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9/疆独组织再恫吓杀尽所见汉人

-疆独组织再恫吓杀尽所见汉人
-新疆“七.五”事件:镇暴行动12人遭击毙
-维族优秀学生为何易被策反?
-汉人难道没有权利移居新疆和西藏?


疆独组织再恫吓杀尽所见汉人

东方日报/新疆乌鲁木齐暴乱事件后,中国面对恐袭的阴霾愈来愈厚。继恐怖组织阿盖德的北非分支扬言要袭击海外的中国公民和中国工程后,与阿盖德有联系的疆独恐怖组织“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日前亦在网上发放短片,声言要为新疆“七`五”事件的维族死者报仇,向中国发动袭击,号召回教徒杀尽发现的所有汉人。该组织在去年京奥前夕亦曾声言会向中国各奥运举办城市发动恐袭,又承认昆明巴士爆炸等袭击事件与他们有关。

总部在华盛顿的美国情报组织SITE透露,恐怖组织“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组织指挥塞伊富拉上周四在网上发布一段短片,他指摘本月五日在新疆乌鲁木齐及上月二十五日在广东韶关发生的两场维吾尔族及汉族人械斗事件,是中国当局有意发动的“种族灭绝行为”。

塞伊富拉在片中呼吁所有回教徒为死去的维族人进行大报复,“只要见到中国共产党的人,就将他们抓起来、围攻及伏击。”短片中只见到塞伊富拉一张身穿迷彩服的照片,且脸上蒙着白布。中国外交部尚未回应事件。

近两年来新崛起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已不是首次扬言向中国发动恐袭。去年京奥前夕,该组织在网上发布短片,片中展示奥运标志被火焰燃烧及利用剪接效果显示一座京奥运动场馆发生爆炸。

塞伊富拉当时又威胁袭击任何有中国人的地方,扬言会在奥运期间针对北京及各协办城市发动前所未有的袭击,更呼吁回教徒远离中国人。

“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亦承认与去年内地多宗夺命爆炸案有关,包括去年五月的上海巴士爆炸、七月的云南昆明巴士爆炸都是该组织所为。

不过,有分析认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只是试图利用“七?五”事件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内地反恐专家李伟表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以前亦扬言对中国发动恐袭,因此这次并不感到惊讶。他认为中国仍存在恐怖的危机。

对于“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背景,众说纷纭。美联社消息指,“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一个分支。一名全球情报分析家也认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只是以“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名义行事。

利用“七-五”扩影响力

另外,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表示,在“七-五”乌鲁木齐暴力事件中,直接或间接被抗暴人员开枪打死的有十二人,其中三人当场死亡、九人送院后伤重不治。

新疆“七.五”事件:镇暴行动12人遭击毙

联合早报韩咏红/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中丧生的197人中,有12人是在当地公安干警的镇暴行动中遭枪击身亡。其中三人当场死亡,另外九人送院救治无效死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昨天接受本报、路透社与土耳其世界新闻通讯社联合专访时透露上述数字。  他强调,公安干警武警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了“最大的克制”,他们是在面对无辜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破坏、对暴徒朝天鸣枪示警无效后,才“果断开枪”。

他说:“世界上任何一个法制国家,制止暴力犯罪是法律所赋予警方的职责,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不过,他没有在记者的追问下进一步透露其余维族的死亡情况,以及最新的遇难者民族背景。他解释说,这是因为尚未被甄别的死者大多被暴徒砍得面目全非,或者在暴乱中因暴徒纵火被烧成焦尸。

据7月11日的官方消息,“七·五”事件死者当中有137名汉族、46名维族以及1名回族。“七·五”事件过去近两周后,当局邀请外媒专访地方最高行政首长,这个过去不常见的安排,显示中国展示开放姿态的努力。然而,努尔·白克力没有为媒体提供被捕人员的最新数字,当局7月7日曾公布有1400多名嫌犯被抓捕,他被问及时澄清说,“抓捕”用词不妥。

他坦承,当天现场混乱,当局“滞留审查”了一部分在场民众,其中包括暴徒、游行者,可能还有观望人群。当局事后采取甄别分流,没有严重犯罪行为者接受法制教育后可以回家,但是最终的甄别还在进行,未有完全固定的数据。

讲得一口流利汉语的努尔·白克力也重申官方立场,即“七·五”是境内外“三股势力”相互勾结,利用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聚众斗殴事件进行造谣,挑起民族仇恨,“精心组织策划”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事前曾接获预警

至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疑点,即在这个“有组织行动”发生前,从6月26日韶关事件到7月5日乌鲁木齐暴乱之间,新疆政府的情报部门是否曾接获预警并采取必要措施,白克力的答问显示,暴徒行径的惨绝人寰超出了当局的预料,他们从示威防范角度出发,没想到老百姓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他指出,新疆政府7月5日前得到消息说学生要游行后,有关方面做了“精心的安排和部署。”他说,5日下午和傍晚,公安机关对未经批准违法游行的学生进行了劝阻,很多机关干部追随学生游行队伍进行面对面的宣传教育,劝阻学生游行。政法委书记下午5点召开相关的会议,防止事态扩大。

他认为,按照以往处置这类事件的经验,当时的措施“到位”而“严密”。但是暴徒原来早有准备,事先备好大量棍棒、石块及凶器,采用分散、多点、同时的方式,手法与一些国家的恐怖犯罪如出一辙。他说,暴徒从背街小巷袭击群众、滥杀无辜,“这一点确实是我们事先所没有估计到”。

示威学生与暴徒不是同一组人

另据了解,随着更多有关“七·五”事件发生过程的揭露,多数观察者相信,示威大学生与最终采取暴力行动的暴徒,实际上是两组人。学生示威被后者利用来为暴行进行掩护。乌鲁木齐当地的维族知识分子也对本报分析说,示威与暴动地点不同,示威发生于市南门,暴力犯罪重灾区却是在南门以南,和平南路、山西巷子一带。

谈到敏感的民族与宗教问题,努尔·白克力紧扣中国政府从中央到地方的一贯口径:参与暴乱的只是“极少数”,不代表任何民族或宗教。有消息指,暴民多数是来自南疆的无业游民,当本报提问这是否说明南疆贫困问题严重,这个维族主席承认,新疆确实存在城乡差距较大、南北区域发展不平衡现象。

他接着例举了许多政策说明当局试图为南疆人民改善生活:2003年以来,南疆205万贫困家庭子女率先享受义务教育“两免一补”优惠政策(免学费、课本费与寄宿补贴),2004年以后900万人住进了抗震安居房,农村医疗覆盖高达95%,129万农民享受到农村低保。

他表示,南疆地区将是政府今后工作的重点。前年中央国务院23号文件在提出要进一步促进新疆社会经济发展,特别强调了南疆三地州的发展,说明有关问题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后,乌鲁木齐维族聚居区解放南路的白大寺(清真寺)外,在7月13日发生另外一起暴力冲突事件,三名持刀维族被公安干警击毙。努尔·白克力昨天为在座媒体提供了监控电视拍下的录像画面,同时说明事发经过。

三维族人带大批武器入寺宣传圣战引发冲突

他说,13日下午,三名维族拿了内藏20多把刀具的麻袋进入白大寺,在礼拜进行时起身进行圣战宣传。三人被寺庙主持与其他信徒驳斥后大怒,拔出长刀追砍其他信徒,从寺内追到大街上,又举刀追击干警,最后被干警连开多枪击毙。

努尔·白克力接着解释说,除此之外全疆各地并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他也指出,全疆没有一个宗教人士参与暴力事件。他又说,“七·五”事件在短时间内平息,说明新疆各民族有团结的基础,人心思稳。

他另外也表示,6月26日韶关事件只是一个个别现象,新疆过去几年每年转移10万农村剩余劳动力到东部沿海地区打工,曾有维族打工妹在天津获得市总工会授予的五一劳动奖章,而且她一人打工收入比全家务农收入高出两倍。言下之意,新疆没有打算改变往东部输出农民工的政策。

维族优秀学生为何易被策反?

苹果日报/新疆区政府主席努尔.白克力前日首次公开表示,没想到学生游行会演变成令人发指的暴行。早前有传闻指,新疆大学有2,000名维族大学生上街游行,并有学生在骚乱中被打死,但校方曾表示没学生与暴力事件有关,后来又澄清只有“极少数”学生被裹挟进去。当局选择性地公布一些细节,难免令外界质疑究竟有多少维族学生上街游行?有多少人仍被捕?有没有学生被击毙?

笔者关注的另一问题是,新疆大学校方声称学生对党和政府的工作持正面评价、对国家未来发展怀有期待和信心,但为甚么近年一直有优秀的维族大学生,被当局指为极端势力的伊扎布特等组织策反?

新疆大学是新疆区内唯一的全国重点大学,也是中国官方与疆独势力争夺维族优秀青年的“战场”,正如中共新疆大学党委书记张先亮所说,“新疆大学稳定了,乌鲁木齐就稳定了,全疆也就稳定了”,反之亦然。

民族政策令学生学者心寒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新疆大学有不少学术精英、业务骨干叛国外逃,现任世维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东突解放组织主席买买提明.艾孜来提等,都曾是新大学生;中国公安部首批认定的11名恐怖分子,有3人毕业于新大。而被当局指为世维会骨干、5月曾潜回新大演讲及煽动的艾尔肯.斯科里安迪克,更曾任新疆大学学生会副主席、新疆自治区学联主席、全国学联副主席。

对于维族优秀大学生屡被策反,官方归咎于学校每年公布优秀学生名单后,极端势力就盯上他们,逐一游说,允诺出国、赞助等,因此拉拢了很多学生。问题是,官方不是也提供同样的优惠待遇吗?让一些维族优秀大学生、学者走上与中国当局对抗道路的,有极端势力收买的因素,更有当局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令他们心寒的原因,如果当局不能正视这个问题,就不可能真正维持新疆大学的稳定、维持新疆的稳定。

汉人难道没有权利移居新疆和西藏?

张鹤慈/《世界人权宣言》,其中第三十条第一款“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新疆和西藏现在属于中国的一部分。这不是共产党统治的问题,国民党统治的时期,西藏和新疆也是属于中国的一部分。

世界上二百多个国家,都承认新疆和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联合国和国际组织同样也都承认西藏和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世界公认,西藏和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汉人或其他民族的人移居新疆和西藏,属于世界人权宣言中被保护的权利。

至于保护少数民族,保护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等,当然是一个需用认真对待和考虑的问题;但不能用少数民族的文化等特点,剥夺世界人权宣言中保证的人的自由迁移和居住的权利。《世界人权宣言》,其中第三十条第一款“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

联邦制并不是种族主义的避风港

美国是联邦制,美国现在的一个州是新墨西哥州。早期原为印第安人中的纳瓦霍族、阿珀切族、普埃布洛族、犹他族、吉卡里拉族等的居住地。1540年,西班牙探险家科罗纳多率领的探险队为寻找传说中的7座“黄金城”而到达这里。

1610年,西班牙人在圣菲建立第一个白人居民点,1706年建立阿尔伯克基城。1821年,墨西哥发动反西班牙起义,宣布独立,新墨西哥成为墨西哥的一州。1846年至1848年美墨战争后归属美国,1912年成为美国的第47州。

墨西哥人的种族特色非常明显。最近科学家破译墨西哥民族基因组图。基因序列分析表明,墨西哥民族是由多达65个不同种族构成的,其中梅斯蒂索混血人种占到总数的85%左右,他们与欧洲人、非洲人和亚洲人存在明显差异。

但是,美国的新墨西哥州并没有给墨西哥人特殊的权利,也没有限制其他州的人自由迁移和居住在新墨西哥州。联邦制的美国,符合《世界人权宣言》,其中第三十条第一款“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

民主化了,邦联化了;仍然会存在种族问题

民主制度当然是目前世界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但不是民主了,种族问题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今天想用中共统治给种族主义辩护,是唱高调而回避实际问题。民主化的中国有利于最终解决种族问题,但今天的种族问题是和民主,独裁并存的问题。

别学毛泽东,说什么民族问题归根到底是阶级问题。就是今天中国已经是民主国家,这些维吾尔人仍然可能使用暴力,这些维吾尔人仍然会屠杀普通的汉人而争取独立。过去国民党时期的维吾尔,依靠苏联,是利用共产主义反对汉人争取独立,和今天的维吾尔人利用反对共产党争取独立没有实质的区别。

英国是最早的民主化国家。但就是在民主的英国,开始了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殖民化。英国曾经统治了世界四分之一的土地,三分之一的人口,这三分之一的人口中,有多少种族?有多少种族问题?今天的英国和爱尔兰,甚至和苏格兰人都仍然存在种族问题。并不遥远的时候;英格兰人和爱尔兰人闹的十分血腥。

法国也是老牌的民主国家,殖民地仅次于英国,二次大战后,仍然想恢复过去的殖民地,难道这些殖民地和法国人就没有种族冲突?今天的法国和欧洲,被移民问题弄得头痛,同样是种族问题,2005和2007法国两次大骚乱都是种族问题。

美国从建国就是民主国家,就是联邦制国家,建国后美国移民者和印地安人有种族问题。和非洲黑人有种族问题,就是美国废除了黑奴制,长时期黑人仍然没有选举权,黑人的种族问题在60年代,70年代也一直是美国社会头痛的大问题。

以色列是不是民主国家,难道今天的以色列就没有种族问题?民主并不等于种族问题的消失,也不必因为中共不民主,就可以为种族主义者辩护。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