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0/纵贯线999串烧多伦多(组图)

捷克佳/2009年9月9日,一个非常容易记忆的日子。在多伦多北部的华玛赌场演艺大厅,“纵贯线Super Band多伦多演唱会”隆重登场。这支由四位叱咤歌坛多年的大哥级人物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与张震岳搭伴组成的超强乐队,相继为观众献上了各自的成名歌曲和经典之作。几位“老江湖”彼此间的配合也十分幽默,相互嘲讽挖苦吹捧逗趣,并不断与台下观众互动,令现场逾五千观众如痴如醉,掌声欢呼声爆棚。

img_1487_w.jpg

img_1502_w.jpg

img_1533_w.jpg
罗大佑

img_1541_w.jpg
张震岳

img_1543_w.jpg
李宗盛

img_1545_w.jpg
周华健

img_1613_w.jpg

img_1557_w.jpg

img_1585_w.jpg

img_1611_w.jpg

img_1622_w.jpg

img_1653_w.jpg

img_1662_w.jpg

img_1666_w.jpg

img_1675_w.jpg

img_1685_w.jpg

img_1699_w.jpg

img_1782_w.jpg

img_1800_w.jpg

img_1821_w.jpg

img_1824_w.jpg

img_1828_w.jpg

img_1832_w.jpg

img_1835_w.jpg

img_1875_w.jpg

img_1886_w.jpg

img_1896_w.jpg

img_1870_w.jpg

img_1899_w.jpg

img_1905_w.jpg

1 Comment

  1. jackjia (Post author)

    快乐得令人想哭的纵贯线
    2009年9月11日 - 木然

    标签: 周华健 张震岳 木然 李宗盛 纵贯綫 罗大佑

    今年寒冬一月,我们正面临着金融海啸和气温奇冷的双重夹击,我在《期待纵贯线》里许下我的心愿:2009,我们需要这样的强音,更需要向死而生的信心。

    感谢大班旅游在这个特殊的日子,2009年9月9日,将纵贯线带到了多伦多。这是一个令人快乐得想哭的夜晚,用大佑的话说,也是一个向音乐致敬的晚上。

    我们的纵贯线,在宗盛大哥的带领下,从《乡亲父老》的歌声出发,然后,《鹿港小镇》、《爱相随》、《我想要的感觉》、《花心》、《我终于失去了你》、《光阴故事》、《寂寞难耐》、《恋曲1990》、《亡命之徒》接踵而来,最后在《出发》中向台湾音乐的70年代、80年代、90年代和2000年代说再见。

    四位雄性荷尔蒙十足的乐坛男人,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一袭白衣,令这个夜晚生机勃勃。音乐会后,驱车100多公里回到家里,已是午夜时分,那些跃动着的音符,带着淡淡的怀旧味道,不断刺激我的思维,令我无法安然入睡。

    在一位台湾女孩的博客中,我看到她在看完纵贯线音乐会后的感触,那是很简单的几个字:我的父亲喜欢罗大佑,我的母亲喜欢周华健,而我喜欢纵贯线。身为台湾人,我为你们骄傲。

    我在电台的同事叶子青恰好坐在我的身旁,我一直有些好奇,这位出生在香港,受教育于加拿大的新生代,就算可以听懂张震岳和周华健,但是否能懂李宗盛?能懂罗大佑?事实上,我的担心真的多余。从始至终,我们同在一旋律上,台上台下共呼吸,那种协调与关怀,就像同乘一列列车,不管来自何方,登上纵贯线,从昨日出发,开向未来。

    这是超脱了音乐的对话。一如我之前所写到的:“节奏上,司鼓的张震岳擅长中快节奏和摇滚,其余三人则偏重于中慢板节奏的演绎,这可以看作是一种对话。过去的与现在的;今日的与历史的;本土的与世界的;年老的与年轻的;高雅的与通俗的;主流的与草根的。”

    音乐会结束后,子青对我说:在香港找不到这样一个乐队,我点了点头,我说这是台湾新民歌运动后音乐史的第一次,也将是历史的最后一次。纵贯线的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刻划着不同的时代,我们在这种刻划中成长。至于张震岳,其实他就是“今日”的代表,他的视觉,就是今天这一代人的视觉。

    老实说,我一直担心张震岳是否够份儿挑起这副担子,但令我心灵颤动的,是这位有张很酷的脸的男孩,其实很简单,很纯朴,他的简朴,令复杂的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从过去中一一显耀出来。

    我这代人,可以说是听着大佑的歌步进校园,然后在宗盛大哥的歌里开始恋爱,在华健的歌里放肆成长。那些曾经的故事曾经的歌,在这个夜晚如四个男人演绎的“风儿轻轻吹”般,深情、向往、固执而沉迷。

    曾经以为,经历风雨,经历人生,我们都不再会激动。但这个初秋的夜晚,一首《出发》,令我们百感交集,快乐从心泉涌出,泪流满脸: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不怕运命 给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晴空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办法

    ……

    【原文发表于9月4日《加拿大都市报》木然“异想天开”专栏,精简版发表在9月18日《星岛日报》木然纪事专栏】

    【转载请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网”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