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9/红宝石酒楼爆沙门氏菌

18食客中招 19怀疑个案 1老翁死亡

明报/多伦多市卫生局证实,至少18人于今年9月12日至20日期间,在士嘉堡红宝石酒楼用膳后感染沙门氏菌。另有19宗怀疑个案,其中一名男长者死亡,当局不排除曾受感染的人更多。

卫生局指上月23日首先发现有1至2宗沙门氏菌感染个案与该酒楼有关。但同月底,卫生督察作例行检查时,仍让酒楼过关,直至前日(7日),卫生督察再检查时,始指酒楼违反11项卫生条例而被勒令停业。对于事隔2周后,卫生局始有行动,当局表示调查需时。

不少茶客昨午如常到酒楼品茗,却不得其门而入。有酒楼职员表示,该店需要内部装修。而酒楼外层玻璃门亦贴上红字,指该店要装修一天,但细看之下,店内第二层玻离门则贴上卫生局发出红牌关门告示。

酒楼彻夜大清洗 天花板亦不放过

有自称替酒楼装修的男子表示,该店前晚总动员彻夜在酒楼内大清洗,希望能尽快重新营业,减低因关门而被迫取消预订酒席所带来的损失。不过,卫生局表示,最快需要1至2天时间,甚至更长的时间,酒楼始能重开。

多伦多卫生局医官夏皮罗(Howard Shapiro)接受本报访问时称,受感染的病人中大部分为年约60岁的长者,当中只有3人需入院留医,至于他们现时病情,他则不太清楚。

3人需入院留医

而怀疑因感染沙门氏菌而死亡的老翁,有关他发病、死亡日期,以及在酒楼用膳的日子,夏皮罗一律无可奉告。他惟一透露的是,只知道老翁死前曾在该酒楼用膳,至于他是否在该处感染沙门氏菌,仍有待测试结果。而老翁的真正死因,则须要法医官进一步化验。但法医官会否验尸,夏则不置可否。而当局有否与死者家属接触,夏则以机密为由,拒绝透露。

被问及若当局在发现首宗个案时,即采取行动关闭酒楼,老翁或不会染病不治。

夏皮罗则回应:“当遇到如此严重的问题时,酒楼固然需要暂停营业。但当时我们仍未有充分证据,况且我们最近在该酒楼抽取的食物样本中,没再发现沙门氏菌。”卫生局卫生环境部经理陈德明则补充,何谓掌握充分证据则因应个别事件而定,很难一概而论。

受感染病人上月中旬酒楼用膳
首次卫生检查过关 第2次违11条例

据卫生局发言人表示,受感染的病人大约于9月12日至20日,在该酒楼用膳时中招。卫生局则于同月23日,已发现有1至2宗证实感染个案与该酒楼有关。但当局于同月29日前往该酒楼作例行卫生检查时,仍指酒楼符合卫生条例,并发予绿牌。

但检查后约1个星期,卫生官再次到该酒楼作第2次检查。今次,当局却指该店违反11项卫生条例,包括未适当使用食具、未能确保食物免受污染、未依适当程序确保食物安全、未保持房间卫生、未有有效防虫防鼠等。

对此,卫生局发言人指,餐馆处理食物的环境时有改变,因此,2次检查结果可以截然不同。夏皮罗亦补充,卫生督察作例行检查的时间亦可能影响结果。

夏皮罗说:“例如餐馆在非繁忙时间接受检查时,因为职员有较充裕时间仔细处理食物,检查结果往往较理想;相反,在餐馆繁忙时间作卫生检查,职员或忙于招呼客人,处理食物的手法可能不够严谨。”

他续指,卫生局是在例行报告中,发现有2人的尿液样本有沙门氏菌,于是致电当事人查询,2人不约而同表示,曾在该酒楼用膳,才引起当局关注。夏称,受感染的病人中,大部分没有求医,卫生局乃经过追踪,包括向病人的家属查询,始发现其他感染个案。当局目前仍继续调查,不排除有更多人曾受感染。

夏表示调查需时,乃因病人由感染后12至72小时才病发,病发初期,病人亦不一定马上求诊,求医至接受测试亦要几天时间,加上卫生局亦要追踪病人过去用膳纪录。

陈德明亦补充,当局每天发现不少沙门氏菌感染个案,患者可能在家中煮食、旅行或在外用膳时感染,当局要确定患者在同一食肆中招,需花不少功夫。

感染沙门氏菌的病征包括呕吐、头痛、胃抽筋、晕眩、腹泻及发烧。轻微者于4至7日后会逐渐痊愈,若病征持续及转趋恶化,应尽快求医。

1至2天内重开机会微 酒席晚宴临时取消

昨午有不少茶客如常往红宝石酒楼品茗,但抵达后始发现不得其门而入。当时酒楼职员向茶客解释,食肆装修,故暂停营业一天。有茶客事后得悉该店关门的真相后,都对事件深表关注。

市议员李振光前晚亦接到红宝石酒楼暂停营业消息,遂去电认识酒楼管理层的友人了解事件,但对方则表示,日前还如常到酒楼用膳,对酒楼暂停营业均表错愕。

一名自称替该酒楼装修的男子称,该酒楼前晚总动员彻夜大清洗,员工之多有如“一支军队”,而他则负责帮酒楼整理天花板。

据知,酒楼因要暂停营业,原定要举行的酒席晚宴亦被迫取消,令酒楼蒙受损失。

为减低损失,酒楼惟有尽快完成清理,以便重新营业。

昨午,有至少10名酒楼员工便忙于在酒楼后门进出,清理垃圾。至于正门则有一名男子把守,但他拒绝接受传媒访问。

夏皮罗估计酒楼要在1至2天内重开的机会不大,皆因卫生局除要派员再作检查,确定一切符合卫生标准之外,酒楼员工亦必须接受有关正确处理食物的培训,单是这培训便须时1、2天。

食物中毒能否提诉讼 证据搜集最关键

多伦多民事律师奚治瑾(图)认为,那名食物中毒死者的家属以及其他食物中毒者,是否可以对红宝石酒楼乃至多市卫生局提出民事诉讼,要看证据搜集的情况和案情内容本身。

她说,要是因为吃了那里的东西导致死亡,那当然是饭店有错,但这里有个证据问题,比如死者之前有无其他疾病,要以案情内容本身来决定是否提出诉讼。

她举例说,比如哪天去吃,吃了什么,有多少人也吃了,吃了多少天后感到不舒服,医生认为死因是什么,这些都是必须要了解的问题,才可以判断是否餐馆有责任。

对于多市卫生局也是一样,她说。比如卫生局有无定期去检查,他们多久去检查,检查中有无发现问题,发现了问题,他们是怎么处理的。只有了解这些具体的案情,才可判断卫生局在该次事件中所负的责任。

她说,这类食物中毒案她本人从未接手过,但她猜想应该有类似诉讼。

她认为,在提出诉讼之前,当事人应做充分的证据搜集,比如医生的证明和法医的鉴定等。可以理解当事人心中一定很气愤,但要冷静下来,因为法律是讲理和讲证据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