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08/多伦多华人歌唱家李小护:从浪迹街头到唱出名堂

CCTV4-华人世界

如今的中国人出国已不是难事了,但是,如果你年龄超过40,还只能带60美元,而且还不懂英语,你还有勇气迈出国门远赴异国他乡吗?在多伦多华人社区的艺术家中,男低音歌唱家李小护算是元老级人物了。虽说现在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可是,当年已是四十多岁的李小护刚来到加拿大的时候,却有过浪迹街头的惨痛经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作为中国小有名气的歌剧演员,李小护获得了出国学习的机会。怀着成为歌剧导演的梦想,他来到了加拿大。然而,他刚踏上那片土地,就碰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原中国中央歌剧院歌唱家李小护:我去歌剧院报道的时候,歌剧院说,你没有接到通知吗?我说什么通知,他说就是我们这个歌剧导演训练班搬到华盛顿去了。

  这个意外的变故,让李小护一时不知所措,也想了很多:这不远万里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难道就这样打道回府吗?当时出国的时候,家人、朋友都一致反对,如果就这样回去,又该如何面对他们呢。于是,生性倔强的李小护决定留下来,然而,他面临的困难还远不止这些。

  李小护:那个时候,出国的中国人,最多也就能换得60美元。你说这六十美元,它怎么可能在异国他乡维持生计呢。

  当时的中国,实行的是比较严格的外汇管理制度,出国人员最多只能换60美元。没有钱,也没有工作,这时候的李小护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他的一个朋友收留了他,但是好景不长,朋友给他下了逐客令。

  李小护:就从这个家里,等于实际上是被驱逐出来的。据这个朋友讲呢,是因为我打呼吵他们睡觉,但是我想不是这么简单,我想。一出来的时候没地方,因为我提着箱子就走了,现去到哪儿租房子,租不着,因为那会儿我记得好像是傍晚的时候,所以呢,我就在Eaton Centre,因为我住的地方就是在Bay Street and Bloor Street那个地方,出来就是Eaton Centre,我就在Eaton Centre那个房檐底下过了一夜。

  流浪他乡、露宿街头,这样一个处境,肯定是李小护做梦都想不到的,不管怎么说,在中国,他早已是一个颇有名气的歌唱家了。然而,现实对于李小护来说,成为歌剧导演的梦想已经遥不可及,他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生存下去。但这对于一个已过不惑之年,几乎不会讲一句英语的人来说,他能做到吗?

  李小护:也是在市中心,我就沿着Bloor,就是一直往西走,很多地方都贴着要招工的,但是进去后都因为一个问题,把我拒绝了,就是语言,因为我从小是学俄文长大的,学了九年俄文,到现在俄文也忘了,英文也没学会,所以人家一听我不会讲英文,只能跟我对不起了,就没办法了。一直走到了Bathurst,都是走着呀,因为走着才能看到哪里要人啊,你在汽车上看不到。

  你看李小护现在说得还挺轻松,但当时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不难想象的出来。不过,李小护这么一路找下去,还真的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李小护:一直走到Bathurst,那有一个Pizza店,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侨开的,他懂国语,他就问我怎么样,我说我会做呀,你会做Pizza,你在哪学的呀,我说我在中国,他就奇怪了,中国有Pizza,我说有啊,中国Pizza,中国Pizza,我说就是大饼呀,或者说叫馅饼,你们是把东西放在饼上面,我们那个是塞在饼里头,那叫馅饼,你们是搁在上头叫Pizza不是一样吗,我说搁在里头比搁在上头难,那好,明天你来试工,第二天我就去试工,五分钟我就学会了。

  凭着做馅饼的手艺,李小护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从这时候开始,一双翻弄乐谱的手,就做起了披萨饼,为了更好的生存,那时候李小护不辞辛劳地工作着,唯独没有唱过一天歌剧。

  到一个餐馆里面做沙拉,法国餐馆做沙拉,又当过服务员,最多的时候,我一天打过三份工,一大早四点多钟五点爬起来,送报纸,送完报纸去Pizza做Pizza,然后晚上又到龙城去擦玻璃,一天我打过三份工。

  由于当时的工资太低,经过朋友的介绍,李小护来到一家家具店面试。

  李小护:在一个意大利人开的一个家具店里面去面试,老板跟我讲了几句话以后,发现我的英文不行,就说对不起,他刚一说对不起,我就觉得坏事,又不要我了,

  尽管从来到加拿大那一天开始,李小护早已经历了太多的失意,但是眼看着一份有可能改变处境的工作就要失去,他的心情还是有些着急。中国有句话,叫做急中生智,就在机会马上要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找到了自己的杀手锏。

  李小护:但是因为介绍我去的人告诉我,这个老板是意大利人,我这个脑子一转,我就问他,我说你是不是意大利人,这句英文我会,因为学了半天了,他们说是,我说那我给你唱一个意大利的民歌吧。当时那个老板就看着我,就觉得很奇怪,你会唱意大利民歌?我说对呀,他们不信,你来吧,唱两句,我刚唱两句,他就说停、停、停住,我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时候的李小护又摸不着头脑了,莫非这个意大利人觉得他唱的不好?其实啊,这个意大利人要给他开一个现场演唱会。

  过一会儿他就把他办公室工厂里的人,通通叫来了,他说好,现在开始,唱了一个《我的太阳》,唱完了还不干又唱了一个《重归苏莲托》,唱两个,然后就跟我说,Robert,我的英文名字叫Robert,明天早上你来上班,好吗,我说行,一个小时九元钱,我说好啊,一个月以后给你涨成十元。

  有了家具店里的这份稳定的工作以后,李小护对周围环境有了一些了解,也开始有机会去参加各类文艺演出,他在本地社区也渐渐有了知名度,逐渐成为了当地知名的歌唱家,并和妻子一道,成立了李小护演艺中心,经常参加大型晚会的演出。如今,当有人问起他,吃了那么多的苦,有没有抱怨过,他说,这就叫做生活。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