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殇》

20080113/《河殇》第六集:蔚蓝色

人的血液是红色的。  几乎所有的动物的血液都是红色的。 原始宗教把生命的原色规定为红。原始人在死者的遗体上用铁矿石涂上红色,以此召唤那失去的生命力。  蔚蓝色的天空,深邃而神秘。人们曾经坚信,这神秘的蔚蓝色描绘著整个宇宙,它是宇宙的颜色。  仅仅在二十多年前,当人类第一次离开地球,在太空中遥望自己的家乡时,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在目前已知的宇宙星体中,惟有我们人类的家园–地球,才是一颗蔚蓝…
Read more

20080113/《河殇》第五集:忧患

大自然中人类面前忽然变得陌生起来! 从加利福尼亚的暴风雪到孟加拉平原的大洪水,从席卷地中海沿岸的高温热流的持续多年不肯缓解的非洲高原大面积乾旱,地球仿佛中发痢疾似地颤抖,人类竟然也像倒退了一万年似的束手无策。 “厄尔尼诺现象”,这个挺新鲜的名词,像幽灵一样在世界徘徊。 人类社会在它的缔造者面前,也变得光怪陆离,越来越难以驾驭了。  马克思早已预言的资本主义丧钟,迟迟没有敲响…
Read more

20080113/《河殇》第四集:新纪元

(大英博物馆。马克思一边看书,一边用脚在地上蹭著。 ) 十九世纪中叶,当资本主义所召唤出来的大工业正在欧洲方兴未艾之际,一个犹太人已经在大英博物馆里解剖它的密秘,宣告它的死刑了。  这位伟大的导师是很谨慎的。他只对未来勾划了一个蓝图。他设想共产主义社会,应当是生产力高度发展,财富充份涌流,劳动不再是谋生的手段,劳动的消耗不再构成商品的价值,因此商品货币关系将推出历史的舞台。  一九一七年,阿芙乐尔…
Read more

20080113/《河殇》第三集:灵光

人类已经进入太空时代。  那一批批率先登上月球的宇航员们,大约也是这个时代最得意的佼佼者。可是,他们几乎都是欧罗巴人。  王赣骏博士是世界上第一位进入太空轨道的华人。他在航天飞机上七分钟就掠过了神州大地。于是,他成为炎黄子孙的骄傲。故土对他的迎接是何等隆重呵。  可能连中国人自己都快忘记了,将近五百年前,明朝有个叫万虎的人,把自己绑在四十七支火箭上,想飞上天去。 他在一声巨响中被炸得粉碎。应该说,…
Read more

20080113/《河殇》第二集:命运

一九七二年二月二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在首都机场握住了周恩来的手。自从新中国诞生以来,这是中国第一次同西方握手。七年后,邓小平访问美国。这也是三十多年来中国第一次真正走进西方。 迈出这一步对中国来说,是多么艰难呵。远的不说,就在文革中,四人帮不是还吆喝过”买船就是卖国主义”吗?当我们终于向全世界宣布对外开放,骤然推开国门的时候,我们对这个星球是何等陌生。难道忘了,就在那些彩电,…
Read more

20080113/《河殇》第一集:寻梦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三日,吸引成千上万中国人的黄河漂流探险传来凶讯。洛阳和北京两支黄漂队都在落加峡下峡翻船遇难。曾经漂过长江虎跳峡的两位勇士郎宝珞,雷建生也被黄河激流吞没。国内一时议论纷纷。 据报导,这些青年漂流者是因为决不让美国人肯沃伦拿走中国江河的首漂权才铤而走险的。肯沃伦对此十分不解。他说,你们中国人如果到美国出漂流密西西比河,是不会遭到反对的。当然,沃伦先生永远无法把眼下的漂流,同一列强的炮舰…
Read more

20080113/电视政论片《河殇》

(无意中再读当年曾经轰动一时的电视政论片《河殇》解说词,感慨不己。20年,弹指一挥间!那年代留下深刻印象的电视纪录片还有《话说长江》与主持人陈铎、《望长城》及那个满身冲劲的记者焦建成–Jack注) 本文选自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河殇》,现代出版社,1988年出版。《河殇》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制作的六集电视纪录片,在1988年6月16日首播;总撰稿人为苏晓康和王鲁湘,导演夏骏,但全片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