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5/冰雪覆盖不了的足迹

冰雪,在无数故事里,圣洁与神秘的色彩都与它有关:刘易斯讲述着穿过大衣柜可以到达理想王国纳尼亚,四个英国孩子在那里勇斗冰雪妖婆;圣诞老人驾着驯鹿从烟囱里悄悄放下祝福的包裹;普希金真情地讴歌十二月党人在西伯利亚如火的崇高生活…… 这些异国子民呈现了过多令人瞠目的热情想象。他们大可以这样认为,在我们这个国度里,不存在通过冰雪才能说出的美、幸福和荣誉,不存在通过冰雪产生的对生命中最重要的真理的沉思。

然而不,关东,大清王朝祖宗肇迹兴王之所 ,对于中原百姓来讲的异邦,一提起来就觉得参山珠河,龙脉所在。萨满教中石与火的文明在那里放射灿烂的光辉。然而又不,取法传统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唯一取向,把生命与思想的转变绑到“闯”字上一起旅行,这的确是一招妙棋。“闯”,从马从门, “马出门貌”,为向前猛冲之意,兼指一往无前和无所顾忌。抛弃家园去寻找家园,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酸又无奈的命题。我们津津乐道《圣经》里的出埃及记,甚至“殷人屡迁,前八后五”,还有周文王的爷爷古工亶父。他们最终找到了水草丰美的家园,却无人敢于想象我们主人公面临的家园是如此这般:“万木排立,仰不见天。乱石断冰,与老树根项蟠结互,不受马蹄。朔风狂吹,雪花如掌,异鸟怪兽,丛哭林嗥”。一切关于迁徙的古老传说一下子被扯落到现实的空间。

高满堂在创作之初就表现了他应有的气愤,对于这场世界移民史上规模最大、最悲壮的移民运动,中国太缺少关注的目光。“担担提篮,扶老携幼,或东出榆关,或东渡渤海,蜂涌蚁聚”,四千万闯关东的百姓犹豫着选择了朱开山一家作为他们的代表,不知道他们在这冰雪覆盖的大地上能走多远。

有太多的话题需要引入,家园的破落、路途的艰辛、邻里的纷争、不和谐的情感、外来户与坐地户的冲突、落难皇族与普通百姓的结合、家族利益与民族大义等等,驳杂而又琐碎,外人看来实难下手,然而创作者却用了最简单不过的递进式结构,分为四部,层层剥笋,有人戏称这好像是玩电子游戏时打关主,对手一个比一个强。第一部,朱开山仿佛遥在天际的浪子,只在家人和乡邻的言语中虎虎生风,家人带着对家园的强烈期望,追寻朱开山的足迹出门闯荡。细碎的人物关系得以动态地展现,为下一步的故事进行铺垫。第二部,小富即安的邻里出现碰撞,一身泥土气息的朱开山必须符合身份的局限,他不可能站在历史的最高端。第三部,地域的差异最深刻地体现在文化的冲突上,热河帮和山东帮的商业较量已经超越了单个家庭的恩怨。第四部,面对动荡的局势,朱开山们不得不重拾当年的壮志继续支撑起生存的信念,国家积贫积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百姓头顶,寻找到的家园必须要勇敢地保卫它。就是这种楼梯式的结构,把“小”与“大”的结合把握得恰到好处,仿佛匠石运斤成风而又细腻之极。最合脚的鞋子才会走得更远,玩弄叙事迷宫做实验,应该不是这种庄重文本的好选择。

透过狂风卷起的冰雪,仿佛可以看见朱开山们在关东大地淘金时的身影,那不仅仅是朱开山一家得以立足的转折点,也是他们抛弃家园去寻找家园寻找希望的写照。把来自西伯利亚的诗歌送给他们,鼓励他们和我们继续走下去:灾难的忠实的姊妹——希望/正在阴暗的地底潜藏/她会唤起你们的勇气和欢乐/大家期望的时辰不久将会光降/爱情和友谊会穿过阴暗的牢门/来到你们的身旁/正像我的自由的歌声/会传进你们苦役的洞窟一样/沉重的枷锁会掉下/阴暗的牢狱会覆亡/自由会在门口欢欣地迎接你们/弟兄们会把利剑交到你们手上。

消失在风雪中的朱开山们,走出冰雪覆盖不了的足迹!

http://tieba.baidu.com/f?kz=314625502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