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8/缺德市民街上偷弃垃圾 垃圾堆积苍蝇老鼠施袭

明报/多伦多市政员工罢工快满一个月,在街上尤其是公共垃圾桶外的垃圾,由于愈堆愈多,引至卫生问题日渐严重,苍蝇、蟑螂、甚至老鼠不时出现,多伦多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BIA)虽雇用私人收垃圾公司及专人收垃圾,保持市容,垃圾问题获得一定解决,但近期有愈来愈多缺德市民入夜后趁机把家中垃圾非法拿到街上,华埠商业促进区除加强人手清除这些有碍市容垃圾外,更头痛不已,盼市府清洁工人罢工问题早日解决。

多伦多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会长陈乐屏表示,由于区内公共垃圾桶旁的垃圾增多,该会需增加人手清除垃圾。他指新增加之垃圾,不少是缺德市民入夜后非法从家中取出弃置,相信主要是因无交通工具拿去垃圾站,或不想花费时间到垃圾站弃置,因此索性晚上非法拿到街上弃置便算。

中区华埠吁携手保市容

他指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雇用私人收垃圾公司收垃圾,主要是服务会员,协助他们处理垃圾而非服务一般市民;至于雇专人收街上垃圾桶外之垃圾,纯是一种义务服务,他吁市民守法把家中垃圾拿往政府的垃圾站弃置,不可再非法弃置街上,携手合作,共度时艰,尽量保持中区华埠的美好市容。

安省华商餐馆会会长陈勇仪表示,该会初时为先解决较严重的有机垃圾,因此建议会员把一些无机的垃圾,例如纸盒、铁罐等循环再造物品暂不要拿去弃掉,以减轻垃圾收集量,但由于清洁工人罢工已进行了廿多日,会员放在店内的无机垃圾已愈来愈多,再没有空间容纳,因此他会建议商业促进区稍后亦要为会员收取这些无机垃圾。

而东区华埠,在今次多伦多市政府清洁工人罢工工潮下,并没有受到大影响。东区华商会会长张哲旋告诉本报,如市民细心留意,会发现东区华埠市面并没有像其他一些地区街上堆满垃圾,他说主要原因是市民和商户守法合作,没有非法在街上弃置垃圾。

他指制造最大量垃圾的商户,大部分都雇用私人收垃圾公司收垃圾,故此没有什么大问题;至于市民方面,大多都守法,自动把家中垃圾拿去政府垃圾收集站,只有极少数人把垃圾非法弃置街上。

查垃圾物主 重罚数百元

但他说曾经看到政府执法人员,打开这些垃圾袋查看内里资料,最终找到有关“物主”姓名地址资料,被重罚数百元,张哲旋称这罚款较之雇用私人收垃圾费用高出多倍,因此多数市民不会非法在街上弃置垃圾。

苗大伟杂志封面头顶蕉皮坐垃圾桶

明报/多市市府员工罢工将满一月之际,市长苗大伟昨天在新闻会上对劳资谈判的缓慢进展表示严重不满。但市民和罢工的员工则对苗大伟感到气愤。

苗大伟在昨天的罢工新闻会上说,“我对非常缓慢的谈判进度感到极其受挫,尤其在市府于上周公布了一个公平而合理的建议之后”。

他如此恼火另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本国时事杂志《麦克琳》(Maclean’s)今期封面刊载了一幅他的相片。相片经电脑处理,他身在一个垃圾桶中,头顶则盖上香蕉皮;垃圾桶前垃圾堆积,2只肥胖的浣熊出没其间。封面上的文字是:多伦多臭气薰天。被问到对自己如此上了杂志封面有何感想,苗大伟表示,尽管罢工,但市民应对得很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这种杂志,恐怕下周就会被人忘却。

他续称,谈判是从上周末市府公布建议之后,开始变得认真严肃起来。在市府的建议中,并不包含要求工会让步的内容,保留高年资员工的一切保护条款,提出合理建议来替代有薪病假累积,以及合理薪酬增幅。

因此,他无法理解为何谈判没有早早结束,且至今还在拖沓。不过,户外员工工会主席弗格森随即回应苗大伟的指责。他表示,罢工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直到罢工第3周市府才提出了一些工会方面感到可以谈的内容。

如果该建议在罢工之前提出,“我们也许不必罢工”。苗大伟称,市府无意寻求省议会的复工法令。因这样做,最终结果就将是仲裁决定员工工薪的增幅。工会很可能得到每年3%的加薪幅度,而这是市府无力负担的。他说,由于经济危机,多伦多领取救济的市民人数增加,给市府带来沉重负担。员工即使获得3%的加薪,未来也可能最终被解雇。

《麦克琳》宣布“多伦多发臭”

加通社多伦多电/市长苗大伟在电视台大声疾呼,反驳美国报纸有关多伦多垃圾工人罢工的报道刚过1周,加拿大自己的《麦克琳》(Maclean’s)杂志就在封面上大书“多伦多发臭”。

麦克琳的图片画着,垃圾桶中的苗大伟头上有香蕉皮,成山的垃圾堆旁有一对浣熊。

苗大伟在周五的记者会上说,市民在4周罢工期间的忍耐力显示多伦多是了不起的地方。

《三藩市记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报道多伦多不适合度假后,苗大伟特意在CNN上邀请美国观光客来访。在《三藩市记事报》世界旅游监察的名单上,多伦多排名在前,甚至超过问题重重的洪都拉斯、墨西哥、北非及泰国。

反罢工市民与工会打对台
市长办申请救济金要求加快处理

明报/昨天,要求工会尽快复工的多伦多市民仍到弥敦菲腊广场游行,与工会打对台。他们向罢工员工高喊,“你们让多伦多难堪”。罢工员工则表示,经济衰退之下,市长和市议员们都有加薪,毫无放弃,为何要员工做出牺牲?

安省反贫组织一批人昨天也来到苗大伟办公室的门口,要求市府加快处理市民申请领取救济金的个案。苗大伟稍后回应,由于人手有限,一些特殊的申请只得暂停。

此外,记者昨天和华裔市议员李振光在其所在的士嘉堡 – 红河谷选区观察。沿途所见,虽然一些地方的草长得过长,显然和没有及时剪割有关;非法乱扔垃圾则基本没有看到。

李振光表示,自从罢工以来,他家中的有机垃圾是送往亲戚家进行合成处理。其他垃圾则送往临时垃圾站。

市府前天新开的3个临时垃圾站中,有一个在士嘉堡,就是L’Amoreaux公园停车场,地点在Silver Springs路100号,贝治芒路以东、芬治路以北。昨午,那里并没有纠察线阻市民进入。市民不需下车,打开车尾箱,市府非工会员工就取出垃圾,送上垃圾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