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8/对付疆独超限战,北京须对症下药

-对付疆独超限战,北京须对症下药
-三股势力传发难,乌鲁木齐汉人惊恐
-买七百利斧大批木棍,维人扬言血洗乌市
-骚乱后蚀数百万,汉人冒死做生意
-新疆乌鲁木齐市仍萧条,武警街头戒备
-被殴香港记者:武警先打人后索证件
-港媒反驳当局:难造事实,安插罪名
-指香港记者违规采访,新疆新闻办被轰
-新疆新闻办势激起港人愤怒 十.一上街抗议
-分析:指鹿为马的新疆新闻办
-李平:新疆问题的“三不”困局
-世维大会吁中国撤出移民 舒缓新疆局势


对付疆独超限战,北京须对症下药

东方日报/新疆乌鲁木齐局势再度趋紧,当局发出警告,称不法分子近期在街头闹事,要求市民尽量少上街,并储备水粮。当地人心惶惶,犹如空城。疆独组织挑起维汉冲突,制造社会恐慌的策略一定程度上得以实现,并且成功地挑起汉族民众对政府的不满。

自“七五”街头暴乱之后,疆独组织调整策略,以小股多群的方式,展开游击战、神经战。从一味纵火砍杀,到制造社会恐慌的转变,从单纯制造暴力事件,向争取国际社会支持的转变。以最小代价获取最大成果,这种超限战方式,与阿盖德组织对付美国的手法极为相似。

从现在的形势看来,疆独组织准备在乌鲁木齐与当局展开持久战、消耗战。只要紧张局势长期得不到缓解,当地社会的经济发展就将陷入困顿,而且当地汉人有可能外流返回内地,当局实现长治久安的目标将会失去支撑。

从疆独组织策动今年一系列暴乱的过程来看,组织之严密、应变之灵活、斗志之顽强、指挥之高效、网络之健全,实在不可小觑。很多疆独“拮针党”罪嫌被捕后,仍然叫嚣要“炸死汉人”,“拮针党”又以年轻人居多,其中还包括为数不少的妇女与少年。可以说,这些疆独恐怖分子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而是有着强大组织保障的亡命之徒。既软又拖重兵虚设

对于这些有组织有纲领的疆独恐怖组织,当局必须摧毁其指挥中枢,断绝其经费来源,挖掉其群众基础,瘫痪其组织联系,多管齐下,齐头并进。特别是要像美国对付阿盖德组织一样,毫不手软,毫不留情。以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这是历来平乱治暴的不二法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今次北京处理乌市暴乱,一方面失之于软,另一方面又太过拖拉,以致局面难以收拾。当局在治暴平乱中,除了高喊“依法严惩”之外,别无良策。所谓重兵威慑变成形同虚设,既震慑不了疆独恐怖分子,亦没有让汉人有切实的安全感;所谓维稳工作队落基层,下去一窝蜂,走时一阵风,也未必能够奏效。

应当承认,新疆维族民众中有不少人同情与支持疆独恐怖组织,否则难以理解为何“七五”暴乱后,当局抓捕了上千名暴徒,仍会出现这么多的“拮针党”。这实际上也警示当局,少数民族地区基层政权的瘫痪与无力,是分裂势力壮大与发展的温床。

另外,那么多的妇女与少年加入疆独恐怖分子之列,也折射出当局教育与统一战线的失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新疆今日之不堪局面,虽然有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背后暗中插手的因素,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因。将责任完全推给美国或者热比娅,是政治短视的表现。当局必须痛定思痛,认真检讨治疆方针,切不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以不折腾来掩饰矛盾。

三股势力传发难,乌鲁木齐汉人惊恐

东方日报综合报道/新疆乌鲁木齐气氛仍然紧张,自传出维吾尔族人将策动报复袭击后,市内人心惶惶,商场停业,学校停课;当局在各汉人住宅区均贴出告示,指“三股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可能在近三日进行暴力行为,呼吁汉人小心,除要求每户派出一名男子保护小区,又下令老幼三日不准外出。乌鲁木齐公安局连日开会,部署加大在人流密集场所进行监控,但有汉人则不满当局未派员在小区内巡查。

在传出维族人会再闹事后,乌鲁木齐当局在市内各小区贴出通告,称“三股势力”可能在近三日实施暴力行为,要求居民做好护楼护院工作,又要求每家每户派一名男子保护小区,并下令院内老人、小孩近三天不得外出。

汉人不满无武警巡小区

曾经当过兵的汉族男子姚旋前晚负责守区,他表示彻夜未见武警或公安巡区,又表示区委要求他们不要手持自卫武器,令他们很气愤,“我们转到凌晨五点多,小区周围就没有见到过一组武警,或者是公安特警去巡逻。”

乌鲁木齐虽由武警、公安大批进驻,但连日仍有零星示威。甚至有传周日深夜,曾爆发汉、维两族打斗,造成两名维人死亡,但消息未获官方证实。在紧张气氛下,乌市商场昨再度停业,原订昨日复课的中小学临时再停课,中学的操场继续成为武警的驻扎地。

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一连两天召开专题会议,要求对全市各区域、人流密集场所严密布防,特别是公交车辆、中小学校、医院等重点公共场所,做到处处都有警员,以严厉打击犯罪分子。

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前日往慰问各族教师时表示,“七.五”事件和拮针事件是境内外民族分裂分子预谋、策划的,要求各族教师认识他们的分裂行径。巴基斯坦外交部前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乌鲁木齐的拮针行为,称“三股势力”破坏中国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企图不会得逞。江浙民众刻意远离穆斯林

另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在乌市拮针事件发生后,江苏及浙江的穆斯林乘坐巴士时,遭其他民众刻意远离,又遭的士拒载。南京前日有三百名身穿白衣、头戴白帽的穆斯林到市政府前示威,他们衣服上贴有“政府要讲诚信”及“不准歧视少数民族”的标语。

另外,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结束在欧盟访问,她于明日将前往捷克,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一同出席一个以亚洲的民主和人权为主题的大会。

买七百利斧大批木棍,维人扬言血洗乌市

香港苹果日报/新疆乌鲁木齐市局势持续紧张,种族大冲突随时再爆发。昨日有消息指,乌市维族人已购买数百柄利斧和大批木棍,声称要“血洗乌鲁木齐”。当局向居民发警告,市区道路晚上继续实行交通管制,中小学继续停课,机关单位继续提早放工,居民小区要自发组织自卫队守家护院。民众对当局无力保障社会治安而抱怨。

维人买七百斧图血洗乌市

尽管新疆当局严控消息传播,但内地民众仍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乌市讯息。昨日有消息指,当地气氛持续紧张,汉维两族仇恨不断加剧。更有自称是知情人士透过互联网透露,有维族人在乌鲁木齐华菱市场,一次过购买了700柄斧头和大批木棍,声称要血洗乌鲁木齐。华菱市场是乌市最大的五金钢材批发市场,但消息未获当局证实。

在天山区居民小区,则到处可见当局贴出的公告,指三股势力(即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最近三天或会发动恐怖行为,要求各小区做好“护楼护院”工作,每家派一名男丁参加护院巡逻,警告老人小童不要外出。有参加护院的男子称,现在全靠自卫,“没见过一组武警或公安特警”,抱怨当局不能保障治安。

乌鲁木齐当局继前日下令机关单位提早于下午5时收工(当地日落较迟,通常是晚上8时才收工),这一政策昨日继续,市民纷纷提早收工返家。已停课多日的中小学昨接通知继续停课,且复课无期。一些校园成了军警营区。乌市昨晚继续实施通宵交通管制。

乌市繁华商业区,很多商店停业。市中心人民广场附近的乌鲁木齐王府井百货大楼,原本周一仍有营业,但昨日接到通知,要关门停业。开门营业的商厦加强保安,入店要先搜查。有市民称特别担心人身安全,“下了班赶紧回家,晚上尽量不出门”。前日传有维汉民众冲突的二道桥,昨仍有大批军警把守。维人聚居的大巴扎及市内各公共场所到处是武警公安。巴士有持枪武警跟车,乘客稀落。

严控汽油化学品出售

新疆公安厅等多部门近日发出联合通告,宣布加强对重点危险化学品,包括汽油等的管理,实行实名登记购买制度。购买者要登记身份证号码、住址等;无营业执照、身份证、准购证的,任何单位不得向他们销售;罐装石油气及汽油严控零售。对违反通告致出事的,要追究有关单位及人员的刑事责任。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昨日称,乌市汉维两族矛盾恶化,汉人与维人已经无法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呼吁中国政府撤出汉族居民,并称北京只有改变政策,与世维大会主席热比娅进行对话,才能真正解决新疆的问题。热比娅早前曾反驳北京指控她在背后策动新疆骚乱:“我的影响力没那么大,可以让上万人上街参加暴力游行。”

本报记者/中央社

骚乱后蚀数百万,汉人冒死做生意

明报记者乌鲁木齐报道/“7.5事件”和“针筒事件”严重打击了乌鲁木齐营商环境。一名长期在新疆营商的汉族肥料商直言,短短两月间亏蚀数百万元,公司面临停业,所住的屋苑楼价亦插水60%,“我们估计国庆前还会有大乱,很多经商的朋友都说准备离开乌鲁木齐暂避”。

种棉花幼苗全部被拔掉

原籍湖北的马姓商人17年前到新疆经营农产品和广告生意,自言“走遍南北疆,与维汉最低阶层的农民接触极多”。但他对南疆维族人的仇汉情绪感到震惊,“政府委托我在喀什盖帐篷(温室)给维族农民种棉花,改善他们的贫困,但他们在上个月,竟将已长到1尺(约30公分)高的幼苗全部拔掉!”他说,维人不是不想种棉花,拔苗纯粹是为了表示对抗。“到了汉族农民丰收时,维族人又不满贫富不均,矛盾已深化到政府怎么做也不满意的地步”。

自7.5骚乱后,乌市气氛一直紧张,“许多在乌市采购肥料的人都撤走了,我仓库里囤积了上千吨肥料卖不出去,亏了几百万,平时一年下来也就赚这么多!”他说,新疆本来是非常好的地方,消费能力比长春强10几倍,“做生意的价格都很高,赚很多,又有石油和天然气,潜力非常大,我非常喜欢这里。我儿子在北京读书,我在乌鲁木齐买房住,但这两个月这么一闹,房价真是一落千丈,以前是4000元(每平方米),现在只跌到1000多元!”

震惊仇汉情绪国庆前还会乱

马姓商人表示,跟很多经商友人讨论时,大家都认为国庆前,乌市还会发生骚乱,“朋友们都说,国庆前一个星期都关门,离开新疆”。

但他却选择冒险留下来,希望继续奔走挽救公司生意。刚刚访问完毕,他就开覑车子直奔北疆鄯善推销肥料去了。

新疆乌鲁木齐市仍萧条,武警街头戒备

星岛日报/新疆乌鲁木齐市气氛仍然紧张,部分路段继续实施交通管制,大批公安、武警在街头巡逻、戒备。市面萧条官方透露,本月六、七日两天内,至少再收到七十七宗“刺针党”刺伤人的报告,令总被刺人数上升至六百一十人。警方则表示,已拘捕四十五名疑犯。

乌市主要道路从前晚九时至昨天上午九时实施宵禁,但周一传出有民众冲突的市中心二道桥一带,昨天并未取消交通管制,仍有大批武警把守。相距不远的旅游热点大巴扎,因汉人不敢光顾,显得非常清冷。

“最近很少出门了,害怕嘛。”一位年轻女子说,“实行交通管制,也很不方便。市内的中小学,原计划本周五复课,但目前局势并无太大改善,有学校透露,何时上课要等上级通知。

市中心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公营大型百货商场,前天原本开门营业,因担心治安问题,昨天也关门停业。有职员透露,是当天早上接到政府通知要关门。

前来购物的民众知道该百货公司不营业后表示,特别担心现时的安全问题:“肯定会担心,你看马路边小商店,小卖屋,他们不开业是很正常。但老百姓会怀疑,(大百货公司关门),可能显示危险性相当大。”

乌市公安局一连三天召开专门会议,部署对全市区人员密集场所,尤其是对巴士、中小学校、医院等重点公共场所,进行严密监控,要做到“车车有警力、公共处处见警力”。新疆自治区也通令各单位加强内部防范,一发现刺针犯罪活动,立即报警。

乌市公安局一一○报警台证实,从本月六日晚五时至七日晚间五时的二十四小时内,该台共接到七十七位遭针刺民众的报桉,其中二十一人为男性,五十六人为女性。当局日前曾说,从上月中旬至本月四日,乌市共有五百三十一人被刺伤。

当地警方还表示,现已拘捕四十五名涉嫌与刺针桉有关的疑犯,其中十二人被刑事拘留、八人被批准逮捕、八人被批准强制隔离戒毒。

新疆公安厅等昨天发布通告,规定自即日起,对购买危险化学品或剧毒化学品实行实名登记制度,以便加强管理,违规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被殴香港记者:武警先打人后索证件

明报/被新疆新闻办形容为“指手划脚、涉嫌煽动群众”及无证采访的3名香港记者称,这些指控与事实不符,强调当日均持有有效记者证采访,其中now新闻台摄影师更说,武警是“先打后问有没有记者证”,即使他表明有证件并多次表明记者身分,仍然被打。

now新闻台摄影师林振威昨接受该台访问时指出,当时他的驻京记者证放在裤袋内,武警打了他几下后,才问他有没有证件,“我话有(当时被绑覑,所以不能拿出证件)……我表示(记者证)在裤袋,但他(武警)没有把证件拿出来,之后拖我到另一处继续打我!”

林振威忆述,当天获释后,有指挥官对他、无铫记者林子豪和摄影师刘永全说,他们身上的证件可能是假的,因此没有理会有关证件。

无铫电视记者林子豪表示,当天武警阻止他们采访以至殴打他们过程中,武警从无要求他们出示证件、要求他们停止采访或离开。他不同意调查结果所说,执勤人员多次“劝阻”他们。

无铫记者颈挂临时采访证

林子豪和摄影师刘永全强调,当时二人颈上均挂覑新闻办临时采访证,身上亦有驻京采访证,不存在“无证采访”。刘永全忆述指出,“当时我有向他(武警)展示证件,但对方没有理会,继续打我们,结果连系于颈上的证件也被扯掉”。

被新闻办形容为“自称被殴打”,林子豪及刘永全说,事发当日武警有就事件向他们致歉,并不存在记者“自己打自己”。林子豪形容,调查结果与事实不符亦不合逻辑,表示遗憾。

港媒反驳当局:难造事实,安插罪名

明报/就新疆乌鲁木齐武警殴打香港记者一事,新疆新闻办公室昨日公布调查结果,指控3名被打的记者及摄影师在事发当日“跟踪拍摄”,以及“对聚集游行人员指手划脚”、“有煽动闹事嫌疑”;又说记者拒绝出示证件,才发生“大家不愿意见到的”殴打记者事件。

记者会上,有香港记者不满官方的说法及未能提出证据,情绪激动,高喊“说谎”、“政府无耻”,多人一度堵塞新疆新闻办公室主任侯汉敏的去路,不让她离开。

无铫电视及now新闻台昨晚发表声明,驳斥新疆新闻办的说法“完全难造事实,胡乱安插罪名”,强调当日记者均持有合法采访证,并无参与任何群众活动,会要求中央有关部门进行全面调查。

据了解,特区驻京办主任将去信国务院港澳办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表达关注。殴打记者事件发生后,特首曾荫权曾直接联络中联办,要求协助被打记者,北京随即派出港澳办新闻处长张国义等亲赴新疆调解。原本事件开始“降火”,料不到新疆政府突在言论上“加罪”香港记者,令事件再次升温。

9月2日开始,乌鲁木齐接连数天都有汉人游行,不满政府在连串维人针剌汉人事件中处理不当。9月4日,香港无铫电视、now宽频电视3名记者及摄影师采访游行时被武警殴打、用枪指吓及扣留,事件引起香港社会极度关注。

指不听劝阻没有效证件

至昨午,新疆新闻办公室主任侯汉敏突然召开记者会,称要回应“香港记者所谓被殴打事件”,并发表“认真调查”的结果,指9月4日执勤人员在乌鲁木齐天山区新华路,“发现有多人在现场进行跟踪拍摄,并对聚集游行人员指手划脚,有煽动闹事嫌疑,执勤人员立即予以劝阻,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离开。但这些人不听劝告,拒绝出示证件,继续在人群中乱窜。在反覆劝告无效的情下,执勤人员将其中3名男性扣留”。

“在执行过程中发生了大家不愿看到的事情,对此我们深表遗憾。”侯汉敏指其中2名本港记者未持有效证件,属违规采访,又说事后“一些媒体进行了不负责任的炒作,个别人士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情下,发表了极不负责任的言论”。侯氏强调,调查是有查问执勤人员及记者等人。

记者不满两堵新闻官

有记者追问“没有记者证就要打的吗?”侯汉敏没回答,转身欲走,但被记者堵覑去路。记者再问“指手划脚就是煽动吗?”有记者指官方歪曲事实,要求提出证据,情一度溷乱,侯两度受困,在工作人员开路下始能离开。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昨午回应记者被打事件时表示,在突发事件现场,警方采取一些临时的必要措施是正当及有需要的,希望记者能够配合和理解。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知悉新疆新闻办的声明,亦留意到香港新闻界的反应,会致函内地有关部门反映。

指香港记者违规采访,新疆新闻办被轰

星岛日报/新疆自治区新闻办昨天声称,三名在本月四日采访乌鲁木齐骚乱被殴打的香港记者,涉嫌煽动群众,也无有效证件,属违规采访,所以被扣留。外交部强调,保护记者在内地采访政策不变。香港相关媒体对新疆当局的说法表示不满,称将向中央投诉。

新疆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外宣办主任侯汉敏昨天举行记者会称,经调查发现,在当天巿内几千人游行时,发现有多人跟踪拍摄,并对游行人士指手划脚,有煽动闹事之嫌,执勤人员反覆劝阻要求离开无效,当中有两名记者未持有效证件,属违规采访,所以将三名记者扣留。

侯汉敏对执法人员在执勤过程中,“发生大家不愿看到的事情”,深表遗憾。但她又批评,一些媒体(对事件)作了不负责任炒作,发表极不负责言论。

在记者会现场的香港传媒多次质问“打香港记者对吗?”并要求当局对指责提出证据,但不获回应。

NOW新闻台发表声明,指乌鲁木齐市新闻办捏造事实、安插罪名,将向中央有关部门投诉。无铫电视新闻部就称,对新疆的调查极度不满,认为不客观和与事实不符,又强调,当日记者是持有合法采访证。

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会致函内地有关部门,反映本港新闻界的意见。发言人指,特区政府与中央有关机构已建立紧密联系,协助香港记者在新疆当地进行正常和合法的采访活动。

记协主席麦燕庭认为,看不到新疆新闻办有任何理据,可以支持该调查结果,说法不合情理。

新疆新闻办势激起港人愤怒 十.一上街抗议

香港苹果日报/今次新疆政府公然捏造事实,抹黑香港记者煽动新疆民众闹事。有立法会议员指,新闻自由是香港核心价值,内地一再打压香港记者采访,显示北京根本不重视香港言论及新闻自由,相信会激起不少港人不满和愤怒,忧虑香港言论及新闻自由不保,势必刺激更多市民参加支联会举行的十.一抗议活动。立法会议员、支联会常委李卓人指出,香港人一向重视新闻自由,今次新疆政府做法,直接触动港人神经,担心香港新闻自由不保,特别是新疆政府抹黑记者煽动动乱,相信会令香港人忆起当年23条立法,赋与当权者法定权力,利用煽动罪名,打压香港新闻自由,令香港人对北京怨惧加深,估计会刺激不少港人今年十.一上街,参加支联会抗议行动,“大家唔想香港变成新疆咁打压新闻自由,自然会喺当日上街表达诉求。”

有泛民立法会议员也说,内地接连打压香港记者,已令不少港人产生很大不满及危机感,“之前内地打压维权人士,始终同香港冇直接关系,但系今次唔同,系直接同香港人有关,唔再系隔岸观火。”该议员相信,这些事件最少会刺激每年参加六四、7.1游行市民,参加支联会十.一抗议游行及集会,“以往佢哋好多人未必会参加十.一行动,但我估今年会唔同!”

分析:指鹿为马的新疆新闻办

明报/上周五3名香港记者在新疆乌鲁木齐采访时被武警用枪指吓、拳打脚踢,更被反绑双手跪在路边,扣押3小时及没收部分新闻片才获释,新疆自治区新闻办公室主任侯汉敏昨日表示,经过“认真调查”后,事件的实情是,有人在现场“跟踪拍摄”,对游行人士“指手划脚”,“有煽动闹事嫌疑”。当地政府这种在当事人缺席情下的所谓“调查”,是指鹿为马,颠倒是非,错上加错,令人震惊之馀,也叫经常到内地采访的香港传媒不寒而栗;当地政府的表现与总理温家宝善待记者的亲和形象,简直是天渊之别。

新疆自治区新闻办声言对事件“认真调查”,但有什么证据支持这个调查结果?新疆当局未交代所谓证据。反之,香港记者清楚交代了已经申领并带备所需的采访证,并多次向武警表明身分,又展示伤势显示被打伤,记者被押到派出所后,更有公安指怀疑他们出示的证件是伪造的,这些“供辞”,在“调查报告”全无交代,报告内容尽是一面之词。

更离谱的是,在这个所谓调查报告中,香港记者被指“有煽动闹事嫌疑”,这是极为严重的指控。若记者涉及如此严重的罪行,却在被扣押3小时后被释放,离去时并有公安人员致歉,更与记者握手道别,祝3人“在新疆生活愉快”。这样的话,公安人员岂非失职?另外,如今指摘记者“犯事”,新疆当局是否打算禁止3人入境,或追究他们的罪责?

中央应介入查明真相 还香港记者一个公道

我们必须指出,新疆当局指事后“一些媒体进行了不负责任的炒作,个别人士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情下,发表了极不负责任的言论”;新疆当局是否在指摘下列人士:

●中联办宣传文体部事后送上3个果篮到无铫及now给当事人,附有“谨致问候,并祝秋安”的字条。

●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表示,对事件十分关注,并已立即吩咐驻京办同事跟进事件。

●香港保安局长李少光向被殴打的记者表示慰问,指新闻自由和资讯自由流通,是香港核心价值,特区政府非常关注,会通过驻京办向有关当局反映。

●行政会议召集人、全国政协常委梁振英表示,记者采访是天职,当局不应用过度武力。

●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称,武警应避免使用过分暴力,当记者按要求停止其工作时,武警伤及记者再施暴力是不对的。

●7名港区人大代表联署去信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指记者“从事合法采访活动时殴打,是难以接受的”。

新疆当局发表这样的调查报告,难道是一并指摘中联办、曾荫权、李少光、梁振英、范徐丽泰统统都是“不了解事实真相”,并“发表了极不负责任的言论”?新疆当局有责任交代。

综合上述各点,这次所谓调查,根本是一次由新疆当局单方面说了算,这是哪门子的“认真调查”?新疆当局的说法是漏洞百出,不合逻辑。

对照3名被殴记者所提供的事实,新疆当局这个所谓“调查”,不单是片面之词,而且捏造指控,看来是为了震慑不听话及尽忠报道的香港传媒;而指摘传媒进行“不负责任的炒作”,则是对香港传媒的污衊。新闻自由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我们会全力捍卫;特首曾荫权必须向中央反映港人的愤慨,中央政府应该介入,彻查事件,给香港记者一个交代,还尽忠职守、报道事实、捍卫采访自由的香港传媒一个公道。

欢迎回应 [email protected]

李平:新疆问题的“三不”困局

香港苹果日报评论李平/新疆局势再趋紧张,有数万军警进驻的乌鲁木齐依然人心惶惶,甚至传出维族人大买斧头、准备血洗乌市,而北京长安街上的民族文化宫却在展出7.5事件纪实图片展,歌颂领导人“坚强领导、果断处置”。两相映照,何其讽刺?

乌市问题持续恶化,并未因胡锦涛由意大利匆匆回国及上月亲临新疆视察而有所缓和。北京未能迅速解除新疆的危机,主要受制于“三不”困局:

不认民族冲突

其一,不承认民族冲突。从韶关汉维工人冲突到乌市7.5骚乱,当局都回避其实质是民族冲突,将事件归咎于海外疆独势力的策划。未能针对新疆民族矛盾激化的这一问题根源,任何处置手法都只能事倍功半,甚至事与愿违,乌市因此才会一再爆发汉人上街抗议及复仇行动。

要重建民族之间的信任,谈何容易?北京如果继续讳疾忌医,不从缓和民族矛盾着手,改革民族政策,只乐于拿热比娅作箭靶横加口诛笔伐,只会令汉维两族积怨越来越深,令新疆局势越来越复杂。

其二,不动王乐泉。7.5骚乱及汉人首次大规模持刀棍上街抗议,证明“新疆王”王乐泉治疆15年已失败告终。在追究7.5骚乱责任时,北京抱着不动王乐泉的态度,还让他继续在新疆指手划脚,岂能不让新疆的汉人寒心?

北京就算念在王乐泉以往反恐有功,如今也是时候让他离开新疆,就算不追究他欺瞒中央、处置乌市骚乱不当之过而将他革职,也可以明升暗降,调他到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任职。否则,中央的任何政策,由他宣布或执行,都难以令新疆汉人、维人信服。

拒绝舆论监督

其三,不打开舆论监督的口子。7.5骚乱之初,新疆还摆出不同于去年拉萨骚乱封杀境外记者采访的姿态,但实际上,仍有记者被禁止入境、采访范围被限定,网络甚至长途电话被切断,新疆军警近日野蛮殴打香港记者,更凸显在新疆问题上,北京行的仍是封锁新闻、封锁舆论的旧路。没有公正的新闻报道,没有民间舆论的监督,新疆就会失去重建民族信任、社会安定的基础。

世维大会吁中国撤出移民 舒缓新疆局势

(中央社记者林育立柏林8日专电)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今天表示,新疆乌鲁木齐汉族移民与维族人对立的情况严重,双方已经无法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呼吁中国政府从当地撤出移民。

当前人在瑞典的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透过电话向中央社记者表示,乌鲁木齐的局势持续恶化,6日晚近百名移民攻击幸福路和解放南路的维族人住宅,导致20多人受伤和3人死亡。

他说,汉维矛盾恶化,主因是大量的汉族移民不尊重维人的信仰文化和生活习惯,加上官方在幕后助长汉人的民族主义,汉人与维人已经无法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中国政府应该有计划性地撤出汉族移民。

迪里夏提强调,北京高层唯有改变过去的政策,同时与世维大会主席热比娅(Rebiya Kadeer)对话,才能真正解决新疆问题。

热比娅上周参加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的听证会后,接受“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le)电台访问时,除了强调与中国政府对话的意愿,也呼吁欧洲联盟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7.5事件”的真相。

针对北京指控她在背后策动骚动,热比娅反驳说,这全是中国的宣传,“我的影响力没这么大,可以让上万人上街参加暴力游行”。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