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02/目击者披露萨达姆绞刑细节

2007年1月2日23:44:48(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纪军编译报导/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候赛因已因犯有“反人类罪”于当地时间12月30日佛晓前被处以绞刑。围绕着萨达姆之死已出现一些争议和质疑,那么他临死前到底是“恐惧害怕”,还是“大义凛然”?录像所显示出的萨达姆与绞刑执行者的对话,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随着萨达姆的遗体在24小时后被埋葬在他的老家提克里特的一处公墓,有关萨达姆被绞死的细节,也被美国主流媒体披露出来,而讲述者则是14名由伊拉克总理指定的绞刑见证人,他们也是伊拉克现政府内阁成员、特别法庭成员等。

不过,记者在撰写此篇文章时也注意到,网友们两天来所争议的有关萨达姆临死前的表现,它不但也是美国主流“争议”的一个内容,而且在这些绞刑目击者的介绍中,也出现了颇为“矛盾”的描述。至于伊拉克老百姓对处死萨达姆的反应,也完全可以说是“一多半欢呼一少半哀悼”,因为现在占伊拉克绝大多数的是什叶派穆斯林,而被绞死的则是少数的逊尼派穆斯林当年的“英雄”。

以下内容是多维社根据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的报导而编译综合的,其观点和描述均不代表多维社或记者本人的立场,只是对萨达姆之死的一种客观描述。

总理办公室通知见证人凌晨3时30分集合

2006年12月29日深夜,14名由伊拉克总理马利基挑选的绞刑见证人,接到总理办公室的电话通知,要求他们必须在凌晨3时30分集合。在伊拉克最高法院于12月28日作出维持萨达姆的绞刑决定后,有一点已非常清楚,绞死萨达姆的日子即将来临。马利基政府成员和美国政府官员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均表示,马利基政府已决定在12月29日拂晓绞死萨达姆。但萨达姆一案的司法程序,对安全的担忧以及伊拉克领导层的分歧,推迟了在29日绞死萨达姆的计划。

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还有一些温和的逊尼派穆斯林,都希望能尽快绞死萨达姆,他们担心任何推迟可能都会引发新一轮暴力袭击,加深这个国家的宗派矛盾。而库尔德人则希望在结束即将进行的对萨达姆屠杀库尔德一案的审判后,再处以绞刑,因为在其统治期间曾用化学武器屠杀大批库尔德人。但也有一些伊拉克政治家担心,如果在伊斯兰宰牲节(Eid al-Adha)这样一个重大节日前绞死萨达姆,可能就会让他变成一名烈士。

马基利的顾问拉伊斯(Mariam Rayis)透露说,伊拉克领导层“直到最后一刻,都对这个问题争论不休。”

不过,到了12月29日深夜,处死萨达姆的文件才被签署。伊拉克上诉法庭法官哈达德(Munir Haddad),于12月30日凌晨1时30分接到总理办公室的电话,称“为执行绞死,请于3时30分赶到总理办公室集合”。随后,法官哈达德赶到马基利办公室,与其一起到达的还有三名绞刑执行者之一法鲁恩(Munqith al-Faroun),他也是电视录像中头戴面具把绳索套在萨达姆脖子上的人。

14名由马利基挑选的绞刑目击者都齐了,他们包括伊拉克代理司法部长、国家安全官员、议会议员和数名马利基的高级顾问。5时左右,14人登上两架美军直升机,每架7人,飞行15分钟,最后抵达靠近巴格达的位于底格里斯河河畔的一个伊拉克军事基地。

与此同时,美军官员已将萨达姆从位于巴格达机场附近的美军看守的监狱牢房中带出来,并押上直升机飞往戒备森严的巴格达绿区。美军官员透露说,随后他们把萨达姆押上一辆装甲车,开往伊拉克卡迪米亚(Khadimiya)军事基地。

法官称萨达姆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在美军直升机把14名绞刑见证人送到卡迪米亚伊军基地后,哈达德法官、绞刑执行者法鲁恩和代理司法部长三人立即进入一个小房间,屋里放着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一个电冰箱。10分钟后,萨达姆走进了房间。他头戴一顶旧式的毛线帽,身穿一件黑色的短大衣,里面是深色西装和白衬衫。

萨达姆走进房间后就坐在一把椅子上,对面是法官哈达德。萨达姆的双手被塑料手铐扣在前面,坐下便看站法官哈达德。哈达德后来回忆说,萨达姆走进房间时,“看起来很正常,神智清醒,也不害怕。”

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则是录像片断所没有记载的细节,其中包括萨达姆与法官的争论,与绞刑执行者的“对骂”,绞刑前对见证人的“嘲笑”,以及死后的状态和尸体的处理等。

随着萨达姆的遗体在24小时后被埋葬在他的老家提克里特的一处公墓,有关萨达姆被绞死的细节,也被美国主流媒体披露出来,而讲述者则是14名由伊拉克总理指定的绞刑见证人,他们也是伊拉克现政府内阁成员、特别法庭成员等。

法官称萨达姆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在美军直升机把14名绞刑见证人送到卡迪米亚伊军基地后,哈达德法官、绞刑执行者法鲁恩和代理司法部长三人立即进入一个小房间,屋里放着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一个电冰箱。10分钟后,萨达姆走进了房间。他头戴一顶旧式的毛线帽,身穿一件黑色的短大衣,里面是深色西装和白衬衫。

萨达姆走进房间后就坐在一把椅子上,对面是法官哈达德。萨达姆的双手被塑料手铐扣在前面,坐下便看站法官哈达德。哈达德后来回忆说,萨达姆走进房间时,“看起来很正常,神智清醒,也不害怕。”

按照伊拉克法律的规定,哈达德法官开始向萨达姆宣读最后的判决书,以及伊拉克上诉法庭的最后裁决。不过,在哈达德宣读判决书之际,萨达姆高声喊叫起来:“我们在天堂,我们的敌人在地狱”,“伊拉克人民万岁,圣战万岁,国家万岁。”

随后,萨达姆把他的愤怒倾泄到在其过去三十年统治中交战过的两个最大敌人--伊朗和美国,“打倒波斯人(Persian即伊朗人),打倒美国人。”喊完这两句口号后,萨达姆并没有停下来,哈达德法官回忆说,“他试图扯高他的嗓门,但我的声音却比他的还要高。”

在宣读完最后的判决书后,几名绞刑执行者走进房间。在把萨达姆带向绞刑室前,他被允许与一名逊尼派教士单独呆了几分钟。最后,他们把萨达姆带向一间较大的房间,这个没有一扇窗户的房间,就是绞刑室。只有一个漆着暗红色油漆的高高的铁架,有楼梯通向靠近屋顶的高台,其下部是一个很大的大坑。这里就是萨达姆的最后归宿。

绞刑室很冷,弥漫着死亡的臭味

宣读完最后的判决书后,哈达德法官和其它13位绞刑见证人便进入了面积不大的绞刑室。纽约时报说,除了14名政府挑选的见证人外,还有11名其它人员,其中包括警卫和电视摄制小组成员。

纽约时报说,进入法官室时,萨达姆听众了所有的指令,但在法官宣读判决书时,则变得愤怒起来。在法官宣读完最后的判决后,他站了起来,6点钟被带往绞刑室。此时的萨达姆看起来坚强、自信和冷静,而早前所出现的短暂的焦虑,现在已经全部消失了。

哈达德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回忆说,绞刑室“非常寒冷,弥漫着死亡的臭味”。多维社从早前的外电中了解到,这个绞刑室其实是萨达姆执行时期的军方情报部门审讯和处以极刑的地方,不过这些目击者在接受采访时并没有提到这些。

在萨达姆被带进绞刑室后,哈达德和执行者法鲁恩及其它两位绞刑执行者,与其一道步上绞刑架的楼梯。哈达德回忆说,随后,一名头戴面具的绞刑执行者冲着萨达姆说道:“你已经毁掉了伊拉克,使伊拉克人民一贫如洗,使我们象乞丐一样,而伊拉克曾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萨达姆随即反驳说:“我没有摧毁伊拉克。我把伊拉克变成了一个富裕和强大的国家。”这时,负责执行绞刑的法鲁恩走上前,命令这名执行者住口。

其它目击者回忆说,在萨达姆走进绞刑室时,他的手里拿着一本墨绿色的可兰经。在走向绞刑台的楼梯时,萨达姆转过身来对法鲁恩说,能否把这本可兰经转给另一名被告、班德尔的儿子。象萨达姆一样,被指控杀害148名什叶派穆斯林的班德尔,也在萨达姆被绞死后走上了绞刑架。

法鲁恩回忆说,他当时反问了萨达姆一句:“如果我看不到他的(班德尔)儿子,怎么办?”萨达姆则回答说:“那你就先保管着,直到你见到我的家人。”

多维社还注意到,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外电的相关报导中,都提到了萨达姆手中的可兰经,但对当时萨达姆的双手是否仍被手铐扣着,却出现了不同的报导。有的称,在进行绞刑室后,执行者就去掉了塑料手铐;也有报导引述目击者的话说,在萨达姆交出可兰经后,早前被扣在前面的双手,又被扣到了后面。

华盛顿邮报引述见证者的话报导说,萨达姆头上戴着的那顶旧式毛线帽,是被他自己摘下来的。不过,现场目击者对纽约时报说,是绞刑执行者摘下了他的帽子和围巾。

绞刑执行者打开了他的手铐,然后将其反扣到背后,接着又把他的双腿捆绑起来。这些细节都是伊拉克政府公开的绞刑录像片段中所不包括,但从录像中不难看出来,其双腿已被捆绑起来,因为在萨达姆被推向绞刑台时,他迈着很小的步子。

萨达姆: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条路

哈达德法官回忆说,在绞刑台上,一名伊拉克官员问萨达姆是否害怕,萨达姆回答说:“我不害怕。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

绞刑执行负责人在绞架台上把一个黑色的面罩递给萨达姆,要求他允许把面罩戴在头上,但却遭到萨达姆的拒绝。于是,这位在录像中出现在萨达姆右侧的绞刑执行者,开始向其进行解释。现场目击者称,此人告诉萨达姆,死亡可能是更加痛苦的,但遭到萨达姆的再次拒绝。

也有目击者向纽约时报介绍说,当时负责绞刑的人员向萨达姆解释了绳索可能会扯断脖子,

随后,这位执行者才把黑色的面罩折叠起来,然后把它象围巾一样包在萨达姆的脖子上。这个镜头已出现在官方公开的录像的。

但在录像中没有见到的还有,目击者对萨达姆临死前的“完全不同”的描述。接下来发生的还有萨达姆与绞刑执行者的“对骂”,绞刑前对见证人的“嘲笑”,“大义凛然”地面对死亡,以及最后的祈祷,死后的状态和尸体的处理等。

哈达德法官回忆说,在绞刑台上,一名伊拉克官员问萨达姆是否害怕,萨达姆回答说:“我不怕。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

绞刑执行负责人在绞架台上把一个黑色的面罩递给萨达姆,要求他允许把面罩戴在头上,但却遭到萨达姆的拒绝。于是,这位在录像中出现在萨达姆右侧的绞刑执行者,开始进行解释。现场目击者称,此人告诉萨达姆,死亡可能会更加痛苦,但遭到萨达姆的再次拒绝。

也有目击者向纽约时报介绍说,当时负责绞刑的人员向萨达姆解释了绳索可能会扯断脖子,随后,这位执行者才把黑色的面罩折叠起来,然后把它象围巾一样包在萨达姆的脖子上。这个镜头已出现在官方公开的录像的。

象美国媒体一开始报导的萨达姆临死前所表现出来的“恐惧”,已经引发一些网友的争议一样,其实参加绞刑的见证人,在事后的介绍中也出现了各不相同的表述,有些甚至充满了“矛盾”。针对这一点,华盛顿邮报在其报导中“特意”进行了如下的“对比”。

一名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而要求不要提及名字的见证者描述说,萨达姆上了绞刑台后“就颤抖着,他的脸色是苍白的。我认为到直到那时,当他们把绳索套在他的脖子上时,他都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担任萨达姆一案公诉人的检察官法鲁恩,却对临死前的萨达姆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法鲁恩说:“他牢固地控制着自己。他并不害怕被绞死。”

在绞死执行者的帮助下,萨达姆站到绞死台上,他的脚下就是那块即将落下的木板,和那个地面出现的很大的深坑。

这时,绞刑架下面传来什叶派穆斯林的呼喊声,并大声高喊着效忠萨德尔的口号。这些什叶派穆斯林所提到的萨德尔,正在伊拉克马赫迪武装的负责人,其父亲则是伊拉克达瓦党的创始人,据信曾死在萨达姆的手里。而他的儿子则是被伊拉克视为抵抗美国的“英雄”,曾率领手下的武装人员在费卢贾与美军进行过激战。

为此,美国一直都在向马利基政府施压,要求解除萨德尔的马赫迪军的武装。一名伊拉克官员在绞死现场质问说:“在发生了此类事情(指什叶派穆斯林高喊萨德尔的名字)的时候,现在我们将如何去解除(萨德尔的)武装?”

在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后,负责执行绞刑的官员要求肃静下来,萨达姆才开始第二次背诵伊斯兰祷告经文。

自始至终从未屈服,从未低下头

与华盛顿邮报所报导的绞刑室内一片混乱和争吵不断相反的是,纽约时报在12月31日长篇报导中说,据目击者透露,当时的绞刑室是平静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开始祷告,甚至包括萨达姆都在祷告,“愿先知穆罕默德安息”。

不过,两名卫兵在祷告后补充道:“支持他的(穆罕默德)儿子默克塔达,默克塔达,默克塔达(Moktada)。”目击者回忆说,闻听此言的萨达姆看起来有点发愣,把头转向两名卫兵的方向。其实,两名什叶派卫兵所呼喊的默克塔达,指的就是默克塔达.萨德尔。“默克塔达?”萨达姆带着明显的嘲笑口气回击道。

这时,伊拉克国家安全顾问拉巴伊(Mowaffak al-Rubaie)问萨达姆是否有任何的忏悔或害怕。“没有”,萨达姆强硬地回复道,“我是一名军人,我从不为自己担惊受怕。我已经把我的一生献给了圣战以及与侵略者的战斗。而选择走这条路人不应该害怕。”

正如纽约时报在其长篇报导的一开头所写的那样:萨达姆从未低下头,直到他的脖子被绳索猛然折断。他最后的言语也同样是强烈反抗的,“打倒卖国贼,打到美国人,打倒间谍和波斯人。”

与萨达姆并肩站在绞刑台上的伊拉克国家安全顾问拉巴伊,接着又问萨达姆有关杀害老萨德尔的事件。纽约时报说,由于他俩站得实在太近了,以至于下面的绞刑见证者都无法听清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在纽约时报的报导中,还详细介绍了萨达姆在绞刑台上与卫兵们进行的“骂战”。先是有卫兵愤怒地指责萨达姆毁掉了伊拉克,接着就是萨达姆的反击,随后一名卫兵骂道:“你这该死的。”萨达姆也回了同样的话。最后,负责绞刑的法鲁恩痛骂了卫兵一顿,说:“我不会接受任何对他(萨达姆)的直接冒犯。”

就这样,萨达姆站在高高的绞刑台上,完成了他的最后的祷告,他的脚下就是那个很深大坑。

完成祷告后,萨达姆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前面,甚至喉咙都没有动一上。纽约时报说,在完成他对美国人和波斯人的诅咒后,他脚下的木板门打开了,时间为当地时间12月31日晨6时10分。华盛顿邮报引述法鲁恩的话说,萨达姆死于十分之一秒,他的腿脚都没动弹一下。

尸体悬在空中数分钟,眼睛仍睁着

一名目击者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萨达姆被绞死后,他的尸体在空中悬了能有5分钟。但另一名见证人对纽约时报说,萨达姆的尸体在绞刑架上悬挂了9分钟,期间在场人都开始祷告和赞颂先知。

那么,萨达姆的头颅最后是否被绳索勒断呢?他死后的面部表情究竟是什么样子?他的尸体又是如何才被交给其宗族长老的呢?

一名目击者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萨达姆被绞死后,他的尸体在空中悬了能有5分钟。但另一名见证人对纽约时报说,萨达姆的尸体在绞刑架上悬挂了9分钟。

纽约时报描述说,萨达姆从绞刑架上落下来,似乎落到一个很好的距离,但他很快就死了。过了约一分钟后,他的尸体就一动不动悬在那里。他的眼睛仍然是睁着的,但人已死去。尽管脖子上缠着那个黑色的面罩,但绳索却勒进了他的脖子。

法官哈达德对华盛顿邮报描述道,在萨达姆被绞死后,一些人开始呼喊,有的在祷告,过了一会儿,萨达姆的“尸体才被放下来,他们把一块白布铺在地上,然后把尸体放在上面。”一些现场目击者回忆称,随后,一名医生开始检查萨达姆的尸体,接着他转过身面对14位见证者,说“他完蛋了”。

多维社还注意到,外电在早前的报导中曾提到过萨达姆的头是否被勒断这个细节,虽然纽约时报描述说萨达姆的头颅直到断了以后才“低了下来”,也有目击者描述称,当时他们听到了脖子被勒断的声音,但从目击者的现场介绍和录像片段来看,应该是没有被绳索勒断,不然被绞死后萨达姆的尸体不会悬在空中数分钟。

华盛顿邮报说,在卫兵们把萨达姆的尸体用白布包起来后,就被抬出了绞刑室,送上一架直升飞机,直接飞往巴格达的绿区。抵达绿区后,萨达姆的尸体又被装进一辆救护车,被送另一个无法知晓的目的地。美联社和路透社曾介绍说,萨达姆的遗体被送到绿区数小时后,美军和伊拉克政府官员就将其交给了逊尼派穆斯林教士和当地的政府官员,最后萨达姆的遗体被带回了他的老家埋葬。

当地时间12月30日晨6时10分,几乎是在萨达姆被绞死的同时,伊拉克电视台对外宣布了萨达姆已被绞死的消息。

送葬亲属亲吻萨达姆带伤的面颊

在萨达姆被处以绞刑后,媒体就披露说伊拉克政府和美国都对如何处理萨达姆尸体“一筹莫展”。不过,据伊拉克政府官员和美国官员透露,一开始,伊拉克总理马利基想把萨达姆的尸体秘密埋葬了,因为他担心如果让萨达姆被公开埋葬的话,其墓地可以会成为他的追随者的朝拜地。不过,在美方施压后,马利基才同意把萨的尸体交给逊尼派穆斯林。

在把萨达姆的遗体移交出来时,萨达姆宗族的几位长老向马利基和美国官员作出两个承诺,一是会立即将其埋葬,二是不会举行大规模的葬礼只有小部分人参加。据伊拉克官方电视台报导,快到12月30日午夜时,萨达姆宗族的长老和其部族的几位头领,还有来自提克里特地区的政府官员,在伊拉克总统马利基办公室签署一封信,同意将萨达姆的尸体埋葬在其老家奥贾(Auja)。

目击者向华盛顿邮报披露说,接着这些人检查了用白布包着的萨达姆的尸体,然后盖上木制的简易棺材,并将其抬上一辆白色轿货车,开向一架已等待多时的美军直升机。在附近的另一个美军基地,棺材又被装上另一辆卡车,在30多辆警察卡车的护送下,开往萨达姆出生的小乡村奥贾。一名伊拉克官员称,萨达姆的尸体已被清洗过,并已按照伊斯兰习惯更换了服装。

当长长的车队驶进奥贾时,数百名送葬者立即围聚在装着萨达姆棺材的卡车旁。伴随着一阵阵枪声,几名男子把棺材抬进了一座带有拱顶的清真寺,有人呼喊着“真主伟大”,也有人喊叫到“萨达姆,我们愿意为你奉献出灵魂和鲜血”。送葬的女人们则在一旁哭泣着呼喊着。

几名萨达姆的亲属是从邻国叙利亚赶到奥贾村的。一名华盛顿邮报的特别记者也参加了萨达姆的简单葬礼。萨达姆的表兄弟们打开了棺材,去掉覆盖在其脸上的白布,一群人开始围着萨达姆的尸体观看,亲属们亲吻着他受伤的脸颊。脖子上的血迹已渗透周围的白布。

一位看过萨达姆尸体的送葬者说:“萨达姆的右脸上出现两处带着血迹的伤痕。”另一名送葬说,这两处伤痕是脖子勒的。那个绞死执行者用来围在萨达姆脖子上的黑色面罩,仍然缠在那里,上面有已经干了的血迹。一名萨达姆的表兄开始去掉他的衣服。

亲属们誓言将拿起武器替萨达姆报仇

萨达姆的葬礼是在12月31日的凌晨3时左右举行的,历时约半个小时。萨达姆的坟墓上盖着一面伊拉克国旗,墓前的一把椅子上放着一本可兰经,还有一张放大的萨达姆画像。当天晚些时候,不少当地居民赶往灵堂进行悼念。

华盛顿邮报说,预计萨达姆的最后安息地将是他的家庭墓地,他的两个被美军打死的儿子乌迪和库塞,也埋葬在那里。萨达姆的另一位表兄弟在葬礼后,把绞死萨达姆称为是美国犯下的一个“罪行”,是想消除伊拉克的阿拉伯特征。他还把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称为一个“不尊重伊拉克人民只是一个小宗派的派系总理”。

随后,这位表兄弟发出誓言:“我们应该拿起武器,进行复仇,”他说,“他们绞死萨达姆,已经越过了红线。他现在埋葬在这里,奥贾将成为一个伊斯兰圣战和烈士的象征。”

纽约时报1月1日指出,12月31日出现互联网上的有关萨达姆被绞死的最新录像,让失落的逊尼派穆斯林更愤怒了。一名住在巴格达西部的逊尼派妇女说,“的确,萨达姆是个独裁者,但他却被一个死亡小组给杀死了,他们和他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个由手机拍下的绞刑录像后,逊尼派穆斯林称,它已变成一个令人震惊的象征。在最新录像中,卫兵嘲笑萨达姆,责骂萨达姆,公开赞美什叶派穆斯林的英雄萨德尔。令逊尼派难以接受的还有,在最后的祷告还没有结束时,绞刑执行者便“迫不急待”地让萨达姆落下,随后传出兴高采烈的交谈声。

这段最新录像也让逊尼穆斯林深感不安,他们指责伊拉克政府至今仍允许那些武装分子在安全部队中保留着很高的职位。纽约时报引述逊尼穆斯林的话说,这段录像也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那就是伊拉克政府更在乎复仇,而不是正义。

萨达姆好象已经变成一个英雄

洛杉矶时报说,最新公开的录像显示,在萨达姆被绞死后,一些旁观的见证者兴奋地高叫着,“暴君完蛋了!”。这样令人震惊的画面,将会进一步破坏早已矛盾重重的逊尼派穆斯林和什叶派穆斯林的关系。

一名参加了萨达姆葬礼的逊尼派穆斯林说,“今天他们已经自已证实了,这次审判和绞刑仅仅是报复,而不是为了正义。”他接着表示,“现在已经非常清楚,我们应该找谁去复仇。”

洛杉矶时报指出,在萨达姆遭到侮辱后被绞死的录像在阿拉伯世界传播后,它已招致媒体和舆论的愤怒谴责,在沙特阿拉伯、约旦、埃及和其它以逊尼穆斯林为主的,同时也是美国盟友的国家,都纷纷对绞刑前萨达姆所遭到的侮辱进行谴责。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亲美新闻发言人梅尔赫姆(Hisham Melhem)在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采访时称,绞死萨达姆完全是一场灾难,并把伊拉克的未来形容为“正在坠入一个黑洞”。

不过,针对伊拉克逊尼派穆斯林和其它逊尼穆斯林国家的愤怒,伊拉克总理的法律顾问拉伊斯是这样解释的:“人们必须理解,我们也是人,当时我们无法控制住自己,只好表达出我们的感情。”而接近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的官员则私下表示,在总理挑选的14个见证者中,许多人都是在萨达姆统治时期遭到残酷迫害的受害者。

然而,一些逊尼派和库尔德族的政治家却指出,在绞刑期间允许出现那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实在非常愚蠢。

伊拉克议会第二大逊尼派组织领导人穆特拉克(Saleh Mutlak)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指出,“现在,对伊拉克人来说,萨达姆看起来象是一位英雄,甚至那些憎恨萨达姆的人,(在看到萨达姆被绞死前的录像后),也开始热爱他了。”

全文完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