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1/加拿大人明义士与中国甲骨

陶世龙/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安大略皇家博物馆,中国文物的陈列,几乎要占去主楼第一层展览室面积的二分之一。其中特别珍贵的,是从殷商王朝首都的废墟中发掘出来的甲骨。这些甲骨,是殷人占卜时用过的东西;上面刻有文字,是有关这次占卜活动的过程及其前因后果的记录。这种文字被称为甲骨文。去年十月我前往参观时,见到陈列出来的甲骨是两块龟甲,一块虎骨,一块牛骨,上面刻的文字都比较多,是甲骨中的精品。

menzeies.jpg
(左图,明义士肖像,1942,Stella Crieffs 绘, Arthur Menzies先生提供)

jiaguwen.gif
(右图,甲骨图片,引自明义士,殷虚卜辞,页222,编号2364, KELLY & WALSH, LIMITED, 1917,上海)

加拿大保存有近八千片甲骨,是中国境外甲骨文资料拥有量居第二位的国家①,这些甲骨集中收藏在安大略博物馆。

加拿大为何能拥有这样多的甲骨?多亏有了个原在中国当牧师,后来成了考古专家的明义士。安大略博物馆的甲骨,主要是他收集的。

明义士(James Mellon Menzies)1885年2月23日出生於安大略之克林登,本习土木工程,1907年在多伦多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在当过一段时间的土地测量员后,又入神学院学习。1910年从神学院毕业,申请到中国传教获准,先到河南省的武安县学习中文和传教,那里的文化环境引起了他对研究中国历史的兴趣。1914年,转到彰德府的府治即今天的安阳市,继续传教,同时坚持研究中国的历史。

明义士传教的地区,在三千多年前,是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殷商王朝后期的首都就位於今安阳市西北不远的洹水岸边,小屯村及其附近一带。随着岁月的流逝,不仅当年登楼自焚的纣王早已烟消灰灭,经过风和水搬来泥沙堆积,昔日繁华的王都也已埋在黄土之下,被称为殷墟,不时有文物在此出土,甲骨就是最多的一种,开头是被当作“龙骨”挖掘出来用於医药。左图,

明义士来到安阳的时候,正值小屯村被中国学者察知为甲骨出土地之后不久,还有许多甲骨埋在地下,而且无人管理,当地人正随意挖掘,出土很多;在知道刻有字的“龙骨”能多卖钱后,还有人造出假的甲骨。明义士第一次购得的,就是普通牛骨仿刻的膺品,保存不久就腐烂发臭了,这也算是交学费吧。他一面收集甲骨,一面结合实际发愤学习,终於不仅成了收购甲骨的行家,而且成了研究甲骨文的专家。当时他经常骑一匹白马来到这洹水之滨徘徊寻访,那里的小孩子对他也熟悉了,为他搜寻。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牧师,明义士的收入不多,常只能买下那些商人收购后,剩下的价钱较低的碎片,其实这甲骨在学术上的价值并不就在它的大小,而是还要看刻在上面的文字的多少和记的是什么事情。那些小块的甲骨多是乌龟的甲壳,龟甲是帝王占卜时才能使用的,上面刻的文字精细并常有当时大事的记录,因此明义士得到的也不乏珍品。

menzies2.jpg
(左图,明义士,引自 Arthur Menzies, DR.JAMES M.MENZIES-His Interest in Chinese Archaeology and Art,1989,Art Gallery of Great Vancouver;)

1917年,明义士在上海出版了《殷虚卜辞》一书。这是他从所收集的甲骨中选出二千三百六十九件经过研究后编成的。明义士在这本书的序言中说,此时他已收集到甲骨五万片。②

就在这《殷虚卜辞》出版之际,明义士应召回加拿大参军并到法国服役。此时欧战正酣,中国也已加入协约国一方,派出十万华工到欧洲,明义士被派到这些华工中工作,一直做到1920年。

1921年明义士回到安阳,甲骨的收集续有所得,然而到1927年9月,北伐战争进展到河南,明义士按天津的英国领事馆的要求,全家撤至天津,随后到设在北京协和华语学校(The Peking Union Language School)中的中国研究院(The College of Chinese Studies)任教。在兵荒马乱中,明义士多年收集所得,据他说除已运走的这部分外,均为吴佩孚在彰德的驻军所毁。但此时他的研究并未中断,在北京,还得到了更多的机会和中国学术界交流切磋。

1928年底,明义士全家经印度、中东回国。在中东,明义士参加了正在那里进行的考古发掘工作,这也是一种学习,他是准备在这个领域内大干一番了;在将孩子们安置在日本上学后,次年明义士夫妇就又回到安阳。此时中国新成立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已在殷墟开始有计划的科学的发掘,甲骨不准私人挖出来买卖了,明义士骑着白马去收集甲骨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他对中国早期历史的研究,仅作为个人的业馀爱好,显然也不够了。

menzs-article.gif
(右图,明义士发表在1928年1月25日出版的东方杂志上的文章一角,编者在为这篇文章加的按语中说:以外人而具科学兴趣考察殷虚遗迹的,要以本文作者为第一)

明义士保持了和中国的同行的联?,并更加专注於商代历史研究。1931年,史密森学会的年度报告发表了他的《商代文化》。次年,应聘为齐鲁大学的考古学教授,在这里任教期间,每年都有研究成果发表。

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明义士回到加拿大。1938年开始在安大略博物馆远东部工作。当时中国战火纷飞,安阳的发掘也已停顿,但加拿大此时尚远离战争,明义士得以继续他的研究,同时又一次进入多伦多大学攻读,自然是为了研究中国早期的的历史,1942年完成了博士论文《商戈》,研究的是商代的一种青铜兵器。

1942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也不能隔岸观火了,设在旧金山的美国新闻处,邀请明义士去当顾问,为他们的广播准备背景材料,并维持与中国学术界的联系。1946年明义士心脏病发作,缓解后即回到加拿大,从此他埋头於考古和中国早期历史的研究,直至1957年去世。

明义士收集的甲骨,运到加拿大去的是一小部分。一部分在抗日战争开始时送到南京使馆,后由南京博物馆保存,有二千三百九十片;一部分埋藏在齐鲁大学,计万馀片,1952年清理时发现,多已腐烂;后归山东文物管理部门。③⑦

1960年,明义士的夫人和子女,将他的各种收藏品,包括刻有文字的甲骨四千七百件,没有发表过的甲骨文拓片二千八百一十二件,悉数移交多伦多大学④。为此大学设立了明义士基金,用於出版他的博士论文,和整理研究他所收集的甲骨;安大略博物馆许进雄教授积十载之功,由此编成《殷虚卜辞续编》卷一卷二,分别在1971年和1977年由安大略博物馆出版。明义士原已编有初稿的《殷虚卜辞后编》也经许进雄整理编辑,於1972年由台北的艺文印书馆出版。1917年在上海出版的《殷虚卜辞》,亦於1972年由艺文印书馆重印。至此,明义士所收藏的甲骨的精华大部面世。

明义士可谓与中国有缘,从青年时期选择到中国开始,两次世界大战也未能割断他和中国的联系。而一个加拿大人,居然能收集到并保全了许多珍贵的甲骨文资料,而且加以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外国人中,是他头一个提出安阳是商代故都所在地。其间固有他难得的机遇,但如无他对中华文化的热爱和坚韧不拔的精神,也是不可能作到的。

在中国所能找到的明义士生平材料,十分简略。在加拿大,我想总能多找到一些,但在安大略博物馆附属的图书馆中,只有他的甲骨文专著,却不见有关他生平的著作;在多伦多大学图书馆,热心的馆员用电脑为我查找,亦无所得。这时我不禁想起了鲁迅写的《拿破仑与隋那》,做了好事的人,反而容易被人们遗忘的。想到这里,不免有点黯然,而也就想到应该写下这样一篇文章,虽然所知太少,但如能让不知道明义士的人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值得记住的人,就总算没有浪费报纸的篇幅了。

1995 年3月3日 

——————————————————————————–

①范毓周,甲骨文,1986,人民出版社北京第一版,页39

②明义士,殷虚龟甲文字发掘的经过,1928,东方杂志,V25/N1(陈柱译寄,原为Oracle Record of the Waste of Yin–Perface即殷虚卜辞序言,1917,上海别发洋行Kelly and Walsh印行)

③吴浩坤.潘悠,中国甲骨学史,1985,上海人民出版社第一版,页17

④Arthur Menzies,DR.JAMES M.MENZIES,B.A.Sc.,D.L.S.,Ph.D.–His Interest in Chinese Archaeology and Art,

Chinese Art from the Rev.Dr. Jamese M.Menzies Family Collection,1989 , Art Gallery of Greater Victoria

⑤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译室,近代来华外国人名辞典,1881,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第一版,页324-325

⑥许进雄,简介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所藏甲骨文字,书目季刊

⑦许进雄,殷虚卜辞后编序言,1972

⑧富善(L.Cayyington Goodrich)原著黄然伟译:明义士先生传略,1961,中国文字,第五十册,原载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Vol.16,No.4

http://www.geocities.com/slt_cn/slcn007.htm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