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8/乌鲁木齐7-5事件分析:暴徒在50地点同时施暴

-乌鲁木齐7-5事件分析:暴徒在50地点同时施暴
-“7.5″事件真情故事:维族职工智救汉族医生
-新疆抽调500名维族官员赴乌鲁木齐市维稳
-“东突”扬言“捉拿、攻击及杀害”中共党员
-巴基斯坦维族华人领袖:新疆的维族人过得比我们好


乌鲁木齐7-5事件分析:暴徒在50地点同时施暴

新华网/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的发生已过去近两周,目前事件已经平息,乌鲁木齐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趋于正常。

在对乌鲁木齐“7·5”事件采访中,新华社记者了解到的一系列事实和大量细节均显示:无论组织特点、实施手段,还是施暴工具、人员构成、攻击目标等,都说明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图谋并带有恐怖性质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明处闹事 暗处施暴

记者调查发现,明处聚众闹事吸引注意力和警力,暗处行凶施暴、打砸抢烧,是“7·5”事件的一个突出特点。

5日下午18时许,一些人员到人民广场聚集。新华社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些人不停地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有些人高喊口号,吸引人围观,煽动聚集。其间,人群越聚越多。

据公安部门介绍,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各有关派出所、武警特警队等迅速调集约1500名警力前往人民广场及其附近的南门等地,劝阻、疏散人群,维持治安。

当大批警力从城市四方向人民广场汇集时,自治区公安厅指挥中心20时许得到的信息显示,一部分暴徒开始在乌鲁木齐市南部的二道桥一带实施小范围打砸抢烧。随后,暴徒开始打砸焚烧警车,掀翻交通护栏阻挡交通,打砸路上行驶的公交车、小轿车及路旁的商店,殴打无辜群众——在城市中心广场有人群非法聚集的同时,城郊一带的暴徒开始打砸抢烧。

这时,在二道桥一带国际大巴扎立交桥上采访的新华社记者看到桥下有一具无辜群众的尸体。这一带街面秩序大乱,商店纷纷关门,无辜群众四散奔逃。随后这一带的暴徒一路走,一路打砸抢烧,越来越多的店铺、汽车、公共设施受到损毁,街上出现越来越多受伤的无辜群众。

20 时左右,在人民广场上聚集的人群开始经中山路、小西门、大西门往西走,然后转向新华南路一路往南走。自治区民宗委的两位同志从人民广场开始,一路跟随着聚集人群观察。事后两人回忆说,聚集人群向南走到新华南路龙泉街路口,挑头闹事者公开跳出来,指挥行进路线,煽动周边不明真相的人加入。龙泉街是连接新华南路通往二道桥一带的重要通道。

一路目睹聚集人群前行的新华社记者在龙泉街路口看到,数十名暴徒在路口将执勤的警车砸毁,一名青年女子还跳上被砸毁车辆呼喊召唤,一些暴徒遂将车辆焚烧。

20时40分左右,继续往南走的聚集人群走到新华南路天池路相交的丁字路口。大约200人从天池路口冲出来,手上拎着长短粗细差不多的棍棒,加入到聚集人群中。

自治区民宗委的两位同志描述,当聚集人群继续往南走到新华南路广汇立交桥下时,现场不到20名武警在路口搭起了拦阻的人墙。很快有人指挥暴徒冲开人墙。一名武警战士被打后,有人向他扔石块和砖块,还有人上去踩踏。随后,聚集的人群开始大范围、肆无忌惮施暴,并一直向南走,沿新华南路、胜利路、新疆大学、三屯杯、赛马场,一路打砸抢烧。

参与现场处置的一些公安干警介绍,暴徒行进路线长达几公里、施暴地点分散、四处流动作案,途中还不断有人加入,并在沿途设置多处路障,制造混乱局面,阻挡救援及公安武警车辆前行。

50处现场 集中“爆发”

21时许,从人民广场到新华南路一带聚集的一部分人群,又重返人民广场聚集闹事。

此时,暴徒开始在乌鲁木齐领馆巷、教育厅、延安路、电视台、大湾、团结路、赛马场、外环路等多处施暴,事件全面升级。新疆公安厅指挥中心21时许的信息显示,乌鲁木齐全市50多个点集中爆发打砸抢烧,针对行人、公交车、私家车和商店、居民住所、政府机关、公安武警、宣传机构等进行暴力袭击。

公安厅指挥中心不断收到各个区域传来的求援信息:赛马场有成群的暴徒在砸毁、焚烧大量公交车,杀害无辜群众;幸福路有群众被围;大湾派出所遭到上百名暴徒攻击;数百名暴徒冲击乌鲁木齐消防支队训练基地……

此次事件中,无辜群众死伤最为严重的大湾、黑甲山、赛马场等地,相互联结的小巷子四通八达。公安人员说,有时候即使在远处发现了暴徒施暴,但赶过来时,这些人早已在小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乌鲁木齐120急救中心介绍,20时23分接到第一个急救电话:后泉街发生暴乱,有人受伤。紧接着,无数个求救电话从多个区域打来,致使急救中心30部交换机被打爆,系统瘫痪。

7月5日晚至6日凌晨,乌鲁木齐市120急救中心共调动救护车737台次,救助受伤群众近900人,其中救助受伤群众最多的一辆救护车救助71人。

一名女青年告诉记者,暴徒开始打砸抢时,她正在106路公交车上。“车里面也有暴徒,他们就像是串联好的一样,提前在车里等待机会。”她说,当时暴徒已经在山西巷子和新华南路的交叉口打砸抢,路被堵死,司机打开车门让乘客们立即下车。就在这时,车里发生骚乱,她正准备走出车门,后脑被木棒一样的东西狠狠击中,后被送到医院才转危为安。

“如果没有事先周密的策划、事中严密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在50多个点,用类似的手法实施打砸抢烧呢?”一位长期从事公共安全研究的专家对新华社记者分析说。

预备凶器 分工明确

根据公安机关对抓获暴徒的初审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暴徒多来自乌鲁木齐以外的地区,其中带头挑事者服饰相近、特征明显。

暴徒实施暴力犯罪使用的工具,多为石头、砖块、木棒、铁棒等,也有一些刀具和枪支。记者查看了公安机关及部分群众收集的部分施暴工具,发现砖块多为道路两旁铺地板所用的花砖,而木棒和铁棒来源不一。市内一些商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7月5日之前两三天,店内刀具明显热销。

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公安干警从抓获的来自南疆的嫌犯身上翻出2张车票,一张是检过的4日到乌鲁木齐的票,一张是6日从乌鲁木齐返回的票。公安部门还发现,当晚运送暴徒和施暴工具车辆牌照的后几位数字都是相同的。有专家解释,这些数字可能与“伤害头部”的指代用语有关。而此次事件中大多数受伤或死亡无辜群众的头部都遭受袭击。

事发当晚,200多个手持尺寸相近木棒和砖块的暴徒从连接新华南路和二道桥一带的另一个街道天池路冲出来,加入正在从人民广场一路往南的聚集人群。

天池路某单位向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20时40分左右,有些手持棍棒的暴徒涌入天池路,其中几个暴徒用脚狠命将该单位大门踹开,一名身着蓝色T恤的暴徒向院内投掷石块并砸伤保安。信息还显示:一个身着黑袍、头戴黑头巾的妇女,带着大约30名暴徒自西向东冲过来,迎面来的一男子将几根棍子递给她,她又把棍子分发给身后的人。

该单位负责人说,那些石块有的是路面上的花砖,但不是天池路上的,因为这条路上人行道上的花砖没有损坏,还有些石头像是建筑工地的水泥块、建筑垃圾,“是事先准备好的”。记者看了这家单位安保人员当晚从门口捡回来的砖,大概十厘米见方,有的还有血迹。

现场目击的群众告诉记者,当时这群暴徒手持的木棍多来自路两旁新栽树的支撑杆,大约1.2米长,直径在5到10厘米。记者现场数了数两旁的树木,共有60棵左右,每棵树的支撑杆有3个,有180个左右这样的木棍。当地居民认为,这些树是上个月中旬刚刚栽上的,暴徒在这里汇集,正是看中天池路上有“现成的”木棒,路两旁小巷子纵横,四通八达。

其他地方不少遭受袭击者和目击者都表示,“乌鲁木齐市内没有这样的石块,一定是事先准备好的。”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一带的商户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事发时还有不少人从楼上往下扔石块,砸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他们认为,“石块一定是事先搬到楼上去的,否则楼上哪来这么多石块。”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此次暴力犯罪过程中,目击者的描述和监控录像多次出现身着白黑棕色长袍、头戴黑色头巾的年轻女子,以及身着蓝色T恤的年轻男子的身影。女的在其中多扮演的是引导者、煽动者、组织者的角色,男的多扮演的是暴力实施者的角色。

一直跟随聚集人群的新华社记者在多处现场先后看到十几个这样装扮的女子,在人群中充当领头者的角色。21时10分左右,记者在人民广场看到,一名穿蓝色T恤衫的青年男子和一名头戴黑色头巾的女子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二人不断举起双臂,煽动人群闹事。自治区民宗委的同志也在龙泉街路口看到几个身着袍子、头戴黑头巾的妇女加入人群,她们挥着手,高叫着指挥人群。这样的女子还多次出现于不同地点的监控录像中。

公安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这些妇女着装特别,在乌鲁木齐很少见到,如此普遍出现更是罕见。

手段残忍 手法专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用木棒石块等重击无辜群众头部,是这次暴力犯罪事件中暴徒施暴的主要手段。受到攻击的一些公交车站的工作人员回忆称,一些暴徒在市内主要交通干道设置路障,并熟悉汽车构造,驾驶技术娴熟。

记者在乌鲁木齐市内多家收治“7·5”暴力事件中受伤群众医院采访时了解到,大部分病人在头部都有重伤,大部分遇害者也都是因头部遭袭击而死亡。公安机关公布的一些暴力事件现场照片显示,许多倒卧街头的遇害者头部旁边都散落着砖块或石块,有的大小竟然与西瓜相仿。

损坏公共交通工具,阻断交通,制造大范围混乱,是暴徒在此次事件中的重要手法。乌鲁木齐公交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集团公司共有28辆车被焚烧,266辆车被砸,毁损车辆超过总量的十分之一。

乌鲁木齐公交集团下属的兴盛公司大部分车辆都在此次事件的发生区域行驶,此次事件中有四名员工遇难,公司300辆车中的约三分之一遭到损毁。其位于乌鲁木齐南郊赛马场大湾路的总站周围,正是此次事件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总站大院也受到暴徒冲击,停在院内车辆还被暴徒开到路面用于撞毁监视器、设置路障等。

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晚21时30分左右,一伙暴徒冲进院子,撬开车门,撬下驾驶台上的电路板,抽出电线接火启动车辆,有人将车辆开上公路设置路障并焚毁车辆,还有人开车撞毁院门口的一个装有监视器的灯杆,显然是想消除此次暴力犯罪的证据。

现场目睹者描述,被焚车辆多是从车辆尾部大灯处被点燃的。该公司车辆都是燃气车,储气罐在车的尾部,而车的尾灯灯罩是塑料的,暴徒往往是敲碎灯罩后再点燃,引发储气罐爆燃,致使整个车辆被焚毁。他们认为,从纵火手法上看,这伙暴徒非常熟悉车辆结构,事前很可能还研究过点火方式。

7月6日上午陆续送来修理的一些公交车尾部的加气阀保护盖都被撬开了,加气阀被拧开。公司职工分析,暴徒显然是想把车内燃气放出来之后点燃,纵火焚车。但是由于当时这些车已经跑了一天,没多少气了,没能得逞。

看到这些情况,公司很多职工都很惊诧。他们说,一般人哪会知道公交车的加气阀在哪里呀,即使公交司机上岗前,也要进行专门培训,告诉他们加气阀在什么位置等,“这些人一定经过了专业训练”。

采访中,公司员工向记者回忆,近一段时间,赛马场一带的马路上每天晚上都有一些青年在练车——速度很快,经常练习急停、超车、8字行进等技能。很多上夜班员工在后半夜都会听到马达的轰鸣声和急刹车的声音。从看到的情景和汽车的性能判断,他们认为,这些用于训练的车大多是一些改装车。

冲击机关 意图明显

记者了解到,此次事件中,一名武警受到暴徒攻击壮烈牺牲,数十名公安武警被打伤,自治区党委、公安武警特警消防驻地、新闻媒体所在地、民族干部大院等遭受攻击,这些均显示这起事件绝非一般暴力事件。

5日18时许,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人群不断向自治区党委门前聚集,试图冲入自治区党委大院,但被武警战士阻拦。

地处国际大巴扎附近的乌鲁木齐特警支队二大队,当晚也遭受暴徒冲击。其警员告诉记者,当时大部分警力在其管辖的街上值勤或被调往其他地方执行任务,留守大队的只有七八名武警战士,暴徒两次试图闯入大队院内,均被职守的武警战士挡住。随后增援的武警赶到,暴徒才放弃冲击。

20时左右,上百名暴徒冲击位于龙泉街上的乌鲁木齐公安局南关派出所。派出所负责人介绍,暴徒与留守在派出所的警力对峙了大约20分钟,看到民警拔枪后才相继散去。

23时20分左右,四五十名暴徒冲击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和新疆电视台所在的大院。新疆广电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守护的民警手持盾牌、警棍呈防暴队列在门外布阵,暴徒嚣张气焰不减,特警鸣枪示警,暴徒才纷纷逃窜。

自治区公安厅介绍,“7·5”事件爆发严重地区的大湾派出所也遭到上百名暴徒的攻击;乌鲁木齐消防支队指挥学校也遭到数百名暴徒冲击;20余名暴徒试图冲击位于团结路的民族干部大院……此间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没有经过组织、没有人在背后指使,一般聚众闹事者绝不可能企图冲击我党政机关、武警公安驻地,以及新闻媒体,他们的图谋远远超出了一般暴力事件的范畴。

“7.5”事件真情故事:维族职工智救汉族医生

中新社/

阿里木江智救汉族医生

“见死不救我做不到”,“七-五”事件中,救助了二十多位汉族同胞的阿里木江说。

今年四十八岁的阿里木江是铁路职工,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胸科医院附近。七月五日这位维吾尔族汉子救助了二十多名无辜民众。

其中,刘志刚是伤势最严重的一个。当晚,刘志刚在前往医院的途中遭遇暴徒,石头、砖块纷纷向他身上砸去。他一边护着头,一边用不很熟练的维吾尔语说:“我是医生,我要去医院救人!”

可暴徒并未停手,继续对他拳打脚踢,在离开时还抢走了他的手机和包。刘志刚挣扎着前往医院,没想到其后又先后遇到两帮暴徒,刘志刚被打倒在地。

看到刘志刚不动弹了,丧心病狂的暴徒竟然拉起他的脚,准备把他拖到不远处正在燃烧的车里。看到暴徒企图将刘志刚拖入火中烧死时,阿里木江大声喊道:警察来啦!暴徒听到喊声跑了。

就这样,阿里木江救了刘志刚的命。

维吾尔族父子同救无辜者

七月五日晚,艾买提-斯德克和儿子艾海提-艾买提不约而同地向无辜民众伸出双手。

艾买提-斯德克是乌鲁木齐昌乐园小区的保安,七月五日晚二十一时许,两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带着一个小孩惊慌失措地冲进小区求救。艾买提立即将三人送往相对安全的车库。

没过多久,一位满头是血的妇女跑了进来,“快救救我,快救救我!”艾买提-斯德克想送她去医院,可是暴徒就在附近,去哪里都来不及了。艾买提-斯德克当机立断,将她藏在了值班室。刚刚安顿好,又有一男一女向他求救,艾买提-斯德克连忙让他们躲进值班室。

这时暴徒已经开始在马路上打砸,其中三名暴徒冲到值班室门前准备动手,艾买提-斯德克愤怒不已,大声地说,“不要砸,我是这里的保安!”暴徒悻悻离去。

这之后,艾买提-斯德克又机智地救下了一名被暴徒打伤的男青年,把一名被打伤的群众送到了医院,帮助公安民警抢救了几名伤员……

艾买提-斯德克没想到,就在不远处,刚刚二十岁的儿子艾海提-艾买提和同事一道救下一位孕妇及其受伤的丈夫和弟弟。

退伍军人勇擒暴徒

二十一岁的李欢是一名退伍军人,七月五日晚,他挺身而出,勇敢地抓获了一名为首作案的暴徒。

李欢家住金银大道新闻大厦背后的家属楼,七月五日晚,暴徒“血洗”了这一区域。透过紧锁的大门,他看到外面一片混乱,暴徒拿着砖头、钢棒等疯狂砍杀行人,马路上的车辆进退不得,人们无处可逃。

“让我出去,我要救人。”令人发指的暴行让李欢怒火中烧,他流着泪朝母亲大喊。“那一刻,我的眼睛冒着火。”

此时,一辆拉砖的大卡车被暴徒堵截,阻塞了交通,砖块如雨点般砸向被困在桥上的公交车,一身穿黑T恤的暴徒跳上公交车,将车横在了马路中间,所有车辆顿时陷入困境。一位司机被暴徒用篮球般大小的石头打倒在地,血流满地。

一名穿黑色T恤衫的暴徒一边行凶,一边指挥别的暴徒焚烧车辆,用一个大号饮料瓶朝车上泼洒液体,随后点燃了两辆公交车。在桥下也有六辆公交车被点燃,一时火光冲天,公交车燃气罐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李欢和邻居们尽力营救每一个人。门口每跑过一个人,李欢就主动大喊:“快进来,院子里安全。”越来越多的人跑了过来,他先后将四名农民工、七名职专学生和数名逃生群众接到院子里躲避。

行凶之后的暴徒没有逃走,甚至手提砖块在家属院门口“示威”。李欢盯着那名为首的穿黑T恤的暴徒。“我一定要抓住你。”李欢咬着牙发誓。

没过多久,几辆警车开了过来,身穿黑T恤的暴徒和一名同伙扔掉手里的砖块,拍拍手若无其事地从新闻大厦门前走过。“不能让他溜了!”李欢掰开紧抱着他的妈妈的手,迅速翻出院门,此时,穿黑T恤的暴徒已走出了三十多米。李欢箭一般冲了出去,飞身踹在暴徒的后腰将他制服。同时,另一名暴徒也被群众抓住,交到赶过来的民警手中。

新疆抽调500名维族官员赴乌鲁木齐市维稳

新华网新疆频道/7月16日,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厅局抽调的500名政治坚定、作风过硬、经验丰富、政策水平高的维吾尔族干部组成的工作组,赴乌鲁木齐市5个重点片区开展集中宣传教育和维护社会稳定工作。

当日,自治区厅局单位干部下基层参加维稳工作动员大会在昆仑宾馆召开。

据了解,500名干部分成5个工作组,每个工作组100人,分别由5名厅局领导带队,处科级干部参加,直接进驻天山区、沙依巴克区5个重点片区开展工作。广大干部将在巩固前一阶段成果的基础上,逐家逐户,面对面地开展群众工作,讲事实真相,讲境内外敌对势力的谎言和险恶用心,宣传法制、宣传民族团结,宣传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形成维护稳定的中坚力量,不断提高各族群众的政治鉴别力和思想免疫力,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反对民族分裂、维护社会稳定的成果。

目前,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及各区县已经选派了5730名机关干部,组成了665个工作队,深入到58个街道、502个社区开展群众工作。截至目前,工作队已经走访了20多万个家庭。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希望抽调的干部面对新的任务,新的挑战,在反对民族分裂、维护祖国统一的关键时刻,经得起考验,真正发挥少数民族党员干部的特殊优势和模范带头作用,不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和重托,为维护新疆政治大局稳定,造福新疆各族人民做出贡献。

努尔·白克力强调:”这次大家进驻的5个区域都是重点区域,进家入户做群众工作,是一项非常重要、也非常艰巨的任务,大家要做到街不漏巷、巷不漏户、户不漏人,通过宣传教育,达到把好人保护起来,把坏人孤立起来、把敌对分子暴露出来的目的。组成工作组,深入重点地区做群众工作,是自治区党委在特殊时期交给大家的一项特殊任务。同志们要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增强做好工作的责任感,严守工作纪律,圆满地完成这次重要任务。”

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乌昌党委书记、市委书记栗智代表市委、市政府表态。栗智说,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决定抽调厅局干部组建强有力的工作队,是对乌市做好”7·5″事件处置工作和维护稳定工作最直接、最有力、最有效的支持,我们将动员全市各级党政组织的力量,全力以赴地组织好、安排好和协调好工作队的工作,全力以赴地为工作队提供各方面的服务保障,真正发挥出这批工作队在维护首府稳定中的强大优势和作用。

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韩勇主持会议并讲话。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焦亦民参加会议。

“东突”扬言“捉拿、攻击及杀害”中共党员

星岛日报/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昨日首度证实,乌鲁木齐骚乱期间,警方开枪击毙十二名维吾尔族参与骚乱者。

另外,与基地组织(Al Qaeda)有联系的东突分支组织“突厥斯坦伊斯兰党”近日声称,将对中国镇压新疆骚乱的行为采取报复行动。该组织通过网络视频号召穆斯林,要对中共党员采取“捉拿、攻击及杀害”行动。

路透社昨日引述努尔·白克力表示,被击毙的十二名维族人,其中三人当场死亡,其余在送院后伤重不治。他强调,这十二人都备有武器,且袭击路人,破坏商店,在警方对天鸣枪示警无效后,才将他们击毙。他说,在任何法治的国家,采取合适的武力去制止暴乱,保障人民的利益,这是有必要的。有关当局的做法是克制的。

另据美联社报道,“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上周透过一个视频资料宣称,六月二十五日发生在广东韶关的汉维两族冲突,及七月五日的乌鲁木齐骚乱,说明中国政府在蓄意进行“种族清洗”,因而必将遭到穆斯林世界的报复。“一经发现中共党员就杀死他们,抓住他们,袭击他们,准备好采取行动,”该组织的头目 Seyfullah在视频中用白布蒙住面部,发出了这样的恐怖指令。

据截获资料的美国军事情报机构SITE指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发出针对中国的恐怖威胁并非首次,在去年北京奥运开幕前,该组织亦曾发放录影,威胁要破坏京奥,并为此警告伊斯兰教徒要远离及防备。

美联社援引中美两国反恐专家意见表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旨在为结束中国在新疆的主权而战,该组织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以前一直在那里活动,并接受基地组织的训练,后被美国列为国际恐怖组织。在去年北京奥运会前夕,该组织也曾发布录像,对参加京奥者提出警告,“特别是穆斯林要远离”。该组织还在那卷录像中宣称,对当时接连发生在中国四个城市的爆炸事件负责。

巴基斯坦维族华人领袖:新疆的维族人过得比我们好

环球网/新疆发生“7-5”暴力事件后,周边国家的维吾尔族华人对这一事件的态度是怎样的呢?近日,《环球时报》独家专访了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维吾尔族华人领袖、巴北部地区维族华人华侨协会秘书长克尤木先生。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我们的生活改善程度远不如新疆民众

环球时报:对此次新疆“7-5”暴力事件,您最想评论哪些话?

克尤木:中国的穆斯林享受了比巴基斯坦少数民族更加优惠的政策,我们在巴基斯坦从未因为是少数民族而享受特殊待遇,在国民议会中,并没有我们巴基斯坦维族人的代表,能选入地区议会就很不容易了。中国给了少数民族多于其他国家的优惠政策,同时我认为,所有中国人应当强调中国意识、国家意识、公民意识。

环球时报:您认为对当前新疆的青年一代应当进行什么样的教育?

克尤木:应当进行热爱伟大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教育,应当不断地向他们讲述中国统一对包括新疆维族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好处。外国人认定新疆繁荣,首先是中国总体国力的强大,首先是中华民族的繁荣,新疆才能繁荣。我们在巴基斯坦不总是强调自己是维吾尔族,因为我们已经是巴基斯坦人了。我很想劝说在乌鲁木齐和新疆各地的年轻人,不要以为海外都是天堂。我们在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维族华人华侨,两代、三代甚至四代都在这里久居,尽管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我们比起当地巴基斯坦民众的生活也算不错,但我们生活的改善程度远不及新疆民众生活的改善程度,我们在这里进入中产阶级行列的很少。如果从就业而言,我认为新疆的机会不仅好于周边国家,甚至好于内地,正是由于新疆生活指数低,就业成本低,所以年轻人只要你勤奋,就完全可以通过勤劳的双手创造美好的未来。内地就业成本高,也没有新疆的特殊政策,而离开了新疆到海外,你可能想得很天真,一旦走出国门定居异国他乡,你后悔就来不及了。我家族的下一代在上到中学后,我都要让他们到新疆接受教育,要他们有祖国的归属感,要以自己祖先的国家为傲。

热比娅同时得到“基地”组织和美国的支持

环球时报:您对热比娅怎么看?

克尤木:热比娅本人就是借着新疆的改革开放发的财,热比娅一伙是新疆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却不知报恩,反而从事反华活动,而且还联合恐怖势力和西方反华势力,真不知世上还有无耻二字。在揭露热比娅的同时,我倒有另一个想法,就是对她的批判要讲究方式,过多地公开批判会使得她利用机会把自己炒作成“新疆的达赖”,使得她通过西方媒体赢得更大的欺骗性。

环球时报:您认为热比娅一伙同时得到西方和“基地”组织的支持,这意味着什么?

克尤木:从表面上看,对她是好事,而实际上从长远看,对她是福是祸还说不定。西方支持热比娅,而热比娅此次煽动的新疆暴力活动又得到西方的死敌“基地”组织的支持,你说西方还怎么长期支持已经得到“基地”同情的热比娅?这在逻辑上说不过去。不论怎么说,从热比娅一伙得到北非“基地”组织支持的那一天开始,热比娅在美国的地位就会受到影响,这就给中国做美国不明真相者的工作提供了机会。

环球时报:您对新疆的未来怎么看?

克尤木:参加骚乱的不过1500多人,虽然影响很坏,但我希望告诉新疆维族同胞的是,无论在新疆还是在海外,真正反华的人只是一小撮,他们抹杀不了广大新疆各族人民对祖国的深厚感情,也阻碍不了海外维族华人对祖国的热爱,他们只能代表被唾弃的一伙。他们虽然今天投靠西方,明天投靠恐怖组织,但到头来,只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最终被新疆各族人民唾弃,为穆斯林世界所不齿。

巴基斯坦的维族华人华侨约有3000人,其中在靠近中国边界地区的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特区约有800人,在拉瓦尔品第大约有2000人,靠近中国边界苏斯特口岸的地区大约有100人。此外,在卡拉奇、拉合尔、白沙瓦以及巴基斯坦其他大城市还居住着零散的维族华人。巴基斯坦维族华人的成分比较复杂,受过高等教育的不足总人口的5%,在巴政府中任职超过处级的不足10人,在巴各大公司里从事白领工作的不超过100人,在巴军服役的维族华人不超过50人,其中只有1人担任巴基斯坦陆军少校军官。最富有的维族华人往往开办两类生意,一类是从日本倒卖二手汽车并经营汽车修理业,一类是开办钢厂。70%的维族华人从事小商品行业,都是小商小贩,在拉瓦尔品第有个中国城,所有店铺都是维族华人经营的,而巴基斯坦其他大城市都没有中国城。

吉尔吉特和拉瓦尔品第是维族华人华侨的聚集地,他们中90%的人是改革开放前进入巴基斯坦的,其中1949年、1963年和1974年这三年是维族华人华侨迁徙巴基斯坦人数较多的年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