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0/华裔督察涉索贿案控辩双方激辩

控方指卫生督察认为新移民好欺负 辩方称东主习惯行贿

明报/现年44岁的华人卫生督察Kerry Wong,涉嫌于2007年7月在位于韦斯顿路(Weston Rd.)2833号Weston Sports Bar & Cafe酒吧作卫生检查时,藉词帮助酒吧的华人东主撤销罚款,向东主索取贿赂。东主康洪海先生昨日在法庭上作供称,卫生督察Kerry Wong通过反覆检查的方式,摸清他们新移民的身分之后,认为他们好欺负于是手索取贿赂。

而被告的律师则指称康洪海的证词前后有矛盾。而且律师认为,是康洪海依据他以前在中国国内经商的经验,以为可以通过贿赂的方式解决卫生检查不合格的问题,因此决定把卫生督察拖下水。

康洪海作供时称,他与妻子在2004年来到加拿大,于2005年10月开始经营那间位于韦斯顿路的酒吧。

2007年6月,Kerry Wong第一次来到酒吧检查卫生,当时他对有顾客带狗进酒吧不满,而且指出酒吧的后门没关,会有苍蝇蚊子飞入,于是给了一张黄牌(有条件通过),督促酒吧改进。

过了一天,Kerry Wong再次来到酒吧,看到酒吧已经给后门装上纱门防蚊虫,而且冷气保持运转,还安装了一个防蚊虫的电子装置,于是就给了一张绿牌。

但到了7月,Kerry Wong再次来到酒吧,称接到投诉,有人举报酒吧的地板和墙壁肮脏,店内的垃圾又没有倒掉,冰箱里面没有温度计等问题,林林总总加起来要罚款2500元。

康洪海回忆说:“我当时很紧张,因为2500元的罚款就太多了。我就告诉Kerry Wong,我要上法庭申诉,而Kerry Wong告诉我,如果我上法庭,后果会更严重,首先罚款数额会更多,而且会有不良纪录,甚至连开酒吧必须的酒牌都保不住。。”

“我说,那我卖掉这家店,不做这个生意总行了吧?Kerry Wong又说,卖也卖不出去,因为酒吧已经有不良纪录。他甚至还自称,他是多伦多警方32分局的便衣探员!”

听了这样的话,康洪海感到很紧张,因为开店的钱是他和妻子吕延辉辛辛苦苦挣来,还问亲友借了不少。如果卫生督察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几年的辛苦就没了。

康洪海指,Kerry Wong当时又安慰他不要太紧张,因为Kerry Wong有朋友在市府的电脑部门工作,管理消防,卫生等部门所有告票纪录的输入,可以帮得上忙,因为如果告票在一周之内没有输入,就会失效。

据康洪海称,Kerry Wong当时还声称,他有一个朋友做餐馆生意,收了7000元的告票,结果给了4000元,事情就摆平了。

听到这里,康洪海开始感到怀疑,觉得加拿大怎么会发生公职人员勒索钱财?这个卫生督察是不是假的?这时候,Kerry Wong说,他可以打电话给在市府电脑部门工作的朋友,看对方是否愿意帮忙解决这个问题。“我虽然半信半疑,但觉得这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也就同意试一试。”

第二天,Kerry Wong打电话,要求与康洪海见面时,康的妻子也要在场。等到Kerry Wong第四次来到酒吧,粗略检查了1分钟之后就给了一张绿牌,而前几次检查,都至少花费5分钟。然后Kerry Wong称暂时没有联系到朋友,下次再见。

过后康洪海接到Kerry Wong的电话,得知Kerry Wong的朋友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但需要1400元。康洪海说:“我和他商订好再见面的时间,但我和妻子决定不去取钱,而是准备好MP3录音机,把Kerry Wong和我的对话录下来,同时向警方报告。”

Kerry Wong再次到来之后,康洪海用藏在左胸口袋处的录音机,试图录下双方的对话,但录音质量非常差,令人难以听清内容。当时康洪海再次问,生意不好,钱能不能少给一些。而Kerry Wong据称回答说,钱不能少,如果康洪海上法庭,损失更多,酒牌也保不住。

康洪海觉得已经录下关键对话,于是叫妻子藉口去银行取钱,借机打电话报警。Kerry Wong见康洪海的妻子久去不返,曾一度离开,再次返回时,就被已抵达现场的警员盘问。

指原告作供靠猜辩方质疑可信程度

对于康洪海的证供,Kerry Wong的律师科比(Daniel Kirby)提出一套相反的理论,称由于康洪海夫妇来加国之前在中国曾长期作生意,已经习惯了采取贿赂政府官员的手段解决问题,因此在两次收到黄牌警告之后,也打算收买卫生督察Kerry Wong。

对于科比一再追问康洪海是否认为贪污在中国是很常见(Normal)的情况,法官表示了疑虑。科比解释称,他并非对中国和中国官员作道德评论,只是想指出,康洪海根据自己的个人经验和认识,向Kerry Wong提出用钱解决问题的办法,结果引发索贿案。法官接受了这一说法。

康洪海过后在回答科比的问题时表示,中国官员的贪污事件时有发生。

科比随即又指出,康洪海回忆Kerry Wong第一次来检查时,声称问题是有顾客带狗进酒吧,而且酒吧的后门没关。但在有康洪海签名的第一张黄牌通知上,餐馆的问题却是冷热水没有水压显示,地板不干净。对此,康洪海表示已记不清。

再加上康洪海不能确认自己在初审聆讯时作供称,当时Kerry Wong第三次前来时曾表示可能会有罚款,但需要向上头请示。科比因此对康洪海的证词可信程度表示质疑,提醒康洪海如果记不清事实,不要提供猜测性答案。

最后康洪海称,Kerry Wong并没有说纠正问题就可以得绿牌,否则会有告票和罚款,相反他是说不纠正问题就会被停牌,就算是给了绿牌,仍旧会被罚款。

审理今日将会继续。康洪海疲惫地说:“没想到这宗案件会拖这么久,我已经精疲力竭了。我姐姐癌症晚期,本想在国内多陪她一些时间,但因为审讯,我只能赶回来。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报警打官司了,有什么吃亏的,就往肚子里咽吧。”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