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故乡

20080613/多城小女人怀“阿拉老上海”的旧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囡囡)五月初的一个周六晚,参加了在皇家博物馆(ROM)举行的“华宴”,这也是“上海万花筒”展的开幕式。鸡尾酒会上,唱LIVE的女声非常动听,老上海时代音乐充斥在LOFT式的大堂,让人感觉好像是陈旧苍老的唱片被拂去了厚积的灰尘,在留声机上缓缓地转动。 出国前在上海生活的往昔岁月,竟然在脑海中象播电影般一幕幕重现。从晚宴出来的时候,BLOOR街上的灯火迷离,我,却以为自己走在上海…
Read more

20080613/爆米花的来了!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枫树)好久没有买Popcorn(爆米花)了,前一项买了一大包,这两天孩子们才想起来,天天放学回来便迫不及待地向我申请要做Popcorn吃。一经批准,他们便取出一包,放进微波炉,几分钟的工夫,那扁扁平平的小包便膨胀成香喷喷的一大包爆米花了。 看着他们大把,大把地放进口中,吃的开心快乐的样子,闻着飘满房子的爆米花香味儿,小时候爆米花的情景不由地呈现脑海。 那年代,家里的经济条件虽…
Read more

20080613/小人书的年代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李初乔)身处国外,每当想起自己的国家和过去时,总有很多挥之不去的眷恋。我不想做鸳鸯蝴蝶派,漠视政治和时事。但往往觉得自己做为一个渺小的个体,难免不被各种舆论迷惑,就不想草率和大张旗鼓的评论时事。在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每每回忆一下十年前,若干年前的小事物就觉得特别美好,还会偶尔笑出声来。这个短暂的时候,别的大事情就一点也不不重要了。 我是在小人书的年代里长大的,这是我觉得比现在的…
Read more

20080613/怀念故乡 怀念逝去的美好年华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郁千皓)故乡,一个多么温暖而又疼痛的词语。 前一段时间,几个年届50岁、来加拿大已20多年的老移民告诉我,他们希望有一天,在自己手脚还利索前,返回中国的老家定居。对此我甚为不解,他们经过长年的打拼,早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有了房子和良好的经济基础,为什么要放弃这一切呢?他们说,多伦多毕竟不是自己的家,这里没有熟悉的乡音,没有故乡的味道,没有童年的回忆。 或许这就是落叶归根?或许…
Read more

20080613/我家的老房东——孙婆婆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顾根娣)去年回中国,约上了几个朋友去度假。在度假村的花园里,看见几棵栀子树,立马便联想到我的老家,想起我家的老房东——孙婆婆。 我的老家在江南水乡的一个小县城。小时候,每当栀子花开的时候,街上就会响起“栀子花!栀子花!”的叫卖声。江南的妇女在栀子花开时,喜欢把花插在头上,或是别在衣服的扣眼上。我们也喜欢将一大把栀子花放在盛满清水的碗里,一方面不让它很快枯萎,又可让它的香味散发…
Read more

20080613/大院内的童年琐事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林迪)“悦悦,星期六有个文艺晚会,想去看吗?”“又要两三个小时吧,不去看行吗?”女儿的眼睛始终没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正聚精会神地看著YouTube上的Hip Hop表演。 是啊,在资讯爆炸的时代,光是电视和DVD的节目都看不过来,特别想看的,上网也不难搜到,愁的反而是时间不够用。 回想起来,我的童年则是在物质和文化都十分匮乏的年代度过的。不要说从未听说过什么叫电视,就连能看到…
Read more

20080613/我家的大宅院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潘容)我家住在北京张自忠路5号,明代这条街称“铁狮子胡同”。据说,明崇祯时的田贵妃之父田畹居此,宅第门前有两尊铸铁狮子,胡同因此得名。后因为纪念抗日英雄张自忠将军,1947年3月13日北平市政府颁令将铁狮子胡同改为现名。张自忠路是现在平安大街中不长的一段,它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见证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历史时刻。 中国20世纪初政坛和文坛上许多重量级人物,如孙中山、袁…
Read more

20080613/我们大院的故事

(星星生活特稿/李竹)大约三年前,与国内的二哥通电话,他告诉我,我们原来住的那片宿舍区全都拆了,而且我们的机械厂,附近的橡胶厂也牵到郊外。二哥说,这块黄金地段现在属于市中心了,豪华商业中心、高级公寓和机关大楼将拔地而起。 从那以后,我时常梦见故居的一砖一木和一张张模糊的面孔,从出生到18岁,我一天也没有离开过那片楼群,那里记录着我的成长,或者说我的成长全部在那片楼群里。如今大院已经夷为平地,曾经的…
Read more

20080613/缠绵的思乡之魂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点心)我的故乡是长江边上的一座江南小城,可是从小到大,我却从来没有回去过。那座城市的名称,只有在每年填写表格的祖籍一栏时,才会派上用场。 小的时候,我对“老乡”这个词,并没有特别的概念,至于乡音,父母也本着说好普通话就行,何必学什么方言的原则,从来不教我们,所以方言一直是他们谈悄悄话的秘密武器,我们却无缘结识。 在大学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根据地域,分成了广西帮、湖南帮、四…
Read more

20080612/关于故乡的记忆碎片

题记:与那些自幼便浸淫在市井文化、乡村文化、马背文化,或者是中国特有的大院文化的人,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则一直处在一种不断迁徙的文化氛围中,对故乡的认识则完全是一种粗线条甚至于模糊不清的感觉。 (图片说明:我的祖辈不知何年翻越长城的那个垛口闯进关东) 关于故乡的记忆碎片 (星星生活特稿/贾志伟)很多年前,父母就曾隐约提过祖辈闯关东,最终安家落户在东北广袤黑土地上的故事。不过,对这些陈年往事,当时并没…
Read more