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3/“五湖学院”涉案留学生索志扬和王锋被获完全保释

大中报南茜(2007-01-04 下午05:02)还记得3年前的2002年1月份对误杀和非法拘禁五湖学院的校长Thomas Ku认罪服法的中国留学生索志扬和王锋吗?Thamos Ku先生生前富有,他于2001年的5月15日从位于Chebro Court的自家门前消失,而他家人三天后收到索要赎金电话,当月,Ku的尸骸在Peterborough郊外的丛林中被发现。

加拿大保释局(National Parole Board,简称NPB)分别于2006年的8月30日和10月13日决定,索志扬和王锋被获完全保释。

加拿大改造局的通讯经理Diane Russon女士给大中报的email说,曾在加拿大狱中关押的王锋,目前已经被递解出境,而索志扬则仍在狱中,可能随时被递解出境。

被判误杀

保释局的文件简述了王锋和索志扬获完全保释递解的理由:

文件指出,25岁的王和索,因误杀和强制拘禁罪被判13年服刑。他们于2000年来加读书。2001年5月中旬,他们酝酿了一起绑架他们就读的位于安省Bowmanville的五湖学院院长的计划。两名学生悄悄跟踪被害人至其位于密西沙家的家后,上前将其反绑,堵住其嘴,并将其藏匿于他们驾驶的汽车后备箱。Ku当时身上有$5,000元现金,进入后备箱后不久被认为因窒息死亡。索和王本打算将Ku 关进一间假日酒店的房间内,但到达时却发现Ku已经死亡。他们便将Ku的尸体拉到Peterborough并掩埋,尸体被发现时已无法辨认。

绑架Ku两天后,索和王在存储一笔与Ku失踪时数目完全相符的现金时被摄入银行的摄像镜头。

2001年5月18日,他们向Ku的家人索要10万元的赎金,并于5月30日双双被擒,被警方指控一级谋杀。

虽然定罪一级谋杀须满足预谋和恶意两项条件,误杀的定罪表明罪犯并非故意杀人。假释局认为他们的计划虽有预谋的成分,但却并非一个经过详细的,精心策划的计划。假释局还认为他们未曾使用任何武器及进行伪装,绑架发生后也不知道将被害人带往何处等都表明他们并未精心策划绑架案。

假释局指出,法官在定罪时,考虑到他们没有犯罪记录,自动认罪,及悔过的表现等。法官还提到他们帮助警方找到被害人尸体,并说他们的犯罪时非常年轻,分别为19和20岁,这一年龄表明他们当时尚未成熟,对事物缺乏成人的判断力等。

假释局说,索是绑架案的主谋。虽然绑架案始于一场玩笑,但当被害人拒绝将50%的学费退还时,他们则变的愤怒,贪婪,自私,及一意孤行。

假释局认为他们的年轻及妄动是该事件的主要肇事因素。来加之前,有关索的所有决定都是其父母做出的,而到加之后,他发现没有任何约束,变得过分自信。他说自己有一种超人的感觉,他认为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假释局还认为对一名从未独自生活过的人来说,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加之语言障碍,可能是王非常容易被索左右的原因。

可被保释

保释局提供的信息指出,根据法律,当被关押的罪犯服满三分之一的刑期,或7年后,便可申请保释。罪犯可获保释就会被自动保释实际上是一种误解,而事实并非如此。

联邦保释局对罪犯的保释具有全部的决定权。作保释决定时要考虑的首要因素为罪犯一旦获释后对社区所具有的威胁风险程度。

联邦改造局通讯官员指出,对保释递解出境的罪犯的评估标准与其它非递解保释罪犯的标准是一致的。唯一不同之处为递解后可能缺乏对他们的相应管制。但完全保释本身意味着他们再次恶性犯罪的可能很低。

对这一风险程度当然也是保释局在做出是否释放王锋和索志扬时首先要考虑的因素。保释局说,王锋被释放后再次犯罪的风险程度属于低度范围。保释局指出,王对监狱管理人员很礼貌,很尊重。而且在监狱中完成了12年级的学业并毕业,同时还学习了计算机课程。

保释局说,王申请将自己递解回中国-他的祖籍国,在那里,王的家人和女朋友会帮助他。保释局说,王经过培训,在过去5年当中已经掌握了如何作出一个更好决定的技能,而且成熟了。保释局的结论是,王一旦被释放,其犯罪的风险程度属于可控制范围,因此作出将它完全保释的决定。

索在押期间,就业于监狱食堂,由于要管理很大的库存,这一个职位只有那些被人信任的人才能获得。保释局说,索的工头高度赞扬他的就业表现,说索是他曾管理过的食堂员工中最好的一个。索还在狱中进修,并获得了金融财会的学的证书。索还通过抚养父母计划(Foster Parents Plan)资助了一名儿童。

索的心理测试表明他的一般和恶性犯罪风险属于低度范围。保释局鼓励索定期回顾其受害人和其家庭所遭受的痛苦,以提醒他的自我为中心及一切属于我的行为和态度所造成的后果。

保释局说,索一旦被保释递解,他的家人会帮助他。索的母亲在国内拥有一家公司,并向他提供了一份总经理助理的职位,且收入颇丰。警察局长提出了他回国后制约他行为的保释条件。而当地政府部门也得知他即将被递解的消息,并制定了监管他的系列计划。保释局决定索志扬获完全保释。

保释局规定索保释后,在满足一般保释要求外还要满足另外两个条件,那就是,他不再于王锋接触,不再于其它任何罪犯接触。保释局规定,王保释后也不得与索及其他其它任何罪犯接触。

保释局的文件中还包括了受害人声明,这一声明详细描述了受害人家人所遭受的痛苦,及受害人太太,子女,朋友所遭受的心理创伤。

索志扬拒绝了大中报采访要求,加拿大改造局的媒体官员透露,索在服刑期间不想与媒体接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