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6/2313华人候遣返 69中国罪犯滞加

全球最多 哈珀访华料谋善策

明报/拿大是罪犯天堂?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一份内部文件披露,全加共有超过1.7万人罪犯及难民申请失败者正等候被遣返、离开加国,当中2313人为中国人,向来位居抵埠移民来源第一位的中国,原来也是被执行遣返人士最大的来源国。

该文件由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依资讯自由法取得,为CBSA在2009年8月有关遣返作业档案的最新统计。根据统计,已经完成遣返前风险评估、被认为可以遣返、只欠旅游证件的人,全国共有17,846人。这些人被CBSA列入入执行遣返名单(working inventory removal category)中,这些都是申请难民被拒,或被界定为罪犯者,皆为无身分人士。

在这17,846人中,2313人为中国人,中国是这批等候遣返者的最大“来源国”,占超过12%。统计指出,这批2313名中国人中,有3%、即69人是罪犯,其余是申请难民失败人士。

第二位的是墨西哥人,有1976人,当中2%为罪犯;第三位是印度,有1692人,其中3%是罪犯。第四、第五分别为巴基斯坦及美国。

就罪犯而言,中国的69人仍然是所有等候遣返者来源国中之冠。

CBSA报告同时指出,虽然中国是目前有最多需要遣返人士来自国家,但2008年成功遣返的只有274人,而目前需要遣返回中国的人数,是去年一年遣返回中国的8.4倍。

反观其他国家,去年有3811人遣返至墨西哥,2465人至美国,回到圣文森暨格瑞纳丁(S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东加勒比海岛国)有311人,到中国274人,到牙买加246人。

CBSA报告说,遣返无身分人士所需花费可天壤之别,例如开车护送至美国边境,遣返至美国可能只需要不到100元的油费。但如果是一名危险国际罪犯,在所有上诉渠道都失败后,加拿大欲将此人遣返,有可能要部署大量警力,甚至要租私人飞机执行遣返,飞机上除了警察,可能还要配有医护人员,如此花费需要50万元。

不过,报告说,除掉一些极端例子,一般遣返无身分人士,在不需要CBSA人员护送下,平均花费是1500元;如果需要2名官员护送,则需要1.5万元。

以17,846人需要遣返为例,即使不需要人员护送,一人花费1500元,也需要2676万元,才能够完全执行。

中国倘开绿灯 可加速遣返

李克伦认为,加拿大面临中国无身分人士无法及时被遣返的困境,极需要中国政府帮助签发可返回中国的旅行文件,这个问题已是加拿大最希望与中国政府协商解决的优先议题,他并预测,总理哈珀在12月中国访问期间,极可能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解决问题。如果哈珀在访华期间宣布签署有关加速遣返中国无身分人士的协议,李克伦也认为绝不为奇。

李克伦说:“赖昌星这种特别案例就不一定,但其他藉藉无名的中国无身分人士,2010年新年有可能是他们在加拿大所度过最后一个新年。”李克伦说,在哈珀自中国返回后,有可能遣返中国无身分人士所遭遇,中国签发护照等旅行文件太慢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等候遣返名单 赖昌星不上榜
与李氐兄弟同属暂缓遣返类

等候执行被遣返的中国人有2313人,其中是否包括鼎鼎大名的赖昌星?答案是:不。

CBSA根据难民申请者身处的不同申请阶段作出各类统计。例如,第一类被列为“不能执行遣返”者(unenforceable removal category),他们或在等候难民申请审结,或等候永久居民身分,这类人共有85,669人。

第二类为“暂缓遣返”者(stay removal category),他们属于难民申请失败,但因为还在进行法庭程序、或等候遣返前风险评估而被暂缓遣返,这类人士有14,832人。赖昌星、李东哲及李东虎兄弟均属于这一类。

第三类属于被已发出遣返令,要求他们自愿离去,离境时间未到(warrant removal category),这类有41,576人。

第四类也是最急迫的一类是本文所指的17,846人,他们是离境时间已到却仍未离境,被列在将被执行遣返名单(working inventory removal category)上,但因为仍未有旅行证件而未能成行。

以赖昌星为例,虽然没有身分,但他已获工作许可,已经合法在温哥华工作,其余没有身分的人士,很多也都有工作许可,可以合法工作,赚钱养家,当中也有人缴税。

移民顾问任立三指出,不少中国无身分人士,以为只要一直在工作,且向加拿大缴税,最终应该可以得到合法身分,但这样的想法确实与法不合,根据移民及难民法,不管你是不是工作,也不管你有无缴税,最终均改变不了非法居留的事实,虽然等待遣返的过程可能很久,也没人可以预测多久,但当CBSA找上门来,还是有机会被遣返。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