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9/新疆2名暴徒被击毙录像曝光(2段视频)

-新疆2名暴徒被击毙录像曝光(2段视频)
-新疆动乱 警击毙12暴民
-白克力证实:7-5事件中12名暴徒被击毙
-10多名长袍黑头巾女子指挥新疆骚乱
-新疆自治区主席就7-5事件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新疆自治区主席:对”7·5″暴徒残忍度估计不足
-新疆人大官员称将加快反分裂地方立法工作
-新疆政府宣布乌市死难者每人抚恤共40万元
-武警新疆总队中队长在暴乱中怎样遇难的
-官方媒体称五大证据显示乌市暴乱有预谋


新疆2名暴徒被击毙录像曝光(2段视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18日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说,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发生两周后,新疆总体事态稳定,形势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另外,政府还公布了7月13日三名男子在清真寺追赶信众的录像。


(这段录像上有更多现场画面)

新疆动乱 警击毙12暴民

路透乌鲁木齐18日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18日说,在新疆本月间发生的暴动中,警察开枪击毙12个维族暴民。这是政府难得的承认安全部队造成民众死亡。

乌鲁木齐的维族人本月5日上街抗议,并演变成攻击汉人的暴动,汉人也在几天后发动报复性的攻击。

这个事件造成197人丧生,超过1600人受伤,大部分是汉人。在政府随后采取的镇压行动中,约有1000人被捕,大部分是维族人。

努尔.白克力说,12名维族人因武装攻击平民和抢劫商店,又不理会警察对空鸣枪警告,遭到警察枪杀,其中三个人当场死亡,另外九个人在送医途中或抵达医院后丧生。

努尔.白克力接受一小群记者访问100分钟时说,任何法治国家,都有必要使用武力保护人民的利益和阻止暴力犯罪,这是警察的职责,也是法律赋予警察的责任。

他说,这是新疆最可恶、后果最严重、冲击也最大的一场动乱,警察表现了“最大的自制”,大多数受害者是无辜的老百姓,而暴力份子非常残暴,极端邪恶和肆无忌惮。

他提供警察和监控摄影机拍摄的四分钟录影光碟,显示三名维族人企图强迫一座清真寺的穆斯林上街抗议,甚至挥刀追赶拒绝从命的人。其中两人企图攻击巡逻警察时被枪杀。

努尔.白克力坚持暴动是流亡的分离主义分子煽动的,企图促使新疆脱离中国。他否认政府刻意把汉人引进新疆,或强迫维族人到中国内地城市工作。他宣称新疆情势已恢复安定,并为政府封锁网路和手机,阻止收发简讯的做法辩护,宣称这是为了防止暴乱扩大和散播不实消息。

他说,新疆需要安定、种族团结及和谐以发展经济。

白克力证实:7-5事件中12名暴徒被击毙

BBC/新疆维族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说,警方在”7-5″事件中击毙了12名不听警告的”暴徒”。

在接受路透社、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境外媒体访问时,努尔-白克力说”在任何法治国家,使用武力保护平民利益和阻止暴力犯罪是必须的”。

努尔-白克立说,被直接或者间接击毙的”暴徒”是12人,3人当场死亡,9人送医不治死亡。他强调,警方在开枪前,先是对空鸣枪,但是”暴徒”不从,警方才射杀”当时正在打砸抢烧的武装暴徒”。

他还说,”7-5″事件的死者当中,大多数是死于头部受到砖头、铁棍等钝器击伤。努尔-白克力表示,警察在行动中展现了最大的自我克制。

他还向采访媒体解释7月13日,警方射杀3名维族人的经过。

努尔-白克力介绍说,当时3名他所称的”暴徒”带着一麻袋的刀具到清真寺,意图分发给信徒作圣战宣传。但是被清真寺的阿訇阻止,”暴徒”便转而攻击信徒,因此和安全人员发生冲突,最终被警方射杀。

努尔-白克力还坚持,未来还将继续把当地剩余劳动力转移到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打工的政策。

他说,广东韶关汉维工人冲突事件只是一个个别的情况。

10多名长袍黑头巾女子指挥新疆骚乱

苹果日报/长袍黑头巾女子率领骚乱?据新华社报道,在7月5日发生的新疆乌鲁木齐骚乱中,有10多名身穿长袍、头戴黑色头巾的年轻女子,在各个游行队伍中扮演指挥角色,紧随其后的男子则负责冲锋陷阵,袭击汉人,不过未有明言长袍女子是否属疆独“圣战姊妹”的成员。男子紧随其后袭击汉人

新华社19日发表“乌鲁木齐7.5事件采访思考”的长文,洋洋洒洒数千字,报道引述乌市天池路一个机构的人员指出,本月5日晚约8时40分,一名身穿黑袍、头戴黑头巾的妇女,率领约30人踹开机构大门,用石块打伤保安,并且大肆捣乱。至9时10分左右人民广场亦有类似情况,一名头戴黑头巾的女子,与一名身穿蓝色T恤的男子走在示威队伍的最前面,他们不断举起双臂,报道指他们“煽动人群闹事”,多名身穿长袍、头戴黑头巾的妇女加入人群,指挥骚乱者。

公安指出,这些女子多数穿着黑、白、棕色长袍,头戴黑色头巾,穿着很特别,在当地很少见到,而如此普遍地出现街头,更属罕见。公安分析,这些女子多数扮演组织者、引导者、煽动者角色,男的多是冲锋陷阵、袭击人群。不过,报道未有提及这些穿袍女子的详情,未知是否属于疆独组织的“圣战姊妹”。维人煽动圣战片段曝光

新疆自治区政府昨又公布闭路电视片段,回应上周一(13日)有三名维族人闯入白大寺,煽动寺内回教教民发动圣战事件。片段显示三名维族男子手持装了共20把大刀的大袋入寺,试图将刀分发给做礼拜的教民,煽动他们发动圣战,但被拒绝,许多教民转身离开;这时,三名维族男子拿起大刀,追斩教民。

其后三名煽动者在街上遭遇赶来的军警,双方追逐间,听到10多响枪声,其中手持长刀逃跑的穿白衣维族人被击毙,另一名穿深色衣服的维族人,最少身中三枪,中枪后一度站起身,最后仍倒地,伤重不治,另一名维族人则受枪伤送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接受境外传媒采访时强调,军警是看到三名男子持刀追着信众才出手阻止。

话你知:圣战姊妹恐袭为建国

疆独“圣战姊妹”在去年7月、北京奥运前首次出现,当时新疆乌鲁木齐当局在市内一个住宅单位,捣破名为“圣战培训班”的组织,拘捕五名女子,被捕女子承认她们参加该组织,互称姊妹,目的是要“杀死汉族人,建立自己的伊斯兰国家”。去年8月10日清晨,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发生造成12人死亡的连环爆炸,当局拘捕15名疑犯,当中包括多名年龄15至20岁的女子,最少两人证实是“圣战姊妹”,一名15岁、疑是投掷炸弹的少女受伤。内地的反恐专家形容疆独“圣战姊妹”如同车臣的“黑寡妇”群体,进行激进、隐蔽的炸弹攻击。

新疆自治区主席就7-5事件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8日电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18日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说,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发生两周后,新疆总体事态稳定,形势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目前,乌鲁木齐的市场供应、公共交通、企业生产以及市民出行等完全恢复正常,全区各地州县市的局势也非常平稳。

努尔·白克力说,这次事件是境内外“三股势力”精心策划、组织的一起严重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行为。我们要依法对不法分子进行坚决的严惩,给死难者一个交代,还法律一个公道。另一方面,也要震慑企图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他们的任何犯罪行径都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在中国,在新疆,搞分裂、搞破坏不得人心,既违背人民群众的意愿,也违背法律。

他说,尽管这次事件造成了巨大影响,但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全国各族人民的鼎力支持,有新疆各民族坚如磐石的团结,我们一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消除这次事件留下的阴影,使新疆的经济再次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使社会事业得到全速发展。我们也有能力为广大游客创造宽松、和谐、安全的旅游环境。这次事件不会影响,也不可能影响新疆对外开放的力度,我们热忱欢迎国内外仁人志士前来投资兴业。

针对境外媒体有关维吾尔族女工被迫到内地打工的报道,努尔·白克力说,这种报道是子虚乌有。我们在组织维吾尔族女工到内地务工时,都必须征求她们父母的意见,特别是女工本人的同意,是在自觉自愿的基础组织实施的。所谓的被迫和强迫,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

在回答记者关于互联网开放的问题时,努尔·白克力说,这次事件发生后,为了稳控当地的局面,我们对互联网实施了管制,这是世界各国都会采取的措施。我相信随着局势的稳定,对互联网的管控会逐渐解除。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对一些专业网站、专业平台、专业信息逐步解除限制,解除整个网络管制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努尔·白克力强调,伊斯兰教是爱好和平的宗教。在这次事件当中,新疆没有一个宗教界人士参与打砸抢烧事件,这说明我们的宗教政策得到了宗教界人士的认可和拥护,也说明我们的宗教政策完全符合国情,完全符合广大教民的根本利益。

努尔·白克力指出,长期以来,党和政府对新疆工作高度重视,新疆现在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各民族的生活水平在提高。这次事件中,各民族互帮互助互救方面表现出来的精神也预示着新疆未来的民族团结,不会因为这次事件而受到损害。任何旨在分裂祖国和破坏民族团结的行径,都必将会遭到新疆各族人民的强烈反对,任何企图分裂中国、破坏民族团结的阴谋最终都不会得逞。

新疆自治区主席:对”7·5″暴徒残忍度估计不足

中新社乌鲁木齐七月十九日(记者 李德华 程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十八日下午在接受三家国外媒体采访时透露,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前已知晓相关信息,但对暴力犯罪分子惨绝人寰,灭绝人性,令人发指的暴力罪行,这是当时没有估计到的。

努尔·白克力说,乌鲁木齐“七·五”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有着非常深刻的政治背景,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组织策划的一起严重的暴力犯罪事件。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大量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境内外“三股势力”相互勾结,利用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聚众斗殴事件大肆进行造谣煽动,蓄意挑起民族仇恨,精心组织策划了这起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据努尔主席介绍,六月二十六日在广东发生聚众斗殴事件后,从中央政府,一直到广东省和新疆都高度重视,并就做好善后工作做了精心的部署和安排,参与斗殴的员工,不管是新疆籍的,还是非新疆籍的,受伤人员及时得到了救助,得到了安抚,情绪相对来讲都是比较稳定的。

据悉,出现这个事以后,新疆方面迅速派出工作组到广东,协助广东方面全力做好新疆籍受伤人员的救助、安抚、维稳工作。所有在这次事件中遭受损失的新疆籍员工的财产,在新疆籍员工满意的前提下,由企业全额赔偿。企业负责人也特别强调,事件不影响新疆籍员工在旭日玩具厂继续打工。

广东方面,按照国家相应的抚恤政策,每一个死难者给予了五十万元人民币的抚恤金,死难者家属对此也表示理解,情绪也比较平稳。

努尔·白克力说,正在政府在处理韶关聚众斗殴事件期间,境内外“三股势力”相互勾结、遥相呼应,编造谎言,甚至移花接木,进行了大量的富有煽动性误导和宣传,特别是误导疆内不明真相的群众,表达什么所谓的意愿,鼓动他们上街、游行示威。甚至境外的“三股势力”把内地其他省区发生的一些类似事件的视频,放在互联网上,混淆视听,手段极其恶劣,唯恐天下不乱。

他说,事实说明了境内外“三股势力”利用普通的社会案件,大做文章,想搞乱新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的本质。

努尔·白克力说,事件发生以后,政府做了相应的工作,也做了具体的安排部署。对未经批准的违法游行的学生进行了劝阻,很多的机关干部也紧随学生游行队伍进行面对面的宣传教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诫学生不要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新疆人大官员称将加快反分裂地方立法工作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9日报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艾力更·依明巴海19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自治区人大始终坚定不移地捍卫宪法和法律的尊严与权威,并将加快与反分裂斗争相适应的地方立法工作。

艾力更·依明巴海说,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境内外“三股势力”相互勾结,精心策划、组织的一起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民族分裂主义势力无论打着什么旗号,编织什么样的理由,假借什么样的事端发难,最终的矛头都是指向我们的党和我们的国家制度。”

“坚决与‘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作斗争是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的职责。”艾力更·依明巴海说,人大就是要履行好宪法、法律赋予的职权,从制度上和法律上保证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关于维护稳定的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要支持和督促政府和公安机关依法从重从快打击各种分裂破坏和暴力恐怖犯罪活动。

他特别强调,自治区人大已加快了与反分裂斗争相适应的地方立法工作,为新疆反分裂斗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提供法律支持。

谈到“7·5”事件之后的普法教育,艾力更·依明巴海介绍说,目前新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少数民族语言法律知识读本的缺乏。他说,自治区已组织相关专家尽快进行翻译工作,很快就会有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民族语言的普法读本送到天山南北农牧区群众手中。

“‘7·5’事件还暴露出我们的普法工作还存在死角和不足。”艾力更·依明巴海说,“结合当今社会人员流动大,城市外来人口多的现状,今后的普法教育要走入社区、街道,要入家入户,入耳入心,要让人人都成为守法公民。” (本文来源:新华网作者:毛咏 罗骁兵 袁晔)

新疆政府宣布乌市死难者每人抚恤共40万元

大公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在接受十九日采访时说,新疆将用“民族团结互助基金”给每一个无辜死亡者的补贴不会少于二十万。加上之前政府给的抚恤标准是二十万,这些无辜死亡者将会得到不少于四十万元的抚恤。

另外,对无辜受伤者所有的治疗费、医疗费、护理费全部由政府来承担。

据中新社乌鲁木齐十九日消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在接受三家外国媒体采访时说,十七日新疆决定,用国内一些省份和国有企业、社会各界的捐款,新疆设立了“民族团结互助基金”,“从这个基金当中,每一个无辜死亡者的补贴不会少于政府所给予的抚恤标准,当时政府给的抚恤标准是二十万,这次我们想,也不会少于二十万。另外,对无辜受伤者所有的治疗费、医疗费、护理费全部由政府来承担,同时对财产受到损失的商户,在核算的基础上给予帮扶,帮助他们树立信心,帮助他们早日开业。”

据努尔主席表示,对伤残的群众,要按照伤残等级,要给予一次性的补助和救助。他说,这方面相应的工作得到了群众的理解。他相信随着善后工作的进一步深入、细化,这些措施对稳定当前的形势,稳定受伤者的心灵会都会起到积极的作用,对新疆的长治久安一定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据了解,至十七日,新疆“民族团结互助基金”收到各界捐款已逾两亿元人民币。

宗教界无人参与事件

努尔-白克力说,在“七?五”事件中,新疆没有一个宗教界人士参与打砸抢烧的暴行。

努尔-白克力还称,这次暴力恐怖事件当中,一些境外媒体说“中国政府对穆斯林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等等”。实际上伊斯兰教是爱好和平的宗教,这次参加暴力犯罪活动的人,既代表不了哪一个民族,也代表不了哪一个宗教,它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足以说明他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大家可以看到现场的惨绝人寰、令人发指、丧心病狂的镜头,我想任何一个善良的、公正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努尔-白克力透露,“七?五”事件发生前已知晓相关信息,但对暴力犯罪分子惨绝人寰、灭绝人性、令人发指的暴力罪行,这是当时没有估计到的。

对暴徒残忍度估计不足

努尔-白克力说,乌鲁木齐“七-五”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有着非常深刻的政治背景,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组织策划的一起严重的暴力犯罪事件。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大量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境内外“三股势力”相互勾结,利用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聚众斗殴事件大肆进行造谣煽动,蓄意挑起民族仇恨,精心组织策划了这起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努尔-白克力说,事件发生以后,政府做了相应的工作,也做了具体的安排部署。对未经批准的违法游行的学生进行了劝阻,很多的机关干部也紧随学生游行队伍进行面对面的宣传教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诫学生不要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武警新疆总队中队长在暴乱中怎样遇难的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19日电(刘立献、许金桥、吴杰)一个英雄倒下,一座丰碑立起。

年仅31岁的武警新疆总队乌鲁木齐支队十二中队中队长万金刚,在处置乌鲁木齐“7·5”事件中,为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壮烈牺牲,用青春和生命履行了一名人民卫士的神圣使命。

7月17日,万金刚生前的邻居、94岁的维吾尔族老人阿依木萨汗(左一)等前来送别万金刚烈士。当日,在乌鲁木齐“7·5”事件中壮烈牺牲的武警中队长万金刚烈士遗体告别仪式在乌鲁木齐市殡仪馆举行。新华社

鲜花摆满灵堂,泪水寄托哀思。连日来,新疆各族群众以不同方式纪念这位英雄;广大官兵发扬他不怕牺牲、不辱使命的战斗精神,日夜奋战在维护新疆稳定的第一线。

日前,武警部队党委作出向万金刚同志学习的决定。

“同志们,跟我上”

7月5日18时20分,连续两周没回家的万金刚正在陪妻子和女儿购物时,突然接到中队的报警电话:“国际大巴扎一带大量人员聚集,有闹事迹象,上级要求中队加强巡逻区的兵力配置。”

接完电话,万金刚直接赶往大巴扎。为争取时间,他还让上勤战士把他的警服和警棍直接带到事发现场。

很快赶到国际大巴扎的万金刚发现,情况远比预想的严重,数百名不法分子手持棍棒,高呼着反动口号,在大巴扎西侧一带游行示威。

交通严重堵塞。整个大巴扎一片混乱。

这时,在这里执勤的排长曹炼接到巡逻队的求援呼叫,万金刚接报后又立即率领官兵赶往山西巷。

19时40分左右,万金刚率领官兵行至阿亚斯宾馆前时,发现道路中间的隔离护栏被推翻,5辆公共汽车受阻。不法分子正疯狂地用砖块、棍棒砸公共汽车。

万金刚一声令下,官兵们上前将不法分子驱散,保护了车上群众的安全。就在这时,山西巷内突然涌出上千人,将万金刚和战友团团围住。

万金刚果断收拢人员,形成防护队形。砖块、石头雨点般袭来,8名官兵全部受伤。险境之中,支队长田贵忠率领110名官兵及时赶到,与万金刚的队伍会合,成三角队形向南冲击。

“同志们,跟我上。”万金刚大喊一声,挥起手中的警棍冲在队伍最前头。

队伍向南冲出100多米,被从大巴扎方向冲来的千余名不法分子迎面拦住。田贵忠见状,立即命令部队反方向冲击。

原本冲在最前头的万金刚,一下子变成了为部队断后的一道墙。就在他掩护战友向北冲击时,3名暴徒用地砖近身击中他的后脑。

班长刘峥辉回忆说:“发现队长没有冲出来后,我们又返回阿亚斯宾馆门前。那时,队长倒在地上,后脑勺鲜血直涌。”

不幸的是,被送到医院抢救的万金刚终因伤势过重,当晚壮烈牺牲。

执行任务中,万金刚所在的中队有27名官兵不同程度受伤。身负重伤的副班长姜兴卫在昏迷了一天一夜后,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快救队长”。

如今,姜兴卫已经从重症病房转出,脱离了危险,但他至今都不知道,他已和中队长阴阳相隔。

7月17日上午,乌鲁木齐的天空有些阴沉。万金刚遗体告别仪式在市殡仪馆举行。

白花朵朵,哀思绵绵。十二中队的官兵们早早赶来,为他们敬爱的中队长最后送行。

“中队长!你放心地走吧,我们一定完成你的遗愿,站好岗,执好勤,坚决完成好所担负的任务!”中队指导员周进良眼含热泪。

十二中队担负着国际大巴扎地区的巡逻任务和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的执勤任务。大巴扎是乌鲁木齐市著名的商品集散地,每天来这里游览、购物的中外游客有数万人;火车南站的进出旅客也很多,中队执勤任务十分繁重。

对万金刚来说,制止犯罪、解救群众的事,在执勤中经常碰到。周进良说:“关键时刻,中队长总是挺身而出。”

2006年10月7日晚,万金刚带领8名战士,在火车南站巡逻时,发现3名歹徒正在持刀抢劫旅客。他迅即冲上前去,与歹徒展开搏斗,最终与战士们一起将歹徒扭送到派出所。

2009年4月23日,万金刚带领战士在大巴扎巡逻。21时30分,当他们巡逻到二道桥工行大门口时,发现一名青年很不自然在用手触摸着下衣口袋,形迹十分可疑。看到有人上前检查,青年男子拔腿就跑,被冲过来的万金刚一把抓住。

原来,这名青年男子是一名恐怖组织成员。在他的身上,藏有1把约30公分长的管制刀具,口袋中的笔记本还记录着多个反动口号、组织负责人名单和驻境外恐怖组织情况。

在任中队长2年零5个月的时间里,万金刚带领中队官兵协助公安机关处置突发事件308起,抓获贩毒、抢劫、贩卖假钞等犯罪嫌疑人502人。

官方媒体称五大证据显示乌市暴乱有预谋

新华社18日播发了5,000多字、题为《暴行显示了什么?—乌鲁木齐“7.5”事件采访思考》的长篇通讯,通过记者了解到的一系列事实和大量细节,从五大方面,包括组织特点、实施手段、施暴工具、人员构成、攻击目标等,显示出乌市“7.5”事件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图谋并带有恐怖性质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明处闹事暗处施暴

5日下午18时许,一些人员到人民广场聚集。新华社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些人不停地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有些人高喊口号,吸引人围观,煽动聚集。其间,人群越聚越多。

当大批警力向广场汇集时,新疆公安厅指挥中心20时许得到的信息显示,一部分暴徒开始在乌鲁木齐市南部的二道桥一带实施小范围打砸抢烧。随后,暴徒开始打砸焚烧警车,掀翻交通护栏阻挡交通,打砸路上行驶的公交车、小轿车及路旁的商店,殴打无辜群众。

50处现场集中“爆发”

新疆公安厅指挥中心的信息显示,同一时间,乌鲁木齐全市有50多个点集中爆发打砸抢烧。而在乌市急救中心,从20时23分开始,无数个求救电话从多个区域同时打来,致使急救中心30部交换机被打爆,系统瘫痪。“如果没有事先周密的策划、事中严密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在50多个点,用类似的手法实施打砸抢烧呢?”一位长期从事公共安全研究的专家说。

预备凶器分工明确

根据公安机关对抓获暴徒的初审,暴徒多来自乌鲁木齐以外的地区,其中带头挑事者服饰相近、特征明显。暴徒实施暴力犯罪使用的工具多为石头、砖块、木棒、铁棒等,也有一些刀具和枪支。乌市一些商贩回忆,7月5日之前两三天,店内刀具明显热销。

公安干警从抓获的来自南疆的嫌犯身上翻出2张车票,一张是使用过的4日到乌鲁木齐的票,一张是6日从乌鲁木齐返回的票。公安部门还发现,当晚运送暴徒和施暴工具车辆牌照的后几位数字都是相同的。有专家解释,这些数字可能与“伤害头部”的指代用语有关。而此次事件中大多数受伤或死亡无辜群众的头部都遭受袭击。

女性煽动男性施暴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目击者的描述和监控录影多次出现身覑白黑棕色长袍、头戴黑色头巾的年轻女子,以及身覑蓝色T恤的年轻男子的身影。女子在其中多扮演的是引导者、煽动者、组织者的角色,男子多扮演的是暴力实施者的角色。

一直跟随聚集人群的记者在多处现场先后看到十几个这样装扮的女子,在人群中充当领头者的角色。公安人员分析,这些妇女覑装特别,在乌市很少见到,如此普遍出现更是罕见。

手段残忍手法专业

损坏公共交通工具,阻断交通,制造大范围混乱,是暴徒在此次事件中的重要手法。乌市公交集团负责人透露,他们共有28辆车被焚烧,266辆车被砸,毁损车辆超过总量的十分之一。

当时有暴徒冲进公交公司停车场,撬开车门,熟练地抽出电线接火启动车辆,还有人开车撞毁院门口的监视器,显然是想消除此次暴力犯罪的证据。目睹者描述,暴徒往往是敲碎公交车后灯罩再点燃,引发储气罐爆燃焚毁车辆。从纵火手法上看,这伙暴徒非常熟悉车辆结构,事前很可能还研究过点火方式。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