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6/时光回到八十年代

木然/这是一个很值得中国政府思考的问题。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他们享有更多的言论和思想自由,他们看待中国的发展变化,比国内的同胞要更中立和更冷静些,但他们依旧对今日中国的现状不满意,依旧思变,思念回到八十年代,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星期三的傍晚,我在我所主持的电台节目“都市热线”(AM1540星期一至五黄昏6点半)里抛出的讨论话题是:中国改革30年最大的失误是什么?一位名叫David的听众在phone in讨论中表示:他很怀念六、七十年代的中国,那时生活虽然艰苦些,但人心稳定,很快乐。David的发言引发更激烈的讨论,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有更多的听众赞同他的看法,另一位听众说假如能重新选择,他愿意回到八十年代的中国,那是一个充满理想和信心的时代,是满怀思想的时代,这位听众特别强调,他所说的“八十年代”,是指“六4”以前。

节目后我一直陷入深深的思考中。我问自己,假如我可以选择,我愿意生活在哪个年代呢?我很惊讶地发现,我也是选择八十年代的中国。

这是一个很值得中国政府思考的问题。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他们享有更多的言论和思想自由,他们看待中国的发展变化,比国内的同胞要更中立和更冷静些,但他们依旧对今日中国的现状不满意,依旧思变,思念回到八十年代,这是为什么呢?

前天我与本地一位传媒朋友贾先生谈起这件事,他向推荐了发表在国内一个名为“乌有之乡”左派网站里的一篇题为《插队四十年所见农村之变迁》的文章,作者林熊熊回顾了他68年到北大荒插队的11年生活,以及改革开放后多次重返“第二故乡”的所见所闻,字里行间溢满对11年 知青生活的眷恋,对改革开放后,“第二故乡”的父老乡亲卖田卖地、各级政府贪污腐败、贫困农户千里上访的无奈心情。作者最后写道:“几年前,笔者返乡,听到的是老百姓(其中,有些人自己还是共产党员)骂‘共产党’。今年不骂共产党了,改骂那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骂单干政策。因为,胡锦涛、温家宝也是共产党员,以他们为首的党中央,几年来为农民解决了许多实际困难。目前,许多村子在筹建新型联合体,并试图合伙收回已经卖出的耕地,以实行土地重新连片以及统一的退耕还林,恢复被破坏掉的自然环境。”

读完这篇文章,我脑子里想起的是浩然的《艳阳天》、《金光大道》,林予的《雁飞塞北》、李准的《老兵新传》,我也想起叶辛的《蹉跎岁月》、张抗抗的《分界线》和竹林的《生活的路》,一下子怅然若失。我在想,今天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怀念过去,认为今不如昔,原因是今日的中国人生活得并不快乐,这不是金钱多寡的问题,不是股市熊市牛市的问题,是精神上的空白,是更多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更多更多的人没有理想和信念,更多更多更多的人失去了思想。

中国改革30年最大的失误是什么?从大的层面上看,是缓慢的政治改革跟不上高速发展的经济改革速度;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自89年“六4”之后,他们失去了思想的方向,这个恶果今日开始呈现,所以才会今不如昔,才有人心思变。期待今日中国领导者,能听到民众内心的这个呼声,一如北岛在80年代所发出的:“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注:文中提到的两次节目回顾,读者可在下周登陆“事事如意生活网”(www.ccue.ca)“木然:都市热线”(国语)节目回顾收听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