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4/越纠察线扔垃圾 华汉遭10人围殴(数则)

明报/多伦多市府员工罢工今天进入第3日,昨天不少市民按市府指示,将垃圾袋带往指定的收集站丢弃,却因在场工人诸多刁难,令工人、市民再起冲突。香港移民锺展鹏昨将垃圾带往士嘉堡收集站丢弃时,便因试图绕过纠察线,而遭10多名在场工围殴,其儿子更被8名彪形大汉重重压□。虽有警察即时赶到现场,但并未落案起诉殴人的工人,为此锺感到愤愤不平。

锺展鹏说:“回家后,儿子的颈背(肌肉)拉得很紧,明天(即今日)便会看家庭医生,再决定下一步行动。”。他表示,移民加国50年,自己亦曾参与罢工,很明白及尊重工人罢工的权利,但觉得今次罢工工人做得太过火,就连警察都只站在工人一方。

“他们(警察)觉得我不应越过纠察线,是我错在先,但即使这样,工人亦冇权打我,那完全是两回事。”锺说。年届61的锺可谓老马有火,提起昨天不快事时仍愤愤不平。

昨早11时许,锺抵达Transfer Place市府指定的垃圾收集站。在场工人表示,各人进出收集站前后须各等15分钟,而且每人只限2袋垃圾(换句话说,1个家庭有5袋垃圾便要排3转),而更刁难的是,每次只有一人放行。

当时,在他前面排队的约有8个人,锺屈指一算,若按工人的要求倒垃圾,便要排队两个多小时。“那根本没道理,我也有倒垃圾的权利!我每年纳税4,000元,况且我已做足市府吩咐,包好垃圾,亲自送到收集站!”锺说。

于是锺便与28岁的儿子经收集站车道旁的草地试图绕过纠察线直接走入站内。讵料,才走过三分一的路程,便被一名工人发现,10多名工人更一拥而上。

锺说:“完全没有警告,一班人便冲过来。其中一个人先用脚将我勾跌,我膊头撞到地上,我乘势捉□对方的颈、膊,但捉不紧;另一人已从后将我抱起。那时我见到我的儿子被至少8个彪形大汉压住,很担心他的安全,于是便任由那个工人将我抱回纠察线以外。当时,我不断大叫,但在场排队的市民只管看,却毫无反应。”

警方没起诉殴人者

事发后不久,警方赶抵现场,并将一切纪录在案,却没有起诉涉案工人。锺认为,警察站在工人一方,反认为他最先不应越过纠察线。

纷争过后,锺并没有立即离开,反而坚持与儿子在该处排队3小时,将垃圾扔到收集站。

“我好有原则,那3小时工人仍不断对我俩叫嚣,但我偏不要走,走了反觉得我们理亏。”锺说。他在烈日当空下排队数小时倒垃圾的市民中,不乏老弱妇孺,但工人却无动于衷。

“有一个老妇坐□轮椅由女儿推□,那女儿年纪也不轻,也要轮候几小时;又有1名母亲带□3个小孩,同时又拿□两大袋垃圾,工人亦袖手旁观。”锺说。

锺氏父子回家后,儿子颈背肌肉拉得紧紧的,为安全起见,他决定今日看家庭医生,并不排除会采取追究行动。锺认为市府在处理今次罢工不当,当中只开放收集站供市民自行弃置废物,却又不容许市民将垃圾丢弃在纠察线外,无形中加深了市民及工人的冲突;因此,罢工才两天,便屡屡发生冲突事件。

锺指市府没妥善安排

“要是市府容许市民将垃圾放置在纠察线以外,便大大减低了工人设立纠察线的价值,亦减少两者间的冲突。”锺说。

市府昨回应有关问题时说,纠察线外不是马路,便是行人路,在技术上,在这些地点扔弃垃圾属非法弃置行为。况且罢工才进入第二天,市民并无即时需要将垃圾弃置在收集站外。

工人市民口水战 女记者拍摄遭恐吓驱逐

明报/事有凑巧,锺展鹏与工人发生冲突前大半小时,女记者亦到同一个收集站倒垃圾兼进行拍摄、采访,亦遭对方喝止,一度更有20、30人包围女记者,其中一人更多番出言恐吓:“这里地面很滑(但实际很干),人又多,你推我撞,你会好危险!带着你的垃圾滚吧!”

女记者昨早10时许,如普通市民般带着一袋垃圾前往士嘉堡Transfer Place收集站倒垃圾。当女记者问在场罢工工人那处排队倒垃圾时,对方却以转运站不开放为由,打发女记者走。

其时,其他市民亦陆续抵达收集站,并得悉收集站不开放时,纷纷与工人理论。结果你一言、我一语的扰酿十多分钟,充满火药味。正当女记者欲举机拍摄时,却遭工人喝骂。指女记者未经批准,不能拍照,并要求女记者带同垃圾离开现场,亦有工人取出自备的照相机拍摄女记者。

在场一名市政府附例执法人员则向女记者表示,工人若有任何接触或碰撞,女记者可报警求助。

市长苗大伟则在昨午新闻发布会中表示中,工会无权拒绝市民进入垃圾收集站;否则,便有违相关法例。市府亦得悉昨天有工人拒绝市民进入收集站。而市府目前正设法确保市民不会被工会拒诸收集站外,包括派出市府人员到各个纠察线。

但按女记者观察,市府人员在工人阻止市民倒垃圾时,并没有出手协调;相反, 女记者放下手上垃圾与工人理论之际,该职员却两度上前提醒女记者,不能将垃圾丢在路上,否则会被检控。

街头垃圾箱爆满 华埠传臭 商户无奈转雇私人公司收垃圾

多伦多市府清洁工人罢工进入第2天,垃圾开始堆积和出现异味,由于华埠是食肆及超级市场集中地,垃圾问题备受关注,而中区华埠范围较大和商户较多,因此垃圾问题亦较东区华埠严重。两个华埠华商会均认为,现阶段商户似乎只有雇用私人收集垃圾公司,似无其他更佳解决方法。

东区华商会会长张哲旋表示,该区酒楼食肆约10间,超级亦超过12间,只有极少数雇用私人垃圾收集公司服务。但他指雇用私人垃圾收集公司的商户有喜亦有忧,喜者是不须为垃圾问题而烦恼,忧者则是原是属私人专用的大垃圾箱,近日变为“公共”垃圾箱,一些缺公德心的人,把大包细包垃圾放入箱内。

该商户晚上虽把垃圾箱上锁,但有人却索性把垃圾放于垃圾箱顶或地上,他呼吁各人要有公德心,自行处理垃圾。

他说商会认为在过渡时期解决垃圾问题方法有二:(一)雇用私人垃圾收集公司服务,但不知服务质素如何?(二)向现时已为区内商户服务中的私人垃圾收集公司,“搭便”一齐为有需要商户收垃圾。他个人认为后者较方便。

东区华埠附近的400 Commissioner Street设有临时垃圾收集站,服务时间星期一早上6时至晚上6时,星期二至五上午6时至8时、下午4时至6时,查询可致电416-338-0338。

多伦多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BIA)副会长关卢桂芳呼吁,商户如经济能力许可,可考虑雇用私人垃圾收集公司。据她了解,清洁工人罢工期间,雇用垃圾收集公司服务,相信也要等数日,如商户需用有关私人垃圾收集公司电话,可致电中区华埠商业促进区秘书查询。

此外,中区市议员魏德方亦曾表示,如市民和商户有关垃圾问题,可致电给他求助,电话416-338-0338,或浏览:www.toronto.ca。

昨日所见,垃圾堆积问题中区华埠似较严重,其中尤以在华埠市中心一带,例如登打士街与士巴丹拿路一些人多和商铺所在地十字路口的公共垃圾箱,已堆满各类垃圾,加上天气酷热,垃圾产生更多异味。

一些公共垃圾箱已贴上“暂停服务”封条,但市民照放垃圾;而一些相信是来自水果店的大量椰青壳,亦见弃置于垃圾箱旁,记者采访期间仍不时见有市民弃置垃圾。

中区华埠一家烧腊店负责人表示,其店废物大部分是肉类,最多可摆放3天,便会产生臭味。有商户计划雇私人垃圾收集公司暂收取垃圾,每袋费用约3元,她说如无更有效方法,亦愿意付款由私人公司收取垃圾,避免店铺因垃圾摆放过久而引来蟑螂、老鼠等卫生问题。

等10分钟 限1人丢两袋垃圾
轮候逾1小时惹民忿 有人驾车冲纠察线

明报/市府2.4万名户外及室内员工的罢工行动已踏入第3天,多市的大街小巷也见到愈来愈多垃圾,昨天市西的 Christie Pits公园、市东的Woodbine和Cherry湖滩都见到有大堆由市民丢下的垃圾。市长苗大伟昨天怒骂那些无公德心的“垃圾虫”,除鼓励市民抄下垃圾虫的车牌号码,致电416-338-0338举报之外,还恐吓要将垃圾虫告上法庭,指出被判罪成者的个人最高惩罚是1万元,商户则最高可被罚5万元。

此外,罢工纠察线昨天推出有关市内7个垃圾站丢垃圾的规例,昨天罢工者每等10分钟才让1名市民携两袋垃圾,步行入垃圾站将垃圾丢于市府特设的垃圾收集车内。

昨天本报见到各站都有长龙,大部分市民都要等1小时才轮到去丢垃圾,但也有人要轮候达4小时。

其中多市居民陈先生一早便到士嘉堡维多利亚公园路夹艾灵顿路附近的Bermondsey垃圾站轮候丢垃圾,他要轮候近1小时。

陈先生说:“无办法啦!我过两日便举家外出旅行1周,唔通让垃圾在家发臭?”

他说,他曾经历过上次2002年的同类罢工,虽对罢工感到不满,但也感到无奈。

不少在大热天时驾车到垃圾站轮候丢垃圾的市民对罢工都感到不满,其中1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由于经济衰退,本省有数以千计省民因而被解雇,故我很难同情这批罢工者!”

其实罢工者中也有人是不同意今次罢工行动的,其中昨天在Bermondsey垃圾站门外做纠察员的市府水务部门职员巴柏(Ed Barber)称:“现在不是罢工的时间,工会领导人根本不明白现在是经济衰退期 。”

市长苗大伟昨天呼吁市民忍耐,他指若罢工持续下去,市府会于本周末加开19个垃圾站,方便市民自助丢垃圾。

此外,罢工纠察线昨天继续拦阻汽车驶进市政府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因而发生冲突。有司机直撞纠察线,撞中1名46岁罢工者的手臂,幸而只是轻伤,警方也没有检控该名驾车者。其后也有其他司机有样学样,驾车冲纠察线,但并无再撞中罢工者。

市府总经理彭纳兹迪(Joe Pennachetti)称,市西的Christie Pits公园昨天一袋袋垃圾堆积如山,市府已于下午派出经理到场清理。其后查出是一个教会团体于上周末在该公园开派对留下的垃圾后,已打算向该团体追讨收垃圾费用。

另外,该罢工已影响到其他做暑期工者失业。市府昨天宣布,中央岛的Centreville儿童游乐公园因罢工而要暂时关闭,约400名在中央岛做暑期工的市民要被暂时解雇。

费时失事市民叹无奈,缴交通违例罚款排队近2小时

明报/在多伦多市府员工罢工中,除垃圾收集服务受影响外,就连因缴交违例泊车罚款或安排审讯的服务亦受牵连。市内3个有关办事处均须临时关闭,仅有士嘉堡办事处开放,但因工作的皆为经理级人员,人数有限,拖长了服务时间,有市民须排队等候几近2小时交罚款,感到十分无奈。

不过,已安排了昨天为交通告票出庭的市民则可如常。

与此同时,罢工员工则守在办事署大楼停车场出入口,每隔10分钟始放(车辆)行,惹起部份驾驶者不满。

因违反安省交通条例而到上址缴交罚款的特伦布莱(Tremblay)表示,昨早12时开始在办事署开始排队,直至下午1时45分始成功入内,足足花了近2小时。

“我处理的,属省级事务,却因市府职员罢工而受牵连,简直荒谬!”特伦布莱说。

原约好下午2时许看家庭医生的陆小姐,亦从早上11时20分排队至下午1时,好不容易轮候进入办事署,却因处理过程慢又耽误时间,结果未吃午饭便又匆匆赶往赴约。

另一名华人陈太(化名)在办事处门外排队久候一段时间后,保安人员却告知轮候时间尚要多一个小时,令陈太略有犹豫。

“我前来缴交违例泊车罚款,今天(23日)已是10日限期的最后1天了。不过,保安员表示,即使市民较原定限期迟1、2天缴交罚款,相信有关工作人员亦可酌情处理。但我反正来到,还是继续排队。”陈太说。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