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沙家浜》胡传魁原型胡肇汉解放后落网记

文史春秋 作者:高晖/轰动一时的京剧《沙家浜》中有一个做尽坏事的匪军司令“胡传魁”,“胡传魁”的真实生活原型就是江浙一带赫赫有名的凶魔胡肇汉。

胡肇汉,湖南人。1937年日寇占领上海,胡所在国民党部队在常熟白茆一带溃退。胡原系班长,与十余名散兵游勇结伴逃命,因怕日机扫射,改走小道南下。途中得知苏州、无锡已沦陷,便在吴县阳澄湖中心区的太平桥落脚下来。此时,盗贼蜂起,打家劫舍,民不能安,因此为开肉店的保长阙延卿所收容,雇做保护地方之用。胡在当地乡、保长,富绅资助下,收集溃兵,购置枪支,拉起队伍,自封“司令”。

1939 年春,胡与抗日组织“民抗”合作,夏秋又先后接受我新四军“江抗”总指部整编。同年10月初,“江抗”西撤,国民党特务武装“忠义救国军”对胡肇汉诱惑收买,胡即叛变加入军统。以后,他时而与国民党“忠救”挂钩,时而与汪伪“和平军”调情,反复无常,唯利是图,变为一股座山雕式的政治土匪。

《沙家浜》胡传魁原型:胡肇汉

抗战胜利前后,胡肇汉除一度担任国民党青浦县保安司令外,长期担任国民党吴县阳澄区区长,盘踞阳澄湖前后达12年之久。其间,残杀我新四军伤病员,活埋进步青年和群众,令人发指;鱼肉乡民,强占民妇,横行霸道,无恶不作;特别是蚬山、官泾、何家沿等几次集体屠杀渔民,真是骇人听闻。

群众只要一提起“胡肇汉”三字,便会不寒而栗,谈虎色变。

我解放大军渡江南下,国民党政府土崩瓦解。胡肇汉自知罪孽深重,血债难偿,即从太平桥驻地雇舟潜逃。南逃途中,胡匪曾出现于唯亭镇,一样的威风凛凛,头戴呢帽,身穿黑呢大衣,在12名手持冲锋枪之警卫人员簇拥下,上岸去旧部下庶务长朱惠文家,布置后事,命令朱“收集旧部,伺机起事”,有机枪× 挺,冲锋枪× 支,埋藏于某处大坟内,需用时,可往掘取。后来,朱惠文伙同胡旧部邵银福等,于1950年夏天阴谋武装叛乱,被我公安部门逮捕、镇压。

在朱家吃完饭后,胡匪说将继续南下,就匆匆乘船而去。从此,杳无音信。

阴森古宅单身谈判

解放后,我人民政府一刻也未放弃对胡匪的搜捕。主办胡案的任务主要落在所在地的吴县湘城公安分局(驻所在地太平桥镇)。

分局当时只有六七个干警,分局长是老公安干部包振家,秘书吴雅生,外勤崔钦文、高志伟、沈孝麟、沈少浓和警卫员小陈等。

他们虽然人手少,但信心百倍,一有线索立即紧抓不放,常常废寝忘食,连续作战。从1949年9月起,连破武装匪特案数十起,侦查苏、沪等地胡匪联络点数十处,但对胡匪踪迹却仍无头绪。

直至1950年春节前后,突然一个喜讯送上门来。

湘城镇国民党伪政权时的镇长赶到太平桥说:“史云泉愿意同政府谈判。”史云泉是胡肇汉的第一大队长、干儿子,是胡手下数一数二的人物。解放后,他匿居在家乡湘城镇附近,躲藏在镇南不远处的一座坟堂屋内。虽然手中仍有武器,但已不敢再搞破坏活动。因为他枪法准,坟上又松柏密立,很难近身,包振家局长决定暂时不去碰他,通过这旧镇长传话,要他出来见面,交出枪支弹药可以既往不咎。这天,旧镇长前来复命,这是查办胡案的新的进展。

包振家决定同意史的条件,单身前去约定地点史的住宅里面谈,并就此事向上级作了电话请示。县公安局十分关切,当即派侦察股长一行十余人火速赶往湘城布防,暗中接应。史的住宅房屋很大,围墙也高。天虽未断黑,但气氛阴森,寒风刺骨。老包顾不得个人安危,随那个旧镇长推门而入,史云泉已站在第二进的天井内迎接。他微微露出颗大金牙,装出一副笑容,客气地说:“早闻包局长大名,今日见面,十分荣幸,请进!”老包略一点头,就随史跨进客堂。堂上空无一人,只有简单的桌椅之类,老包抢占客位,朝南坐下,这样既可背靠墙壁,又可望天井。史也着实识相,在下面主位上坐下奉陪,行动拘谨,并不乱动。那个旧镇长则打横坐下,作了介绍。老包随即向史说明了党的政策:“我们只捉胡肇汉一人。”史连连点头,表示愿向政府靠拢,随即立起身来,提起茶壶,隔桌为老包等倒茶,似乎故意露了一下插在前胸衣襟内的枪形。原约双方均不得带枪,老包见他示威,也不甘示弱,趁起来持杯受茶时,也故意挺了挺胸,将“左轮”隔军服凸了一下。史态度更加收敛。

关于收缴枪支的事,史一口答应。出乎意料的是,当问及胡匪下落时,史却连连摇头。

老包见他说得斩钉截铁,一再动员,仍水泼不进,便目光严峻瞪了史云泉一眼。史感到难堪,低下头来认真思索,恍有所悟地说:“我想起一个线索,胡肇汉有一个秘密的小老婆,胡临逃前夕,将她寄养在阳澄村的保长家,表面上算是保长新娶的小老婆。找到她,或许可以打听到胡的消息。”接着,史又说了敲门的暗号:用枪口在门上点三下,然后向下划一下。

老包和前来的县局张股长研究后,觉得事不宜迟,决定连夜行动,并将熟悉胡匪的侦察员孙如海同志留下助战。当晚老包、老孙等六七人就地动员了一只有篷船,在苍茫的夜色掩护下,渡过宽广的阳澄湖,悄悄地摸进阳澄村,找到了那个旧政权时的保长家,用枪口按暗号碰门,果然灵验。先是门缝内灯光亮了,接着有女人在问:“啥人?”老孙学着胡肇汉的湖南口音腔调,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是老胡……快开门!”小老婆可能正在迷糊中,没有辨出真伪,果真开了门。老包见她探出头来,迅速用枪对准了她,不许她出声,然后拖她出村,押到船上,飞快地将船驶到湖心。此时,风绝了,湖面水波不兴,天上皓月当空,老包索性将船停在湖心,开审起来。那女人是农村出身,见世面不多,又加之今晚的行动太突然了,所以一时竟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包振家改容相劝,她才结结巴巴地开了口。她一口咬定,胡匪在10个月前将她送到这里藏身后,从未来过。只能改问胡的落脚点,她把所到之处,断断续续地逐个排列出来。这些,早都去过不止一次了。直到最后,她想出了一个去处,那是老包第一次听到的,高兴得不得了。

浦东截扣王老板

第二天,包振家带了两名助手,化装成匪气十足“跑单帮”的,将胡匪小老婆也乔装打扮,防止被熟人认出,横生枝节。并且警告她,非经老包点头示意,对任何人不准开口,提防她以暗语通风报信,然后一起出门。

那新发现的落脚点在上海浦东,是一家布店,老板也说湖南话。前年,小老婆随胡肇汉曾去那儿住过几个晚上。

老包等一行到浦东后,逐条马路找布店,终于在一家三开间铺面的布店门前,小老婆点了点头。老包等仔细向那布店里面观察,只见两排壁橱中各色花布密砌,柜台里站立着八九个店员,看上去十分殷实。接着,一行人到附近派出所了解该店的情况。那老板姓王,湖南人,在这里开布店已有好几年,平时言行检点,奉公守法,怕老婆,老婆却很贤惠,为人爽直。布店只占用那幢楼房的铺面,住房在另一处弄内,两处相距不远。

大家听了,不免狐疑起来,但相信那小老婆不会认错。途中,小老婆又告诉老包等,胡匪和这个王老板见面时,总是称兄道弟。大家判断此人非同一般,决不可轻率对待。接着老包等特地去侦察了王老板的住宅,那是一座两层楼的中式旧房,位于附近弄堂口的第一户,楼窗有一排朝着马路,有一支电杆紧挨那排窗口,弄堂尽头正是黄浦江东岸。这些地形老包等都一一记在心里。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老包当机立断,决定在半路上截留那姓王的,和他来一个短兵相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于是老包等挟持着胡的小老婆,站在两地必经之处,混杂在人行道的人群中守候着。不一会,只见一个身穿棉袍的中年汉子从布店方向匆匆朝这里走来。老包连忙将胡的小老婆推了一下,小老婆会意,走上前去,和那汉子碰了个照面,开口叫了声:“ 王先生!”那汉子猝不及防,顿时一怔。那人果真是王老板无疑,不待他答话,老包他们迅速合围上去将他扣住,押往附近派出所进行盘问。

王老板虽然江湖气十足,但掩藏不住内心的恐慌,说话有些结结巴巴。只承认和胡肇汉是湖南同乡,前两年胡来上海游玩时,曾带小老婆来住过三个晚上。如此而已,其余则一概不知。后来突然半真半假地问了一句:“你们如果抓住胡肇汉可要杀掉他?”老包见他试探,连忙接口:“当然不杀,当然不杀!”出乎意料的是,王老板听后却沉默不语,又无下文了。后来才知道,他怕政府“宽大”将胡肇汉释放了,胡会下毒手报复他。接着,老包和两个助手又转入轮番说服工作,在强大压力下,他终于开始交待:“胡肇汉三天前来上海,住在我家里,要拖我入伙再干。我和胡是湖南同乡,也入过伙。后来我洗手不干了,开起这个布店,一心要做个正当的买卖人。老婆知道我的底细,对我管束很严,叮嘱我图个下半辈子过太平日子。我对胡的胁迫十分害怕,我向他作揖谢绝,说我已有了老婆孩子,这种事我不想再踏脚。可是胡死命缠住不放,说:‘我们是弟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活一起活,要死一块死!’我被他逼得无路可走,怕他下毒手,只能勉强答应担任联络工作,胡这才放手。他在我家里躲了三天,说是要到香港去接线,这样他就走了。”老包等听完,看了看王老板的脸色,不像是假的,知道该是收场的时候了。于是,当场要他写了书面保证:一有消息,随时报告;严格保密,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并以妻子和家产相保。他写完后,看了又看,很慎重,誊清后,要把草稿带回家去,说是给老婆看。老包怕泄密,没有同意。分别时,约定第二天到他住宅再谈。

第二天,老包等将胡匪的小老婆寄押在派出所后,即去王老板住处赴约。那幢楼房共五户人家,王老板住的是第二屋,共占三个房间。老包等踏进王家的客堂,看见王老板垂头闷坐着,他看到老包和两个助手慌忙站起来招呼了一下,神色十分尴尬。他老婆却心直口快,不等老包说明来意,自己先说开了:“先生,他是个老好人,老糊涂。前几年,胡肇汉带小老婆来这里住几天,事后我关照他,今后别再和这号人往来。”又说:“我们现在拥护政府,要听共产党的话。”接着,她又端上一锅豆浆和一篮油条,热情地招呼客人。两个助手望了老包一眼,老包考虑吃了能打破僵局,于是自己先伸手取了一根油条,大家边吃边谈,空气果然急转直下,缓和多了。那女人很起作用,当着三人的面骂自己的男人,要他彻底交代。老包等决定不再久留,告辞走了。

老包等一行返回后,向领导作了汇报,专候上海方面来信。那是1950年2月的事。

守株待兔重重包围

过了一段时间,吴县湘城公安分局终于接到了上海王老板挂来的长途电话:“客人来了!”那是约定的暗语。老包听到追捕了半年的杀人魔王真的自投罗网,兴奋得再也呆不住了,于是带了两个助手,连夜雇船赶到苏州。连县公安局也来不及去汇报,就直接跳上半夜的火车,拂晓时扑到了上海浦东。

到王家后,王老板急忙拿出了胡肇汉从香港寄来的快信。那是一封用铅笔写在普通纸上的信,信笺上歪歪斜斜地写着:

“××兄我已平安到港勿念,在沪承热情招待,兄弟十分感激,永记在心。现正在接生意,接到之后,一定返沪面谢,弟字。”

老包知道,“接生意”就是与国民党特务“接关系”的暗语。根据无寄信地址及信封、信笺是从商店购买的等情况可以推测,此时胡匪尚未与特务机关联络上。但再一想,胡匪素来诡计多端,或许故意麻痹我们也未可知,说不定在最近一二天内会突然返沪。为防万一,老包决定逗留在浦东,来一个“守株待兔”。

老包想去浦东公安分局联系,这才想起临行仓促竟连介绍信也忘带了。于是只能先在附近的小旅馆住下,然后写快信回湘城分局。在此期间老包等三人则轮流去王家附近暗中监视,密切注意可疑情况。

过了三天,吴县湘城公安分局的介绍信寄到,老包等兴冲冲地跑往浦东公安分局联系。谁知上海极讲规章,坚持要持专区公安局的介绍信才能接待这类破案事宜。包振家等无奈,只得连夜赶回苏州,打算向县公安局汇报后再说。

事有凑巧,刚到苏州,恰巧遇到苏南地区公安处处长黄赤波和侦察科科长江华,原来他们专为追捕胡肇汉一案找上门来了。

黄处长告诉大家:胡匪影响太大,公安处决定将胡案升级,由苏南直接来抓,你们原班人马配合。接着,黄赤波便扼要地讲了胡匪的三个特点:一、他熟悉阳澄湖的每一港汊,甚至他睡在船中,只听橹声、水声就能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二、贪女色,到处搞娘们;三、专喜欢在晚上单独活动,只带几个人,乘一有篷船,神秘地外出。黄处长还分析苏南区敌特当前活动的特点:单线,分组,这样骚扰面大,出没机动,使我难于应付,破获后抓不住根。大家听了十分佩服,原来黄处长早已到太平桥一带去秘密调查过了。接着黄处长又召集了专区、苏州市的有关领导,专门对侦捕胡匪做了部署。部署完毕,就命令老包等县局同志作为先遣小组先去上海。

在上海守候了几天,王老板果然又派人送纸条来了。上面写着:“老板马上应到。”大家劲头一下子来了,真像守候了几天的猎户,一旦听到野兽的动静就欣喜若狂。几路人马立即紧急磋商,进行战前准备。这时门外走进一个头戴呢帽、身穿呢大衣、鼻架墨镜的人,手中还提着皮箱,对大家笑了一笑就坐下来,一起听老包介绍情况。大家仍当他是先前派来过的上海“包打听”这类旧人员,没有多问。后来那人插话了,大家才听出原来他正是日夜盼望的主角江华科长,真是又喜又羞。喜的是他终于在关键时刻赶到了,羞的是大家都是“老公安”,竟也被他高超的化装术骗过了。

又过一天,王老板火急地亲自来报告,“来人了,通知我老板(指胡匪)后天到上海,要我做好安顿准备。”又说,“我是推说到市区去进货,兜抄拐弯过来的,今后不能再来了,只能靠递条子。”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王老板走后,江华立即召开实战部署会,进行了分工。他说:“这次行动地点在上海,应当由上海市局同志负责指挥。战斗序列:苏州专区(包括吴县公安局)为第一梯队,由江华、包振家、吴同法等同志组成,直接捕人。因为熟悉胡匪情况,不致临阵错过。苏州市局为第二梯队,负责守卫楼梯、室内,接应第一线,同时防止胡匪突围。上海市局(包括浦东分局、水上分局)为第三梯队,负责包围现场,封锁江面,追捕逃匪,对付敌人外援。”江华的意见三方面一致同意了。

临末,老包提出要换新枪,因为带来的短枪都是旧的,临战时万一瞎火或机件发生故障,那就不得了。上海局答应借一批新枪来,第一梯队每人一支新左轮,一支新快机。这样战斗时,可以右手持快枪以攻,左手持左轮以护身。新枪马上送来了,于是大家都抓紧时间熟悉这些新武器的性能。摸着崭新的短枪,个个欢喜得真像得了宝贝一般。

突袭围捕一网打尽

这一天终于盼到了。参加战斗的同志一大早已扎束停当,整装待发;个个精神焕发,斗志昂扬,专候王老板送消息来。

一直挨到傍晚,大家正在焦急万分的当儿,老板娘神色慌张,上气不接下气地赶来了。她结结巴巴地说:“来了28个……我家老头已封锁……在屋里,他们都在楼上开会……我推说布店断货,要向小姐妹借布,才准我一人出门!”她说完,拼命催老包快去,跺着脚说:“去迟了,散会跑掉,就难找了!”

这情况完全出乎预料。原估计胡匪及随从至多三四人,这是他的老规矩,因此整个行动都是按这个估计布局的。现在,匪徒突然来了这么多,真叫人措手不及。第一梯队接近敌时力量明显不足,但是人多了,上楼梯又必然惊动敌人;而且在室内格斗时,力量又难以展开。大家反复比较利弊后,最后决定仍以原方案为宜,尖刀组仍为江华、包振家等三同志。这时,江华突然当众问老包:“你敢不敢?”意思是:你不敢,现在还可以换人。老包是著名的孤胆英雄、“老公安”,从小学过拳棒,后来又经过多次训练,今天,盼了半年的猎物已到嘴边,如何肯让。“敢,敢!”他惟恐被人夺去似的,一连说了几声。江华一直盯着老包,听到这里,脸上才出现了一丝笑意,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紧接着研究接敌战术,老包首先提出:“突入匪群后,趁敌人惊呆当儿,我火速抢占壁角,双枪对外逼住群匪,喝令举手投降。或者,我趁乱钻入桌下,使群匪无从发挥火力,我在桌底下发枪,扫射敌人足部,打乱敌阵,造成内外夹击之势。”大家听后齐称妙计。

接着,尖刀组三组同志立即火速化装成人力车夫,好在他们都熟悉这门业务,不到一刻钟,都变成脚蹬麻鞋、全身破烂的汉子。有利的是,他们都是苏北人,和上海地面上常见的车夫简直没有两样。这时,浦东分局征借的三辆人力车已停在隔壁弄内,车上都装上了几捆布匹,完全像提货返家的样子,如果敌人从楼窗上窥见,也会深信不疑。此刻,夜幕已降临大地,时机正好,各路人马均已扑向指定地段。老板娘跳上了第一辆人力车,由老包提起车杠拉着,快步向目的地奔去。第二辆、第三辆分别由江华等拉着,随后紧跟。

这时,马路上行人已少,店铺也大半关了门,车行毫无阻碍,不多时,已抵弄口。三人乘停车当儿抬头观察,只见该幢楼房上下窗户紧闭,窗帘低垂,只有第二层的楼窗内有几丝灯光从窗帘上透出,整个底层则呈现异样的死寂,估计为敌人严密封锁所致。

三人摸枪在手后,即随老板娘走近该宅大门。老板娘看来真心为夫赎罪立功,毅然摸出钥匙去开门上的锁。钥匙刚插入锁孔还未转动,即听见门内敌岗哨低声问着:“啥人?”老板娘镇静地回答:“是我,提货回来了。”

大门见开一线缝儿,三人闪身进去,用枪逼住那敌人,一声不响地解下了此敌的武器。正如老板娘提供的情况一样,楼下并无第二个敌人。室内光线很暗,只有楼梯上端的一盏五支光灯泡发着微弱的光,从下面望上去较清楚,可以看到楼梯上口并无敌人警戒。看来,敌人是麻痹的,或许是王老板施计所致。

室内摆设看不清楚,只有楼梯转角的一只煤球炉子,正吐着一圈蓝光。此时开水恰巧沸了,炉子上的钢精水吊的盖子,被水冲击得“咣咣”作响。江华何等机灵,右手提枪,左手顺便提起那把水吊,轻声跨上了楼梯。楼上敌人发觉有人上楼,也低低地问了一声:“楼下是谁?”老板娘在楼梯下依然很镇静地应了一声:“是我。” 楼上便不响了。

此时江华已登上楼板,控制梯口,老包等也随后登楼。敌人末日将到,三人登楼,敌人竟毫无察觉。这时,王老板过来用手指了一指,三人立即接近中间那个房间。侧耳一听,才知群匪此时正聚精会神地开会,死到临头,还在争吵什么“官衔”。

江华立即用枪口向房门指了一指,老包会意,迅速接近房门,瞄准锁孔,用足全力“噔”地向门踢了一脚。老包功夫过硬,“嘣”地一声,房门顿开。

房内灯火通明,只见匪徒们围坐在三只大方桌拼成的会议桌四周,挤满了一室,原先突入匪群的方案很难做到。于是江华、老包当机立断,趁敌人被这突然袭击震怔的一刹那,六支短枪伸进门去,迅速对准了群匪,一齐大喝着:“不许动!举起双手!”

这时,江华眼快,看见边座一个魁梧的匪徒正在伸手摸枪,他马上一扣扳机,用快枪向天花板上打了个点发。“砰”地一响,枪声在室内显得格外有威力,同时喝叫着:“谁动手,就打死谁!”吓得敌人一个也不敢再动。打一枪,也是向户外楼下同志报告“已得手”的讯号,打两枪则是已“接火”的讯号,这些都是“老公安” 所熟知的。那时老包手脚也快,早随声而入,一把将那个想动手的匪徒拖翻在地。后来才知道,此人正是和胡匪同时潜逃的另一匪首——国民党政权吴县淞南区区长王群,想不到今晚也在里面,真是意外收获。

房内开始骚动,困兽犹斗,一个亡命的悍匪突然跨上桌面,猛地向上一窜,用头颅撞碎了天花板上的电灯泡,室内顿时一片漆黑,敌人显然夺得了垂死挣扎的机会。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两支雪亮的光柱射了进来,室内顿时亮得须眉毕露。原来第二梯队的同志已赶到了,随带的两只大电筒起了大作用。三人又齐声大喝:“谁动手,就打死谁!”敌人又被震慑住了。

匪徒们一个个高举着双手,鱼贯走出房门,接着挨次戴上手铐,被押下楼去。

老包和江华在匪群中认出矮小的胡肇汉和高大的王群,押上停在弄口的囚车,首先开车走了。

为了一网打尽余党,江华、包振家当晚开审胡匪。为了安全,首次开审是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牢的地下室内进行的。

胡匪素称强悍,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有“不怕胡肇汉跳,只怕胡肇汉笑”的民谚。但此时此刻,胡匪却面呈死灰,混身战栗,语不成声,连称“先生,先生”不止,杀人魔王成了猫抓的老鼠。“惟残暴者最胆怯”,这句名言确有道理。

胡匪当即招供:“方才20多个匪徒,都是嵊列岛的匪特,正在开会讨论合并的事。”当晚,上海市公安干警马上出动,在附近的河浜中搜出了两条木驳船,舱内藏着近200支冲锋枪和数挺机关枪,还有数十箱子弹。如果那晚不破获,任其流窜,危害是很大的。

胡匪还招认:从香港到台湾后,因人事不熟,未与匪特机关联络上,后转至舟山找到了原国民党江苏省主席丁治磐,才取得联系,被委为江苏省反共救国军第二纵队司令官(报载为苏州专员公署副专员兼前进指挥所主任)。起先企图携带电台从宁波沿海登陆,因我海防戒备森严未得逞,只能仍从香港入境。胡匪自知性命难保,一再恳求保全他妻子和独子的性命。

就这样,杀人魔王胡肇汉落入了人民的法网,1951年春被判死刑,执行于苏州。

摘自:《文史春秋》2003年第12期 作者:高晖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