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8/国企重组敲警钟,通钢喋血事件过程回放

-吉林通钢集团董事长和数位副总集体请
-抗建龙集团重返,劳资矛盾激化通钢事件
-姜维平:温家宝赴吉林救急 省长将被免职
-网文转载:通钢集团惊人的内幕
-通钢事件:老百姓关心自己的命运


吉林通钢集团董事长和数位副总集体请辞

网易/7月24日,吉林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总经理陈国军被殴打,不治身亡。目前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和其他几位副总已提出辞职。

严重变形的防盗门,墙上的大洞,满地的碎玻璃……显示这里曾经有过非常激烈的场面。吉林省通化钢铁公司内的“老焦化楼”内,仍然保持着7月24日事发后的原状。刚刚重新担任通化钢铁总经理一天的陈国军,就是在这里被聚集的工人打死。

建龙控股 新领导分别进行安抚

这座破旧的二层小楼以前是通化钢铁公司焦化厂的办公楼。一地的碎玻璃和变形的铁门,还在诉说着那天的暴烈。

根据记者多日采访,可以大致回放事发过程:22日晚,吉林国资委负责人召集通化钢铁副总经理以上干部,宣布了建龙控股通钢集团的决定。23日,通化钢铁召开副处级以上干部大会,传达上述决定。

按照计划,7月24日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及建龙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李明东召集通化钢铁高层谈话。但是,因为建龙控股通钢集团的决定已在相当一部分工人中引起轩然大波,23日当天即有近千人在厂区聚集,新的公司领导层被要求分别深入各分厂进行安抚工作。

职工不满 用暖气片撞开防盗门

重新担任通化钢铁总经理的陈国军分管炼铁厂和焦化厂的安抚。24日10时30分左右,他离开炼铁厂进入“老焦化楼”。

“他们听说陈国军在这里,就冲了过来,用暖气片撞开了二楼的防盗门。”一名通钢员工告诉记者,当时的时间为11时20分。会议室里,工人们高喊“建龙滚出通钢”,要求陈国军离开,“通钢的事情与你们无关!”陈国军寸步不让,严厉地要求工人回到工作岗位。于是,工人们开始用瓶装水扔陈国军,有的人甚至脱下炼钢鞋砸了过去。随后,陈国军被拖进走廊,遭到群殴。

据当天在现场的工人说,二楼到处是人,几乎每个房间都被砸,而且楼外的厂区内聚集人群很多,通化钢铁全面停产。但是,对到底是哪些人动手打了陈国军,他们或者说在远处,或者说在楼下,都称没看到。

场景激烈 “陈国军被群殴三次”

工人们说,第一次被殴打并不严重,在部分员工的掩护下,陈国军躲了起来。发现陈国军不见了,一些人几乎砸开“老焦化楼”二楼的每个房间,又把他找了出来。在场员工说,陈国军最少被群殴三次,被从二楼楼梯上打得滚落一楼,“他嘴里喘着粗气,但不能说话了”。此时为16时30分左右。大约晚上19时,陈国军已经不能动弹了。按照吉林省国资委新闻发言人王喜东的说法,陈国军是在被公安、武警、消防等人员抢救出来后,于当晚23时抢救无效死亡的。

记者昨日到通化市政府询问是否对本案进行刑事侦查,工作人员表示,通化钢铁归省国资委管理,事情的处理由省政府成立的工作组统一负责。而吉林省政府的新闻稿内,将此事定为“极少数人”“挑拨、煽动群众不满情绪”以及“不明真相人员”。

喋血事件给钢铁业重组敲响警钟

建龙钢铁牵手通钢集团,这曾被认为是一个钢铁业重组的典范。“这一事件的发生,折射出不同钢企在重组过程中,在管理理念、人事安排、文化氛围等等方面,可形成的矛盾有多大。”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总工程师李新创表示,现有及未来的区域内联合重组,也可能只是个过渡,但这也需要鼓励,因为操作相对容易。联合重组,应该先易后难。

李新创告诉记者,在近年来风起云涌的钢企重组浪潮中,政府态度、企业利益分配等层面的因素,多为人关注,而员工情绪等则被淡化处理。“比较切合实际的,是要兼顾处理各方利益,慎重处理。”

记者获悉,目前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和其他几位副总已提出辞职。

陈国军被群殴全过程

22日 吉林省国资委宣布了建龙控股通钢集团的决定

23日 通钢开会传达决定,近千职工及家属开始聚集

24日 10时30分,陈国军在通钢焦化厂进行安抚工作

11时20分,陈国军被拖进“老焦化楼”走廊遭群殴,后躲了起来

16时30分,一些人挨个房间找出陈国军,他被打得从二楼滚落一楼

19时,陈国军已不能动弹

抗建龙集团重返,劳资矛盾激化通钢事件

香港文汇报廖一/经历群体事件3天后,吉林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简称通钢)28日已恢复平静。本报记者现场走访多个厂区发现,虽然工人已恢复生产,但厂区外围仍有警察巡逻,气氛略显紧张。群体事件仍是人们热议的焦点,通钢人对外来人员仍有警觉,记者举机拍照几度受到查问。

记者在通钢厂区看到,群体事件中群众聚集最多的2号门如今行人寥落,只有运输车辆开进开出。通钢广场、体育场等敏感地区,也已恢复正常秩序。

4月曾罢工抗建龙重返

记者在通钢厂区周边采访多位民众了解到,自2005年末,建龙集团收购原通钢集团后,因职工待遇问题,劳资双方矛盾不断。经济危机导致钢铁行业低迷的情况下,通钢集团连续亏损,职工工资也减到每月人均300元。今年初,建龙宣布退出通钢。几月后,通钢扭亏为盈,建龙又宣布将再次入主通钢控股,直接激化双方矛盾。

据通化当地人讲,今年4月,通钢已发生过一次罢工,反对建龙重返通钢。陈国军等人本已离开,此次回来宣布管理层调整新方案,结果成为此事群体事件的直接导火线。据当时在场人回忆,愤怒的人群已失去理性,用砖头掷向前来救援的武警、消防、公安,后来警察是用塑料布围挡砖头,才把陈国军抢出去的。

据通钢职工介绍,建龙未进入通钢前,工人月收入在1,800至2,000元人民币之间,现在普通工人仅600元左右,有的甚至月入仅200至300元,前后反差令工人难以接受。一位工人强调,其实他们没有更多要求,能干活、有饭吃就行,而目前的情况令他们没有安全感,“一个月给你300元,你试试能不能活?”

另据知情人士分析,通钢厂区原为农业用地,多数工人都是当地农民。40多年来,通钢所在二道江区几乎一家几代都是靠通钢打工为生。下岗对已经失去土地的农民而言,打击沉重,也是促成事件升级的重要因素。

姜维平:温家宝赴吉林救急 省长将被免职

姜维平/本月24曰,吉林省通化市省管国企通化钢铁集团下属的通化钢铁公司,数万名职工因企业重组问题不满聚众上访,不仅使具有年产700万吨能力的大厂一度停产,而且还把进厂接掌大权的增资扩股的河北民企建龙集团委派的老板陈国军扣为人质,当埸打死,这一不同寻常的群体性事件,震惊了中南海。25日温家宝受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委托,火速赶赴吉林省,亲自指导处理此事,并巡视了类似通钢的其它吉林大型国企。

据吉林省新闻界消息人士表示,温家宝在25日召见吉林省委书记王珉与省长韩长赋时,对通钢事件发生过程中,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没有立即亲往第一现埸调查研究与果断决策,做出了严肃的批评。温家宝说,以前通钢搞50周年厂庆活动时,书记省长又发贺辞又亲自去剪彩,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才派一个副省长去通化,怎么能说得通。他还认为,吉林省多年来对通钢部分退休职工反映的生活问题,不认真解诀,报喜不报忧,这次在国企云集的大省,出现这样的规模空前的群体性事件,易于引起连锁反应,影响社会稳定,后果不堪设想。温家宝认为,吉林省主要领导应当依据近期颁布的《问责规定》承担责任。估计省长韩长赋等人将被免职。

笔者曾在东北地区任记者多年,对通钢等国企十分熟悉。象吉林与黑龙江这样的大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国营企业很多。由于官员贪腐严重与下岗职工云集,多年来积累的社会贫富不均两极分化的矛盾,已达燃爆的临界点,而寻找突破口正成燃眉之势,7月22开始的通钢工人护厂事件,是一个目前中国社会处于撕裂状态的危险的信号。早在90年代末我在香港《前哨》杂志撰文就指出了东北的隐患,今年3月我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亦曾善意地预示了这些暴力化倾向的危险后果。然而中国政府仍在拒绝政治体制改革,抓捕持不同政见的,用和平方式表达民间疾苦的知识分子,这种愚顽的举动,是引导与逼迫公民向着通过暴力渲泄不满的方向发展,所以曰后的群体性事件会由南方向东北逐步漫延,而东北地区国企工人居住集中,问题普遍,人数众多,易于团结,又天性刚烈,以前封锁消息的惯用手法,已无力与互联网与手机短信博弈,所以类似通钢的暴力事件还会大量发生,很可能将使中国陷入更大的撕裂状态,经济繁荣背后隐藏的社会动乱将难以避免。

大家知道,石首事件发生时,曾有多达7万人走上街头与武警对峙。新疆暴乱则造成了100多人死亡,胡锦涛不得不中断国事访问匆忙回国,但尽管如此,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并未亲自出面,前往这两个地方。而这次吉林通钢事件,虽然只死了一个人,但北京高层十分恐慌,正是基于上述原因。

另据吉林省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温家宝视察吉林长春一汽,吉林燃料等国企时,都有吉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陪同,但与以前不同的是,在新华社记者所发的文字说明中,意乎寻常地隐去了这些人的名子,这进一步佐证了:不久后吉林省的领导班子将被调整。虽然,2006年12月起担任吉林省代省长的韩长赋,曾在1990年任共青团中央常委,农青部长,并发表过大量学术文章,是胡锦涛欣赏的地方大员,但这回他只能腹蛇在手,壮士断其腕了。因此通钢事件又削弱了中共内部的共青团派的力量,而有利于太子党势力的异军突起。

2009 7 28多伦多

网文转载:通钢集团惊人的内幕

通钢集团是省属最大的工业企业,是我省冶金行业的重要骨干企业。1958年建厂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山野岭。当时我们的父辈们住的是席棚,他们顶严寒、战酷暑、肩背人扛、风餐露宿,克服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困难,为通钢献出了青春,献出了生命经过四十多年的建设和发展,现已有310万吨钢产量的综合生产能力,被列为全国五百家大企业之一.规模产量排在钢铁行业第31位,利润水平却在全行业中排名第九.通钢2005年鉴注明总资产100.68亿元.走进二道江,高楼林立的居民住宅楼和现代化生产工业区,向人们证明着通钢人的生活水平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通钢人以其特有的吃苦耐劳、敢打硬仗的精神,使其具备了年产550万吨钢的生产条件。这样的数据既令通钢人振奋,又令通钢人欣喜和自豪!因为通钢人心里清楚:这是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才换来今天这样丰厚的硕果!正当通钢人走过艰辛,共同迎接美好未来的时候“建龙集团”这个大骗子利用卑劣的手段混入了通钢。张XX曾在北京总部对通钢几个处长说过这样的话:不管你们通钢怎么建,将来都是我张志祥的。

建龙集团是磐石烟筒山一个设备老化、严重污染的小型民营企业,全部资产不足3亿左右,建龙集团先用烟筒山钢铁厂作价参股,又东挪西凑地说再投8个亿加在一起,在资金明年才到位的情况下家参了股。2005年兼并后,建龙集团又偷偷摸摸地把烟筒山炼铁厂的资产抵押贷款拿跑了,2006年3月份被通钢集团发现。在这里人们不禁要说建龙集团把通钢人愚弄到什么地步了?可令通钢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资产相差这么悬殊,不知是什么原因建龙集团竟占了36.19%的股份!?通钢人震惊了!建龙集团这个大骗子,用空手套的招数到处招摇撞骗,不知用什么手段弄了点钱在宁波建了宁波建龙(号称投资百亿,其实根本就没那么多钱!这件事曾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暴过光!)而后,又不知用什么办法先后并够了抚顺建龙钢厂、唐山建龙、吉林建龙、黑龙江建龙等;这些企业被兼并后,建龙老总张XX为了赚钱,就靠减员、拼设备来增加效益,从未听说过他往企业里注入过多少资金,兼并的这些企业没有一个做大做强的!据初步估算,张志祥在短短几年里,靠钻国企改革的漏洞,赚取了近百亿的国有资产!

建龙集团老总张XX靠倒卖废钢起家,靠投机取巧、钻国企空子发迹,是一个独断专行的小废钢贩子、个体爆发户,他根本就没有水平没有能力经营好通钢这样的大企业。他根本就不考虑社会的稳定和工人利益!这样的重组兼并对通钢不公平!对通钢人没有任何好处!建龙采取的是空手套,他根本就没有钱!传说建龙集团老总张XX“省里有人、中央有人”!通钢领导也显得苍白无力、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建龙集团把几代通钢人奋斗的成果占为己有、坐享其成

看看建龙集团整合后的通钢,从上到下个个人心慌慌,随时担心被减回家。工人的政治地位急转直下,变成了随时都可能被解雇的廉价劳动力!在新近待遇上,工人和雇主的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听说股份公司领导陈XX去年的年薪达到了300万,而工人一年拼死拼活赚来的血汗钱最多也就1万多块。300比1啊!简直是触目惊心。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军在分到通钢住房后,“潇洒地拿出20多万交给装修队说,用不着装的太好!”二十万!天哪!对工人来讲这是干一辈子的收入啊!就算一辈子不吃不喝也就只攒出了经理的装修费。看来人比人真得去死了工人这么微薄的工资收入,可建龙集团的雇主们对工人的要求却那么苛刻,夏季无论高温多少度,都非常教条的要求必须穿工作服,工人们挥汗如鱼、汗流浃背,身上长满热痱子,休息时偶尔解开扣子凉爽一下都要被处以100元至200 元的罚款,工人的工作服两年才能领用一套,洗了没干、湿呼呼的就穿上了,工人怯生生地说,工资待遇这么低再被罚款,拿什么养家糊口咱罚不起啊!通钢过去浇铸出的钢坯搬运时,工人们带着面罩冒着高温用链子挂运,不仅劳动强度大、效率低,还非常危险!一不小心身上就被烫伤!公司为了减轻劳动强度、降低工伤事故改造了磁盘吊,大大减少了伤亡事故的发生,并提高了工作效率。建龙来了以后,为了降低成本他们让工人又回到最原始的操作方法继续用链子吊运!根本就不顾工人的死活,浇钢和轧钢工人为了养家糊口既要忍受着高温烘烤,又要冒着随时被烫伤甚至丧命的危险工作可以说我们这些廉价的劳动力拼的不是血汗、甚至是生命!在这里通钢人要问问省政府:通钢为什么要走重组兼并这条路???是生存不下去了?还是另有原因?兼并后的通钢人在利益上得到了什么???

一个企业是要不断的接受新事物,改革改制、减员增效,要因地制宜。把企业员工都推向社会,是对党和国家的极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在国家社保配套体系尚未完善的情况下,国家没有那么多钱来养活下岗职工。中国每年毕业的大学生就业非常困难,再加上大批下岗职工,把他们全都推向社会,没有生计、无出路很容易产生怨气,报复社会。杀人犯连杀好几个的还少吗?我们的政党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走到辉煌的今天,靠的就是广大人民群众,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在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上,胡总书记在报告中明确指出了如何建立和谐社会,逐步减小贫富差距等重要指示。象二道江这样一个闭塞的地方,除了围绕通钢转,靠通钢吃饭,根本做不了别的什么买卖,而每个家庭都必须承担着供孩子读书、赡养老人、养家糊口的重任,除了靠通钢也就没有别的什么出路了

我们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把青蛙放进热水锅里煮,它会有极强的求生本能,拼命地往外跑。而把青蛙放进凉水锅里慢慢加热,等感觉到水热了已经来不及了建龙集团正是利用通钢人善良,用这种不易察觉的卑劣手段,打者这样那样的幌子,欺骗老实善良的通钢人。为了公饱私囊,任何的“效益不好,钢材价格下滑”都会成为他们减员的理由,可怜的通钢人随时都有没饭吃的可能!通钢人有今天没明天的。建龙集团只要效益不管工人死活,不计后果地拼设备、拼劳动力,常此下去搞垮了通钢,等到企业垮了他们腰包鼓起来的时候,可老老少少的通钢人靠什么活下去啊?

我们都是喝浑江水长大的通钢人,可以说世世代代在这儿繁衍生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靠通钢生存靠通钢吃饭,通钢今天的成就是二道江人汗水和智慧的结晶,我们不容许任何人拖垮他,更不容许骗子来指手画脚,把国有资产揣进个人腰包!有着钢筋铁骨的通钢人,要团结起来,万众一心,发扬58年父辈们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勇于同腐败势力做斗争,决不能任人宰割!任由建龙集团摆布!为了养家糊口,为了下一代的生存空间,为了捍卫我们应有的权利,捍卫工人最起码的地位和待遇,让我们通钢人共同携手,赶走骗子!把建龙赶出通钢!

通钢事件:老百姓关心自己的命运

来源:乌有之乡

近日国内著名民企建龙集团重组通化钢铁集团的事竟然闹成群众性事件,不仅遭到全体职工的反对;而且还有数千名通钢职工及家属向厂区聚集,打着口号并要求建龙撤出通钢;在这起事件中,委派的总经理陈国军被围殴致死。事件发生后的当晚吉林省政府就公开宣布,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而近日中粮集团间宣布联手厚朴基金以港币每股17.6元的价格投资61亿港币收购蒙牛公司20%的股权,而这却没有任何反响;因为除了一些专家学者在那里高谈阔论外,老百姓没有任何动静。原来‘民进国退’牺牲的是老百姓,而‘国进民退’损失的是国有资产;所以老百姓关心自己的命运,对国有资产流失早就麻木了;因为流失与否对老百姓没有半点好处。

我们回顾我们国有企业的改制历史,全部是‘民进国退’的模式;然而在这场经典的改制中,最后牺牲的全部是老百姓。看我国现在的贫困阶层,全部是下岗人员;哪怕当时没有工资的困难企业,现在留下的职工也比下岗人员强。只有下岗人员成了没有娘的孩子,全部是自谋出路。在我们这个竞争残酷的年代,有资源的人都竞争困难;而下岗人却基本没有活路,个个都在生死线上挣扎。为什么现在的钢铁职工很反感国退民进,就因为我国6000多万的下岗职工谁不是度日如年;而现在依然在岗位的国有人员,再差也比下岗人员强。‘好死不如歹活着’,事实教育了广大职工‘下岗不不如死去’;结果发展成集会以及委派总经理陈国军被活活打死的暴力惨案,演变为震惊全国的公共事件。

如果我们的下岗人员个个是百万富翁,民营重组国企何以能夭折。这次溃败的原因,就是这些年的实践证明‘国退民进’牺牲的是老百姓;与其牺牲还不如反抗,所以通钢职工实际是保障自己的切身利益。虽然现在的失业下岗比当初的补偿多,可还是不如在国有企业强;我身边就有这具体的事例。当初我单位下属有三个单位效益不好,领导决定改制;结果一家是一位老年技术员当厂长,坚决不愿意改制;自然也就维持着,职工每月拿生活费而上班。另一家是个年轻人当厂长,特别愿意改制;结果被台资企业收购。虽然职工也被台资企业接收了,但却成了临时工;没有工龄,没有社保;没有住房福利等。在苛刻的工作环境中,这些职工竟然全部成为了社会自谋职业者。当然年轻的厂长在改制完后,顺利地调到政府机关去继续当官了。还有一家是一个中年人当厂长,他改制成了自己的私人企业;虽然当时愿意留下的可以继续原来的工作,而不愿意留下的每人三万元遣散费;结果绝大部分拿三万元走人了。

时间到了2008,我们再去看这三个单位的职工;那家当初没有改制的国有企业现在相当红火,普通老百姓都有几万元的收入;而且单位集资房保证了人人有房住,还有医保和社保。而其它两家改制的职工,无论是当初拿了三万和没有拿钱的;全部成了社会最贫困的人,绝大多数人申请低保过日子。此外这些人员百分之九十是没有住房的人,就连经济房都没有钱买。这是谁的错,当然不是职工的错;为什么我国下岗人员如此悲惨,在全社会品尝改革成果时;只有他们在哭泣。我国没有任何地方和单位对下岗人员补偿过,就连现在年薪千万的高管也不问问当初的下岗人员。事实教育了职工,与其下岗无着落;还不如自己反抗。所以有的网友认为通钢职工很可能被背后的利益集团所利用而成为马前卒,我却认为这是我国下岗以来的真正民意;老百姓不愿意被牺牲,所以才愿意反抗。

对于这起公共事件的分析应该跳出事件本身,站在更宽广的视角来探讨职工的生存与利益问题。我们国有企业的职工,只要是下岗的就成了没奶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如何在社会上生存,因为在社会上处处被动与无奈;就连成长都是无可奈何,因为根本没有路;还能知道如何走吗,这就是‘国退民进’时的职工态势。

与此同时中粮集团联手厚朴基金以港币每股17.6元的价格投资61亿港币收购蒙牛公司20%的股权,这却没有引起中粮和蒙牛职工的任何反应。因为‘国进民退’对职工没有任何影响,成功了是国企高管与私人老板的利益分配;失败了也就是国有资产流失。正因为如此,老百姓对‘国进民退’无所谓;因为它的确与老百姓的利益无关。然而‘国退民进’就不一样,它直接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所以现在下岗就没有当初那么顺利了,老百姓也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了。如果当初下岗的人知道是今天的结果,恐怕这种悲剧早就在全国泛滥了。

我们的确应该反思国企的改革了,当初的下岗人员就应该白白牺牲吗;我们的高管现在年薪百万千万,你们可想到下岗人员的低保吗。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命运,这就是下岗与不下岗的区别。我们现在政府不缺钱,我们现在国企不缺钱;我们现在公务员不缺钱,我们的国企高管也不缺钱。现在缺钱的是老百姓,最缺钱的是下岗人员;连我们不缺钱的公务员和国企高管都不愿意下岗,老百姓能再愿意下岗吗;这就是通钢事件的本质。与其下岗后不好过,不如先给你一个不好过;这是下岗人员悲惨命运的教育结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