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30/通钢事件内幕:政府部门大摆鸿门宴,董事长怒摔酒杯拂袖而去

-通钢7.24–一个生命的逝去引发的思考
-通钢7.24事件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获涉案名单,吉林警方重金收集通钢事件情报
-尸检报告:致死原因是颅骨骨折和颅内出血
-通钢惨剧:工人被煽动,还是被藐视?
-罢工越来越多,中国工人没有真正自主权
-《为资本家服务》–网友改写毛泽东《为人民服务》


通钢7.24——一个生命的逝去引发的思考

来源:钟雪灵博客

文/钟雪灵

编者按 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惟其如此,它才更加神圣而不可侵犯。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和借口,任何个人或集体都没有权力随便剥夺他人生存的权力。能够有权决定生死的只有法律。可是,在通钢7.24事件中,有一个生命却被愤怒的拳头和棍棒剥夺了,他没有经过法律的审判。敬畏生命,是人类永恒的格言。首先,作为半个通钢人,我对建龙陈国君先生的惨死表示遗憾和哀悼。但我更多的却是感慨与反思.

这个血色的星期五,当夜幕悄然降临时,通钢工人惊心动魄的示威和罢工还在进行.在流火的七月,陈国君——这个建龙高级打工仔身体里的血液却慢慢变冷。我在想,当他被一遍遍暴打后,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还有知觉的时候,在想什么?

一个生命就这样去了,稍有良知者都不会无动于衷.那么,究竟是谁夺了他的命?

这样悲惨地死去,是当事人犯了王法还是触了众怒?他不是决策者,不是老板,他只是私营企业的一个打工仔,说好听点儿,叫高级打工仔,他只是端人饭碗,忠人之事。他没有参与决策,更没有权力决定一个企业何去何从,为什么置他于死的?

其实,当暴怒的拳脚甚至棍棒向他袭来时,他俨然已成了张着血盆大口要吞并通钢的“建龙”的化身,说穿了,他只是个替罪羊、替死鬼而已。

人们看到,夺了陈性命的是来势汹汹的豢脚与棍棒,人们看不到,其实真正让他命殒黄泉的就是一个决定——有关部门与他所在的企业老板一个异想天开、不负责任的决定.

试想想,如果这个决定经过深思熟虑,如果这个决定经过职代会或股东大会讨论通过,如果这个决定经得起推敲,光明正大、决策透明,如果这个决定真的符合广大通钢员工的利益、无泄可击,那么,它如何一经公布便成了重磅炸弹,活活要了一个人的性命!如果这个决定是正确合理的,那么也断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而匆匆流产。

据悉,21日中午,吉林省政府负责工业的副省长和吉林省国资委主任一行邀通化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安凤成共进午餐,不料,摆的却是“鸿门宴”。

当安凤成被通知由建龙重组通钢并控股经营时,安当即表示反对,称:自己做不了主,得开会与班子成员研究之后再说。省领导表示:不用研究了,现在也不是要听你的意见,更不是与你商量,而是通知你结果。

安当即以辞职表示抗议,并摔碎酒杯,拂袖而去。这件事说明,建龙重组并控股通钢,是在通钢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哪怕是一把手老大。当国资委决定一个企业命运的时候,既没给话语权,更没给参与决策权,甚至连起码的事先的知情权都被剥夺了!

通钢是股份有限公司,通钢职工自上而下或多或少都握着通钢的股份,是通钢真正的主人。那么,当决定他们命运的时候,他们自己为什么没有发言权?召开股东大会了吗?倾听职代会的意见了吗?连决策层领导都一无所知,在这样情况下一个决定就能出台?荒唐啊!

发生这样的血案令人痛心和遗憾,却更应当引起有关部门和决策者的反思并引以为鉴。

据说这个叫陈国君的建龙打工仔第一次挨打时并没有多重,他们只用拳脚,因为工人们当时还比较清醒,人群中有人喊“注意,不要出了人命!”由于有关部门迟迟不予明确答复,最后暴怒的人们把大门刨开了,把每个防盗门刨开了,把玻璃砸碎了,最后将躲在工具箱里的陈翻出来进行再次暴打,且拳脚变成了棍棒。

陈被打倒人事不省之后,若有关部门及时反思收回成命,宣布建龙放弃重组通钢且永不参与通钢重组,我想陈的命还是可以保住的。遗憾的是他们让通钢集团党委书记向示威者喊话:“暂缓实施”。工人觉得这是糊弄人的缓兵之计,于是他们再次把愤怒发泄给已经奄奄一息的陈国君。人们围着他唾弃和谩骂。就像是对着要掠夺他们家园的强盗。当时救护车就停在二号门外,省市领导、公安干警、武警官兵和防暴警就在几百米之外,但工人们势头太猛,他们不敢冒然行动。

据了解,当时受到威胁的还有二十多名通钢员工,其中有8位通钢副处级以上领导。如果门被砸开,他们同样都面临危险。因为示威者中有些人后来已丧失理智,不分通钢人还是建龙人,见了出手就打,他们认为关起大门就是掩护了陈,找不到陈,最后找不到陈,他们会把愤怒转移是必然的。不少通钢人也挨了打,保卫部长被打掉两颗门牙,打断下额骨。另外受伤的通钢人还有若干,事发地焦化厂厂长也挨了打,手机被当场砸碎。在里面的女工都吓得脸色煞白,几近休克。当时情况的严峻可见一斑。

此时,有人得到消息说,建龙的老板张志祥和新任通钢集团总经理李明东就在通钢宾馆某房间,便悄悄向那里聚拢。张、李意识到势态不妙,马上让武警官兵护送去了通化市宾馆。其实此时,他们若宣布彻底退出,完全可以平息众怒,陈国君仍有有生还的希望,不会错过最佳抢救时间。

一个本就漏洞百出的决定的流产,殉葬的却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陈毙命的地方正是通钢最早的办公楼。陈国君去了,建龙撤了,通钢重生了。然而,这个胜利在某种程度上分明已染上了血腥。在我眼前是一片无限扩散漫延开来的鲜红的血,那样触目惊心、撼人魂魄。

一个决定,一条人命,痛定思痛,痛何如哉!痛何如哉啊!

谁是杀死陈的真凶?谁应当对陈国君之死负主要责任?有关部门的决策者难道不应当扪心自问,好好反省反省了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34fb10100ef1g.html

通钢7.24事件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来源:钟雪灵博客

文/钟雪灵

通钢7.24虽只有一死数伤,比起许多天灾人祸来,它好像不足挂齿,但由于曝露出一些原则性问题,所以惊动了全国甚至国外媒体.从最早的封杀到事发三天后,全国各大媒体的普天盖地,到今天的再次噤若寒蝉,媒体似乎有太多的话要说,却欲言又止.

通钢7.24事件后,在这片土地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各大媒体纷至踏来

通钢7.24事件之后,全国各地媒体闻风而动、纷至沓来。据了解,近几日陆续赶到通的各媒体就有数十家,记者过百。最早到的有新京报、新华社等。期间不少人查到本人的联系方式,要求与我见面,了解情况,基于种种考虑,本人都未应允。因为这件事过于敏感,是严重刑事案件,不似六年前的通化串子案.北京某媒体一位年轻的男记者说,他们总编交待,要在封杀令下达前尽快把计划的选题写出来。至于那选题是什么,我就先替人家保密吧。

昨天,有位自称是美国华尔街日报的女记者来到通钢7.24事件的事发地焦化厂,面对已经变化了的现场,她竟对准厂区一个垃圾堆拍起照来。后被介绍去了公司。据说同一天到达通化采访的还有美国之音等国外媒体。众媒体记者称,在通化对通钢7.24事件的采访均不顺利.因为连工人也不接受采访.

已与通钢脱钩的七道沟铁矿示威,欲重返通钢破灭

在7.24事件发生后第三天,通钢得到确切消息,说已与通钢正式脱钩的七道沟铁矿员工要在当夜强占宾馆,第二天冲击厂区,阻遏铁路运输线。目的是要求重归通钢。

通钢股份公司马上召开中层紧急会议,要求各生产单位马上组织成立护卫队,由一名厂领导挂帅。坚决保护好工厂,尤其是几个入口要严加防范,坚决不让进入厂区。因为七道沟矿已与通钢毫不相干。

由于防范严密,七道沟铁矿示威请愿没有给通钢生产带来任何损失和影响。

二道江片通钢厂区进入非常防御阶段

自通钢7.24事件之后,二道江片便进入非常防御状态。事发第二天之后,我看到楼前一溜警车,第二天早上开始,每天院子里也都有两辆警车停在那里,让人的心里踏实不少.听说对方找了不少人潜入二道江伺机如何,还说砸了长春总部云云,有的人忐忑不安。其实据了解,砸总部的事系子虚乌有,至于,来两辆外地牌照的车,为处理善后事宜也属正常。有公安人员随时对宾馆及外地牌照的车辆进行排查监控,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更主要的是建龙老板及死者亲人一定是懂法之人,不会不分青红皂白,伤及无辜。公安部门正在抓紧排查破案,最终会为陈国君之死给他们个合理的说法。

但处于安全起见,据说各部门还是配备了防身武器。合法的有关部门配发枪支,企业则准备了钢管等长短不一的防身器械。以备不测应急。希望这都是虚备而空设的东西。只是用以在非常时期给人们心理上增添些安全感吧。

通钢各生产单位井然有序,产量稳定,工人情绪高涨、精神状态良好。

获涉案名单,吉林警方重金收集通钢事件情报

新京报记者涂重航/记者昨日获悉,通化市公安局已成立处置“7·24”事件指挥部,近期主要将摸清查实事件的组织策划者和核心、骨干成员,并多方收集信息,掌握工人动态,确保稳定。

警方收集情报不惜重金

前日上午,“7·24”事件指挥部召开会议,部署下一步重点工作。总指挥、通化市公安局长纪凯平要求市区公安分局和市局机关各相关部门打破常规,摸清查实“7·24”事件的组织者、策划者和核心、骨干成员。同时,纪凯平还要求,各参战单位要树立花钱买情报意识,对重要和核心情报信息,必须舍得投入。通化市局拿专项经费给予必要保障,以及时获得有价值情报。

对于陈国君(此前报道为陈国军)死亡案件的调查,通化市公安局将组成若干工作组,深入通钢内部开展工作。

为了应对采取抓捕行动后可能出现的5种情况,通化市警方还分类制定了处突工作预案。同时,通化警方要在吉林省厅的帮助下,掌握建龙集团等有关方面对陈国君死亡的反应,严防引发其他案件和事端。

在场职工指认涉案名单

通钢一职工昨日对记者表示,29日上午他被民警叫到市公安局,让他回忆当天事件经过。警方还拿出一张名单让其指认名单上的人是否在场。据其透露,听公安人员的口气似乎已经掌握了些情况。

据多位通钢职工说,殴打陈国君的人也有一些社会人员。此前,陈国君任通钢总经理时,曾分流了通钢一些实业公司,让其走向社会自收自支,不再享受通钢大集体的照顾。另外,2008年5月通化警方端掉靠倒卖废铁谋私利的“李氏三兄弟”涉黑团伙,整顿通钢周边的废铁收购秩序。这导致一些人员与陈国君结仇。

一些通钢职工说,是一些社会人员对陈国君下了“黑手”。也有当时在场的人员说,多数人穿着工装、戴黄色安全帽,“但根本认不出是哪个厂的,是工人还是社会人。”

通化钢铁公司大门隔壁就是通化市公安局东华分局。昨日,该局一名工作人员称,分局领导和刑事警察大队的全体干警这两日都在通化市公安局开会研究布置相关问题,对于陈国君死亡案件立案与否及侦查情况,他说,“这是机密。”

调查

废铁公司曾向通钢高价卖铁

建龙介入后加强内部管理,雇武警守钢材

在通钢周边有很多废铁收购站,昨日记者走访了其中最大的一家通化万铭金属回收利用有限公司。该公司一员工称,他们每年要卖给通钢十多万吨废钢铁,“通钢给我们的价高”。

内部人士介绍,以前通钢周边有很多废铁回收公司,靠通钢牟利。在2005年以前,许多钢铁成车从通钢内部偷出来卖。另外,一些废铁收购公司买通通钢内部人士,在过磅时做文章,“钱像是白捡的一样。”

2005年后,建龙介入加强了内部管理,一段时间还曾雇用武警守钢材。另外,在陈国君任通化钢铁公司总经理期间,盘踞在通钢周边的李氏三兄弟涉黑团伙被打掉。据警方通报,“李氏三兄弟”横行于钢铁公司的原料进口渠道。比如在大车底下焊上十几吨、二十来吨的铁板,然后装载铁粉卖给通钢,过磅的重量就比铁粉实际重量高出许多。

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9/07-31/1798367.shtml

尸检报告:致死原因是颅骨骨折和颅内出血

通钢经理被殴死未刑事立案 家属促严惩凶手

中评社北京7月30日电/这两天,通化钢铁厂区异常平静,生产井然有序。昨日,通化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一名警官表示,他也不知道陈国军之死是否刑事立案,也没有相关专案组成立。

成都商报报道,陈国军的弟弟陈国利昨日也告诉记者,通化警方并未向他们通报案件侦破进展。不过,陈国军的尸检报告已经作出,致死原因是“颅骨骨折和颅内出血”。陈国利说,希望政府部门给个说法,严惩凶手。

记者从通化钢铁相关人员处了解到,目前尚未有人被捕。但记者从不同渠道获悉,已有通化警察找到焦化厂领导,拿出一份名单询问其中是否有人在场。

另据多名通化钢铁高层证实,公司确实开会要求“不得接受记者采访”,并要求层层传达到每个员工。

通钢总经理死于颅内出血 家属希望严惩凶手

另据重庆晨报报道,吉林通钢新任总经理、40岁的陈国军,被不满重组的职工围殴致死后,陈国军家属们表示,希望政府部门给个说法,严惩凶手。

7月24日,在吉林省通化市,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化钢铁)一场上万职工参与的严重群体性事件,导致了这位新任通化钢铁总经理的死亡。当天,正是刚刚被任命为通化钢铁总经理的陈国军第一天上任。当天晚上,陈国军尸体经过尸检后,吉林省国资委以警车开道,将其送往河北省唐山遵化。

陈国军弟弟陈国利说,根据尸检报告,陈国军致死原因是颅骨骨折和颅内出血。

陈国军的妻子和一双龙凤胎儿女及其他亲人,都赶到了遵化。家属们都表示,目前要求的并不是金钱赔偿,而是要把殴打陈国军致死的凶手找出来,“要严惩凶手”,“这是我们的底线”。

至记者发稿时,吉林官方尚未公布相关案件的查办进展,当地亦无嫌犯被抓的消息传出。

通钢惨剧:工人被煽动,还是被藐视?

中评社香港7月31日电/美国《侨报》7月30日载文《通钢惨剧:工人被煽动,还是被藐视?》,摘要如下:

在大陆“国退民进”的企业重组浪潮中,近日发生一起令人震惊而又痛惜的惨剧——知名民企建龙集团重组吉林省属国企通化钢铁集团遭到工人反对,数千人于7月24日集会抗议,并将重组方委派的总经理陈国军围殴致死。当晚,吉林官方宣布,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

满腔愤懑的工人们以如此惨烈而尖锐的方式阻止了重组,似乎在这轮博弈中暂下一局,但以一条鲜活生命作为代价,以如此血腥的手段逾越法律及伦理底线,给所有相关方带来的则是一个全输之局。

对于这场喋血惨剧,吉林省国资委称是极少数担心既得利益和别有用心者制造的一起严重的群访事件,是“个别对建龙控股通钢有抵触情绪的企业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制造谣言,鼓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员在办公区内聚集”。

那么,参与抗议的工人到底是因为“不明真相”而被煽动,还是其利益与诉求长期被藐视而最终以暴戾的极端形式井喷而出?

据大陆媒体及网民披露,建龙与通钢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前者早在2005年就收购了通钢部分股权,但此后连年亏损,工人待遇下降,每月收入只有几百元(人民币,下同),而作为总经理的陈国军,据说年薪高达300万元。其间,劳资摩擦时有发生。今年3月,建龙宣布退出。然而看到通钢开始盈利,离开仅3个月的建龙又杀了个“回马枪”,同时宣称将大幅度裁员。这一消息对通钢员工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他们不愿面临重组后可能下岗的命运,不愿失去养家糊口的微薄薪水,更不愿失去政府补偿的退休金……但在整个重组过程中,谁也没有与通钢员工沟通,外界只看到企业方与吉林省政府活跃的身影,而作为企业“主人”的工人却始终“不明真相”。信息不公开、利益不均衡,以至于普通员工情绪被轻易点燃。最终,他们在事件末尾忽然出场,为重组画上了一个血淋淋的句号。

应该说,通钢事件是中国国企改制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悲剧,更是底层话语权集体沦丧的极端表达方式。在中国计划经济时代,很多人长期、甚至几代人在一个企业工作,他们的工资虽然较低,但有住房、医疗等福利保障,更有难以割断的“国企情结”。而在“资本为王”的时代,资产重组总是在资本拥有者之间展开博弈与交易,企业员工的利益往往被架空,话语权往往被忽视。近年来,涉及到大陆企业重组引发的劳资冲突事件屡有发生。但在企业卸掉“包袱”重焕生机的“资本盛宴”中,工人阶层却不能入席,“企业主人翁”便成为一个画饼。

2005年,中国曾掀起规模极大的国有资产流失大讨论,国资流失也成为官商腐败的同义词。但事实上,公众之所以如此反对,不仅在于国资的流失,还在于国有资产的分配不公。因为国有资产的“贱卖”从表面上看,社会财富没有损失,只是改变了其在社会中的分配,但这种分配明显偏向了相关利益主体中的强势群体,弱势群体则被边缘化,甚至连其原有的利益也遭到侵蚀,这自然会引发利益受损群体的强烈不满。更为重要的是,这种不满长期被压抑、堵塞,只能通过刹那间的群情暴发来打通权利诉求通道。

当然,无论追求的利益多么正当,多么悲情,都不应以暴力、违法或牺牲人的生命方式来实现。在通钢惨剧中,既不能实行“法不责众”(杀人者应被绳之以法),也不能因为重组中的纠纷,就放弃国企市场化进程,更不可漠视工人们的正当利益诉求。在通钢案中,以及类似国有企业重组案中,工人作为一个利益集团,应该有自己的代言人,应该有法律保障的话语权。只有建立了正常的渠道,才能调解利害关系,化解可能的冲突。

近年来,中国社会屡屡发生极端维权事件,从跳楼讨薪到开胸验肺,从多地接连爆发的群体事件到群殴致死事件……在这些或无奈、或悲哀、或尖锐的事件乃至冲突的背后,折射出中国社会在收入分配差异巨大、权力与利益分配不均的现实中,不同利益群体的冲突日益加重,一些长期积压的问题正在暴露出来,社会矛盾有激化之虞。

随着中国改革正步入“深水区”,社会形态也随之改变,发展方式也到了一个需要调整的阶段。这些屡屡发生的矛盾冲突凸显出北京当局着眼于调整社会利益分配格局的改革具有了现实的紧迫性,而广大弱势群体的利益是否得到保障,其地位是否得到提升,更是检验改革成败的试金石。

罢工越来越多,中国工人没有真正自主权

德国之声/中国的”和谐社会”很不和谐,工人为讨薪罢工,冤民为讨说法上访。上周周末,吉林通化钢铁集团又发生了大型”群体事件”。《法兰克福评论报》介绍事件经过时写道:

“这样的场面使人想起了阶级斗争的时代:中国一家国有企业的工人们打死了一名经理,因为他要使企业私有化并要大规模裁员。共产党立即宣布停止兼并,但工人领袖并没有作为无产阶级英雄受到欢迎,而成了刑事犯正遭到追捕。”

《柏林日报》报道了通化事件的来龙去脉,特别注意到”国家媒体把这样的事件称为’群体事件’,这一概念被普遍用于未经批准的示威活动,这表明中国政府谴责抗争行动”:

“官方只是简短报道了这一事件,因为北京竭力要把有关中国社会紧张形势的信息控制在最低限度。但互联网论坛上,人们指责说,这一事件代表了中国许多企业的现状。一位博客说,’问题在于制度’。因为中国不存在能起作用的企业职工代表委员会或工会,所以工人只能采用阶级斗争的手段进行反抗。但共产党已不同情这样的阶级斗争了。”

《南德意志报》指出,”中国钢铁工人愤怒打人致死的残酷做法是令人震惊的个别事件,在中国很少发生。但这样的冲突本身绝非个别案例。在人民共和国,尽管很少出现使用极端暴力的情况,但罢工越来越多。”文章认为,问题在于:

“共产党领导人不允许独立工会存在。而国家的工会不关心工人,所以只能非法罢工,带头人往往被捕入狱。不久前,北京虽然发布了新劳动法,这可以视为对工人不满做出的反应,但这并没有触及最大的问题,也就是企业中工人没有真正自主权的问题。

中国钢铁工业结构改革中出现了系统性错误,通化就是一个例子。中国1200家钢厂中的大多数是亏损的国有企业或所谓的小钢厂。钢铁工业有巩固加强的必要,北京支持这样做,但贪婪的经理和党的干部在此过程中一再牺牲工人利益,自己大发横财。在外国人入股的合资企业中,罢工和示威也越来越频繁。工人感到自己被政府和国家的工会抛弃,起来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有时他们会难以自控。”

《南德意志报》同一天的另一篇文章写道:”1982年,中国删除了宪法中规定的罢工权利。政府说,社会主义制度下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但今天中国的罢工越来越多,工人们也越来越能取得成功。由于害怕抗争成为燎原之势,中国政府对单个事件做出让步,但它拒绝建立一个初期就能化解工潮的有效体制。最近所有冲突中,都看不见唯一能合法代表工人的全国总工会,它只是共产党延伸到企业中的手臂,工会干部关心的是与经理们做赢利的买卖,而不是工人的困苦。”

摘译:王羊

责编:谢菲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为资本家服务》–网友改写毛泽东《为人民服务》

–纪念被通钢工人打死的总经理陈国军

我们的资改派和资改派所领导的学术精蝇,董事长,总经理,黑社会是非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压迫人民的,是彻底地为资本家的利益工作的。陈国军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的离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陈国军同志是为资本家的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鸿毛还轻的。

因为我们是为资本家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错误,就不允许别人批评指证。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不行。你说得对,我们也不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坚决不照你的办。“杜绝国有资产流失”这一条意见,就是圈外人士郎咸平先生提出来的;他提得不好,对资本家没有好处,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坚决不采用了。只要我们为资本家的利益坚持坏的,不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暴富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极少数人走这一条路。我们今天已经私有了相当多的国企,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体资本家的胜利。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贪腐,要看到黑暗,要提高我们的胆量。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没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压迫。要压迫就会有死亡,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资本家的利益,想到我们个人的利私,想到极少数人的暴富,我们为资本而死,就是死的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死亡。我们的同志要关心每一个资本家,一切资改队伍里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支持,互相包庇。

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精蝇,董事长,总经理,还是黑社会的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于资本家利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不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或是工人,下岗的人死了,不开追悼会,否则他们若是用了这样的办法,寄托他们的哀思,那样会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对资本家不利。

附:《为人民服务》

(一九四四年九月八日)

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警备团追悼张思德的会上的讲演。

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张思德⑴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⑵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精兵简政”这一条意见,就是党外人士李鼎铭⑶先生提出来的;他提得好,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采用了。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我们今天已经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人口的根据地⑷,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民族的解放。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