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7/加拿大蓝天中渐增的华人身影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在蓝天白云间翱翔是许多人的梦想,作为航空爱好者的乐园,加拿大拥有为数众多的各类机场,标准严谨的航空管理,以及系列化的航校培训。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进入通用航空这个领域。日前,记者有幸成为其中一员,体验自驾飞行这一备受欢迎的项目。

**“忐忑”的空中之旅

搭乘塞斯纳Cessna -172从万锦机场(Markham Airport)飞往多伦多市中心,这是一架单引擎四座位小型飞机,相对有限的空间,除飞行教练外,最多只能容纳3名乘客,这也是少有的没有空姐服务的旅程。

C-172是通用航空爱好者们热捧的一种机型,可靠耐用经济实惠而且故事多多。一名年轻德国飞行员1987年曾驾机降落于莫斯科的红场附近,未被苏联空军阻止,一大批官员因此落马。记忆犹新的还有日本著名影星高仓健饰的杜丘冬人在电影《追捕》中驾驶C-172R从北海道飞回本州的画面和音乐。

所谓通用航空(General Aviation)是指除军事、警务、海关缉私飞行和公共航空运输飞行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通用航空涵盖了广泛的业务范围,既有商业性的也有非商业性,包括飞行俱乐部、飞行训练等,全球大部分的机场也均设有专为通用航空服务的区域。

随着年轻帅气的韩国裔教练拉升起飞机,经与地面塔台的不断沟通,飞机按预设的航线首先西行,然后沿DVP公路的走向自奔多伦多的地标CN塔。从空中俯瞰,地面上的建筑物和道路交通清晰可见,十分熟悉的区域,完全不同的视角。

乘坐小型飞机和大型飞机的感觉明显不同,即使有安全带在身,但教练一个简单的转向操控,身体便会立即感受到强烈的倾斜,偶尔还会有因气流导致的颠簸。激动和紧张一路相伴,“心”一会上一会下,用“忐忑”这两个字来形容此次的飞行体验可以说最为贴切。

坐在前排教练旁的乘客还有机会操作实习。组织此次飞行体验活动之一的社团是美洲汽车房车露营协会(CCAA),会长郭斌说,紧张兴奋害怕,是他最为直观的感受。刚起飞时,眼瞅着就像开着的汽车突然就离开了地面,而且当时有风还抖动了两下……在市中心的上空,他还尝试了亲自驾驶飞机的乐趣,左倾右斜,意识到飞机的灵敏度非常之高。

网名仙子的航空爱好者在教练的指引下,操控飞机途径悬崖公园回程。通过与教练的交流,学习到飞行高度与噪音扰民,以及相邻机场与飞行航线等相关知识。她说,虽然天空无边无际,但飞机并不能太随性,她深刻体会到飞行员在高空驾驶中的高度自律性。

注册会计师胡健鹤(Jessie)说,16年前坐在大飞机上俯视多伦多,只是感叹她的美丽壮观。这一次“开”着小飞机再次鸟瞰这个城市和自己拥有的那一小片土地,感觉很不一样。

CCAA外联部部长高彤(Carmen)祝贺该会尊享会员私人飞行体验月活动的成功首航。她表示,飞行是许多人的梦想,更是打造能力、勇气和意志的一项高素质、高品质活动。加拿大拥有一流的设施、管理与培训,为拥有蓝天梦想的朋友们带来得天独厚的便利。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接触这项高水平的活动,协会希望通过此次活动,带给华人朋友另一个突破,享受更高、更炫酷的生活体验。

高彤说,空中自驾有别于一般的飞行观光,是一种有高度有情怀的真实体验。虽然只是浅尝,但那份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刺激、兴奋和快乐打破了思想的禁锢,激发了无限潜质,拓展了视野。两天的飞行活动中,女会员的参与比例超乎想象,高达50%,VIP会员占到90%。而且,其中还有5名14-16岁的高中生。


(左起:CCAA外联部部长高彤,加拿大国际飞行员学院校长戴一雄,CCAA会长郭斌)

**获取私人飞机执照费用不菲

由华人经营的加拿大国际飞行员学院(Canadian Flyers International Inc)是此次活动的另一个主办方。年龄只有26岁的校长戴一雄(Andrew)介绍说,自己在2012年第一次飞行,2014年考取飞行执照,并在今年初接手这所航校。

戴一雄坦言,运营航校比较繁琐,也不会挣大钱。之所以接手,完全是出于对航空飞行的热情。目前加拿大国际飞行员学院有固定员工5个,另外有飞行员30多人,这其中既有教练,也有飞短途的。

据介绍,航校内有可以培训单发和双发的模拟器,还有8个单发(单引擎发动机)和1个双发(双引擎发动机)小型飞机。他表示,自驾和观光飞行的需求目前在华人群体中日渐兴起。他的航校便有华人学员正在学习和考取私人飞行执照。

针对人们普遍关注的获取私人飞行执照的费用,戴一雄表示,这个视每位学员的情况而有所不同,不过,在加拿大学习飞行是一种相对普及的运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

他说,航空飞行完全是基于飞行小时来计算的。首先是教练伴飞,然后是单飞。80%的私人飞行执照的完成小时数在60-70小时左右,其中45小时左右和教练一起飞,20小时单飞。

参考加拿大国际飞行员学院的收费标准,每小时租用飞机的价格是160元,教练费用是每小时70元。这样的伴飞与单飞,粗算下来,连税的费用已经超过1万5千元。当然,不排除有个别学员的超长训练,他便见过有位老人家用200飞行小时才获得执照。

戴一雄说,从正常时间上来说,受天气状况的影响以及每个人在培训中的分段投入,有些人可以在3个月左右就获取飞行执照,而有些工作繁忙的人则可能需要大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此次自驾飞行体验的目的地是市中心的CN塔,飞机环绕一圈又一圈令人赏心悦目,但同时又令人担忧起城市的安全,因为私人飞机在小机场的起降并没有安检,如果被不法分子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戴一雄介绍说,大多伦多地区并没有绝对的禁飞区,只有需要和塔台沟通的管制区域,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也可以降落,就是需要的沟通和步骤比较繁琐。离多伦多比较近的禁飞区是北部的Borden军事训练区以及东部的皇家空军Trenton机场。

**飞友会汇聚逾百名华人爱好者

在大多伦多地区,还有一个由华人航空爱好者组成的非盈利组织多伦多飞友会,会长是闫恒志(Martin)。闫恒志希望这个组织作为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可以让更多的华人接触和了解加拿大的通用航空领域。


(多伦多飞友会会长闫恒志)

“过去对加拿大航空业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以及整个行业的了解比较缺乏,自己在摸索中走了不少弯路。”从2006年开始接触飞行,到2008年开始学飞行,由于有工作在身,学习时断时续,他在2010年拿到私人飞行执照(PPL)。

闫恒志介绍说,飞友会正式注册是2010年11月,创办之初只有他和另外一个朋友。后来,对飞行感兴趣华人朋友越来越多,于是催生了飞友会的正式成立。

他说,目前会员人数超过100人,其中有飞行执照的有30多人。除飞行员外,成员中还有飞机维修技师,以及飞行爱好者等。在年龄层次上,飞友会的成员以90后的为主体,说普通话的占大多数,成员散布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多个城市。

飞友会的发展目前相对平缓。闫恒志说,从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后来的20人,但在2013年的下半年呈爆炸性的增长,有30多人在那个时段密集成为会员,这反映出华人对加拿大通用航空领域的需求越来越迫切。

在加拿大华人聚集的大都市中,蒙特利尔和温哥华也有类似的华人飞行组织。闫恒志表示,每个飞行组织的侧重点和服务方向都不同。多伦多飞友会主要是对内进行业务的提升,帮助新手学习与成长,甚至为他们制订职业规划。而其他组织主要是开展对外的工作,以吸引爱好者去体验飞行为目的。

据介绍,多伦多飞友会每年举办的活动有不少,多属是内部交流工作坊的性质,也会组织集体学习,去年便相互结伴去学习驾驶水上飞机,7个人获得机种签注。他说,现在飞友会中能驾驶水上飞机的会员已经有10位。

有时,飞友会也会组织几个会员一同飞往外地旅游,但这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租借飞机有太多的限制,而会员中只有少数人拥有私人飞机。因此,现在也有一些人合买飞机,类似于分时度假(Timeshare),这样,每个人对飞机都有一定的使用权。

对于大家比较担心的安全问题,闫恒志表示,加拿大航空有上百年的历史,无论是私人飞机还是商业飞机,相关的法律法规十分严谨并相当健全,而且还有专业的执法人员的检查与抽查,飞行员和维修人员的培训也是系统化标准化,需要通过层层考试和经验的不断积累才能获得相应资质。

对于航空业来说,每一个环节都要求的相当严格。闫恒志以飞机维护举例说,小型飞机每50小时要进行定时维护。比如替换飞机的灯泡,如果在Canadian Tire商店中,同功能同尺寸的价格最多就值20元,但实际上飞机的灯泡要卖300元,因为每个配件都有序列号,需要登记,注册,备案,都可以查到出处,这就是为何飞机一旦失事,通过残骸就能迅速辨认的原因。

他评价说,航空飞行确实是个烧钱的行业,配件贵,人工贵,但贵的并不是配件本身,而是整个行业的管理。

**加拿大航校与飞行执照及许可分类

多伦多飞友会会长闫恒志介绍说,加拿大的航校大部分都是在交通部注册的学校,培养从私人飞行执照到商业飞行执照的学员。基本上,每个小型通用机场都有一个这样的航校存在。但费用根据所在地点的不同而不同,其中,安省和卑诗省的航校费用较高。目前安省的航校分两类:一种是由加拿大交通部批准的,还有一类航校是在安省教育厅登记注册有College资质提供文凭课程的航校。

航校对于学员并没有国籍限制,只要持合法签证或拥有加拿大的合法身份,都可以在加拿大学习飞行。当然,要成为职业飞行员,也要通过加拿大交通部对飞行员的体检标准和语言测试,如果这两项没通过,将无法取得加拿大的飞行执照。相对来说,加拿大对飞行员的英文要求是比较高的,飞行培训教材基本上是英文和法文两种,对航校申请人的学历要求并没有特别的要求,高中生以上学历都可以。

在加拿大,能驾驶飞机遨游蓝天,既有简单的娱乐飞行许可,也有细分为三大类别的飞行执照之分。

闫恒志强调说,许可和执照两者间有很大的区别。作为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成员国,这个许可只适用于加拿大,并不属于ICAO的认证范围。许可所需要的各类要求和费用相对较低,但飞行限制较多,如只能在白天飞行,飞机限制在两个座位等。

在航空飞行爱好者的心目中,他们最为关注的是获ICAO成员国认可的国际执照。共分为私人飞行执照(PPL),商业飞行执照(CPL)和交通运输飞行执照(ATPL)这三大类别。而PPL是这些执照的基石。

记者在加拿大交通部2016年3月的一份公告中看到,加拿大是航空大国,约7万5千人拥有飞行执照和飞机维修工程师,每年执照持有者以6千人的速度递增。在加拿大注册的飞行器有2万8千架,位居世界第二。

私人飞行执照PPL是ICAO成员国认可的国际执照,也是真正意义上的飞行执照,持有人可以到其他ICAO成员国通过考试换取相应的本地执照。PPL对飞机有所限制,但可通过不断的培训提升执照的等级。从专业术语上来说,就是飞行执照签注。私人飞行执照也有部分的限制,比如说飞机起飞的最大重量和座位数。

获得私人飞行执照所要求的飞行小时数和地面培训时间,以及难度相对会大大提高。包括笔试和英文面试或电话面试。其中还有一个无线电考试、入学有关航空法的小测验。一般来说,正常的培训时间在8个月至2年之间。每个人的进度不一样。

以目前市场的价格来说,私人执照学下来的大概价格在1万5至 2万加元之间,并不包括之后所需要的执照升级费用。升级后的执照就包含了夜间飞行、仪表飞行、多发飞行、水上飞机、云端以上飞行等一系列飞行签注,只要经过更多的训练,满足一定的条件并通过考试,就可以升级。

私人飞行执照和娱乐飞行许可最大的不同是:私人执照是可以不断升级的,而娱乐许可是不可以的。

商业飞行执照(CPL)是分类中的第二类。在私人执照不断升级后,就可以拿到商业执照。商业执照比私人执照的要求高出许多,需要重新经过所有的飞行培训、考试和一些对于有难度的飞行的经历要求及足够的飞行时间。

商业飞行执照和私人飞行执照最大的不同是,私人飞行执照不可以作为被雇佣的雇员,只能自己驾飞机或带朋友飞,在不盈利的情况下分摊一些飞行的成本。任何超出政府定义的这种分摊成本的支付都是违法的行为。

拥有商业飞行执照是可以作为飞行员被航校或航空公司雇用的,可以支付薪酬的一种职业,商业执照才有权利进行商业活动。拥有商业飞行执照所要求的培训周期相对更长,费用也会大幅度增加。一般一个基本的商业飞行执照需要5、6万加元。

交通运输飞行执照是飞行中最高级别的执照,大型航空公司飞行员便持有这样的执照。这个执照要求的重点是时间和经验,经验的积累,这个执照所需的时间和经费总体算下来需要8至10万加元。

多伦多飞友会会长闫恒志最后表示,成为职业飞行员是一个非常艰苦和漫长的过程。一般飞行员的成长道路都是从私人执照到商业执照,然后获得教练执照,积累工作经验,其后会争取考交通运输执照,再寻找机会进入小型的航空公司,继续经验积累,类拔萃者才可能被大型的航空公司录取,优秀的飞行员至少都具有上千小时的飞行经验。

此条目发表在 新闻报导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