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7/俄罗斯人谈珍宝岛事件

选自俄罗斯达曼岛-珍宝岛基金会网站
作者:德米特里-辽布希金 翻译:德米特里-叶尔绍夫(金马)

大曼岛-珍宝岛中苏边境冲突(俄罗斯说法)

争端以前的经过史

俄中边境是按大量的法令而划定。这些法令是1689年涅尔琴斯克条约,1727年布拉与恰克图协定,1858年爱辉条约,1860年北京协定 和1911年条约的条文。

在国际实践中,江上边境应在江主航道中心线划定。但是沙皇俄国,利用清朝的薄弱, 把乌苏里江上的边境沿着中国江岸来划了。这样整个乌苏里江和所有的江岛成为俄罗斯的。这么非正义的情况在十月革命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还是存在,但是对中苏关系没有影响。五十年代末苏共,中共两党领导人之间发生矛盾以后,中苏边境状况紧张了。

中国政府要举行江上标界。苏联领导理解这个要求,同意把领土一些部分交给中国。但是两党思想矛盾更加紧张后,理解就没有了。两国关系恶化以大曼岛(珍宝岛)冲突表现出来了。

大曼岛(珍宝岛)在六十年代末属苏联滨海边区坡扎尔斯基区,本区与中国黑龙江省交界。本岛距苏岸500米,距中岸300米。本岛南北长度为1500-1800米,宽度为600-700米。大小取决于季节:在春汛时江水淹没它,在冬季它相反在冰上耸立。因此,本岛从军事或经济方面来看没有什么作用。

1969年3月2日-15日的事情之前曾有大量的边境事件。中国公民擅自侵占苏联江岛(这样的行为从1965年开始了)。苏联边防部队官兵遵循固定的行动方针,把中国公民迫迁,没用武器。

1969年3月2日的战事(俄罗斯说法)

1969年3月1日夜间中国官兵大约300人度过了乌苏里江,在大曼岛林木浓密的西岸躺下埋伏起来了。他们没有挖出掩体,把草席放在雪上就躺下来了。

中国军人装备符合冬季条件:护耳皮帽,棉袄,棉裤,暖鞋,棉布制服,棉毛内衣,厚袜子,军式连指手套(大拇指和食指分开)。 中国战士拿起AK47型冲锋枪 和西莫诺夫SKS型自动步枪;指挥员拿起TT型手枪(都是中国按苏联许可生产的武器)。

官兵穿上了白色的伪装衣, 把武器用白布包起来了。为了保持安静,他们把火器的通条用石蜡浇灌了。

官兵在口袋里没有什么证件或其它东西。中国军人架设了电话线,留在岛上。

为了支持岛上的军人,中国部队在中岸上安排了无坐力炮,大口径机枪和迫击炮的发射阵地。中岸上的中国步兵有200到300人。

3月1日夜间在苏联望哨塔上有两个边防战士,但他们没发现中国军人。江岛侵占组织不错,中国部队办这件事对苏方完全保密。

3月2日早上9:00苏联巡逻兵3人走过了珍宝岛,但也没发现中国部队。中国人也没暴露自己。

3月2日早上10:40 望哨塔上的战士给下米哈伊洛夫卡哨所所长报告说拿武器的人大约30个从中国公司哨所往大曼岛走。所长 伊凡 – 斯提列里尼扩夫上尉用警报集合战员, 然后用电话通知边防队司令部。

苏联边防官兵乘三辆汽车:嘎斯-69(7人,所长为指挥员),BTR 60PB装甲运输车(13人,姓拉博维奇的中士为指挥员)和 嘎斯-63(12人,姓巴半斯基的下士为指挥员)。

第三汽车发动机功率小,所以它路上的时间延长了。达到大曼岛,所长的吉普车与装甲运输车停在江岛南端。下车后,边防军人分出了两组,往中国军人走了(第一组在所长指挥下沿着岛岸走了,第二组在岛上走了)。所长由政治处的摄影家尼古拉 Ц 彼得罗夫陪同去了。彼得罗夫战士用摄影机和照相机拍了摄影。

在11:10,所长之组靠近中国军人。斯提列里尼扩夫所长提出了抗议,让中国军人离开苏联领土。一个中国军官大声喊叫了,然后枪声传来了两次。中国军人第一横队向两旁闪开了,第二横队突然用冲锋枪开火。所长与身边的战员都壮烈牺牲。中国军人把彼得罗夫的摄影机拿走了,但是没看见了照相机(战士跌倒在冰上,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它)。

岛上的中军从埋伏地点齐射,突然袭击第二组。拉博维奇中士叫喊“准备战斗!”,但是太迟了。几个人被打死了,其他战员处于开阔地带。中军一部分从埋伏出来向苏联边防军人冲锋了。苏联士兵挺身迎战了。在这时候苏军第三组赶到了战场。12个战员在第二组附近占据阵地,用冲锋枪的火力对付敌军。

中国士兵达到了第二组的阵位,把受伤的边防军打死了。只有一个战士救命了,他的姓名谢列布罗夫 Ц 根纳季。

第三组的战员,枪弹越来越少。指挥员巴半斯基下士发了撤退令。士兵边打边撤,向汽车爬回去了。在这时候中国的炮队用炮火夹中了停车地点。两位驾驶员乘装甲运输车,有意救出战友,向江岛开走了。他们想开上去大曼斯基,但岛岸太高,所以装甲运输车不得不到苏岸回去了。

在这个紧张的关头邻所的预备队赶到了大曼岛。邻所名称为库列比亚金山,它位于大曼岛北边,距岛17到18公里。维塔利布必宁上尉 为所长。3月2日早上他得到了战事报告,乘装甲运输车,带领20个战士及时赶到了战场。

在11:30 布必宁上尉和他的战员在江岛北端上岸了。听到枪声,边防军人疏开往南走了。过几分钟刚来的士兵和中国军人接触了。岛上的中军发现苏军新队,攻击它。上尉受了好几个伤,还是继续率领士兵作战。他让卡那金下士与几个战士留在战场,自己乘装甲运输车,向中军后方去了。上尉自己用大口径的机枪连续射击了。他的战员用冲锋枪通过射孔扫射了敌军。

虽然岛上的中军人数好大,他们当时的处境是非常困难的。苏军两组从岛岸扫射他们,不断转移的装甲运输车是在他们后方。

作战时布必宁的装甲车受到了较大的损害,上尉本人受了新伤。他回苏岸,用电话给司令部报告情况。然后布必宁乘斯提列里尼扩夫的装甲运输车回江岛。在这时候他沿着中军阵地开过去了。

在岛上布必宁歼灭了中军的指挥所。这就是3月2日战事的转折点。中国军人拿着死伤战员开始撤退。布必宁的机枪枪弹用完后,他往苏岸去了。在结冰支流中间装甲车被炸破了,但是官兵侥辛地避免危险。

在中午伊曼边防队司令列奥诺夫上校和政治处处长康斯但丁诺夫中校乘直升飞机来到了大曼岛。政治处处长领导战员去江岛找死伤官兵。在中军阵地他们发现了草席,电话机,好几个弹仓,几枝步枪。使用过的急救包在中军阵地是数不清的。

过一段时间几座哨所的预备队达到了战地。大曼斯基岛第一个战事结束了。

1969年3月15日的战事(俄罗斯说法)

3月2日战事结束后,江岛每天被加强的巡逻队守卫(至少10个战士)。苏军摩托化步兵师在大曼岛后方展开了(装备有火炮和六十年代末苏联最现代化的冰雹型多管火箭炮)。中方也为再次的进攻积蓄了兵力。中国人民解放军24步兵团(大约5000官兵)在江岛附近准备了作战。

3月14日15:00 伊曼边防对司令部得到了撤退令。按这个命令苏联边防军离开了江岛(本令的逻辑是莫名其妙的,发令的人也不知道是谁)。苏联巡逻队回苏岸了,中国军人开始一群群地向岛挺进去,其他开始在中岸占据阵地。苏联边防军发现这种行动,在养声中校领导下乘8辆装甲运输车向江岛开走了。中军马上离开了大曼岛。

3月14日20:00 边防队司令部得到了新命令,它相反让边防军占领江岛。按这个命令60个官兵在养声中校领导下在3月14日夜间乘4辆装甲运输车向达曼岛开走了。在岛上苏军分出了四组,占据了阵位,挖出了散兵壕。曼扩夫斯基,波波夫,锁洛维耶夫和克雷嘎这四位军官作为指挥员。装甲运输车在岛上不断地转移阵地。

3月15日早上9:00左右扬声器在中岸开了,号召苏联边防军离开中国领土,反抗修正主义等等。苏方也开了自己的扬声器,用汉语说:“中国军人,回心转意吧!我们这里都是抗日战争英雄的儿子们!”。过几分钟,寂静笼罩了两岸。。。

10:00左右中国火炮和迫击炮(60到90筒)开始扫射江岛。中国步兵3连攻打了苏军阵地。一小时的猛烈战斗开始了。

11:00 岛上的苏军枪弹用完了,养声中校乘装甲运输车给战友拿到了弹药。

列奥诺夫上校给上级领导报告情况说邻国军队在兵力上占优势。上校要求炮火掩护,但是没有得到了肯定地回答。

12:00左右中军打破了第一个装甲运输车,过20分钟打破了第二个。无论如何岛上的苏军勇敢地继续作战。中军在江岛南端对面开始集中兵力。

400到500官兵有意向苏军后方冲锋。 岛上的官兵状况紧张了,尤其重要的是装甲车无线电天线被中国机枪火力切开了。

为了打破中军的计划,姓扩别慈的火箭手从苏岸开火,但是他的努力不够。列奥诺夫上校决定用三辆坦克车。上级领导从3月13日开始答应给他一个坦克连,但是9辆T-62型坦克车在战事的时候才到了大曼岛。

上校乘领头的坦克车,向大曼岛的南端开走了。在斯提列里尼扩夫所长死难之处中军用火箭筒打坏了领头坦克车。受伤的上校领带坦克手往回走了。在苏岸附近流弹打中了上校的心脏。

岛上的官兵继续作战, 但是他们的力量快耗尽了。在这个情况下司令部决定用炮兵和摩托化步兵。

17:00 “冰雹”型多管火箭炮队打击中军阵地, 打击效果非常高。同时榴弹炮连开了火。炮击持续10分钟。

17:10 边防军和步兵在锁扩罗夫中校和康斯但丁诺夫中校指挥下转入进攻, 解放了大曼岛。

19:00 一些中国火力点又次开了火。也许在这时候苏军要重新炮击对手的阵地, 但是司令部决定这个是不必要的。

中军再作尝试占领大曼岛,但是没有成功。然后苏军回去了苏联大陆。中军没有进行重新进攻。

结局

1969年10月20日中国和苏联总理在北京进行谈判。在谈判过程中两国领导同意举行中苏边境标界。1991年标界后大曼岛归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它的名称为珍宝岛。

根据一个俄国普遍的见解, 大曼岛不管是谁的,1969年3月苏军一切行为是完全正确的。如果苏联在1969年对邻国作出了让步,它会提出更多要求。

根据另外一个见解,1969年3月苏军在乌苏里江反抗了追求侵占别国领土的敌对行动。

http://www.damanski-zhenbao.ru/memory_ch.htm


康斯但丁诺夫–亚历山大 (1969年3月为苏联伊曼边防队的政治处处长,中校)

“在1969年3月我在滨海边区伊曼市当过兵。这个城市现在叫大利尼列陈斯科。我当过边防队政治处处长。1969年3月2到15日我参加大曼岛战事,守卫苏联边境。我自己看过,苏联边防军人在这个困难的情况下怎么行动。

边防军人毫不怀疑我们的行动是真确的。他们都急切地想作战!士兵看过2日战事的死伤战员后,他们还是充满决心。战友毫不害怕,也没有硬充好汉的样子。在如何情况下他们标出冷静和勤恳。巴半斯基下士在2 日战事后10余次巡逻大曼岛。这就是他找到了死难的斯提列里尼扩夫所长和他的战员。这就是巴半斯基下士在15日夜间从大曼岛拿到了死难的列奥诺夫上校。他有充分的权力获得“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

那维塔利–布必宁呢? 他毫不怕更强大的敌军,乘一辆装甲车打击敌人后方。有的“书房里的理论家“说,这种行动是真正的狂妄!不对,他的行动不是狂妄,还是一种非常冒险的,同时非常明智合理的行为。他的训练水平很高,他相信战员,所以他战胜了!

别让我分开:“那位是英雄,那位不是!” 我们边防队的官兵都是英雄,不管是死难烈士或者健在的人。他们都很尽职。从1941年6月22日开始,他们第一次对邻国部队应战了。

30多年过去了。有的事已经记不得了。大曼岛边防军现在住在俄国各地,有的人在国外。但是我们每年3月15日在莫斯科,在边防军中央博物馆集合交流。趁着一个人健在,我们就要作这样!

我们现在的生活有困难。年纪大,身体不好,但是我们还活着。为了帮助老军和烈士亲人我们想组织一个慈善基金。它也要成为1969年死难战员纪念机关。

斯卡拉德纽克 – 格里戈里(六十年代为伊曼边防队军士培训中心主任, 退休上校)

“有的时期是不可忘记的。1965-1971年伊曼边防队在职期间在我的生平就是这样的时期。我参加过许多边界事件,最重要的当然是大曼岛战事。34年已经过去了,两国人民重新认识了许多历史事件。但是在六十年代我们没有办法理解,两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两个伟大的民族怎么会变成敌人?六十年代的人还记得中国人在1945年怎么接待了解放东北的红军。

描写大曼岛战事的资料已经发布了很多,这个事件的参加者和英雄都有名。但是我想说这个事件不是偶然的。从1965年我们开始感觉两国关系变化。中国政府给苏联提出了领土要求,中国公民开始擅自侵占乌苏里江上的苏联江岛。

我想说的是一个不大出名的事件。它在1967年12月发生了。1000余中国公民想在我队“库列比亚金山“哨所附近示威性地越境。

越境之前中国人在夜间在苏联巡逻队乌苏里江冰上路线坡了冰。队长列奥诺夫上校让我领带培训中心的学员去乌苏里江修路。 我们的工作差不多完了。忽然我看到了数不清的中国公民从中国大陆向我们过去。有的人乘汽车,马车或拖拉机。中国公民表示生气,大叫大喊。有的人拿着反苏联的标语。除了标语外,他们拿着棒子,铁钎,方锹和钩竿。

我给队长报告情况。列奥诺夫上校发令:不让邻国公民越境。在我指挥下我有了几十个边防军人和两辆装甲运输车。我们沿着边境线一个接一个地展开了。我们没有用武器。 中国公民猛冲了我的战员,有意把边防军一个一个包围和抓起来。顺便说,在这时候中国公民包围了巴半斯基学员。这个小伙子过一年半参加1969年3月2日的战事,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

看到这种事,我不得不让驾驶员把人群用装甲车从苏联领土慢慢地挤出去。我们执行了队长的命令。好几个战员受伤了。可惜的是几个中国公民被装甲车压住了(过几天中国代表告诉我们5个人压死了)。

这个行动是提前准备好的。比如说,人群猛冲我们以后,好几个记者(包括外国的)从中岸过来了。他们用摄影机和照相机开始拍所有的事件。人群回国以后,一个扬声器在中岸开了。邻国的人用它骂了我们!“

列奥诺娃 – 叶连娜(列奥诺夫上校的女儿)

如果我可能选择父母,我当然重新选择我的! 他们是最理解的,最亲爱的,最勇敢的人。在我家里从来没有“父儿问题“,因为我们非常和睦。父亲慷慨地爱妈妈,爱我。在少有的休息日爸爸总是给我们送花,请客,安排真正的节日。

他没有教我,他对我作为生活模范。我记得父亲的一句话:“我答应了!”这就是他的最重要生活原则。他答应了为祖国服务–他履行了诺言。从1969年开始我不喜欢春天。爸爸最后一次给我们打过电话,没有讲自己,还是讲他的官兵生活。那天我已经知道边防军在大曼岛死伤不少。我请求爸爸保护他自己。他回答:“小姑娘,你说什么? 我的士兵是你的同岁,所以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们!”

为了保护他们爸爸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是我的生平最大的失掉!

翻译:德米特里–叶尔绍夫(金马)

http://www.damanski-zhenbao.ru/mission_ch.htm


达曼岛-珍宝岛 基金会使命

国家边界的保卫者有特殊的地位。所有国家的边界机构都由忠于自己国家的人们组成。处境使他们的生命和命运取决于相邻国家的政策。边界的战斗是在首都的安静的办公室里开始和结束的。只有时间和历史学能对各国行动的权利作出客观的评价,因此边防军人必需严格履行保护自己国家利益的义务并且无权执持自己的意见。

边界冲突的所有牺牲者和活下来的人们都值得悼念和尊敬,不管他们保护的是哪个国家的利益。忘记错误和怨恨并非通向睦邻关系的最佳途径。遗忘或歪曲历史事实,互不原谅难望达到人民之间的信任。猜忌和相互责怨将永远存留在这种关系中,影响国际关系,合作和贸易交流。

只有对话和表现在实际行动上的人民相互原谅才可能是信任泉源。基金会使命是协助这种对话,从事纪念边界冲突的牺牲者,关怀其生还者的活动。

边界服务条件甚至在和平时期也是艰苦和危险的。边界安静,但是别相信这种安静。遗憾的是,边防老战士们的生命往往短促-不眠之夜,恶劣的气候,心理的紧张,过重的体力负荷和远离亲友的环境摧残他们的健康。基金会使命是协助和支持边防军队和机构的老战士们。

所有参与边界服务者内心都有某种共同之处。时间洗刷空间的界限,我们的世界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脆弱性。不同国家的人们,尤其是参与保护国界的人们的友好夥伴亲系使我们的世界变得较为稳定和容易预测。基金会使命是组织和支持各国边防军队和机构老战士们的国际交流和合作。

http://www.damanski-zhenbao.ru/address_ch.htm

达曼岛-珍宝岛基金会领导致辞

亲爱的的网友:

谢绝您们的关注。

档案室的目的是建立更新,公开的信息库,使有可能确立对1969 年三月份在乌苏里江达曼岛-珍宝岛地区达到了紧张高峰的1960 年底-1970 年初苏中边界冲突的历史和人文方面的客观,独立的观 点。

我们的档案室并无确定事件应归咎于何方的目的。我们将感谢为我们档案室提供资料或帮助其建成立与维持的俄罗斯和中国,其他国家的国家机关和有关人士。更新的库内将排除所有带污辱性以及具有意识形态或民族主义色彩的资料。

我们相信,只有时间和考虑到所有看法与立场的客观历史观点,结合当代国家领导人的明智以及人民的相互谅解有可能确立对此事件的正确态度。忘却或不知道自己历史,不愿相互谅解的人民必将再犯新的可悲的错误。

http://www.damanski-zhenbao.ru/programs_ch.htm

“达曼岛-珍宝岛”计划

计划目的:

协助建立俄罗斯和中国人民之间的信任气氛。

计划任务:

–建立专门的因特网资料库-“达曼岛-珍宝岛”人民记忆档案室,其目的是确立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人们对此冲突的客观,人道的立场,帮助军事历史家们搜集和系统整理对此问题的资料。

–协助举行对冲突的苏方和中方的牺牲者的纪念活动。

–为这次冲突的苏方和中方的牺牲者家属以及活着的老战士们提供社会帮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