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7/通钢愤怒工人打死总经理悲剧与国企改制陷阱

-吉林通钢集团因重组引发群体性事件
-通钢愤怒工人打死总经理悲剧与国企改制陷阱
-通化钢铁数千工人抗议重组 新任总经理被打死
-吉林官员:通钢工人打死总经理事件是别有用心者制造的
-通钢悲剧定性“聚集上访”,强调建龙控股合法
-官商勾结造寡头,百姓无辜任宰割
-网文:工人阶级响惊雷 通钢职工把被夺去的再夺回来


吉林通钢集团因重组引发群体性事件

新华社长春7月27日电(记者褚晓亮 王昊飞)吉林省政府工作组27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位于吉林省通化市的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部分职工因企业重组问题日前聚集上访。24日,在协调过程中,重组方一名管理人员被部分上访聚集人员殴打致死。目前,对这一事件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通钢集团是吉林省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具备年产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为深化企业改革,经与众多战略投资者商谈和比较,吉林省国资委作出决定,确定在2005年实施改制基础上,同意由各方股东达成的调整股权方案,由第二大股东建龙集团对通钢集团进行增资扩股,并控股经营。为保证此次增资扩股方案的顺利实施,吉林省政府成立了专门工作领导小组,于7月22到通钢集团进行工作。24日上午,以企业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为主体的人群在通钢集团办公区内聚集,一度达到千余人,这些人员冲击生产区,堵塞原料运输线,造成部分高炉休风。

在聚集中,部分人员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军身上,对其进行围堵,并将其打伤。

24日16时38分左右,少数聚集人员在搜找到已被隐藏起来的陈国军后,对其再次进行殴打,同时,对宿舍及抢救道路进行封堵,阻止公安干警对其救援,并向劝说人员投掷砖头、瓦块。

在此情况下,建龙集团提出立即由多方股东商议,并要求终止执行增资扩股方案。吉林省政府工作组为防止事态扩大,同意终止实施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方案,并于当日17时15分向职工宣布。

在救援人员努力下,最终将陈国军抢救出来。24日23时,陈国军因抢救无效死亡。(完)

通钢愤怒工人打死总经理悲剧与国企改制陷阱

财经网/7月27日早晨,吉林省通化市的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化钢铁)厂区,除了门口仍然聚集着三四百名工人,一切似乎与一家正常的钢铁企业无异。在场工人告诉《财经》记者,工厂生产已经基本恢复。

一场该厂上万名工人参与的群体性事件发生在三天前的7月24日。年约40岁左右的通化钢铁总经理陈国军在事件中遭群殴致死。当天夜间,吉林省国资委宣布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建龙集团)不再介入通化钢铁重组事宜后,群众抗议方始结束。

从参股到控股通钢

建龙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2005年9月参与重组通化钢铁控股母公司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化集团),至今已三年余。改制启动之初,吉林省国资委保留了对通化集团的相对控股地位,建龙集团以现金加资产的方式进入,拥有“新通钢”36.19%的股份,并在企业内部引入市场化机制。

通钢集团为吉林省下属大型钢铁企业。据公司网站材料,通钢集团现拥有资产总值268亿元,具备年产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

是次改制曾长期被吉林省视为国企改革的成功案例,在当地素有“阳光改制”之称。迟至2007年10月,吉林省副省长牛海军在通化钢铁调研时仍表示,“经过一年多来的实践证明,通钢是吉林省国企改制的成功典范。”

2008年宏观形势发生较大变化后,钢铁行业一度出现全行业亏损,通钢改制中一些深层次问题呈现出来,改制成败也争议再起,劳资摩擦时有发生。至今年初,建龙集团提出股权调整的要求,要求控股,否则建龙集团将退出通钢集团。

吉林省国资委今年3月与建龙集团初步达成分手意向,随后双方进行分手的具体方案谈判。

《财经》记者在通化钢铁采访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吉林省国资委与建龙集团谈判之际,也在与上海宝钢集团、中钢集团等多家国内钢铁企业接触,试图寻求其他企业重组通钢集团。然而,各家企业有些担心资金投入较大,没有能力收购;有的虽然有能力收购,又提出了无偿划转国有股权、弥补2009年以来12 亿元亏损、调整通钢集团高管人员等要求。

谈判期间,钢铁业形势好转,一直亏损的通钢集团也在6月实现盈利4279万元。吉林省国资委与建龙集团达成新的协议,由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根据新方案:建龙集团以10亿元现金和其持有的通钢矿业公司股权,向通钢集团增资控股,持有66%,吉林省国资委直接持有通钢集团的股权降至34%。

从吉林省国资委与建龙集团分手、到再次同意其控股,整个谈判过程未能与通钢集团职工良好沟通。

陈国军被殴致死

7月22日晚,吉林省国资委负责人在通化宾馆召集通化钢铁副总经理以上干部,宣布了建龙控股通钢集团的决定。会议至当晚12时以后方始结束。

次日早上8时,通化钢铁召开副处级以上干部大会,传达了包括上述建龙集团控股方案的“通钢股权结构调整方案要点”。

由于事前并未与通化钢铁工人充分沟通, 建龙集团控股的消息宣布后,在相当一部分工人中引起轩然大波。23日当天,已有近千人在厂区聚集。

7月24日,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及建龙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李明东、陈国军等人,分别与职工就建龙集团控股通化钢铁一事谈话。陈国军被委任为通化钢铁总经理,这也是他第一天走马上任。

与陈国军谈话的主要是炼铁厂和焦化厂职工。上午大约10时30分,陈国军在焦化厂被职工发现,即被包围。此后人群规模逐步扩大,陈国军一直难以脱身。通化钢铁当天陷入停产。

通化钢铁一位副总经理告诉《财经》记者,当晚,吉林省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省国资委主任等领导带队到达通化钢铁,亦无法救出陈国军,当地刑警和公安人员也无法进入现场。

张志祥和李明东则在当地武警的保护下撤离了通钢宾馆。

在此情形下,当晚约至9时,吉林省高层领导现场做出决议,宣布建龙集团退出通钢集团。根据吉林省国资委于当天较晚下发的“吉国资发直改 [2009]105号”文件,“方案公布以来,很多干部员工及离退休人员不理解、不赞成。经认真研究并报请省政府同意,决定终止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的方案,不再实施。”

吉林省国资委在通知中还宣布,“希望通钢集团广大干部员工接此通知后,从维护通钢稳定、维护通钢广大员工根本利益出发,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努力克服生产经营中的困难,促进通钢集团发展。”这一消息从当晚到第二天由通钢电视台反复播出。

此时,吉林省领导尚不知道陈国军是死是活。

建龙集团退出通钢的消息发布后,围聚的工人逐渐开始散去,武警和公安得以进入现场,抢出躺倒在地的陈国军,此时陈国军已经死亡。

建龙何去何从

据通化钢铁一位副总经理告诉《财经》记者,当晚10时,通化钢铁完全恢复了生产。

当晚,陈国军尸体经过尸检之后,被送回河北唐山--这里也是建龙钢铁最早发家的地方。

建龙集团由浙江商人张志祥在1999年创办,短短十年间,发展成为国内民营钢铁企业中的龙头之一。根据建龙集团网站介绍,预计到2010年,其控股企业合计产钢规模将突破1800万吨。按照这一产量计算,建龙集团可以跻身于中国钢铁企业前十强。

7月26日早上,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以在“在开会”为由,谢绝了《财经》记者的采访。

《财经》记者在通化钢铁采访得知,当天钢厂八座高炉都在生产,生铁产量1.496万吨,创历史新高。

通化钢铁数千工人抗议重组 新任总经理被打死

新京报/7月24日,国内著名民企建龙集团重组通化钢铁集团时遭职工反对,委派的总经理陈国军被围殴致死。集团子公司通化钢铁停产11小时。当晚,吉林省政府宣布,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

民企二次入主引抗议

据通钢炼轧厂一张姓负责人说,7月22日,从长春通钢集团总部传来消息,建龙集团将持有通钢集团65%股份(简称通钢)。建龙集团此次是二次入股通钢。此前在2005年到2008年,建龙集团曾入股通钢,但在今年年初退出。集团被建龙控股消息传来,通钢部分职工找集团领导及建龙管理层抗议。

据一职工说,24日上午,数千名通钢职工及家属向厂区聚集,打着口号,要求建龙撤出通钢。

通钢一中层干部透露,当日,通化警方阻拦抗议队伍,遭到职工矿泉水瓶袭击。

另据通钢一张姓负责人说,职工们在铁轨上聚集,阻止高炉向外运铁水。随后通化钢铁7个高炉停工。当日下午,各主体、辅助单位陆续停产。

总经理被推下二楼

当日下午,通化钢铁各车间职工停工后,也加入抗议队伍。通化钢铁厂区内聚集的职工越来越多。

据张姓负责人说,24日下午,建龙集团委派通钢集团总经理陈国军赶到焦化厂与干部开会。陈国军于7月22日接受建龙集团委派,担任通钢集团总经理。张某说,职工听说此事后,赶到焦化厂,将陈国军围堵在办公楼内。

据数名职工证实,当时陈国军要求工人复工,引起激愤,现场多人数次对他拳打脚踢,还有人向他扔矿泉水瓶及凳子,并不让其离开。

据当时在场的一职工说,当时有人拿炼钢穿的靴子对其殴打,并将其从二楼楼梯推下。

一职工称,24日18时许,陈国军死亡,医务人员和警方数次向里冲,均被人群堵在外面。

通钢仍有员工聚集抗议

24日21时许,通化钢铁通过电视台发布公告:省政府决定建龙退出,永不再参与通钢重组。22时许,示威及围观人群逐渐散去。25日零时,通化钢铁复产。张某说,此间通化钢铁停产11小时。

25日早上,通钢家属区及各厂门前贴出吉林省国资委及吉林省政府红头文件,吉林省政府决定终止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的方案,不再实施。

昨日下午,通化市二道江公安分局刑侦负责人证实,陈国军死亡。他说,目前通化市公安局负责调查此事。当晚,记者致电通化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均拒绝回答。

昨日,原通钢集团分离出去的七道沟铁矿职工仍在公司办公楼聚集,要求重归通钢集团,近200余名民警维持秩序。

■ 资料链接

通钢集团

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吉林省最大的钢铁企业。通钢集团现拥有资产总值268亿元,具备年产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总部位于长春市。2008年,通钢集团在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244位、中国企业纳税200佳第195名。下辖通化钢铁、吉林钢铁、通钢矿业、磐石钢管、四平制品、通化网航、通钢国贸等7家子公司。

建龙集团

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资源产业、钢铁产业、造船产业、机电产业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集团创建于1999年,到2008年底,共拥有控股子公司17家,总资产319.81亿元,企业遍布河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浙江、北京、湖北、四川等省市。2008年,建龙集团名列中国制造业企业排名第78位,中国企业500强第158位。2008年,该集团控股企业实现销售收入 407.9亿元。

吉林官员:通钢工人打死总经理事件是别有用心者制造的

联合早报网/就通钢集团本月二十四日爆发大规模群体事件以及通钢总经理陈国军被殴致死,吉林省国资委于今日发布消息称,该事件是极少数担心既得利益和别有用心者制造的一起严重的群访事件。

通钢集团系吉林省重点钢铁企业。据吉林省国资委介绍,为应对通钢集团当前的经营危机,加快企业改造,决定由第二大股东建龙集团对通钢集团进行增资扩股,并控股经营,这有利于实现吉林省政府确定的千万吨钢的发展目标。

吉林省国资委官员称,但是消息传出后,个别对建龙控股通钢有抵触情绪的企业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开始制造谣言,鼓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员在办公区内聚集,人员一度达到上千人,冲击生产区,堵塞原料运输线,造成部分高炉休风,危及焦化等分厂正常生产。

同时人群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军的身上,对其进行围殴,并作为人质挟持。在此情况下,建龙集团提出立即由多方股东商议,要求终止执行增资控股方案。吉林省政府考虑为尽快救出被扣押人质,避免酿成更大的流血事件,同意终止方案,并立即向职工宣布。

但极少数人在搜寻到躲藏起来的陈国军后,对其继续殴打,不准医护人员进入救治,阻止警方对其救援。此后吉林省调动警力,强行将陈国军救出。当晚二十三时,陈国军因抢救无效死亡。

吉林省国资委表示,建龙集团对通钢增资扩股方案,是在通钢集团已经改制,员工身份全部转换,并在股东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履行了相关审核、审批手续,方案的实施符合国家法律法规。

通钢悲剧定性“聚集上访”,强调建龙控股合法

大公报/记者冯俣、尹建/吉林省2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24日发生的劳资纠纷引发骚乱事件作了通报。事件被定性为因企业重组而引发的聚集上访事件。有关方面承认,新任通钢总经理陈国军在事件中被殴打致死,其尸体已经被运回河北老家。目前,吉林国资局已撤销了引发工人强烈不满的建龙控股通钢方案,通钢已恢复生产。

吉林省国资委副主任王喜东发布会上称,通钢一些员工“不了解通钢集团现状与长远发展,特别是即将实行大型化改造需要大量资金”所面临的困难,因此受到个别员工鼓动,在办公区内聚集,冲击生产区。他形容参与事件的群众“一度达到千馀人”,这个数字不仅远远小于外媒报道的“万人罢工”,也少于当地先前所传的三千人。

强调建龙控股合法

关于成为事件导火索的建龙控股通钢一事,王喜东表示,这是为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应对通钢集团当前的经营危机,吉林省国资委经与众多战略投资者近四个月的商谈后,最终经各主要股东同意,在通钢集团2005年已实施改制的基础上,由第二大股东建龙集团对通钢集团进行增资扩股,并控股经营。是次股权调整方案是由各方股东协商一致达成,不涉及职工安置和裁员问题,符合法律规定。

指责有人造谣挑拨

王喜东说,有关方案经由吉林省政府多次讨论、慎重研究,认为建龙集团增资并控股通钢集团的方案有利于实现省政府确定的通钢集团千万吨钢的发展目标,符合通钢稳定发展和全体职工利益的要求。为保证此次增资扩股方案的顺利实施,吉林省政府成立了专门工作领导小组,并派出工作组进驻通钢,分别召开了多个座谈会。但是,吉林省国资委工作组23日正式赴通钢宣布股权转让方案,24日便发生了事件。

王喜东指责通钢个别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制造谣言,利用一些人员特别是非在岗人员“国有情结”较深,对通钢集团现状与长远发展特别是即将实行大型化改造需要大量资金所面临困难不了解的情况,激化企业原有矛盾,鼓动一些不明真相人员,在通钢办公区内聚集,人员一度达到千馀人。他们冲击生产区,堵塞原料运输线,造成部分高炉休风。有些人挑拨、煽动群众不满情绪,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军身上,对其进行围堵,将其打伤,并作为人质挟持。

王喜东透露,是建龙集团为平息事态主动提出立即终止执行增资扩股方案。吉林省国资局随后向围堵群众宣布建龙控股通钢案终止。经吉林省国资委、通化市政府主要领导向围堵群众宣布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决定,让大家放出人质,退离现场后,大部分人员离去,但仍有少数人员不淮救护人员进室救治已经奄奄一息的陈国军。在此情况下,有关方面强行进入通钢焦化厂宿舍,将陈国军抢救出来。当日23时,陈国军因抢救无效死亡。

乱状平息通钢复工

陈国军是河北唐山人,建龙集团董事兼副总经理。24日,即建龙控股通钢第二日刚刚被任命为通钢公司总经理。聚集上访事件开始后,陈国军在与聚众职工进行谈判交涉过程中被挟持,并多次被殴最终不治。据悉,其遗体当晚经过尸检,已经被家属运回河北老家。

由吉林省委副书记王儒林带队的吉林省专家组今日已经进驻通化。本报记者在通钢集团设在吉林省长春市总部大楼还获悉,通钢总部高管现时也已全部赶赴通化,参与事件善后处置。同时通钢工人已经复工,厂区高炉已经开始运作。

官商勾结造寡头,百姓无辜任宰割

太阳报/内地国企改革中官商勾结严重,职工合理利益经常受到盘剥,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无日无之。日前吉林通化钢铁集团被民营企业建龙集团重组时遭到职工强烈反对,委派的总经理陈国军更被愤怒的民众活活打死。

据内地媒体报道,建龙集团今次是第二次入股通化钢铁,早在四年前,建龙首次入股三成六的股份,却占据通化钢铁经营大权。在此期间,通化钢铁的老员工待遇急剧下降,中层管理人员月薪只有三百元,而建龙派出的高级管理人员年薪却达百万。去年金融海啸爆发,更使企业经营每况愈下,上万名职工在严寒中没有供暖。

通化钢铁今年第一季度亏损达十亿元,建龙集团于三月决定扔掉这个包袱。但人算不如天算,随着内地经济复苏,钢铁价格自第二季度后节节攀升,通化钢铁转亏为盈,六月份盈利六千万元。眼红的建龙集团又在吉林国资委批淮下第二次入股,股份占到六成多。更让通钢职工气愤的是,建龙派出的总经理陈国军扬言,要让所有通钢老职工全部“滚蛋”。

此语一出,整个通化钢铁集团群情激愤,上万名职工罢工抗议,围堵陈国军,并将其活活打死。吉林当局迫于情势,宣布建龙集团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在诸多疑点尚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该省国资委又宣布该事件是极少数担心既得利益和别有用心者制造的一起严重群体上访事件,使矛盾进一步激化。

工人抗议打死经理

这宗震惊中外的国企改革血案,其实是一宗活生生的官商勾结侵吞职工利益的样办。一家民企两次进出大型国企疑点重重。第一次重组时,据说是为了改变所有制结构,引进战略投资者与先进管理经验,但四年多下来,通钢不仅没有起死回生,反而奄奄一息。所谓重组四年,是这家国企停滞不前、国有资产流失的四年。

更离奇的是,今年三月建龙决定抛弃通钢,到七月又欲卷土重来全盘控股。短短四个月间,这家民企对国企想扔就扔、想入股就入股,来去自由,到底谁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力?这背后难道就没有官商勾结?

据报道,以北京为基地的建龙集团,成立于一九九九年,老板原是浙江嘉兴的商贩,早年从事钢材贩运,十年间通过重组购并,将全国十几家中小钢厂收归囊下,资产迅速膨胀到近四百亿元,火箭式的暴富令人咋舌,如果当局介入调查,背后的故事想必相当“精彩”。

国企改革中官商勾结,国有资产严重流失,造就了一个个寡头。当年苏联崩溃时,俄罗斯通过休克疗法进行改革,结果导致国有资产高度集中到有权有势者手中,成就了一个寡头阶层,使国家陷入崩溃边缘,如今这一幕在中国继续上演。

网文:工人阶级响惊雷 通钢职工把被夺去的再夺回来

文:陕西 李甲才/几十年来的改革开放在时间的流逝中,任何深藏的密谋骗局都会表现出本来的面目。无数次把曾给共和国发展作出无私奉献的工人阶级踩踏在脚下,毫不怜惜的拿掉他们赖以活命的工作岗位,侮辱性的取消来之不易的福利待遇,轻蔑的无视他们哪怕一点点合理的诉求已司空见惯,肆无忌惮的巧取豪夺工人阶级用血汗积累的财产,轻易的频频得手使资本家与官僚互相勾结如探囊取物一样。

这是一件好事!2009年7月25日,赤血石《通化钢铁公司私有化遭抵制,总经理被工人暴打致死-必须用生命为代价才能换取关注吗?》的网文,披露吉林省国资委和建龙钢铁投资公司高管,在全省唯一的通化钢铁公司(国企)召开重组大会,通钢员工和家属打着“龙钢滚出去”的标语,上万人高喊口号进行示威集会,通钢全部停产。工人阶级终于睁开了被迷惑的双眼,挣脱了被捆绑的双手,张开了能怒吼的嘴巴,迈出了前进的脚步。

大批警察、武警进驻通钢,领导先后到达现场,怒不可遏的抗争工人同志们不达目的不罢休,直至宣布“重组”撤销。通钢工人阶级反抗私有化初战告捷,把被资本家夺去的资产再夺回来。

是工人阶级有过激行为吗?不是!把经过28年浴血奋战得来的新中国,又变成旧中国、中美国;把几亿当家作主的工人阶级,由领导阶级又变成被任意宰割的当牛做马的雇佣工,用什么惩罚才能抵消这个天大的罪过?

在长期被压迫的沉默中爆发的抗争是偶然的吗?不是!2005年10月,在吉林省的积极运作下,很有背景的建龙集团--全国最大的钢铁投资公司以资本注入的方式占有通钢40%的股份,随即通钢的总经理、财务主管成为龙钢人。三年多无数人无数次的诉求,不被任何机关的任何人理睬,也不可能被理睬。吉林省有能力抵制上边如解散农业社一样的国企改革开放的政治路线和政策?资本家和官僚们无数次的狂吠过“二条腿的驴没有,二条腿的人多的是”。

在经济危机的大潮中,无利可图了,2009年3月两家分开,长期受到压迫剥削的通钢人,用响彻整个夜空的鞭炮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4、5、6三月扭亏为盈6000多万元,7月份准备再打漂亮的翻身仗。充分证明了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极大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但这已不在坚持社会主义的毛泽东时代了。

追求无限利益最大化、无成本化的资本家和走资派们,把全民所有制的国企已变成政府官员所有制的掌权者们,贯彻从上而下引进民营机制的国企改革模式。建龙集团再次杀进来,控有通钢60%以上的股权,绝对控股达到实现了国企被民企吞并,就像埋伏的敌军一样突然出现。公布重组的第二天才发布了宣传资料。这次他们失算了,近2万名通钢职工和上万名家属如此被人玩弄,通钢再也无法沉默了,工人运动自发的全面展开。

他们无法释怀自己的一切被别人兼并,有利了拿走,无利了分开,再有利了再次拿走,特别是在企业走出困境,谋求全面发展的时刻。无数次的希望变为失望,多年被剥削压迫,每月只拿几百元的工资,同轻松取得惊人收入的另一阶级形成悬殊鲜明的对照。终于像火山一样突然迸发,滚滚向前。向敢于斗争的通钢工人阶级兄弟表示衷心的致敬!你们能把资本家赶走,也一定能把国企搞好的,这也是毫无疑义的!

从自在上升为自为,团结起来,只有在斗争中才能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这次通钢抗争的重大意义在于,工人阶级从简单的单个的个人利益诉求,上升到为自己整个队伍争得解放的政治斗争诉求,表现了工人阶级只有解放整个阶级,才能最终解放自己的政治觉悟。

联系到几十年的“改开搞”,国企几乎无一例外的成为资本家和官僚们的私有财产,把工人阶级拖入灾难的深渊。无数次的暗箱操作,官商勾结,所谓的入股控股,通行的潜规则是以惊人的手法低估国资,再以惊人的低价“靓女先嫁”,国企民营化如分发战利品一样,资本家摇身成为“重组”企业的所有者,职工成了想用就用,不想用就抛弃的赚钱工具。

只要加入共产党组织不是专门为了消灭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只要担任领导职务不是专门为了压迫工人农民,出卖国家利益,让内外资本家得利,让外国强大的人们都可以平心静气的想一想30年来的所作所为,什么时候考虑过如何使中国强大?什么时候顾及过人民利益?什么时候体谅过困难群众的感受?特别是在毛主席始终将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前30年的对比之下。

通钢工人阶级的抗争再次证明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鲁迅讲“凶人的愚妄的欢呼,将悲惨的弱者的呼号遮掩”,翻开历史,满本都写着“吃人”两个字, “无数的人肉筵宴一直排到现在”,“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宴,毁坏这厨房,这是现在青年的使命”,也是当前工人阶级的使命。

“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是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只有按毛主席的教导办,牢牢的抓住这个主要矛盾,无产阶级才有出路,这个出路就是团结起来,打倒党内外的资产阶级,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最终使工人阶级得到解放。

近代中国,东北是块热土,许多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历史事件均在那里发生。满清入主中原;俄国占领大片国土;日本9·18侵华,蒋、张不战而退,东北沦丧;解放战争的第一个大决战“辽沈战役”;“抗美援朝”同英雄的朝鲜人民打败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改变国家石油缺乏的石油会战而产生的大庆。

改革开放以来,预谋非毛化的始作俑者首先在东北游说;十一届三中全会首先在东北组发难成为改变会议议程,从此正式转入以私有化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起点。打响破产国企第一枪的沈阳消防器材厂;抗击私有化吞并国企的斗争惊雷也第一次在东北爆发。

“让统治者在共产主义面前发抖吧,无产阶级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这是《共产党宣言》末尾的至理名言。

相关新闻

20090725/中国通化3万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新闻汇总)

20090725/中国通化3万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20090725/资料:建龙集团与董事长张志祥

20090725/资料:建龙集团与董事长张志祥

20090725/资料: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090725/资料: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