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0/中国移民北极探险手记

(星网专讯/大陆移民北极探险队袁宇特约报导)

3月8日(星期三,第一天):

早晨7点,第一批队员已经前往机场。Alice突然打来电话,问几号口登机?天那!这么细心的女孩,居然忽略了这事儿,上了路才想起问。虽然我是第二批出发,但我也从没有看过我的机票,为了怕犯和Alice一样的错误,我马上打电话问柳杨。

9点,第二批队员也上了路,一路通畅,很快到了机场。突然发现对讲机忘带了,又一个平时细心的队员出了小差错。看来再认真地准备也会有失误,好在无关大碍。

11点整,飞机准时起飞。想到从濒临大西洋的五大湖横跨北美大陆,直飞太平洋,再跨越万水千山抵达北冰洋,心中难免澎湃起伏。从多伦多至温哥华,10,972公里,飞行近5小时,比当初移民登陆时多用了一个小时。

np01.jpg

np02.jpg

np03.jpg

np04.jpg

在温哥华机场候机厅,第二批队员与先期到达的第一批队员会合。大家互道问候,好像久别重逢。之后,又一起换乘仅有50个座位的支线飞机,飞向我们的集结地和真正出发地“白马”城。

飞机飞行了2个多小时,渐渐地一片银装素裹的广阔原野出现在眼前,跑道上覆盖着一层积雪,天空还飞舞着雪花,北国边城“白马”,我们来了。

3月9日(星期四)

早晨9点,13个人终于从前一天晚上分住在仅一街之隔的两个青年旅馆齐聚到一起,先到旅游中心索取了一大堆资料并观看了一部15分钟的YUKON纪录片。近12点踏上了前往北极的征途。Klondike highway宽且平,大家一路欢声一路歌,并不时停下来拍照,傍晚时分虽发生了一点意外,但有惊无险,9点左右顺利到达DAWSON CITY。

np05.jpg

np06.jpg
队员们在“北极圈”的标志牌前合影

3月11日(星期六)

从Eagel Plain至Inuvik 372公里。

今天要经过两个险恶的山口,因大风雪封路,所以大家早早地就起来准备,9点整就出发了。前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雪,车开在上面很松软,没有那么滑,路也较前一天宽。大家期望着能早一点冲进北极圈,40多公里转眼就看到了那令人心驰神往的北极圈坐标。大家迫不及待地把车窗放下,欢呼雀跃。不等摄像师架好机器,几个身影已跃上光滑的小土丘。大家把珍藏已久的中加两面国旗第一次拿了出来,合影留念。然后,在北极的旷野上舞动两面国旗,跳跃、翻飞,纵情抒发那蕴藏已久的豪情。

np07.jpg

np08.jpg

np09.jpg

进入北极,路两侧的树明显变得疏而低矮,再往前走竟然天地一色,一片苍白,很容易引起视觉疲劳。坐车的人纷纷昏昏睡去,三辆车的司机却全神贯注地仔细驾驶。老天格外地眷顾我们这13个远方的来客,风停雪止,车队平安顺利地通过了几个山口,进入了西北地区。

西北地区的路大多笔直而宽阔,麦肯齐河(Mackenzie)流淌到这里已非常开阔而平坦,渡船高高地架在岸边,车驶上厚厚的坚冰,驶过北美第一大河——麦肯齐河。我们在路上还幸运地看到三群动物,5、6只雪白的北极兔像5、6个小雪团在雪原上跳跃;相距仅一公里,远处山脊上十几只麝香牛在奔跑;在到达Inuvik之前的2-3公里处4只Mooses出现在公路近旁,雄硕而胆怯,一看到我们,转身就消失在林海之中。

3月12日星期日(星期日)

从Inuvik至Tuktoyaktuk,182公里。

早晨9点,在去加油的路上,我们顺便参观了Inuvik著名的教堂。教堂内外都是圆形的,洁白的和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

np10.jpg

加完油,车队浩浩荡荡驶上“冰河”大道(新名),向Tuktoyaktuk进发。河面很宽,在中间开出一条车道,并排可以行驶5-6辆车。最初有人担心冰的承受能力,不敢并排行驶,当我们看倒数吨重的大卡车还载着铲雪车呼啸而过的时候,这才放心。车队行驶了3个多小时,两边的河道越来越宽,直到望不到边际。渐渐地,一个小村落出现在右前方,我们终于到达了北冰洋。

在一位老人的引导下,我们一行13人找到了当地小有名气的Ragen酋长家。Ragen是位很有经营头脑的人,每件事、每笔钱都算的很清楚。当他知道我们有5个人准备在北冰洋上搭建Igloo(冰屋),并打算在里面Camping时,他大概是被我们的勇气打动了,破例免掉了这笔费用,找来两位因纽特小伙子,驾行摩托雪橇,载着我们几个驶进了北冰洋。

在一座冰丘旁边,我们停了下来,在背风坡平缓处开始取雪砖搭建冰屋。人多力量大,雪墙很快就有一人多高。但从搭建的过程来看,他们并非内行,每层砖并没有压缝,以至搭到后面无法封顶,砖放上去就往下掉,我们戏称为“小秦姬”遗址。

np11.jpg

幸运的是,在更远的地方,我们找到了3个搭好的冰屋,而且搭建得很规范、很漂亮,我们就决定在这里做一次极限Camping。

np12.jpg

返回Ragen家,吃了顿极简单的晚餐,带齐所有装备,乘着星光月色再次驶向北冰洋的深处。我们的基本装备是-40℃的睡袋、防潮垫、皮垫子,再加上其他队员资助的0℃左右睡袋,穿上所有带来的衣服(里外大约4-5层)。铺好铺盖,几个人站在外面等待着北极光的出现。

大约12点多,蔚蓝的夜空闪现出一道妙曼的绿光,由暗变亮,随意飘舞,犹如拖着长裙的仙女在空中翻飞,转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忽然,又一道绿光划破夜空,贯穿东西,好似一座鹊桥架上夜空。可是,当大家准备拍下这美妙的景象时,却发现所有摄影器材都已经冰僵了,甚至连聚焦环都拧不动了。这时的气温已经降到-40℃以下,严寒测试着每一件东西,所有软的东西都会变硬、变脆,一碰就断。

极光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渐渐地停息,我们也已冻僵,赶紧钻进冰屋,两个人一组。冰屋并没有比外面高几度,说话、呼吸冒出来的热气,几乎使你看不见对面的东西,赶紧钻进自己的睡袋。陪我们搭建冰屋的因纽特小伙子告诉我们,这也是他第一次住冰屋,大家又神聊几句,不知不觉开始梦游北极。

3月16日(星期四)21点30分

历时9天,行程3080公里,我们北极探险队13人胜利凯旋返回白马。

清晨,从Dawson出发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medicine dog racing。今年由于经费原因,只有6支参赛队伍,狗儿们一个个跃跃欲试,奋勇争先,扬尘而去。我们也随即踏上此行的最后一段征程。

np13.jpg

np14.jpg

3月18日(星期六)

得意于老天的眷顾,一路无风无雪,预留3天的机动时间成了大家放纵身心的大好机会。18日我们分两批体验了一把雪地摩托的风驰电掣。也许是一路在冰雪道路上行驶,格外小心谨慎,现在终于可以没有任何顾虑,酣畅淋漓地疯狂了,5、6辆雪地摩托在林海雪原上犹如脱缰的HOSKY,把雪地摩托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至(60公里/小时以上),连我们的安全驾驶模范DAVID和后勤模范ALICE夫妇也加入到竞速的行列,一路赶超,3个小时的路程,2个小时就跑完了,要是在HIGHWAY肯定吃罚单。

np15.jpg

np16.jpg

np17.jpg

np18.jpg

np19.jpg

第二天,大家又乘兴沿ALASK A HIGHWAY 前往KLUANE国家公园做了一次逍遥自助游。当晚霞升起时,大家先后来到离“白马”26公里的温泉,飘在47C的温泉上,赏晚霞,数星星,洗去12天风餐露宿的征尘,这无疑是结束旅行的最佳方式和最佳奖赏了。

np20.jpg

不仅如此,老天爷真是对我们太慷慨了,在临别之时又送给我们一份别致的礼物,用美丽的极光送我们踏上回家的路。


北极圈内渡过4天 中国移民探险队返多伦多

2006-03-27 11:07:53

中评社香港3月27日电/由加拿大中国移民组成的北极探险队日前完成了他们的探险之旅,当地时间25日晚上,加拿大北京协会举行座谈会,由部分探险队队员介绍他们的北极见闻。

据北美《世界日报》报导,北极探险队由加拿大 13 名中国移民组成,他们于3月8日从多伦多出发,飞抵白马市,然后驾车前往北极。据探险队队员袁宇介绍,探险之旅相当顺利,整个行程 3100 公里,在北极圈内,他们渡过了4天。

北极圈以北纬 66.33 度为界,北极探险队在进入北极圈后,继续向北而行,最后到达北纬 69 度的地方。在那里,队员们打开了随身带去的加拿大枫叶旗与五星旗,并在那里拍照留念。此两面国旗分别由多伦多市政府与中国驻多伦总领馆赠送。

北极给他们的印象深刻。即使在回到多伦多近一周后,他们谈起来还是相当兴奋。不过,每个人对北极的第一感觉略有不同,袁宇就感到北极“壮观”,李哲清在看到北极时,则有 “悲凉”之感。

这次是北极探险队队员首次进入北极圈,不少人都表示下次还会结伴去探险。但是具体的探险计划尚在商议中。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