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8/中国给奥运立下了非常高的标竿

多维社记者林桂明编译报导/“中国给奥运立下了非常高的标竿,”国际奥会主席贾克-罗格说。“某些东西是伦敦将无法比拟,也没办法并驾齐驱--比方将数万名自愿者分派到不同地点去的能力。”是的,贾克所言不虚,北京奥运证明,一旦在别无选择之下,人们能够完成之事,确实是令人惊讶的。北京奥运最令人忧心的遗产,是它向我们的部长们、文官与体育官员们显示出,假如我们能够禁锢公民的个人自由,我们就可以达成的怎样的成就。

这是泰晤士报27日刊登专栏作家马丁萨缪尔(Martin Samuel)的一篇文章的观点。在这篇题为“中国的辩护士是易骗又无知”(China’s apologists are wide-eyed and clueless)的文章中,萨缪尔指出,北京奥运表演相当精彩。但它接下来带给某些统治者的奇妙启示就是如何成功地控制你的国民。萨缪尔的文中首先拿北京奥运的成功对津巴布韦独裁者之启示来破题。

萨缪尔写道,可怜的老罗伯特-穆加比(津巴布韦总统),你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吗?奥运会。最好是把2012的奥运会搬到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去,他真的是没有明察此道。须知,如果他有了一个组织良好的奥运会,那就什么都搞定了。把表演搞好,再“吐出”盖几栋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那么全世界的人就会成为你的朋友了。

奥运结束后,从北京回国的路上,到处都是对奥运会充满惊叹而转变观念的人,他们已经看到了极权主义的亮点。“中国给奥运立下了非常高的标竿,”国际奥会主席贾克-罗格说。“某些东西是伦敦将无法比拟,也没办法并驾齐驱--比方将数万名自愿者分派到不同地点去的能力。”是的,贾克所言不虚,一旦在别无选择之下,人们能够完成之事,确实是令人惊讶的。

国际奥会主席贾克-罗格暗示,北京奥运的标竿对后来者,几乎是难以逾越的。(资料图片)

在中国,民众真的是别无选择。在北京以南大约100英里的一个地方,为奥运将一个农业社区毁掉了,因为需要将那里的水源北引进城,好让北京奥运绿意盎然、鲜花盛开。从这个村子往北走,一路都设了路障。计程车司机被告知,如果发现有任何乘客举止异常,就要直接把他拉到公安局去。

然而中国的官方报告却说,那些3.1万名失去家园或土地的人,都乐于为奥运作出这样的牺牲。“奥运会的这些遗产最终将取决于中国人民,”罗格如是说。但那也是一个谎言。受压制的人们什么也不能决定。

下一步,中国会发生什么事情,民众决定不了,就好比过去的伊拉克,她的命运并没有掌握在伊拉克人手里一样。清除了萨达姆萨的,是西方国家,而不是伊拉克当地民众。当全球的眼睛不再盯着北京时,中国政府将会回到老路去,她转回头的速度,将会比牙买加人冲出起跑线的速度还要快。

其实,中国即便在受到全球注目的时候,也并没有作多少假装的改革。国际奥会同意设立示威专区后,提出的示威申请有77个,但没有一件获得许可。其中有一些申请者甚至被判劳动教养,包括两名分别是79岁与77岁的老太太,其中的一位,几乎已经瞎了而且行动不便。

“假如你批评这个压迫人的政府,就在英国就会成为头条新闻,但如果走得太远,就可能有危险,”英国政府负责伦敦及奥运事务大臣泰莎乔威尔(Tessa Jowell)女士说。琼威尔说得不错。压迫政权也有感情的,不是吗?

作为布莱尔政府的内阁成员,泰莎乔威尔显然并不认为,指控一个专制政府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WMD)、然后轰炸它、侵略它、最后找不到任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证据,是一件做的太过分的事情;但她在北京,领略到了极权的快乐,她知道媒体的刺耳声音会给极权政府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其痛苦的程度甚于在入侵的过程中杀死平民百姓。

萨缪尔指出,这就是北京奥运最令人忧心的遗产。它向我们的部长们、文官与体育官员显示出,假如我们能够禁锢公民的个人自由,我们就可以达成的怎样的成就。改变已经准备在西方发生了。

伦敦奥委会在24日的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的8分钟演出,出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时刻,在当晚上播放的、一段由伦敦观光局所拍摄的录影中,画面上居然出现了米拉韩德莉(Myra Hindley)这个英国历史上最变态的连环杀人凶手的影像。

伦敦的做法令人发笑,我们试图呈现一个非常酷的英国不列颠形象和充满效率的样子,但是却让一个恶名昭彰的儿童谋杀犯的影像却出现在大屏幕上。好在,我们应该感激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表达艺术的社会?。虽然这看来可能也不太长久了。

“英国的荣耀在今晚被污损了,”一位政府发言人说。“应该把负责影片制作的人查出、然后炒鱿鱼。”或者也许可以把他送到劳教所去。现在,英国政府也有人学北京的政府控制腔调和手段,而且学得惟妙惟肖了。

伦敦前市长肯-利文斯顿(Ken Livingston)受到中国政府的豪华款待,并不令人意外。他敏锐地把天安门广场屠杀(根据中国红十字会的说法,有2000至3000人死亡)与伦敦的人头税暴动(根据每个人的说法,没有人死亡)等同而论,从而大大地理顺了英中关系,显而易见的是,他被中国制度的什么东西深深地吸引住了。

利文斯顿最近说:“当我开始对政治感兴趣的时候,报刊销售店里所有的报纸都有一整页来专门报导国会议员的演讲。每天早上那就是最重要的报导。”

当权者的言论由报纸毕恭毕敬地纪录,然后忠实地展示,没有任何评论。利文斯顿很欣赏吗?中国人民都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当然,北京奥运没有任何阻碍地举办了。实际上,任何人只要手中有了令人恐惧的、对民众的完全控制权,他就会让这些民众齐步行进、鼓声震天、舞蹈整齐、笑容满面、言行合拍,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赴汤蹈火。“他们看起来并不是一副受压迫很深的样子,”一位观察者写道。不,他们并不了解,假如你知道抱怨会有什么后果的话,你也不会露出受压迫的样子。

以上这位专栏作家还写道,在运动比赛开始之前举著牌子的女青年们,“就是中国年轻美女的完美例子。”她们的确是的。然而你要知道她们是被用什么样的目的、方法和条件选出来的。那些几万名的申请者,必须从中挑选高于1.66米、脸孔美丽的女性,然后被脱衣进行评审,由评审人员尺量每位申请者的身材比例。这样的做法难道是健康的吗?

那些在开幕式中只表演了三分钟雨伞舞的人,训练长达6个月,每天练习14至15个小时,然后,而900名展开卷轴和造成活字方阵和担任晚会中心表演的士兵们,必须穿著纸尿裤,因为他们必须躲在舞台下7个小时,不能上厕所。而这就是英国政府奥运部长称为之为神奇美妙的开幕式?是罗格认为很难比拟的奥运开幕式?

萨缪尔最后写道,北京奥运是中国的“意志的胜利”。呈现得完美无缺,但它不仅仅是舞蹈创作和表演,还有更多的因素和涵义在里面。


“中国体制”让世界刮目相看

路透社/中国和美国分别在奥运金牌榜和奖牌榜上排列第一,证明了一个奥运,两种体制各有所长。中美与其辩论究竟谁是世界第一体育强国,不如思考奥运加冕礼后,两国可以从对方的成功那里学习一些什么。

有一句俏皮话说,西方人出了事怪上帝,中国人有事怪体制。中国在北京奥运赛场内外的取得的巨大成功,让全世界都对中国的“举国体制”刮目相看。集全国之力办大型活动的方法被证明是效率最高,最有效果的,北京奥运的巨大成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如果没有中国的这种体制,就不可能斥资400亿美元,集全国之财力办奥运。没有政府动员,不可能发动10万名奥运会和残奥会志愿者,人数创出历届奥运会之最。没有政府一声令下,让工厂停工和交通实行单双号,奥运期间北京的天空也就不会这么蓝。没有从地方到中央层层选拔,然后国家买单的培训机制,中国体育健儿就没有可能夺得51枚奥运金牌。

不过这一体制虽然保证了京奥16天的成功,未必就成为中国未来30年发展的良方。政府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更多的变革需要自下而上的推动。强势的政府固然重要,但少数人犯错的可能性毕竟比较大。从西方成功经验可以看出,民主制度的效率虽然没有集权制度高,但健全的法律制度,有效的监督机制,和独立思考的社会则更能够保证社会发展的大方向。行百里者半九十,千万不能因为京奥成功,而裹足不前,失去改革的动力。

世界想要模仿中国

在美国和前苏联垄断了金牌榜几十年之后,中国成为了奥运金牌榜的新霸主。中国的成功之道,在于它用的既不是单纯的前苏联的政府主导体制,更不是完全的美国的商业机制,而是两者的一种混合。中国体育界以计划为主,商业刺激为辅。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设有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个国家,基层运动员的选拔基本上还是靠国家拨款,但商业因素介入越来越早,形成双重激励因素。

北京奥运中国健儿夺金摘银势不可挡,很多国家羡慕不已。美国健儿也要求美国政府像中国政府一样,专门拨款培养运动员。美国办体育主要靠民间,比如大学和商业赞助。美国经济徘徊在衰退的边缘,房产价格跌跌不休,伊拉克驻军还在日日烧钱,已经陷于高财政赤字无法自拔的美国政府,哪里有钱来拨款给体育面子工程?但民间的力量不可小看,美国金牌总数远不如中国,但奖牌数量领先,可见它有强大的体育后备力量。

苏联解体后后,俄罗斯也从奖牌榜前列掉了下来,体育馆和运动场被摧毁了,好的教练离开了系统,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丧失了一代体育苗子,现在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普京时代又开始重视体育,从寡头企业那里集资4千万美元的奥运会特别基金,未来有可能和中国一争高下。

印度在赢得第一块奥运个人金牌之后,该国运动员也在呼吁学习中国体育制度。印度作为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国家,长期以来在奥运会上无所建树,是因为它既没有以中国和前苏联为代表的政府主导的体育机制,也没有以美国为代表的商业机制。印度体育场馆匮乏,教练一般由国家指派而且缺乏竞争,本来就不足的国家经费还因为官僚和腐败被层层剥皮。不过印度不乏愿意自掏腰包练体育的富有阶层,这种功利心较弱的民间力量值得重视。

运动场上各国的表现,可以说也是国家综合实力和政治体制的一个缩影。中国在京奥场内外的胜利,是强大国力的体现,也是体制优势的展现。困境能够刺激中国人改变,但顺境反而有可能让中国丧失改革的动力。海外对北京奥运的一片赞誉之声,希望不要让中国领导人和普通老百姓沉醉在喜悦之中,而失去改革的动力。

后奥运再创辉煌

奥运是全世界一个美丽的梦想,梦过去之后,中国老百姓不可避免的又要面对现实生活的烦恼:股票又跌了,孩子的学费涨了,灰蒙蒙的天空又回来了。后奥运时代,如何继续解放思想,全面推进改革,创出奥运后辉煌?

首先要坚持在经济层面上的开放。过去30年的经济改革以对外开放为主,未来政策更多地应该向对内开放,向民营资本开放倾斜,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中最活跃的一部分,民间资本也最有创新的动力。要发展民间经济,就必须打破一切对民间经济的歧视政策,把对国企和外资开放的领域同时也向民企开放,实行公平竞争。

其次是要进一步放开对媒体的管制,让媒体有自由报导,民众有自由表达的权力。奥运期间,中国对境外记者开放的程度前所未见,结果外国媒体的正面报导远大于负面的,唯一遗憾的是77个在指定区域示威抗议的申请无一被批准。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络版指出,开放媒体是后奥运时期一项成本较小而收益较大的选择。

北京奥运是中国从贫困孤立中突围,创出30年经济高速增长巨大成就的一个加冕礼。用前英国首相布莱尔的话说,中国踏上了旅程,正在快速地向前进。中国也知道,这个旅程尚未成功。奥运闭幕式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作者 顾蔚)(原题:“中国体制”让世界刮目相看,奥运加冕礼后勿忘改革)


美国《时代》杂志:伦敦不会花这么多钱了!

by Ossian Shine

水立方和鸟巢等体育场馆炫彩夺目,2008年北京奥运会终于华丽收场。

本届奥运会凸现了中国的大国经济实力,举国上下参与其中,规模堪称空前。

中国能得以成功举办此次奥运会,新建的体育场馆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北京正积极规划如何在奥运结束後发挥场馆的体育、居住和娱乐功能。对于下几届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来说,如何“再利用”奥运场馆也是一个值得审慎考虑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是花钱最多的一届,远超以往各届。据分析人士介绍,与奥运会及基础设施直接或间接相关的花费将近400亿美元,远超过雅典奥运会创下的150亿美元记录。

雅典奥运会的支出给希腊经济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但对于中国这个经济腾飞的国家来说,花在北京奥运会上的钱却算不上什麽。中国本届奥运会目的在于向世人展示现代中国的面貌,但北京奥运会上的盛况却很难在世界其他地方复制,因为经济开销太大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国际奥委会已经决定,以後不再举办如此规模的奥运会了。罗格反复提及要警惕“奥运会巨人症”。第一次提出要给奥运“减肥”的计划时是在雅典奥运会,到了2012年伦敦举行奥运会时,这个计划将全部到位。该计划包括启用临时的看台,运动员更衣室、训练设施等,而不搭建永久性的建筑。

沉重的负担

伦敦在奥运後续事宜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规划,以确保避免留下经济负担。国际奥运会也对伦敦的“後奥运”思路赞赏有加。在塞巴斯蒂安?科的带领下,伦敦奥组委甚至还决定利用奥运会重振伦敦东区。

本月早些时候,英国奥林匹克事务大臣泰莎?乔韦尔(Tessa Jowell)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伦敦奥运会将为东区建设一个“小型新城”奠定基础,并将投资于学校的体育教育事业,这也有助于缓解英国猖獗的青少年犯罪现象。

伦敦的投资计划还包括建设能一个容纳8万人的临时奥运场馆,并确保在奥运结束之後,将该场馆的容纳能力削减到2万5千人。

北京奥运会上共有2.8万名记者,但伦敦奥运会时记者将入住于酒店里,而不是媒体村,这也将大大节省开支。

罗格号召要避免“奥运巨人症”意在鼓励更多的城市参与奥运主办方的竞选。目前奥运会还没有在南美洲和非洲举办过,国际奥委会害怕有些城市可能会因奥运会开支巨大而退避三舍。

在申办2016年奥运会的城市中,东京提出要在老港口建设新场馆,而芝加哥打算在城市的中心,沿着湖滨地带和城市公园举行奥运会,里约热内卢则计划将泛美运动会的设施投入到奥运会中。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