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0/难觅踪迹的加拿大X训练营(组图)

img_5742_w.jpg

(星星生活特稿/捷克佳、贾际)在多伦多以东约30公里处的安大略湖畔,曾经有一处神秘的特工训练营。在现已辟为公园的遗址上,仅有的是一个防卫工事般的拱形纪念碑和四面随风飘扬的国旗。不过,从铜质铭牌上寥寥可数的几行介绍文字中,仍可以嗅闻到一些尚不算久远的历史气息。

这是国际情报界名声显赫的一所特工训练营,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开山鼻祖及日后的5名中情局局局长,詹姆斯·邦德007系列小说的作者伊恩-弗莱明,曾经启动冷战的前苏联密码员伊戈尔-古琴科,都与这个神秘的军事基地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

**X训练营1941年12月6日成立

X训练营是二战(1939-1945)中在加拿大设立的一个准军事和突击队训练营地的非官方名称,位于安省惠特比(Whitby)的安大略湖湖畔。今日惠特比的大无畏公园(Intrepid Park)便位于当年X训练营的遗址之上。“大无畏”这个名字得自于英国安全协调局(BSC)主管威廉·斯蒂芬森(William Stephenson)的谍报代号。

1999年出版的《X训练营内幕》(Inside Camp X)一书的作者林恩·菲利普·霍奇森(Lynn Philip Hodgson)从上世纪70年代便开始大量收集X训练营的相关资料,并进行有关人物的采访,他先后出版9部著作。自称半辈子投入到X训练营研究的霍奇森现在是斯库戈格(Scugog)镇的议员。

img_5697_w.jpg
(1950年从空中俯瞰X训练营 )

霍奇森对星星生活记者表示,在现今的版图上,X训练营的位置是西起科贝特溪(Corbett Creek,近Thickson Rd),东至桑顿路(Thornton Road),北抵(401高速公路以南的)CN铁路,南临安大略湖,占地面积273英亩(约折合1.1平方公里)。

现今的大无畏公园只有17英亩,绿茵茵的草地上只有一个拱形的纪念碑,高高耸立的旗杆上飘扬着四面旗帜,分别是加拿大1965年前带有英国米字特征的舰旗红国旗,和1965年以后采用的加拿大枫叶国旗,以及美国星条旗和英国国旗,代表着当年参与此营地训练的加拿大、英国和美国三个国家。现今,每年的国殇日都会在这里举行纪念仪式。

img_5623_w.jpg
(大无畏公园纪念碑铜质铭牌的文字介绍)

在BSC主管威廉·斯蒂芬森的直接指挥下,X训练营于1941年12月6日正式成立。这是战时加拿大乃至北美第一间秘密特工培训学校。设立这间训练营的最初考量是,在英国和美国之间建立一个联系的通道,因为当时美国受中立法案(Neutrality Act)的制约,禁止直接参与二战。X训练营开营的目的是为英国特别行动局,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战略情报局培训特工,然后投放到敌占区从事破坏和间谍活动。

非常巧合的是,日本于次日(12月7日)偷袭珍珠港,令美国直接卷入战争。关于有文献指训练营成立日期是12月8日,《X训练营内幕》作者霍奇森接受星星生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对人物的访谈中以及前往英国有关部门调查,确认训练营是12月6日成立。

img_5680_w.jpg
(X训练营用品陈列展)

事实上,即使在美国12月7日进入战争前,美国情报机构的人员便为即将开张的X训练营表达出浓厚的兴趣,准备派遣人员秘密参加X训练营的培训。时任美国战略情报局(OSS,即CIA前身)的首领的威廉·多诺万上校(William J. Donovan),高度赞扬斯蒂芬森教授美国人有关外国情报的搜集工作。筹备期间,中情局甚至直接将他们招聘人员培训的场址称为“农场”,因为X训练营是在原农场的基础上建立。

img_5670_w.jpg
(《X训练营内幕》作者霍奇森夫妇的座驾便是以CAMP X 1为标志)

林恩·菲利普·霍奇森的妻子马琳(Marlene Hodgson)也在丈夫的熏陶之下成为了这一领域的半个专家。据马琳介绍,X训练营最初是辛克莱农场(Sinclair Farm)。1940年春天,斯蒂芬森受命于首相丘吉尔,看中并购买这片后被称之为X训练营的加拿大土地用于军事用途。为不引起外界注意,基地还刻意保持农场的原有风貌,在外部看起来如同正常的农场,甚至在开始时还继续使用农场的木质篱笆,而不是常见的带倒钩的铁丝网。1940年9月,第一栋建筑物完工。

**加拿大总理竟不知情

X训练营由英国安全协调局(BSC)和加拿大政府共同管理。该营地的正式名称有很多: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以文档号称之为S 25-1-1,加拿大军方则称之为J-项目,英国情报部门军情六处下属的特别行动局(SOE)称之为特殊培训学校STS-103(Special Training School 103)。

《X训练营内幕》的作者霍奇森解释说,人们后来将其称为X训练营是源于周围好奇的百姓,因为X代表神秘。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X训练营的真正目的,加拿大国防部长詹姆斯·罗尔斯顿上校(James Ralston),和皇家骑警专员斯图尔特·泰勒·伍德(Stuart Taylor Wood)严守秘密,还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负责人,因为民众被告知,该处的电台天线是CBC的广播天线。

img_5692_w.jpg
(X训练营用品陈列展)

保密工作真可谓十分到位,加拿大总理威廉莱·昂·麦肯齐·金(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也蒙在鼓里,被排除在知情者之外。因为英国安全协调局(BSC)担心,总理麦肯齐·金会因为英国侵犯加拿大主权而关闭这间训练营。

麦肯齐·金出生在安省柏林(Berlin,1916年后改称为基切纳Kitchener)。他在1921年至1926年、1926年至1930年、1935年至1948年三度担任加拿大总理,在位时间长达21年,是英联邦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位总理。1999年,麦肯齐·金被历史学家评选为最伟大的加拿大总理。他的肖像现被印在加币50元纸钞上。

img_5689_w.jpg

img_5683_w.jpg
(X训练营用品陈列展)

X训练营另一个显著的特征是具有一个高精密的电信中心,被训练营的报务员称为“九头蛇”(Hydra),九头蛇来自于古希腊神话,是一个凶残的怪蛇。“九头蛇”可谓十分珍贵,在应对德国电台的窥探监听以及处理情报编码和解码上相对安全。X训练营选择的地理位置十分出色,地形地貌便于安全传送电码,毗邻安大略湖也便于接受来自英国的无线电信号。

“九头蛇”还通过陆地通讯线路直接与渥太华,纽约和华盛顿特区建立电报和电话联系。电信中心的发射机曾是美国一家电台的短波发射机,后来经过改装翻新成为“九头蛇”的发射机。

**学员接受多方面特殊训练

依据《X训练营内幕》作者霍奇森提供的数字,X训练营共为英国、美国、加拿大三国培训了500多名特工,但有英国报章称,X训练营培训的间谍、抵抗运动战士和盟国军官的人数高达2000多人。

受训的特工在X训练营期间需接受多方面特殊技能的训练,其中包括暗杀,爆炸,伪装、蓄意破坏,为抵抗运动提供游击战支持,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以及摩尔斯电码。营内非官方口号是“了解你自己,了解你的武器、了解你的敌人。”

img_5672_w.jpg
(X训练营用品陈列展)

据报道,2001年7月份,曾被视为最高机密的英国特别行动处(SOE)训练教材“英国特工训练大纲”被解密,并由英国公共档案馆在同年8月间出版。教材披露了二战时英国训练特工时如何用“卑鄙手段”进行暗杀活动和“处置”俘虏。

教材中透露,那些被招募进特别行动处的特工必须学习一系列破坏以及暗杀技能。其中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特工们必须学会在不幸被德国盖世太保逮捕以及审讯的情况下求生甚至自杀的本领。

霍奇森向记者证实,他在采访中了解到,按照培训教材,受训的特工人员如果在敌占区被俘,48小时内只能透露自己的序列号和军阶,为同伴争取撤离和销毁证据的宝贵时间。如果无法忍受酷刑,则其余的可以在48小时后有选择地说出。

**007之父弗莱明在此受训

在X训练营受训的传奇学员包括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弗莱明后来因为其虚构的人物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而闻名。据推测,詹姆斯·邦德的原型人物是弗莱明以威廉·斯蒂芬森为蓝本进行加工。

伊恩·弗莱明虚构的人物詹姆斯·邦德是一个冷血的特工,但弗莱明本人却并非如此。关于他有两个情节相似的版本,但地点不同,一个是在训练营内部的模拟现场,另一个是在多伦多市中心,不过,结论却是一个,即弗莱明在暗杀测试中未能过关。

据说,弗莱明领命去一家酒店暗杀一个危险的敌方特工,他手持装满子弹(实际上是空弹)的手枪,但却不忍心下手,因为他难以向一个没有武器又毫无防备的人开枪。他后来道歉说,“我不能这样杀死一个人。”

有一种说法认为,伊恩·弗莱明笔下的人物詹姆斯·邦德取自于多伦多一间同名的教堂。受训期间,弗莱明无法整个时间一直安置在训练营,所以有时他住在位于多伦多大道街(Avenue Rd)1107号的一个军方住所。大街的斜对面1066号,便是圣·詹姆斯·邦德联合教堂(Saint James Bond United Church)。这可能就是弗莱明选择詹姆斯·邦德名称的原因。

记者前往现场发现,该教堂已于2006年夏被拆除,目前正在兴建一座公寓。1107号也已经成为一间名为Marshall McLuhan的天主教中学,于1998年正式接受学生。但与学校相邻的1111号是一处与空军历史有关的建筑,多伦多市政府已将其列为历史古迹,但仍有人居住。

**叛逃者在训练营接受讯问

另一个著名的人物是叛逃西方的前苏联驻加大使馆密码员伊戈·哥萨柯(Igor Sergeyevich Gouzenko)。他的叛逃成为冷战历史上第一个最重要的国际事件,一些历史学家们认为,正是哥萨柯叛逃事件启动了冷战。

1945年秋季,加拿大皇家骑警选择X训练营作为安全的地点,讯问当年9月5日叛逃的密码员伊戈·哥萨柯,他揭露苏联布设在加拿大的一个庞大的间谍网。当时,日本宣布投降还不到一个月(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前苏联当时仍然是加拿大和英国的盟友。

在网络上查找伊戈·哥萨柯,最为显著的是他带头套的照片,CBC历史档案里也有电视主持人与他对谈的画面,他还高调出书披露一些内幕。据透露,更名换姓后的伊戈·哥萨柯据信居住在密西沙加的一个社区,并终老于此。

—————

缩写汇总:

英国安全协调局(BSC):British Security Coordination
(美国)情报协调局(COI):Office of the Coordinator of Information
(美国)战略情报局(OSS):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英国)特别行动局(SOE) :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
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
英国秘密情报局(SIS,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又称为“军情六处”(MI6, Military Intelligence, Section 6)

—————

**斯蒂芬森和X训练营的三任指挥官

英国安全协调局(BSC)主管威廉-斯蒂芬森是加拿大人,1897年出生于曼尼托巴省温尼伯,一战期间,他参加加拿大远征军,后成为英国皇家陆军航空队的王牌飞行员。战后,他由战场转入商场,游历四方广交朋友,并从1936年起为当时的英国反对党国会议员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无偿提供情报。

img_5707_w.jpg
(威廉在纽约办公室秘密录制访客的碟式录音器材和放大器)

二战爆发后,已担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将威廉派往美国纽约,让他秘密组建BSC,这是英国情报机构在西半球的总代理。威廉同时担任与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私下沟通的代表。在威廉的力荐下,罗斯福总统委任威廉·多诺万负责美国战时的情报机构-情报协调局(COI)。1942年,在COI的基础上,多诺万成立“战略情报局”(OSS),即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前身。

多诺万被后人誉为“美国情报之父”,而威廉·斯蒂芬森更可被认为是中央情报局的始祖级前辈。

在战时,先后有三人担任特殊培训学校STS-103(即X训练营)的指挥官。首任是阿瑟-特伦斯·罗珀·卡尔德贝克中校(Arthur Terence Roper-Caldbeck),第二任是理查·德梅尔维尔·布鲁克中校(Richard Melville Brooker),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的是卡斯伯特·斯基尔贝克中校(Cuthbert Skilbeck)。

此外,威廉·尤尔特·费尔贝恩中校(William Ewart Fairbairn)值得一提。二战前,费尔贝恩于1907年10月至1940年3月间曾任上海市警察局总教官,据说精通中国武术。费尔贝恩是1942年被派往STS 103 (X 训练营)担任总教练一职,接受这个任命时他已经57岁,但却需要训练比他年轻30岁的学员。从几张连贯的照片可以看出,他在与人握手的瞬间,便将人制服,足见其功力之深。

费尔贝恩是当时最有经验和成就的人物,以教授“暗杀”闻名。从英国特别行动局(SOE)将费尔贝恩送往X 训练营的事实证明,英国特工处对X 训练营十分重视。

**关闭训练营所有建筑物被拆迁

战后,该训练营被重新命名为奥沙瓦无线信号站(Oshawa Wireless Station),并移交给皇家加拿大通信军团(Royal Canadian Corps of Signals)作为军方的一个无线信号拦截监听站。奥沙瓦无线信号站一直持续到1969年,之后被关闭,为人所称道的发射机也在1969年后被弃用。

X训练营关闭后,所有建筑物被拆毁或搬迁,土地亦转让。有关X训练营的记录或根据官方保密法被封存,或在二战结束后被销毁。但关注的人却越来越多,《X训练营内幕》的作者霍奇森只是其中的一人。霍奇森向记者表示,当年出版第一本书时,曾经受到皇家骑警的调查,并被威胁要投入监狱。但现在,他已经不会有这样的顾虑了。

2001年,加拿大电影制片人麦考马克(Jeremy McCormack)还制作了一部名为《X训练营》电视纪录片,一些曾受训的原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特工面对镜头公开讲述训练营当年的情况。该片曾参展当年的棕榈泉国际电影节。

今天,X训练营遗址几乎没有存留任何标志。虽然几个爆炸训练时的弹坑在临近湖边的草丛中仍清晰可见,但营地所有的建筑物在1969年被拆除推倒,一些被填充到安大略湖中。如果沿湖滩行走,仍可以找到一些残存的碎片,但在湖水多年的冲刷之下,棱角已经磨平。霍奇森告诉记者,他收集的X训练营残留物已经以吨计算。

img_5720_w.jpg
(X训练营目前仅存的建筑物已迁至他处)

目前仅存的建筑物是整体搬迁至他处的一栋房屋。霍奇森告诉星星生活记者,为节省拆迁费用,1971年,当局将一些房屋以一元的超低价钱对外出售。一个动物爱好者,西森斯女士(Mrs. Sissons)购买了其中一栋房屋,她将屋顶拆掉,然后租用平板车将房子运至动物庇护所。记者前往现场察看发现,从外表看,与普通的平房无异,但实际上整栋房屋早已弃用多年,门窗也已经用木版封死。

据了解,致力于维护X训练营的民间组织“X训练营历史学会”(The Camp X Historical Society)目前正积极筹款,试图将这座仅有的平房迁回原址,并在此基础上设立纪念馆。当地报章中也不断有读者建议,当局应当采取行动保护X训练营遗址,令这段珍贵的历史再现。

1 Comment

  1. 五瓣丁香

    这个故事真实中又充满历史的神秘感。非常有吸引力。
    007作者那段,很动人。
    可以想象,当年有多少精英,在这个训练营里做一些至今还没法明示天下的事情。
    很喜欢读这类文章。信息量大,又有趣。还让人联想,感悟。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