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4/“从没这么恐慌”乌鲁木齐武警多过市民

-目击者:维族潮女携小孩用针筒袭击汉人
-武警多过市民,“从没这么恐慌”
-港记者至少两示采访证,武警质疑“伪造”
-武警枪指,港记者反绑下跪
-市民:警方逮捕的全部是维族人
-新疆爆抢购潮,民工打包返乡
-新疆针筒党硫酸刺人 汉人带刀自卫
-新疆针筒扎人反社会病毒的根源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


目击者:维族潮女携小孩用针筒袭击汉人

明报/新疆乌鲁木齐近期发生的“打针党”、“硫酸党”桉件,有当地汉人指事件是由打扮入时的维族女性带着小童用针筒袭击汉人,袭击目标主要为汉族小童及老年妇女。一名近日受针筒袭击的汉族女性,左臂更留有一个硬币般大小的伤痕,她表示现在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担心病症在潜伏一年半载后才发作。

忧潜伏一年半载后发病

今年36岁的蒋叶(译音)昨日向法新社讲述遇袭的恐怖经过,她表示,周三(2日)她在乌鲁木齐火车站等朋友时,左手臂突然感到一阵尖锐刺痛。蒋叶指出,“由于当时雨下得很大,天空一片漆黑,我没有看到是谁做,但我记得当时有一些维族人向我这边靠近。”目前在乌鲁木齐人民医院留医的蒋叶,左臂仍留有一个硬币大小针眼瘀伤,她说现在非常担心,虽然医生说没有事,但医院也表示,现在还不知道会否半年或一年后才出现病症。

逾400人被袭愤而游行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乌鲁木齐市民华小姐表示,周三的袭击重点主要在该市的小西门和南门附近,“维族人老拿一些带有传染疾病的针管刺汉族人,而且一般针对的都是老年妇女,现在报纸上暂时登的是400多人被刺伤。当时更有维族人拿硫酸泼汉族人的现象,结果汉族人在特别气愤之下就开始游行”。当地还有一些市民说,一些打扮入时的维族女性带覑小孩,由小孩出手用针筒袭击汉人。

乌鲁木齐市民蔡先生表示,被针筒袭击的汉人远不止400多人,而维族人是以含有毒品、农药和硫酸的针筒袭击汉人。当前乌鲁木齐市的所有公务员,全都上街抓疑犯。但蔡先生指出,靠这种办法不是长久之计,要靠机制和制度来解决问题。

武警多过市民,“从没这么恐慌”

明报/乌鲁木齐局势持续紧张,昨日在各个主要路面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守,直升机不时在上空飞过,街上军警人数比民泷多,各学校昨日已开始停课,不少店铺已关门,气氛令人窒息。有当地市民向本报记者表示,现在流传针筒里的病毒是乙肝或爱滋病毒,恐慌程度“从来没有这么大”。

学校停课直升机上空巡逻

本报记者昨日抵达乌鲁木齐机场时,安检非常严密,所有行李都须打开检查。在机场内,手持冲锋枪的武警四处巡逻。在机场开往市区的路上,不时听到上空传来直升机的声音,全程每隔百米左右,便可看到数名武警在路面站岗。

当记者所乘车辆进入市区后,发现各条道路中间的防护栏上贴有不少“汉维是一家”、“团结稳定发展是主题”之类的红色标语。路上的车多数为警车、军车和政府车,绝少私家车,的士司机则拒绝载客前往示威的附近区域。

市区武警随处可见,行人非常稀少,不少市民下班后急覑赶回家就闭门不出,当地学校前晚已宣布放假3天(4、5、6日)。而在各个住宅小区、学校门口,都有荷枪实弹武警把守。有消息说,此次示威有学生上街,在发生示威的解放南路上,武警设有8道关卡,阻止示威者推进入维人居住区。

警察还在市区各主要路口设有路障截查可疑车辆,并要求乘客出示证件。大部分划为管制区的街道很冷清,商铺大多已关门。正在乌鲁木齐举行的经济贸易洽谈会,昨日有参展商罢市罢展,要求政府严惩歹徒。昨晚7时左右,路人更少,一些白天未设置路障的地方,晚上已增设武警把守。记者所住的酒店,不少游客已提前退房离开。

传闻针筒藏乙肝病毒

除市区气氛紧张,乌鲁木齐不少市民心情也非常慌张。郝先生向记者表示,他们已听闻针筒里的是乙肝或爱滋病的病毒,不少被针刺过的人现在很担忧。民泷在痛恨肇事者同时,也对政府失望,汉人中更流传覑“打死刺针者,维护正当防卫”的手机短信。另有市民说,汉人的处境现在很不安全。“我们老百姓不敢出去,娃娃不敢上学。出去他要扎你,他要杀你。”现在还听说还有硫酸袭击民泷,“我们生命没有保障”,这种情以前50多年从来没试过。

港记者至少两示采访证,武警质疑“伪造”

明报/3名被打的本港记者及摄影师都有两证在身,一是在新疆的采访证,二是驻京记者证,当他们被武警殴打以至押送到派出所期间,曾至少两次出示证件及表明记者身分,但仍被拳打脚踢。被扣押3小时后,公安释放3人时就事件致歉,解释曾经怀疑他们的证件是伪造,公安代表更边跟3人握手、边祝他们“在新疆生活愉快”。

无铫电视记者林子豪忆述,当他被武警以枪指吓制服时,即高举双手作投降状,其时他手中正拿覑有无铫电视台徽的咪,首次表明自己为记者。与此同时,该台摄影师刘全永出示于当地申请的采访证,以示他们正合法采访,但武警把他们按在地上,拳脚交加。被捆绑于路中心时,两人和now新闻台的摄影师再次表明身分及出示证件,但仍无人理会,更无解释为何拘押他们。

放人握手公安祝生活愉快

直至3人获释时,林子豪指公安解释,拘押他们是因为怀疑3人在“偷拍”,又指3人出示的证件“随便街上都有”,怀疑是伪造,故没理会。林子豪引述公安称,为有言语或行为上的冲突致歉,并说下次会配合报道,但不希望有“恶意报道”,双方握手道别,公安代表祝3人“在新疆生活愉快”。

新疆新闻办公室事后在记者入住的酒店新闻中心派发声明,表示为确保记者人身安全,加上交通管制等原因,要求记者在采访时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检查和相关警告,遵守当地法律和采访要求,不要进入“禁止采访区域”,如要外出采访,要先告知新闻中心及提出申请。不过,林子豪称,事先全无听过有关要求,亦从来无人划出“禁止采访区域”。

武警枪指,港记者反绑下跪,拳打脚踢扣3小时没收新闻片

明报/香港记者在内地采访时遭暴力阻挠,3名有合法采访证件的无铫及now新闻台记者和摄影师,昨在新疆乌鲁木齐采访汉族人游行时,先后被武警用枪指吓、拳打脚踢、被反绑双手跪在路边,被扣押3小时及没收部分拍摄新闻片后始获释。无铫电视及now新闻台向国务院港澳办、全国记协及中联办提出强烈抗议,本港五大新闻组织同声谴责内地公然践踏新闻自由。

乌鲁木齐市新闻办主任侯汉敏昨晚被问到会否为事件道歉时,表示正了解事件,说当局会全力保护正当的采访行为。

无铫驻京记者林子豪获释后向本报讲述被殴经过,昨午2时许,他和摄影师刘永全由乌鲁木齐人民广场开始跟随百多名汉族示威者采访,一直走于队伍前列;示威者后面则有大批配备盾牌的武警亦步亦趋。

至约下午3时,一行人到达解放北路近大西门一带,示威者遇上另一批武警在前方堵截,双方发生推撞。林子豪忆述,当时武警随即发射了20多枚催泪弹,并开始四处打人及拘捕示威者,民众旋即向两旁逃走,场面非常溷乱。林子豪一度欲拉走刘永全,但却被武警用警棍打中右肩,摄影机亦被武警拉住,两人无法离开。

6、7武警按倒无铫摄影师

林子豪表示,有武警以枪指向他,他即时举高双手作投降状,随即被按倒地下,继而有4、5个武警对他拳打脚踢。虽然他当时手持有无铫电视台徽的咪,并且大喊“不会反抗”,但武警未有停手。林子豪又说,他目击6、7个武警按倒刘永全,即使刘出示采访证,仍饱受拳脚之苦。

其后,林刘两人与now新闻台摄影师林振威一同被押至路中心,并被命令坐下。当时,林子豪双手被警棍扣住,两名摄影师则被武警以绳绕过颈项,再反绑双手,林振威更被迫跪下。林子豪坦言“这姿势根本无法不跪”,3人的摄影机连影片全被没收。

3人在被绑约20分钟后,武警将他们移交公安,再送到西河街派出所时才获松绑。经3小时的扣押后3人终于获释,公安答应交还已损眦的摄录机,但now摄影师拍下无铫记者被打的影片则被没收。林子豪表示自己右肩遭打肿,腰部及脚部都疼痛。

林子豪右肩遭打肿

now新闻台摄影师林振威表示,当时情溷乱,他看到无铫记者及摄影师被打,于是举机拍摄,“大约两秒后被人捉住,没收了摄影机,被人制伏地上”。他遭到大约3人轮流殴打,眼镜打到飞脱,额头肿了一片,裤子亦被扯破。

now新闻台发表声明,批评新疆当局以暴力阻止正常采访,殴打采访人员,已透过中联办和港澳办要求新疆当局立即释放被扣人士;无铫则指记者采访期间被武警殴打拘捕,已向国务院港澳办、全国记协、中联办提出强烈抗议。两间电视台均要求安排医疗人员为记者和摄影师验伤及治疗。

熟悉北京政情人士表示,香港记者在乌鲁木齐被武警殴打的事情,已警动北京相关部门,国务院新闻办方面从当地了解到的情是,事发时,武警正准备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故此要记者离场,但记者没有理会。当武警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后,记者则向前跑,因而与武警冲突,最后被按在地上。

消息人士续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一名副主任,前日已飞往乌鲁木齐,以期第一时间在当地成立新闻中心,方便记者采访,该中心昨日已开始运作。

市民:警方逮捕的全部是维族人

星岛日报/新疆乌鲁木齐市连续第二天爆发大规模汉族人示威,数千汉人昨天在市政府门前广场等多处游行,一度冲击维族人聚居区,武警全力控制局面,施放催泪弹驱散民众,有三名本港记者昨日在现场采访时,遭到武警殴打及扣留,至夜晚才获释。乌鲁木齐官方证实,在前日的数万人示威中,有五人死亡、十四人受伤。

乌鲁木齐巿务副巿长张鸿昨晚表示,前日大批汉人上街游行,有维族人被追打,事件造成五死十四人受伤,当中两人是无辜平民,当局正核实其他死伤者身分。他表示,大部分用针筒伤人的疑犯是维族人,而受害的多数是汉人,至今拘捕的二十一名疑犯,都是维族人。

数万汉人前天示威后,乌鲁木齐市当局前晚九时起在市区实施交通管制,成排的军车停在路中央,武警列队在一边警戒,一些路段还部署荷枪实弹的特警,装甲警车来回巡逻,气氛高度紧张。但昨天又有至少三名汉人被扎毒针,引起汉人极大愤慨。

约有千多名汉人,大概在上午十一点多,在市中心人民广场附近聚集,有人拿覑国旗,高唱国歌,高叫(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有目击者说,还有人向警察掷胶樽,质问警方为甚么不去抓扎毒针的维族人。

当警方准备带走一名汉人时,示威者齐声高喊“释放他!”“释放他!”要求警方放人及道歉,几百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组成人墙,阻止示威者前进。

中午时分,近千名示威者从新民路游行到市政府前的南湖广场,民众愈聚愈多,情绪高涨,有民众怒指王乐泉等政府官员贪污腐化、没能力保障汉人的安全和利益,并与警方人员发生争执。

大批警察持盾牌突然冲入广场附近路段,向民众施放催泪弹。民众散入附近的多条街道,继续游行。警方随即调来大批警车、武警布防,阻断道路。

在市中心一个维族聚居点外,一群数以百计的汉人试图推倒警方设置的路障,闯入社区找维族人报仇,与近千防暴警察发生冲突,但最后被驱散。

“他们没有权力这样封路。这些维吾尔人用针筒对付我们。我们有必要(自己)处理这个问题。”一名参与破坏路障的汉人愤愤不平地说。

下午二时许,一支上千人的游行队伍,从南门经人民路、新华南路,向小西门方向移动。游行队伍后面,武警排成人墙同向推进,游行队伍前面,武警已组成人墙封阻。警方最后发射催泪弹将示威者驱散。同时,北门、南门等地,也分别有数百示威者与武警对峙,还有大量民众围观。

有市民向本报表示,据知被警方逮捕的全部是维族人,其中有十几岁的少年,也有妇女,他们是在向行人扎针时,当场被警方抓获的。不少汉族人责怪维族人“玩阴的,每次都是惹事在先”。

新疆爆抢购潮,民工打包返乡

东方日报综合报道/乌鲁木齐示威事件发生后,新疆局势持续紧张,乌鲁木齐街头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武警、公安人数甚至比平民还要多,不少店铺已不敢开门营业。因为担心未来局势再度恶化,部分民众昨日开始抢购日常生活用品,还有不少在新疆经商或打工的民众,干脆携带家属离开新疆返乡重谋出路,令乌鲁木齐火车站再次涌现人潮。

乌鲁木齐街头昨有大批警员驻守,当地民众指,每隔四、五百米就有逾百名持械武警戒备,人民广场等地更是重兵驻守。由于多条街道实施交通管制,而且警方的封锁范围不断扩大,令不少员工在上班时受阻,部分市民还要步行上班。

法新社引述当地居民的话指,警方曾通知他们留在家中不要出门,政府也表示希望各企业单位休假三天,但具体实施由各单位自行决定。中国人寿新疆分公司一位姓唐的员工称,由于局势紧张,她目前也不知是否应该如常上班。

由于担心局势持续恶化,部分民众开始抢购日常生活用品。在乌市光明路一间超市购物的楼女士称,因为不知接下来会发生甚么事情,故她已购买了大批食物储存,以防不测。楼还称,抢购食物的人明显较平日多,令超市变得异常拥挤。

乌市火车站再逼满人潮

也有民众因担心生命财产受威胁,准备离开新疆,乌鲁木齐市火车站昨日再度逼满人潮。一位陈姓商人称,近日他的朋友不停催促他返回家乡重庆,以防意外发生。来自北京的张先生则称,虽然形势不乐观,但他在乌鲁木齐经商已有四十一年,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都不想离开。

来自深圳的李先生昨日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称,他和四位来自广东的朋友在乌鲁木齐市政府附近经营发廊,自示威事件发生后,他们就不敢开门营业,终日关紧门窗躲在家中不敢外出。昨日想外出购买机票,但见到警员施放催泪弹,被迫留在家中。

新疆针筒党硫酸刺人 汉人带刀自卫

香港苹果日报/乌鲁木齐局势持续紧张。继前日数万汉人上街示威,抗议当局处理维族人针筒扎伤人事件不力,要求自治区书记王乐泉下台后,昨日市内多处又有数千民众聚集,但遭军警发射催泪弹及用暴力驱散。有消息指,针筒党已向乌市周边城市扩散,行凶者更使用硫酸伤人。当地市民已对当地治安失去信心。

昨日是针筒扎伤人事件导致汉人大规模示威的第二日,乌市居民出门后发现,市内各大路口军警林立。公安和防暴武警均荷枪实弹,或手持盾牌,在路口戒备,并截查可疑车辆。因很多路段实施交通管制,公交巴士停驶,的士减少,不少居民返工要步行。而为策安全,不少汉人出门时都带上小刀,有人甚至带着大刀,防维人袭击。

新华社指,中午时分,乌市多处区域继续出现民众聚集,其中在人民路和新华南路附近,有上千群众向小西门方向游行,防暴武警排成人墙阻挡,双方推撞。数以百计市民则从新民路前往市政府前南湖广场示威;北门处也有大批民众与设置路障的武警对峙。在南门附近的民德路口,游行民众被武警封阻,周围有大量群众围观。

武警冲入人群 警棍殴民众

中午1时30分,南湖广场家乐福商场一带聚集大批民众,军警在毫无预警下,突然向人群发射催泪弹,并列队冲入人群,用警棍殴打驱散民众,拘捕多名领头示威者。据一名示威汉人表示,军警挡住他们是不对的,“维族人用针筒对付我们,我们必须处理这个问题!”有消息指,军警还发射了橡胶子弹,但伤亡情况不明。另外,有传前日示威时有维人突然冲入人群,用针筒扎伤人,但遭示威者围殴,要军警冲入救出带走。

当地消息指,针筒扎伤人正向乌市周边扩散,其中昌吉市已有多例,至少有三人因伤住院。有指维人的针筒使用硫酸,而市郊有化工厂硫酸失窃,但当局不让传媒报道。一位中年汉人对境外媒体指,他在新疆生活50多年,从来没见过现在的情况,“一开始扎了人,(当局)从来没报道过。现在老百姓都不敢出来,娃娃不敢上学。出来要扎你,要刺你,听说还用硫酸。硫酸一喷,眼睛就瞎了,谁负责?”有示威汉人指,若王乐泉不下台,当局无法保障汉人安全,管好治安,他们将会继续示威抗议。

值得注意是,今明两日是周末,当局能否全面控制乌鲁木齐的局势,备受关注。此外,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昨结束台湾之行返回印度。他称北京应就事件(由民族政策造成)作出检讨,并强调作为西藏人,自己永远都做好准备,希望有一天能返回西藏。

路透社/新华社/本报记者

新疆针筒扎人反社会病毒的根源

新港苹果日报李怡/乌鲁木齐继前日数万汉人上街示威后,昨日局势继续紧张,示威汉人与防暴警察对峙,香港电视台记者及摄影师被武警殴打和带走。汉人示威,缘于近日频频发生的针筒扎人事件。“针筒扎人”,应属无固定袭击目标的“反社会”行为。产生这种行为的根源,是中共民族政策造成的社会上的维汉矛盾。新疆连续爆发冲突,证实中国民族问题专家王力雄在《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一书中的预言:新疆问题将取代西藏问题,成为中国最棘手问题。

中国宪法上宣称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在八十年代,国务院正式确定有55个“少数民族”。全国人大开会时,平日穿着与社会上其他人无异的少数民族代表,就会穿上他们的民族服装出席;奥运会也由汉人穿上55个少数民族服装登场,扮演“民族大团结”。

这种多民族国家,沿袭苏联旧规而来,亦体现中国专制政治文化的“南面称王,八方来朝”的天朝心态,是现代文明发达国家所没有的。打开中国领导人的简介,比如“胡锦涛”,都注明是“汉族”。但在美国,奥巴马总统简介决不可能出现“肯尼亚族”。在美国,若你把某人标签为“犹太族”、“刚果族”,可能会惹官司,被人告你“种族主义”。

美国是移民国家,族裔繁多,远超中国,但不管来自那里,入了美籍,就是“美国人”。美国人有亚裔、非裔、拉美裔、意裔、有黑人、华人、韩人等等。但那都不是“民族”,而是“种族”。民族,nation,第一解是国家,第二解才是民族。族裔,英文是race。日本也一样,中国人、朝鲜人加入日本国籍,就是日本人,绝不会被叫做汉族人、朝鲜族人。美国人、日本人,不论出身甚么族裔,在宪法面前都一律平等。不可能像中国宪法那样规定自治区主席一定要由少数民族担任。

孙中山和中华民国讲“五族共和”,五族就是汉、满、蒙、回、藏,只称汉人、回人……,不会称汉族、回族。实际上,中国只有一个民族,就是中华民族,历经四、五千年的融合同化,正如你在长江下游,想要勺一杯纯属金沙江的水一样根本不可能,而维吾尔民族,其实也是中共建政后创出来的。“维吾尔”意指“联合”、“同盟”,新疆游牧部落本是松散的,没有民族认同,他们大多信伊斯兰教,互称“穆斯林”,即“兄弟”之意。伊斯兰教是不承认民族的,伊斯兰教国家的伊朗人、伊拉克人,所指的不是民族,而是国民。

中共建政后,把五族共和的中华民族分成56个民族,又设立少数民族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这些自治地区的总人口是1.66亿人,但少数族裔只占不到一半。所有自治地区徒有自治之名,却都由中共派的汉人干部掌党委之实权,少数族裔在政治上只是傀儡。中央属下的国企占有自治地区的资源开发权益,但另一方面却给少数族裔一些不应有的权利,比如可以不受节制生育的限制,少数族裔入学可获加分,甚至少数族裔犯了刑事桉都可以减刑或免刑,众所周知的是少数族裔杀了人不会判死刑。民事桉少数族裔也有较高胜算。

少数族裔在政治、经济上受压制所产生的不满,就利用对他们的小优惠政策表达出来。比如说在刑事、民事上对少数族裔的宽松,就使少数族裔借机把政治、经济上受压制的不满,向汉人发泄。于是出现针筒扎人事件这种反社会病毒的流播。

法律、政策上对少数族裔倾斜,这种不平等,反过来又导致汉人的不满,于是引起汉人的示威、抗议,高呼区党委书记下台。因此,一切祸乱的根源,就是多民族国家的宪法,对少数族裔假自治真控制,在政治经济上大处压制而又在小处放纵,这些民族政策造成的。

制订这样的宪法与政策,其深层的意识,一是天朝心态,二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潜意识,而最根本的,就是把人分成十等的不平等观念。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

博讯新闻网杨恒均/新华网乌鲁木齐9月4日报道,不法分子针扎无辜群众引发乌鲁木齐部分市民2日、3日发生聚集游行,事情发生后,当地政府和北京高度重视,事态已经缓和……这次参加游行的群众高达上万人,提出的要求又是如此的无辜和正当:惩治凶手!在我的印象中,类似规模的游行很少有,并不是新闻没有报道。那么,针刺行凶的刑事案件,怎么会让那么多市民走上街头?这是我今天要分析的。

让我们先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新华网报道,“据新疆公安部门通报:新疆乌市连续发生的针扎案件,……截至9月3日已造成14人受伤住院、5人死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是是乌鲁木齐“7-5”事件的继续,是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策划制造的重大恶性犯罪事件,其罪恶用心是挑起民族对立,扰乱社会秩序,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分裂……”

请大家注意,这则新闻是在9月2日和3日连续发生群众聚会游行后发布的,那么请大家搜索一下,我们会惊讶的发现,无论是任何报纸或者媒体,对乌鲁木齐发生的针扎事件只字未报。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么大的事,互联网上竟然也没有走漏任何风声。从新华网今天的报道中,我们不难推想,已经造成多达5人死亡、14人受伤的针扎时间,绝对不是在群众聚会前两三天发生的事,应该持续一段时间了。可是,问题就在于,一个省会城市发生如此重大事件,消息竟然完全被封锁了。从新闻中我们看到,竟然要等到民众走上街头,有关当局才“高度重视”。

有媒体采访我,我说,除了新华社的消息外,什么也没有看到,我能谈什么看法?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任何消息,只是请我谈谈对市民上街游行以及新华社做了及时报道的看法。听到这里,我倏然心动,突然有点明白了。挂下电话后,我想方设法联系到新疆的两位朋友,只问了简单的几个问题,就恍然大悟了。

我现在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在乌鲁木齐这种并不很大的城市里,如果发生了神秘针扎事件,并且死了五个人,我想问你,如果你是当地居民,如果你的亲人,你的老婆孩子住在这个城市里,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当然是恐慌,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针头是不是刺进你亲人的身体里——这也是新疆的朋友告诉我大家上街前几天弥漫在新疆市民中的情绪。

那么我再问大家,如果你恐慌了,你一定会上街游行吗?上街之前,你会怎么办?很简单,你想知道真相,你去查官方的报纸,你去看政府的新闻……如果你什么也看不到,你知道问题很严重,甚至怀疑是大阴谋,或者是政府无法控制的犯罪,所以才有人想隐瞒。但他们隐瞒不了,因为现在是信息时代,是互联网时代,你还有互联网,还有手机……

于是,你打开电脑,上网搜索,你给朋友发短信,询问情况——可问题就出在这里,新疆的媒体不但封锁了“针扎”消息,而且,新疆目前处于封网状态,手机也无法正常收发短信!

今年早些时候,我在回答媒体的提问时,提到这样一个概念,网络已经成为民众交换信息、表达意见的“广场”,正因为有了这个“广场”,民众才能够了解到官方渠道得不到的消息,才能够表达不满和各种意见。而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他们只有到城市中心——广场上去聚居在一起,才能够互相交换意见,以及表达不满和愤怒。

从这方面说,互联网成为揭露腐败官员的场所,成为北京直接了解民意、通过网民的意见监控地方官员的渠道,同时,互联网也成为民众表达意见和发泄不满的虚拟“广场”,有了这个“广场“,就大大降低了民众涌向现实中的广场的可能性。

所以,我认为,这次乌鲁木齐上万市民突然走上街头,涌向广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失去了互联网上的“广场”。他们原本可以利用互联网上的“广场”了解信息,寻求真相。当他们对互联网上的真相感到惊恐的时候,他们就会像过去几年中国网民们所做的那样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发表意见和批评,提醒随时关注互联网民意的政府部门(包括警察部门和北京当局)采取行动……

大家想一下,过去两三年里,各地发生的很多危机,难道不就是这样通过互联网解决的?对于北京政府,很多这类事件看似很大,其实绝大多数是控制在互联网这个虚拟空间里的,其实是有惊无险的,并没有发生所谓万人涌上街头游行的事件。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种千古不变的真理到了每一个最后被民意洪流淹没的统治者那里都变成了过时的格言。新疆的封网和关闭手机短信也可能有它的考量,再说相比于内地省市,新疆的网民比例相对少得多,按说封网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是,一件并不是十分严重的刑事犯罪就造成了民众的恐慌,并迫使他们走上街头,实在给那些动不动就封锁消息,动不动就删文章、封网的人一些启示。

当然,实事求是的说,这次事件不光只有教训,其实也有经验。大家都注意到,在乌鲁木齐市民上街游行后,新华社第一时间发出了新闻稿,稿件中出现政府于市民对话的字眼。据我所知,这篇新闻稿在海内外都得到了较好的评价。这大概是近十年来,我第一次听到在发生了如此大的游行事件后,海内外民意变现得如此平和,而这一切,仅仅是由于一篇报道事实真相的新华社稿件。如果我们的地方政府不隐瞒真相,更多的允许新闻媒体报道事实,会不会效果反而更好一些?大家更加满意一些?

当然,我相信,对于如实报道事实的新闻稿最满意的还是乌鲁木齐的市民,那样,他们就不用到街头去打听消息了,更不用互相挟持着走向广场,在惊恐和不安中要求政府惩治凶手了。他们就可以坐在家里从新华社的稿件了解消息,掌握事态发展。当然,如果及时解除封网,就更好了。

放开媒体,允许如实报道事实真相,当然并不能改变乌市“针扎”的犯罪事实,但却一下子减缓了笼罩乌市的恐怖气氛,让上街游行的市民安静下来,让社会显得更加和谐……事实如此清楚,道理如此简单,为什么总有人闭目塞听?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