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6/新疆错释骚乱重犯:“漏网之鱼”成社会治安大患

-83人因涉嫌新疆骚乱遭起诉
-新疆错释骚乱重犯:“漏网之鱼”成社会治安大患
-新疆官方:156名无辜者在乌鲁木齐“7·5”事件死亡
-乌鲁木齐7·5事件,央地政府应承担什么责任?


83人因涉嫌新疆骚乱遭起诉

VOA记者:伊德香港 Aug 6, 2009

中国当局说, 有83人将面临涉嫌参与上个月初在新疆的骚乱等罪名的起诉。嫌疑人名单中包括中国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维吾尔族以及汉族嫌疑人。

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吾提库尔.阿不都热合曼说,这些汉族和维吾尔族犯罪嫌疑人分别被指控多项罪名,有故意杀人罪和伤害罪,抢劫罪,以及寻衅滋事及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等 。

七月五号新疆发生动乱,乌鲁木齐市维吾尔族人的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事件,随后导致维吾尔人与汉人发生冲突。

*拘留人数成争论热点*

有关官员没有透露到底有多少犯罪嫌疑人是汉族,多少是维吾尔族。暴乱中死亡,受伤和被拘留的人数一直是中国政府和海外维吾尔人团体争论的热点。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汉人也在那些被指控的名单之中,这一点并没有使他相信对骚乱的调查将是公正的。

迪里夏提说 ,他非常担心那些被拘留并将受到审判的人,因为他相信,他们不会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法律援助。他说,中国的法律制度无法让已经被判刑的维吾尔人享有真正的法律程序,中国的司法只有政治上的考量。

检察官告诉中国官方媒体,他们期望更多的嫌疑人将被起诉。

除了公布批捕的嫌疑人之外,中国当局说, 截至8月4日,乌鲁木齐公安机关已刑事拘留”7-5″打砸抢烧事件犯罪嫌疑人718名。

此前,有关官员称被拘留的人数超过1700 。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有一些差异,或是一些人已被释放。

*世维会呼吁联合国独立调查*

迪里夏提说,对这起事件进行独立的联合国调查是必要的,因为唯一的信息来源是中国政府 。

迪里夏提说,他的组织无法相信中国政府公布的数字,他说,刑事拘留718人的数字是政府企图掩饰在7-5事件之后政府拘捕了更多维吾尔人的事实。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流亡领袖热比娅说,在新疆动乱之后有多达10,000人失踪。中国政府称这一说法毫无根据。

中国指控热比娅和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在海外策划了新疆的暴力事件。中国政府还让热比娅的家人谴责她策划动乱,并在官方媒体播放他们的意见。

*热比娅:强迫子女谴责母亲不人道*

热比娅周三在澳大利亚参加了电影节的时候,指责中国对她的子女进行”精神折磨”,强迫他们谴责她。

热比娅说,中国政府让她的孩子反对她的作法是不人道的。

新疆维吾尔人主要由说突厥语的穆斯林构成,约占新疆2千万人口的一半。他们抱怨说,多年来由于中国最大的民族汉人涌入新疆,他们被边缘化了。

新疆错释骚乱重犯:“漏网之鱼”成社会治安大患

明报专讯/8月5日是乌鲁木齐“7.5”骚乱事件一个月,当局仍在严密搜捕漏网疑犯。据悉,在骚乱事件发生不久,警方曾一度拘捕逾2000名嫌犯,但因“对事件严重性认识不足”,经简单调查后,有近半被扣疑犯被释放,之后当局发现其中一批人涉案重大欲重新抓回,但他们目前已不知所终。而另一方面,国家旅游局强调,乌鲁木齐生活秩序已恢复正常,“可保障境内外游客在新疆旅游的安全”。

消息透露,曾遭警方扣查的2000多名嫌犯多数是外地人,来自喀什、和田等地,而乌鲁木齐本市人参与打砸抢活动的主要是学生,如新疆大学、新疆农大、乌鲁木齐职大等高校是重灾区,目前工作调查组已进驻新疆大学。

近半被捕者获释通缉15人补获

由于当初对事件严重性认识不足,经过短短数日初步调查后,近半的被拘者都被释放,有些青年人交给户籍所在街道“帮(助)教(育)”。但当局事后发现,其中的一批人,涉案重大,属错误释放,但事后再找,人已不知所终。其中,在当局7月29日发出的15人通缉名单中,有许多人是属于这类“错放之人”。类似这种“漏网之鱼”,当局认为,他们已成了社会治安的心腹大患。

据乌鲁木齐政府早前公布,当局共扣查了逾1500名涉案者,而乌鲁木齐公安局长陈壮前日透露,警方已刑事拘留718名涉案嫌犯。骚乱事件后,乌鲁木齐市维汉之间的隔膜已更加明显。“7.7”汉族游行组织者之一的周先生向本报透露,以前维汉聚居一起做生意的景象难以再见,如某古玩玉器批发市场,多数维族商户已搬走,维族聚居区如二道桥、国际大巴扎等地虽然早已解封,商业活动恢复正常,但许多汉族商户还是不敢再去,这里超过一半店铺至今空覑。

维汉隔膜更明显汉人不去维区

目前乌市南城北城可谓泾渭分明,汉族居民多住在北城区,维族和其他民族居民多住在南城区,一些汉族居民几乎每天都告诫家人,“没有事千万别去城南维区,有事也要同朋友一起去”。

而乌市的赛马场原是维汉杂居地。骚乱前,当地维族人数倍于汉族,但由于赛马场有大批维族人参与骚乱,事后有不少维族男子被抓,只剩下妇孺老人。在此情□下,当地的维族人纷纷返回老家暂避。

虽然乌鲁木齐市的情□仍是外弛内张,但国家旅游局新闻发言人刘小军昨日在接受新华社访问时强调,当局已有效控制了局势。“乌鲁木齐的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正常,社会大局稳定。可以保障境内外旅游者在疆旅游期间的安全。”

“早上等大街上人多了再出门,晚上不到8点就回家。再晚路上就没有人了,那时候回家心里有些胆怯。”家住乌鲁木齐骚乱重灾区二道湾附近的刘家庆,平常靠收废品维生。“7.5事件”前,他早上9点左右就出门,但现在要中午前才离家。乌市骚乱事件虽已过去一月,但民众对事件造成的巨大阴影仍挥之不去。

王女士上班的地方需途径二道桥,“经单位负责人批淮,我可以推迟上班半个小时,提前半个小时下班。现在上下班都乘坐出租车(的士),以前坐公交车就可以到,但是现在不敢了”。

在南门一带,仍是人群熙攘,行人有说有笑、表情轻松,如果没有见到临街商铺剐窗都贴覑“维护民族团结”、“打击三股势力”等标语,及街道上还贴有“7.5事件疑犯照”的话,跟本看不出这里曾是骚乱的重灾区。但在另一个重灾区外环路金银大道附近,依然可以看到武警的警戒岗,这里仍实行交通管制。街头的顺达超市在事件中损失惨重,在经过修葺后,店主在4个玻璃窗上都安装上了钢筋栅栏。“以防万一”,他这样对记者说。

大巴扎商户:生意不好

至于著名的国际“大巴扎”(商市),虽然早已恢复营业。但就算在假日,也很难看到以往游人如鲫的景象。商贩乌什库称,恢复营业以来,生意一直不是很好,原因很简单,外地游客少。

每天傍晚6点左右,满载武警的车辆就会在重灾区一带巡行。虽然,这些武警多持盾牌,极少荷枪实弹。晚上9点,在幸福路夜市,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一位正坐在小吃档的李姓女士对记者说,现在市面基本上算是恢复正常了,但她还是“时刻警惕”,平常一个人走在路上还是有些害怕,经常要回头看看背后有没有其他的人。显然,乌鲁木齐市面虽然已逐步恢复正常,但事件对人们造成的心灵创伤,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方能抚平。

新疆官方:156名无辜者在乌鲁木齐“7·5”事件死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办公室负责人8月5日下午,就乌鲁木齐“7·5”事件相关问题接受媒体专访。该负责人透露,截至目前,乌鲁木齐“7·5”事件已造成1700多人受伤、197人死亡。其中,无辜死亡156人。

人民日报报导,在谈到乌鲁木齐“7·5”事件最新伤亡人数及民族构成,这位负责人说,到目前为止,乌鲁木齐“7·5”事件已经造成1700多人受伤、197人死亡。其中,无辜死亡的156人(汉族134人、回族11人、维吾尔族10人、满族1人);在其他死亡人员中,有的是因为实施暴力犯罪活动被当场击毙的暴徒,有的身份还有待辨认。

在回答乌鲁木齐“7·5”事件中羁押的犯罪嫌疑人目前处理情况的问题时,这位负责人说,对乌鲁木齐“7·5”事件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中国司法机关将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充分保障他们的各项诉讼权利。在办案中,侦查机关依法客观、全面收集案件证据;检察机关对侦查活动依法实施法律监督。目前,部分违法犯罪行为轻微的被羁押人员已经从轻处理,获得释放。

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依法获得法律援助、辩护。据了解,目前尚没有乌鲁木齐“7·5”事件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亲属提出法律援助和辩护要求。对于有外电称,中国官方透露在乌鲁木齐“7·5”事件中有12名暴徒死亡,能否予以证实?

这位负责人说,在依法处置乌鲁木齐“7·5”事件中,中国公安民警、武警官兵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面对无辜群众和自身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有的甚至被暴徒打死打伤的情况下,在鸣枪示警无效时,依法开枪制止暴力犯罪,当时击中12名暴徒,其中3人当场死亡,有9人在救治中死亡。

对于有外电称,中央民族大学一名维吾尔族副教授因牵涉乌鲁木齐“7·5”事件被羁押,此事是否属实?这位负责人说,经了解,中央民族大学没有因乌鲁木齐“7·5”事件受到刑事追究的维吾尔族教师。

BBC报导说,此前,有超过300名作者和学者等联名签署公开信,呼吁当局释放在“7·5事件”后被捕的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身为经济学者的伊力哈木是维汉双语网站“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据他的朋友说,伊力哈木在7月8日凌晨被当局拘押,据信至今仍未获释。

“维吾尔在线”网站已经恢复,不过网站上的敏感内容都被删除。新华社此前报道,当局已经刑事拘留718名涉嫌参与乌鲁木齐骚乱的人。但根据此前报道,新疆有超过1700人因涉嫌“7·5事件”而被捕。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认迪里夏提表示,他认为实际被捕人数远远多于官方公布的数字。

乌鲁木齐7·5事件,央地政府应承担什么责任?

高洪明/新疆乌鲁木齐7.5事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在中国央地政府采取有效的强力措施和对死伤人员处理后,新疆总体趋势是稳定与发展。尽管国内外对充满暴力犯罪行为的的7.5骚乱事件仍颇有批评或指责,但国人大体上是认可或支持央地政府的。

共产党哲学认为,事物发生、发展、变化及结局的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以此观点看7.5事件,央地政府应当直接或间接,或多或少的承担什么责任呢?恕我直言如下:

一、6.26韶关群体事件处置不透明不得力。

6.26韶关群体事件发生后,广东与新疆地方政府处置不透明不得力,没有及时公开透明地对外报道,致使群殴事件被非官方传媒传播为汉维民族冲突事件,致使群殴事件由地方事件传播引发为轰动全国全世界的爆炸性新闻事件。这广东与新疆地方政府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官方传媒PK不过海内外民间“煽动”。

对6.26韶关群殴事件,既然官方传媒不做公开透明及时的报道,那么海内外民间“煽动”就成了人们全面了解6.26群殴事件真相的主要消息来源,从而导致6.26韶关群殴事件演变为7.5乌鲁木齐骚乱事件。在这里,央地官方与传媒应当承担官媒PK不过民间“煽动”的责任。须知,官媒代表着政府的公信力;而民间“煽动”则迎合了人们的情绪、愿望和潜意识。

三、又是“非法集会和游行示威”惹的祸。

7.5事件源于当天下午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的“非法集会和游行示威”。央地政府的一贯做法是必须采取强力措施制止祸围堵“非法集会和游行示威”。因此,乌市人民广场“非法集会和游行示威”的少数人被警方驱赶出广场,流散到乌市四面八方,导致“非法集会和游行示威”演变成为充满乌鲁木齐市区50多个地点的暴力犯罪公行的骚乱事件。在央地政府应当为始终不兑现不保护中国公民享有的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而承担责任。因为在中国出来官方主办或默认的集会游行示威之外,一切集会游行示威都是非法的。央地政府,与其制止公民集会游行示威,不如依法允许并保护公民集会游行示威。

四、不要制造热比娅女士“神话”。

7.5事件之所以发生,是由诸多社会原因、历史原因、思想文化原因激发并促成的。把7.5事件的发生与结局归罪于远在海外的热比娅女士,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新疆稳定和发展问题的。热比娅女士在海外,人不过数百,器不过言论,纵然她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过是“煽动煽动”而已。除此以外,热比娅女士干不了什么。因此,央地政府应当承担制造热比娅女士“神话”责任。

五、新疆确实存在民族问题,宗教问题。

7.5事件,的确不是由于即时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引起的,但它确实反映并表现了人们对长期存在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的不满和愤懑。在这里,央地政府应当承担新疆在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上存在的诸多责任。否则,7.5事件在将来的某一天还可能重演,这好似央地政府最重要的教训。

六、不要指责或埋怨德、美、土、日、澳等国政府。

在7.5事件问题上,中国政府指责或埋怨德国、美国、土耳其、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政府。说他们支持或包庇了热比娅女士和“世维会”,要求上述各国政府不要接纳和支持热比娅女士和“世维会”,说热比娅女士和“世维会”是民族分裂势力和暴力恐怖组织。其实,以上说法只是中国政府一家之言。即使听是正确的,别国政府也不会接受。因为中国政府并没有向上述国家政府出示热比娅女士和“世维会”具体领导成员参与7.5事件中暴力犯罪行为的铁证。这是诸多国家接纳或支持热比娅女士和“世维会”的理由和根据。

七、不要指责或埋怨国际人权组织。

7.5事件发生后,中国央地政府都采取了中共历史上最及时的善后处理办法,这的确让国人和世人刮目相看。但是,尽管中国央地政府如此作为,仍然有不少国际人权组织,如大赦国际、记者无疆界组织、人权国际等等,在批评中国央地政府如何如何,央地政府颇有不快。国际人权组织远在海外,又不能亲临7.5事件现场,因此对中国央地政府进行批评或指责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焦点是中国人权状况,他们的批评或指责大体实事求是,绝无诽谤、造谣之嫌。中国央地政府不可拒绝国际人权组织的批评或指责。

八、真正落实新疆民族自治和宗教自由。

这个问题,由于本文篇幅有限,无法展开论述,只好间谈一二。民族自治问题及宗教自由问题,是关系到新疆稳定与发展的大事,一定要让少数民族自治,一定要维护少数民族宗教自由。就新疆目前来说,共产党委员会在领导一切,但一把手为什么不能让少数民族党员担任呢?这总比汉族党员好吧!在新疆地方政权中,为什么不能让少数民族非中共认识担任一把手呢?这总比中共人士好吧!就新疆目前宗教自由来说,新疆的宗教事务应当放手让土著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自己去做。设个宗教事务管理局干什么?宗教事务管理局无非在各方面干涉宗教事务,没有什么服务宗教自由的任务,还是撤了好。

九、人权问题不能根本解决民族问题、宗教问题。

7.5事件,从根本上说,是个人权问题,即新疆土著民族与去昂人民一样,不能充分享有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和社会权利。但可以预见,当中国公民享有完全人权的时候,中国土著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仍旧存在,只是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充满暴力犯罪行为的群体事件而已;和平的矛盾与冲突会时隐时现。

十、反对“疆独”暴力行为,维护“疆独”言论自由。

本人坚决反对所谓“疆独”暴力行为,因为它不但危害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且还危害新疆各族人民的稳定和发展。

本人坚决维护所谓“疆独”言论自由,因为它是中国公民言论自由的一部分。无此,中国公民就不会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凡涉及言论“煽动分裂国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都是因言治罪,都在废止之列。

北京市民:高洪明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