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8/加拿大探访流失的中国国宝

xinsrc.jpg
一位游客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寺庙艺术展区观赏壁画“弥勒佛的乐园”。 捷克佳/摄

“很多中国博物馆都没有我们的藏品丰富,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藏品的精美珍稀程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捷克佳发自多伦多/加拿大卑诗省维多利亚艺术馆中国文物展被指“盗墓展”风波尚未平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馆展品的身世问题再度引发外界质疑。

最先对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展品提出疑问的,是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1月19日,该报引述中国学者董林夫两年前在多伦多大学出版的《双重文化与信仰》一书中的内容称,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明知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禁止文物出口,却依然知法犯法,将价值连城的中国古董走私到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3天后,《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冒雪驱车来到位于多伦多闹市区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一探究竟。

馆方自夸藏品胜过中国国内

买一张20加元(约合140元人民币)的通票,多伦多标志性建筑“水晶新翼”内的中国文物便可一览无余。负责接待的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亚洲美术部主任克拉斯·路易特布克,据这位中文名叫“鲁克思”的中国传统建筑和绘画专家介绍,这座五层高的博物馆中有三层用于展览各国珍宝,现有600多万件各种艺术品、考古学及自然科学收藏品。其中,中国文物馆占据一楼主展厅面积的四分之一左右,并按主题设有四个彼此间没有明显隔断的展区。也许由于下雪的关系,偌大的中国展区只有五六个人在参观。

“很多中国博物馆也没有我们的藏品丰富,除中国本土外,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藏品的精美珍稀程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鲁克思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对《国际先驱导报》介绍说,目前馆内的中国文物约有3.5万件,其中约有2200件精品被陈列展出,其余的都在库房供专业人员研究。

这些中国文物大部分是通过三个人之手收集的,而怀履光、明义士是其中两个。跟怀履光一样,明义士也是引起颇多争议的一名加拿大传教士,他的主要收藏品是中国甲骨文。

文物多来自山西和河南

进入中国文物馆,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以怀履光命名的中国寺庙艺术展区,主要陈列13世纪后期中国寺庙壁画,以及同时期佛教和道教的木雕文物。

在展区的墙壁上,分别镶嵌着三张巨幅壁画。其中最大的一幅名为“弥勒佛的乐园”,在这幅宽11.6米、高5.8米的壁画上,人物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展区内展板文字显示这张壁画来自山西(稷山)兴化寺,是中国古代元朝寺庙壁画中的精品。分列两侧的壁画尺寸也不小,藏品疑来自山西(平顺)龙门寺。为了保护这些文物,除了壁画前面设立小栅栏外,灯光也比其他展厅昏暗,且不允许用闪光灯拍照。

“展品大部分都来自是山西和河南。”鲁克思介绍说,展区以怀履光主教命名是因为他是加拿大圣公会第一个派往中国的传教士,“不过那些木雕和他没有关系”。

据史料记载,怀履光在1909年至1934年间被委派到中国河南传教,在开封、商丘、洛阳等地建教堂、办学校、开医院,还开展了一些慈善和社会救济工作。1934年回到加拿大后,怀履光成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远东部主任,并担任多伦多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

“当时的发掘就是今天的盗墓”

在中国文物展厅,怀履光的影子随处可见。其中来自河南洛阳的东周文物设有两个专门的展柜,藏品介绍上表明文物大多由怀履光收集。

1928年,洛阳东周大墓遭到怀履光和美国人华尔纳等人的疯狂盗掘。怀履光以传教士的身份替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集中国文物,前后历时6年,共发掘8座大型木椁墓,出土文物多达数千件,一大批东周王室珍宝从此流散海外。

对此,鲁克思承认,怀履光不是考古学家,按照现在的说法,那些文物的发掘都是盗墓。但他辩解道:“当时民国时期的政局较为混乱,怀履光并没有偷偷收集,而是和时任河南省博物馆的负责人有很好的关系。怀履光也认识很多中国学者,彼此之间有合作,经常将一些青铜器的铭文、拓片给中国专家,请他们鉴别、翻译及解释。”

邻近的展区是以马休斯命名的雕刻艺术展,陈列品以佛教文物为主,既有石雕、木雕、陶瓷、玉器等艺术品,亦有青铜铸造的塑像,横跨中国古代雕刻艺术历史两千年。第三个展区是中国通史展,以坦南鲍姆名字命名,去年11月23日,卑诗省维多利亚艺术馆展出的500件中国文物,都是他和明义士搜罗的。

中国通史展区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馆的重中之重,大多数中国文物都在此陈列。大约20多个玻璃展柜,陈列着2000多件中国各个朝代的珍稀精品,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清朝晚期,青铜器、陶器、瓷器等各种藏品令人目不暇接。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每件文物都是放在透明玻璃内,并没有特别的安保措施,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来。 、

惊现吴三桂舅舅陵墓

毗邻中国通史展的是中国古建筑展区,这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馆四个展区中相对独立的展厅,是利用两个主体建筑物之间的空隙组合而成。令人称奇的是,明末名将祖大寿的陵墓赫然陈列其中。一个高约6米、上有精美石雕的厚重石门,一张石供桌,以及高高拱起的坟丘、成对的石人和石骆驼,衬托出一个典型的明代豪门墓地。

“祖大寿是明末的一个有名的将领,跟袁崇焕一起,与清朝的皇太极打仗,他也是历史名人吴三桂的舅舅。战败后,他没有自杀而是投降,继续为满清出力,所以他是一个贰臣。”谈起中国历史,鲁克思一点也不含糊,“贰臣是指那些两朝为官的人物。”

据鲁克思介绍,祖大寿的墓原来在北京的清河,后来搬迁到加拿大,现在的展品只有后来修的墓穹是复制品,其它全部都是真品。“因为当时墓早就被盗,除地宫和尸骨没有搬过来外,其余的基本维持原貌。”鲁克思说。

展馆的文字记载,墓来自北京附近的永泰村。按照鲁克思提供的文物入馆标记,时间为1919年,展品的提供者为克罗夫茨。据有关资料,克罗夫茨为英籍皮货商,当时在天津做生意。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委托克罗夫茨在中国采购一套完整的明清高官显爵墓葬,克罗夫茨最终选择了祖大寿墓,经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认可后购买并运到加拿大。

加民众激辩文物归属

“假如别的国家偷了加拿大的古董,而且不愿意归还,我们也肯定很不高兴。物归原主有助于提高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捷克佳发自多伦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亚洲美术部主任鲁克思承认,“一些文物可能不应该运离中国,比如那几幅巨大的壁画”,但紧接着却话锋一转,“如果当时不离开中国,现在可能已经被毁坏”。有加拿大网民把中国文物流落异国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当时国内动乱。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和鲁克思站在一起。

网民提议归还中国

一位名叫WL的加拿大网民在《环球邮报》网站上评论说,怀履光当年从中国走私文物时,并没有预想到40年后中国“文革”对中国文物的损坏,所以这种所谓“出于保护文物”的偷窃行为是很不公平的。

WL还在评论中继续写道:惟一证明偷窃是为了保护的方法,就是将这些文物归还给文物的所有者。另一位来自温哥华的网友sean wood评论道:显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从其他国家窃取文物的行为,在今天看来是很不正确。如果中国想要回这些文物,我想我们应该满足这一要求。

这与Joe Froze的观点不谋而和。后者写道:我们应该归还这些文物,哪怕是其中的一部分也行,以证明我们是可信赖的朋友,而不是卑鄙的小偷。假如别的国家偷了加拿大的古董,而且不愿意归还,我们也肯定很不高兴,物归原主有助于提高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

专家为博物馆辩护

与加国民众相比,鲁克思显然要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辩护一番。“当时,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馆长与怀特的关系很好,因此请怀特在中国帮助博物馆收集文物。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很多博物馆都有这样的安排。”

对于不少著作称怀特是名盗墓者,鲁克思认为,怀特在中国的时间比较长,后期直接跟民国政府合作,主要精力已经转到救济饥荒和洪水灾民上。“救灾过程中收集很多文物,现在来看肯定有些问题。”

他从文物收集的角度说,“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有一个特点,大部分中国文物都是直接在中国收集的,与很多其他博物馆不同。比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也有非常重要的中国文物,它们或者是在拍卖行获得的,或者从个人收藏家手中购得,经过多次转手,来源已经不甚清楚,在鉴别书上很难确定。”

鲁克思表示,现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有非常严格的标准,收集新的中国文物特别是那些传世之作十分慎重。如果怀疑有问题,就会把文物的照片寄到北京的国家文物局协助鉴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与中国国家博物馆亦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经常会有中国来的学者在这里停留几个星期,研究馆藏的文物。

相关新闻:

500余件被盗中国文物在加拿大展出引争议
http://news.xinhuanet.com/collection/2008-01/02/content_7352206.htm

一场名为“出土珍宝:中国考古文物展”日前在加拿大维多利亚艺术馆内举行。这些在中国出土的文物大多来路不明,对于这种通过非法途径取得的文物是否能获准其展出,在加拿大当地引发了一场争论。加拿大部分媒体称该次展览应取名为“盗墓者”,因为展出的将近500件文物多盗取于中国古代墓址。

批判与自省:我国大批被盗文物在境外展出
http://news.xinhuanet.com/collection/2008-01/04/content_7365046.htm

【争议】

巴里·提尔(加拿大维多利亚艺术馆亚洲馆馆长):该展览的确具有争议性,但我们还是举办了这个展览。

李晓东(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文物保护法律专家):展品的来源是举办方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加拿大维多利亚艺术馆明知展品来源非法,却还举办展览,这有违1990年国际博物馆协会颁布的《职业道德规范》,同时也违反了艺术馆有对公众教育功能的要求。另一方面,说明展品的来源,既是对文物的尊重,也是对原有文物国的尊重,更是对观众知情权的尊重。

巴里·提尔先生承认展览具有争议性,说明他已明知这些展品来源非法,却还如此大张旗鼓地举办展览,某种程度上这是让非法披上了合法化的外衣,掩盖了真相。

对于一个举办文物展览的艺术馆所而言,直接或是间接地支持非法市场都是极不道德的。原因就在于非法交易给人类和自然造成破坏并对知识造成损害。这种非法的交易助长了对历史遗迹的破坏,而且助长了盗窃行为,这种不道德的行为是应该坚决予以抵制的。

巴里·提尔:中国艺术最灿烂的成就都被埋在了地下,而这些古代文明的杰作都是通过偷盗者之手才得以展现在世人面前。

这个展览让更多人萌发了去中国寻宝的念头。

2008年01月28日 08:40:57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http://news.xinhuanet.com/collection/2008-01/28/content_7514580.htm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