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6/京奥博客-大师级记者探索未来报导之路

多维社记者林桂明编译报导/文森特拉弗雷(Vincent Laforet)曾经是纽约时报的摄影记者,现在是时代杂志特约摄影师。他也是《新闻周刊》的2008奥运的独家摄影师阵容中的三位体育摄影界的大师之一,“了解体育摄影的人,不会不知道这三位鼎鼎大名的摄影师,”西蒙巴尼特(Simon Barnett),新闻周刊的摄影总监非常骄傲地宣布,“这三人在如今的体育摄影界无人能及。组建起这么一个体育摄影梦之队着实不易,自从上一届奥运会结束我就开始游说他们了。能将这三人同时归于名下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他还说道:“当下很多杂志社为了节约成本,都不再专门签约摄影师去现场报道。我们独树一帜,是因为坚信在原创摄影图片上的投入是值得的,拥有独家图片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凡。”

在比赛场馆内看到文森特拉弗雷,你就会相信他的竞技状态比起运动员来由过之而无不足。几百个摄影师竞争五十个机位。“竞争很激烈,”他说,“摄影师们用一样的镜头和相机,往往连机位都相同。这时区分摄影记者的是他们的眼力和智慧,预备工作谁更充足,发送图片谁速度更快。”

33岁的文森特拉弗雷,已经身获多项殊荣,包括2002年因911的特写报道获得普利策奖,同年也身列美国摄影界新闻PDN评选的“30岁以下新锐摄影师30强”之一,2005年又入选美国摄影杂志评选的“100个摄影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他的作品广泛涉猎纯艺术,商业,体育,航空和报道摄影,作品多见于《名利场》,《时代》,《新闻周刊》以及《生活》杂志。现在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客座教授,和他的妻儿居住在纽约上城曼哈顿。他的为人称道之处,在于他十分善于通过图片讲新闻故事。他的图片报道引人入胜,为获得出类拔萃的影像他甚至会从直升机里探身出去航拍。他拍摄的伊拉克战争,后911事件,新奥尔良飓风获得多项国际大奖,包括普利策奖。

文森特拉弗雷25日发表在新闻周刊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北京再见-报导奥运的一次‘梦工作’”(Farewell Beijing – it’s been a“Dream Job”to cover these Olympics)。作为一名亲临报导过多届奥运会的体育摄影大师,他由衷赞扬北京奥运的是最棒的一届。而他最感满意的一点,是他利用了博客来报导奥运。他并认为,这可能是媒体记者,包括摄影记者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或趋势。

他的文章写道,当你们许多人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是在前往飞机场,赶飞机回纽约市的路上。北京奥运已经结束,其他成千上万人也会开始他们的返乡之旅,有些会带着金牌,有些会保留有难忘的印象和故事,其他的人则会带着受到重挫的心理黯然返家,还有许多人会抱着4年后再参赛的决心,提高自己成绩,他们放眼2012年的伦敦奥运。就我来说,我十分满足了。这是所我经历过的最棒的一届奥运会,虽然,主办国为此出了很多努力,但是,还有不少其他更重要的因素,使得本届奥运如电视节目主持人Borat说的那样,成为一个“伟大的成功”。

首先要说的是,对我来说,新闻周刊的摄像总监西蒙巴尼特和杂志让我们三人每天博客的决定,是使本届奥运会要比以往历届奥运更加让我满意的决定因素。成为博客圈的一部分,是我作为一名记者所做过的最有意思,以及收获最大的事情。

我在大学时学习的是报纸记者,过去18年,一直从事着摄影师的工作,但是,我从不喜欢赶在截止日前写作,而且,一直觉得光是给报刊送去照片,然后希望“最好的一张”,或者,坦白的说,任何一张能够被发表。这种单调的模式缺乏一些东西。没有什么事情要比缺了一张照片,或者不能摄下所需要的那一张更更令人焦虑了,因为结果等于是,一天的辛劳等于白做了。而博客,给予了我们一种崭新的表达自我的方式,以及让我们在不论是否有图象证据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与大家分享我们在这里的每一天的经历。有时候,博客给人不少新鲜感,而且,来自网友的留言给予了我们保持前进的动力。

尽管,我已经在此前的一篇文章里赞扬了他,我还想再次感谢新闻周刊的Barnett给这博客的提议亮了绿灯。毕竟,你必须承认,在奥运前,谁也不知道这博客会带来些什么,也不知道它会是次成功,还是次完全的失败……就我觉得,博客是次成功,而且,所有人都在某种方面上获益。我希望你们并不是觉得我在奉承上司,但是,事实是,让我们做博客是次非常有远见的决定,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当然,我们并不是第一家博客奥运的刊物,但是,博客是我们在本届奥运报道工作的主力,而且,它对我们拍的照片和如何拍照片有很大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杂志几乎是排在第二位。

另外,虽然有些人可能无法意识到,或者赞同,博客报道的重要性,但是,对我来说,这种与读者的双向交流很明显将是我们行业的未来,我们需要变得更加个人化的人员和给读者带来更多的幕后情况,而且,应该拍摄表现出自我观点的独特照片,而不是为了填满杂志或者刊物的空缺,这才是记者的未来。

你们很多人可能都知道,各大型刊物的前景黯然;过去两年里,发行量和广告收入都一直在下跌,有时候,人们甚至质疑,10年后,是否还会有杂志和报刊。如果,这些刊物继续做不同的尝试,并能够像新闻周刊的这个博客一样,打破常规,那么我认为,他们肯定会有更长远的未来。事实上,几年前,任何摄影师的梦想的职位,可能是一家大型刊物的“雇佣摄影师”(staff photographer),我认为,当一名“摄影博客”(Photoblogger)则会是未来的潮流。我们可能会需要一个不同的职位名称,来把我们与“博客人”区分开来,分清楚,我们是依据专业记者的标准在工作,而不是不管事实,随意的写作。

谁知道会不会如此发展呢,时间会证明一切。

文森特拉弗雷在文章中说,鉴于当前到处可以找到的内容,我的猜想是,人们想看的,并不是那些以民意和调查来决定的“普通”读者为对象的内容。我认为,因为互联网让我们轻易地可以找到信息和网上刊物,人们现在会去他们感兴趣的特定博客和刊物。这一区域的成长潜力很大,而且,过去几周的经历让我大增见识。我在奥运会的前一周发起了自己的博客,虽然,我是博客世界的新手,但是,我已经感到这一环境赋予我的能量和潜力要比我工作生涯中任何刊物给予我的还要大。我感到非常新奇的是,那些专业摄影师和业余爱好者,乃至对摄影兴趣不大的人都会来博客上发言,并表达他们的感受。尽管,我们摄影师对这些博客就点击率来说到底有多成功,还很难真正弄清楚,但是,如果你在谷歌上搜索一下“Olympic Photo Blog”,会发现我们的博客排在搜索结果的最前面,这肯定是个好现象。

让我们“博客”自己每一天在北京的生活是一方面,但是,另一方面,对我们来说,看读者的发言,以及他们对我们博客的兴趣,他们所经常想了解的更多请求,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想象一下,写你自己的日常生活或者工作……你认为人们会真的对这感兴趣吗?如果,我做为一名摄影记者的多年时间里学到任何事情,就是大多数人都会回答“不”。我曾摄下人们在做一些最有意思的工作的照片,也拍过其他做的一些极为普通的工作的照片。大体上,人们会问我:“你想要我做些什么?”而我总是回答:“做你平常会做的事情,就当我不在这里。”少数人理解了我的意思,但是,大多数人都会变得不知所措。

一些人回答说他们自己觉得,每天所做的事情“非常无聊”;“谁会想看这些?”我告诉他们,我的工作就是在他们每天所做的工作中找到美,找到代表他们的心灵的东西,有时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有时候,则是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直到现在,我从未碰上过一名我觉得他“无聊”的人。如果,我碰上了,那么,这也是因为我没有做好我的工作。而这是摄影记者和人生中的一大教训。感觉“邻家芳草绿;隔岸风景好”(grass is always greener),别人的生活永远要比自己的更多姿多彩……但是同样,你也不要感到惊奇的是,别人也会觉得你的生活非常更丰富多彩,甚至只是因为你们的生活是与他不同的这么一条简单的道理。

博客允许我们做的,是听到网友的回话,这在单向交流,有时会变得十分单调的传统传媒体系中是十分少见的……你不可能盯着杂志上有你名字的照片看上一辈子。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觉得厌烦了,你会开始想,人们是否真的喜欢你所拍摄下来的图象,另外,更重要的是,你是否通过这些照片恰当地传达了其他人的故事。说到底,摄影并不在于你拍摄的照片的好坏,而是在于与别人分享那一瞬间。

总体上,这届奥运非常棒。虽然,中国人对字面上的规定似乎太过死板,但是,他们一直是难以置信地友善待客。不论我们面对的一些规定有多傻,多不合理,但是,我从未想到对这里的任何一名摄影义工发脾气,他们只是专注于他们的工作,而且,带着一片热心和真诚的笑容。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他们赶去为我开门、提出为我拿行李、问我这些天过得怎么样、或者为我拿来一瓶水、或者在赛前为我拿来球员赛程表。从没有任何其他奥运会的自愿者和工作人员是如此的友善,那么的大方。这是北京奥运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我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一直对东方的世界着迷,花了不少时间学习中国文学、历史和文化。我认为,32年前结束的文化大革命使得中国开始往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虽然,现在的中国仍然遗留着传统社会主义的思维和官僚作风,但是,如今新一代中国人民显然会在国际社会中和全球经济中成为一股强大的、而又不具侵略性的力量。这里的人都非常友善,不要把这种态度误会地评价成一种他们的自谦。这种友善,是来源于他们的良好的教育,努力的工作和创意。从我在7年前来过中国后,这里发生了许多变化,而且,我敢肯定,今后的7年,变化会更大。我希望他们会往更好的方向变化,不过,那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股情景,不论对哪一种文化来说,都是很难下定义的。

文森特拉弗雷最后写道,尽管,我、Donald和Mike因为那些大型通讯社的专职“pool photographers”能够得到更好的摄影位置而感到不满,但是,我发现,世界各地的刊物中,有90%的都使用来自这些pool摄影师的照片。我只是希望,奥委会应当继续认同独立摄影师和体育项目的专业摄影师和小型独立刊物的重要性,继续让他们以自己独特眼光和角度来摄影报道奥运会。历史上,奥委会在这一方面做得很好,而且,奥运任务表明,他们会在未来继续这么做。我觉得,不论我们曾面对过什么障碍,但是,我们三名来自新闻周刊的“梦之队”成员,以及无数其他non-pool摄影师,在本届奥运期间都获得了摄下一些让人难忘的镜头的机会。这些照片并不是总是来自“最好”的位置,有时候,它们突然就来到你面前,随意的出现,你永远无法事先猜测到。为“某个”位置而走火入魔,是毫无意义的,同时,也是一种危险的固执。最让我们生气的一件事,并不是担心不能取得“最好”的位置,而是根本就不能取得一个位置。在好几个奥运赛场,non-pool摄影师都没法拍摄某一部分赛事的角度,这是必须在下届奥运会前解决的一个问题。

这届奥运会最大的变化就是允许我们从旅馆出来上去媒体中心的巴士时就直接通过“mag and bag”(安全检查),然后去各项赛事的赛场时,就再也不需要通过安检了。这省下了许多的时间和减少了很多烦恼。我很喜欢这条新的规则,希望在今后的奥运会上继续采用这种方法。当然,每届奥运都有它的缺点,而本次奥运的一个缺点,就是我们在奥运会期间,都是在一个虚拟泡沫(virtual bubble)里生活。与当地居民和文化的接触十分有限,就个人来说,这太令人遗憾了。当然,我在竞赛期间有机会与中国人交流,但是,他们的言行都完全是按照“奥运守则”,这一点本身就是一个奇妙的小世界和文化。我还与其他人讨论过,这些奥运赛场上的观众缺少了一点“能量”和“奥运精神”,前几届的奥运会上感到的能量要高得多。一名同事认为,这是因为在都灵时,奥运主办国允许人们卖啤酒,和观众在赛场上饮酒……,不过,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