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6/央视大火的公民报道与全民传播

作者:闵大洪/文章来源:南方传媒研究/2月9日晚,中央电视台新址TVCC(文化中心,又称北配楼,高159米)发生严重火灾,大火从楼顶烧到楼底,扑救达6小时之久。从火灾发生的那一刻起,民众就利用手机、互联网等手段报道火灾过程,随后围绕火灾原因、火灾损失、火灾责任在互联网上展开评论、问责,至少到2月12日的三天内,始终是民众最关注的事件,尽管传统新闻媒体对这场火灾的报道进行了“淡化”处理,但民众却借助互联网和手机实现了一次规模空前的“公民报道”(Citizen Reporting)与全民传播(Mass-participated Communication)。

一场全民性的报道与传播

最早报道这场火灾的,是一位名叫“加盐的手磨咖啡”的网民,当晚8点20分的时候她就发现TVCC楼顶冒起浓浓黑烟,当即用带摄影功能的手机拍下照片并很快上传至天涯社区,由于帖子一时没有通过,延迟至9点04分才得以发布。她后来在博客中写道,即使被天涯延迟了发布,但也是最快的报道了。此帖子在发布后12小时内,这批照片的访问量超过37万次,跟帖1700多个。

当晚,一个名为“我你他她”(wonitata)的博客站点刊发的一组图片,也引起广大网友的频频点击。这位网友显然更具新闻报道的意识,她称收到一条“中央电视台着火了”的短信后,拉开窗帘一看,发现央视新址浓烟滚滚,于是立刻拍照,上网,20点41分发布《突发事件直播:CCTV新大楼北副楼着火了》的报道。这组连续刊发的9张照片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准确注明了时间,记录了火灾全过程。如到22:00,已经“烧到底了”;到22:49,“最后留下一缕青烟”。这组照片当晚亦被网民、网站广泛转发。

插图邝飚

一位名叫“太阳太阳太阳”的博客,通过在现场某网友的手机爆料,从2月9日21:10到2月10日1:07不间断地在网上进行文字直播,信息密集时,甚至每分钟都有更新。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身处湖南省宁乡县的“80后”青年周曙光,他因2007年到重庆报道“钉子户事件”而出名,现以“公民记者”自诩,多次前往突发事件现场进行报道,尽管文化程度仅是初中,但互联网技术运用纯熟。2月9日21:04,他通过Gtalk和手机短信收到网友报告的:“中央电视台烧了!!新楼”的信息后,新闻敏感促使他立刻行动起来,利用googledocs制作了一个《元宵节TVCC大火新闻专题报导》页面,于21:10在网上发布。他后来说:“我相信我维护制作的这个文档是最早最全最详细的央视大火的报道。”“我从当天晚上九点开始,一直在编辑这个文档,增加图片,更改排版布局,添加新内容,浏览各大论坛,小组,寻找相关信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才睡觉,中午12点又爬起来更新。”

22点之后,网友用手机拍摄的视频,陆续上传至优酷、土豆网等视频分享网站,以及搜狐等门户网站的视频或播客频道,甚至上传到YouTube和CNN iReport.

在这场火灾的报道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网民PK掉了媒体。《环球时报》记者通过环球网在21:44才进行简短报道,而新华网直到22:07才发出快讯。不少新闻媒体的最初报道不仅在时效性、信息丰富性、形式多样性上比不过公民报道,甚至在火灾发生的时间、地点上,也存在模糊、不准的缺陷。

伴随火灾扑灭,民众的关注转至火灾原因、火灾损失和火灾责任,在得知火灾系央视自己违规燃放烟花后,网民尖刻、辛辣的评论铺天盖地而来。一时间,不少博客的评论文章得到广泛传播,特别是那些著名写手的文章,如青年作家韩寒于2月10日凌晨所写的《央视大火有感》和2月11日续写的《趁火打劫央视》两篇,在网上不胫而走。又如,曾任电视主持人、现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任教的阿忆,在《昨夜无新闻》的博文中愤慨写道:“事实再一次证明,中国内地没有达标的新闻单位,只有合格的宣传部分支”。再如许知远写道:(火灾后)“总有人在这里拍照,人们在匆忙地亲历历史。他们比罗马人幸运,后者要等上两千年,才看到斗兽场被风蚀成沧桑的遗迹。而在北京,只一夜,崭新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残败。”至于调侃央视的对联、模仿小沈阳腔调的讽刺对白等更是通过网络和手机段子广为传播,其间反映出的民众心态值得体味。

火灾公民报道与全民传播具有指标意义

国际传播学界在研究伦敦地铁爆炸、美国校园枪击、孟买恐怖袭击、美国飞机迫降等突发事件时,对于新传播技术手段的运用和新传播形态的出现给予很高评价。其实,在我看来,央视火灾的报道不论在规模上,还是手段的多样性上,上述事件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在社会意义层面,相比香港巴士阿叔等事件也来得更为深刻。由于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互联网、手机等新媒体发展迅速,而民众的知情权表达权的意识不断提升,这三点因素使得最有意思、最有价值的传播案例和传播现象近年来都陆续在中国发生。

在此次突发的TVCC火灾中,广大民众非刻意但不约而同地参与的传播活动具有特殊的意义:它标志着全民传播时代已经来临,至少在火灾发生的过程中,全民性的网络传播和手机传播能量惊人,令传统新闻媒体黯然失色。在这篇容量有限的文章中,对央视火灾报道、传播的状况,尽管只能点到几例,但仅就网民的报道及民众的传播状况而言,可以得出以下两点认识:

一、自媒体、草根媒体、公民媒体等在中国已不是空洞的概念,而是实实在在的运作,在很多事件中,已经能够形成巨大的规模和影响力。如,在这次火灾中博客再次发挥出报道、传播的特殊作用。如社会名人潘石屹于2月9日晚获知央视火灾后,拿了照相机立刻驱车前往现场拍摄,回家后于23:23在自己的博客上刊发了《组图:我在CCTV新址火灾现场》。2月10日,他再次专门前往现场拍照,又刊发了《拍摄:火灾第二天央视新址楼成废墟》。在这场火灾中,不管是社会名人还是普通民众,只要是利用博客对事件进行了记录、报道,他就充当了一回“公民记者”,其社会身份在这里已无关紧要。

二、多种技术手段和互联网多种应用为全民报道、全民传播提供了强大的支持。如手机、数码相机、数码摄像机等;互联网上的论坛(即讨论区、BBS)、图片分享网站(如Flickr)、视频分享网站(如YouTube、国内的优酷、土豆网,以及网站的视频或播客频道等)、博客、迷你博客(又称微网志,如Twitter、国内的饭否网等)、即时通信(如QQ、MSN、Gtalk等)、社交网络(如Facebook,国内的豆瓣网、校内网等)、RSS订阅、电子邮件等等。这样多手段、多功能的复合使用,其传播效力焉能不大?周曙光称,他的Gtalk上拥有2000多好友。也就是说,各地一有事件发生,众多的网友便可以第一时间向他爆料,而他在这次火灾中建立的网页,俨然成了“发稿中心”,而这一中心远离火灾发生地北京由一个人开设并发挥作用。《央视之殃》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网络与数字传媒研究室主任)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