组团采访时受到了一部分人的围困。目前事态已经得到了控制,所有的中外记者安然无恙。

新华社报导,乌鲁木齐发生「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后,在第一时间对境外媒体开放,目前已有60余家境外媒体抵达乌鲁木齐进行采访。「这次事件发生后,政府的态度很开放。」英国《经济学人》记者李泰德说,他在5日晚看到新华社报道后,6日下午赶到乌鲁木齐,已经于第一时间开始了采访。

「我去了事发的现场,还去了医院。太可怕了,那些人满身满脸都是血。很多商店都被砸坏了,玻璃碎了一地。」他说。李泰德自1989年开始在北京驻站采访,能说流利的中文。他说,许多受访者纷纷向他表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

李泰德说自己在街上看到了许多安保措施,由于施行交通管制,车辆比较稀少。「一些地方被警察围起来了,实行了交通管制,这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我知道。」他说。他表示,目前采访没有受到什么限制,他将会进一步接触更多民众,了解他们的情况。

刚刚去「7·5」事件的发生地之一赛马场采访回来的韩国《朝鲜日报》记者崔有植告诉新华社记者,他在6日晚抵达乌鲁木齐市,已经进行了一部分采访,看到许多被砸的店铺。

自治区政府和乌市政府于6日下午成立新闻中心,负责接待所有境内外媒体记者,提供了50余条网线为境内外记者提供上网发稿便利。该新闻中心随时配有技术人员,负责解决所有网络技术问题。

据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乌鲁木齐市7日中午共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共有140家媒体参加,其中60家境外媒体,80家境内媒体。

王乐泉首次就乌鲁木齐暴力事件发表电视讲话

网易/新疆区党委书记今日发表电话讲话称,从今天下午9点开始到明天上午8点,乌鲁木齐全面实行交通管制。他说今天有一些汉族职工走上了街头与维族对立是没有必要的,一部分不明真相的闹事学生很快就要移交他所在单位去接受教育。此外,他还强调所有领导都要到第一线去。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7日电 王乐泉发表电视讲话

我今天在这里讲几点意见:

一、7月5日严重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的发生,是以热比娅为首的境外敌对势力和境内极少数坏人极力炒作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群殴事件、把一个本来只是一般的治安案件说成是民族事件、极力煽动民族仇恨所致的,这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的一个巨大阴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破坏民族团结,挑起民族对立,破坏安定团结的社会局面。我们各族干部群众都要擦亮眼睛,头脑清醒,千万不要上敌人的当。

二、“7·5”严重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犯罪嫌疑人绝大部分已经被抓获归案,目前我们正在审理。这里面,有一部分是参与游行闹事的学生。我们的原则是,这些年轻人绝大部分都是不明真相、被煽动上当的,只要他们没有参与严重的打砸抢行动,很快就要移交他所在单位去接受教育。我们还是立足教育、挽救这些无知的青年人,不要因为这个事件就断送他们的前途。当然,如果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参与这种犯罪活动,那只能是后果自负。

三、“7·5”事件以后,打砸抢烧活动已基本上得到控制,事发地的社会秩序已经是完全可控。如果什么时候有人敢于再跳出来作案,我们是完全有力量及时地把他们打掉的。在这种情况下,首府城市本应恢复正常社会秩序,但是今天以来有一些单位的汉族职工群众又组织起来,有的甚至走上了街头,把本来已经基本正常的社会治安秩序搞得乱哄哄的。有的甚至凭感情用事,同维族群众对立。同志们,这种行动,第一根本没有必要,我们的专政力量完全可以把坏人打掉,无需采取这种行动;二是“7·5”事件犯罪分子对若干无辜的汉族人大打出手,造成严重的后果。这是汉族、维族广大干部群众都不愿看到的。很多人为之义愤也是可以理解的。同志们,想一想,如果现在汉族群众组织起来,对向无辜的维族群众,不是同样既没有道理,也让广大的各族干部群众痛心的事吗?同志们,我想特别说一下,即使是参与这次打砸抢烧犯罪事件的家属子女,他们也是无辜的,一人犯罪一人当。我们应该保持冷静,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上敌人的当。不管什么民族,我们的广大干部群众应该同仇敌忾,对向境内外敌对势力,对向参与严重打砸抢烧的犯罪分子,千万不能把矛头对向自己的民族兄弟和姐妹。

第四,现在我要求,我们所有单位的领导都要到第一线去,把自己单位的干部职工家属动员回本单位来,回到家里去,决不能在外面搞民族对峙。乌鲁木齐特别是各区县、街道、社区的同志们,应该尽快到你的辖区内的单位去,传达自治区党委、政府和我的这个要求,尽快让社会治安秩序正常起来。

最后,我还要正式地告诉大家,“7·5”事件受到侵害的家庭和同志,受伤的人都得到了很好的医治。对死者,政府也将全面负责地抚恤或安排;财产受到严重损失的,政府将全力给予帮助。让大家很快恢复生产或经营。你们是这次事件的直接受害者,大家的同情很大程度上都源于你们的遭遇。在这种情况下,希望你们告诉你们的亲朋好友,告诉你周围的人,要冷静下来,相信和依靠政府,来解决问题,任何不理智的、不正当的措施和行动,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这都是于事无补的。

为了给各单位有时间、有条件做好自己干部职工和家属的工作,从今天下午9点开始到明天上午8点,乌鲁木齐全面实行交通管制。当然,这会给大家带来一些出行的不便,但请大家理解,这是大局的需要。我讲这么一次简短的话,希望引起大家高度的重视,立即行动起来!

王乐泉:矛头应对淮境外敌对势力

BBC/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7月7日发表电视讲话,把”7·5″骚乱定性为境外敌对势力的阴谋,并称周二乌鲁木齐市汉族民众上街示威“把社会治安搞得乱哄哄”。

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网站刊发的讲话文稿,王乐泉称”热比娅为首的境外敌对势力和境内极少数坏人”故意把”一般的治安案件”炒作成民族事件,煽动民族仇恨。

热比娅担任主席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世维会)发言人迪里下提7日发表声明,指中国当局武力镇压维族人的和平抗议,并利用官方控制的媒体进行”敌对性、煽动性”的宣传,导致在乌市出现他所称的汉族民众的”打、砸、抢”事件。

他说:”北京想把维族人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演变为维、汉人之间的矛盾。”

“不要添乱”

王乐泉在讲话中还表示,5日爆发骚乱后,原本已基本得到控制的社会秩序由于7日汉族民众自发上街而再度陷入混乱。

他说,这种行动毫无必要,因为”我们的专政力量完全可以把坏人打掉”。他还呼吁公众”保持清醒头脑,不要上敌人的当”,应该共同把仇恨朝向”境外敌对势力”。

他要求各单位领导上街把自己的部下及其家属动员回家,不要在外搞”民族对峙”。

据美联社和路透社报道,乌市数百名汉族人7日手持棍棒、铁管等上街游行,沿途有人推翻路边穆斯林商贩的食品摊,有人冲击维族人的商店并投掷石块。

警察用催泪弹驱散人群。

一名没有透露姓名的汉人示威者向路透社说,”他们攻击了我们,现在该轮到我们反击了。”

乌鲁木齐市7日再度宣布宵禁,全市部署了大量武警在维持治安。

维吾尔人示威

7日上午,BBC记者夏昆汀目击了约200名维吾尔族人的示威,他们要求当局释放因骚乱被捕的1400多人。

夏昆汀说,示威者绝大多数是女性,她们挥动拳头,高呼”把自由还给我们”,”把我们的人还给我们”。

他说手持盾牌和棍棒的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对峙,用扩音器播放信息要求他们散开。

夏昆汀说看到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掷鞋子,警方则威胁用高压水龙驱散人群。

他说,示威持续了约一个小时,随后示威人群在警察的警告和劝说下逐渐散去。

夏昆汀说,中国官方说当地局势已经得到控制,秩序恢复,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宣传部长李屹周二(7月7日)公布的最新统计,乌鲁木齐骚乱共造成156人死亡,其中包括27名妇女,另外还有1080人受伤。

目击乌鲁木齐街头:仍有零星骚乱

《财经网》记者李微敖、朱弢/7月7日凌晨2时,《财经》记者飞抵乌鲁木齐机场。当时,机场内外有不少保安和警察手持警械巡逻。在赶往市区的路上,乃至进入市区,罕有人迹。据出租车司机介绍,乌鲁木齐与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如在平时,虽至半夜,市区内应该仍然非常热闹。

太阳升起后,乌鲁木齐市区秩序初步恢复正常。上午10时许,时值上班高峰,《财经》记者在街头看到了拥挤的人群。不过街道两侧许多店铺还没有开门。市区仍可见来往的警车。当地人称,警车的数量已比前一天少了很多。当地网络已被官方切断。

《财经》记者路过大湾南路,看到路边一家吉利汽车店和华普汽车店一片狼藉。店内所有的车辆和零件都遭到焚烧,玻璃碎片撒落一地。吉利汽车店老板娘钱女士告诉《财经》记者,暴乱发生时,许多不明身份的人冲入店中砸店烧车,她的两名员工为了保护汽车被打伤。

在大湾南路赛马场附近,《财经》记者看到,有五六十名维族妇女、儿童在街头聚集,声称他们的男性亲属被警方抓走。对此,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在7月7日中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并不回避。他说,那些成年男子是因为在7月5日的暴力事件中参与打砸抢烧杀而被拘留的。而对于今天在街头聚集的那些妇女儿童,警方“则会保护他们的权益”。

《财经》记者获知,在7月5日暴力事件之后,乌鲁木齐市内还发生一些零星骚乱。乌鲁木齐市政府再次发布紧急通知,7月6日晚9时至7日上午8时,在市区主要区域实行交通管制。《财经》记者遇到来自四川射洪的杨召盛(音),他今年51岁,是一名泥瓦工,已在乌鲁木齐打工八年。谈起两天前发生的暴力事件,他仍心有余悸。但他同时表示,还将留在乌鲁木齐打工,当然“会到安全一点的地方再找工作”。

目前,乌鲁木齐的网络全部中断。新疆自治区政府新闻办人士称,此举是为了切断境外敌对势力与境内暴徒的联系。另据“新华网”英文版消息,新疆警方得到线索,有一些人企图在喀什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和阿克苏市发动更多暴乱。

警方还称,7月6日下午6时许,大约200人企图在喀什市的艾提尕尔清真寺聚集,但被警方驱散。艾提尕尔清真寺为中国最大的清真寺。目前,警方已在喀什机场至商业区的主要路口设置检查站。

截至2009年7月6日19时,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已升至156人,另有1080人受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宣传部长李屹7月7日凌晨向“新华网”记者透露,死亡的156人中包括129名男性和27名女性。李屹还称,公安部门已抓捕1434名参与打砸抢烧杀的嫌疑犯。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对这些人员的审讯工作正在进行。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